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112章 开门见山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03 2016-04-17 20:18:24

  就在这两家人吵闹不休的时候,何家看门的老婆子匆匆的跑了进来。

“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官府来人了,说是要抓了二少爷去县衙。”

何广贤心里一跳,要说他一早就派人送了银子给知县大人,这时候两家人在自己家里闹着也不是那么回事儿,知县大人这时候派人来,也能算是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

可是,何广贤怎么就觉得自己心里没底,感觉真正的灾难才刚开始?

何广贤、村长、张家的人、还有莫家的人,都因为看门老婆子的话把目光投向了门外,这时候果然见好几个穿着县衙官服的衙役跟在那看门老婆子身后走了进来。

其中有一个像是带头的衙役,若是林冬在的话,一定就会认出来,这不就是上次抓自己的那个冷冰冰的官差么。

何广贤以前就和知县大人常常打交道,倒是认识那人,此时连忙迎了上去,对着那冷冰冰的衙役说道:“秦衙役,你好你好,不知道我儿子犯了什么事情,知县大人还派了你来抓人。”

面对何广贤的明知故问,不仅仅是被叫做秦衙役的人没什么表示,就连张家的人和莫家的人都没有说什么。

被叫做秦衙役的人看着何广贤,又看了看围在一处的张家人莫家人,这才说道:“有人状告何家二少爷谋害性命,此时正在县衙击鼓鸣冤,所以还请何老让贵子出来。”

张家的人和莫家的人一听,纷纷说道:”大人,大人,我们也要状告何明杀人灭口。“

秦衙役冲两家人点了点头,说道:“知县大人让你们两家人知道详情的也跟着去,这状告何明的人就是关于莫管事张生的事情。“

何明媳妇本来还躲在暗处,这时候一听秦衙役的话,心里一跳,也管不了那么多,立马跳了出来:“敢问大人,这是谁状告我家相公?我家相公可真的是冤枉的。”

秦衙役回道:“陈小六。”

陈小六?

张家的人听了心里立马松了一口气,这亲自找上自己的陈小六还在,那一切就好办了,物证虽然没有了,可是自家弟弟张生还躺在床上呢,现在陈小六这人证也找到了,自己难道还怕这何广贤说什么证据?

和张家的人一样,莫家的人此时心里也高兴,只要陈小六作证,张家的事情能确定是何明指使的,那自家这事情肯定也是能证明是何明做的。

张家的人和莫管事家的人,心里都忍不住的呼出一口,露出放心的神色,何明媳妇还有何广贤却是心里一紧。

何广贤心里那不好的预感越来越重。

“去里面找何明。”秦衙役对身后的几个同样穿着官服的衙役说道。

何明媳妇这才想到何明交代自己的,若是情况不好赶快通知他,他好逃跑。

所以这时候何明媳妇也不管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妥当,拔腿就往自己的屋子里跑去,想要给何明通风报信。

秦衙役好似知道何明媳妇的想法一般,一个眼色甩过去,自己亲自带着人跟上何明媳妇的脚步,匆匆的往里跑。

张家的、莫家的人见此,也不怕何广贤找的那些壮汉,一窝蜂的也跟着往何家里屋跑。

此时的何明正在屋子里面等着自己媳妇传递消息来呢,媳妇倒是等来了。却也等来了官兵,还有张家和莫家的人。

若不是有官府的人在,这何明还真的非被张家的人和莫家的人狠狠的打一顿呢。

最后何明黑秦衙役等官兵带则去了县衙,这张家的人莫家的人也纷纷跟着去了,何广贤没法子,拿了不少银子带着何家的管家,从另外一条路匆匆的往县衙赶去。

和何家的鸡犬不宁不一样,林冬此时却是好不惬意。吃着花朵新做的小点心,笑眯眯的看着沈路数着银子。

那白花花的银子啊,看的林冬心花怒放。

等沈路终于数完了银子,给林冬报了数之后,她那眼睛笑的和月牙儿一眼,已经弯弯的看不见眼珠子了。

沈路不由的好笑,“媳妇儿,真那么喜欢银子?要不改天带你去沈家的库房看看?”

沈家的库房,全国首富的库房啊,那里面的银子,不说金山银山,至少是比林冬这今天赚的银子多了不知道多少倍呢!

沈路本来是想要投其所好的,哪里知道林冬一听他这么一说,脸上却是露出不屑的表情,斜斜的看着沈路,不屑的说道:“那能一样吗?我喜欢的是凭借着我林冬双手赚到的银子,你们沈家的银子和我林冬有什么关系?”

沈路见此,不由的走到林冬身边,把林冬从椅子上报起来,自己坐在了椅子上,就让林冬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这姿势真的是恨暧昧,林冬想要下来,哪里知道沈路根本就不松手,死死的把林冬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媳妇儿,我冷,你给暖暖。”

林冬心里在大声吼:“你冷你不知道多穿衣服吗?在说了,现在是在屋子里,婶子可是烧了炭火盆的,屋子里面暖暖的,一点都感觉不到冷好不好?你沈路是在骗谁呢?”

不过林冬心里是这么想的, 这挣脱的动作却是老实的停了下来。

沈路见林冬老实的依偎在自己怀里,不由的露出一个甜死人不偿命的微笑。“我都是你的了,这沈家的银子,沈家的产业,沈家的一切不都是你的了?”

“那可不一样,说好了我养你,怎么能变成你养我?”

“是是,你养我,媳妇养我,我沈路就是个吃软饭的。”沈路笑的就好像是捡到了金元宝一样。

林冬懒懒的靠在沈路的怀里,高扬着头,说道:“那是。以后本大爷养你。本大爷多的是银子。”

沈路忍不住的满脸黑线,本大爷?好好的小娘子不做,做什么本大爷的?

两夫妻正你浓我浓的是时候,花朵牵着狗蛋从后屋走了过来,“冬姐,姐夫,婶子叫你们吃完饭了。”

沈路这脸上的黑线忍不住的多加了几根,不满的看向花朵,心里想着,这丫头还是早点嫁出去的好,要不自己改天问问这石顺,怎么提亲搞的这么麻烦?

花朵是因为没有看见林冬被沈路抱在怀里,自己这么猛的闯进来,见林冬尴尬的从沈路的怀里跳下来,她自己也忍不住的羞红了脸,倒是狗蛋什么都不知道,“啊啊啊”的叫着去拉沈路和林冬。

林冬一边挣脱沈路的怀抱一边尴尬的说道:“这么快就吃晚饭拉?我们这就来。”

说着甩来沈路伸来的手,抱起狗蛋一溜烟的跑了。

留下沈路和花朵两人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

花朵尴尬的冲沈路扯了一个笑,“姐夫,吃饭了。”说着便打算去追林冬。

“唉,花朵啊,姐夫有几句要和你说说,咱们一起走啊,慢慢走,不着急,咱们两还没去。你冬姐会等我们一起去了才开饭的。”沈路叫住了花朵。

花朵狐疑的站住脚步,等沈路走到自己身边,疑惑的看着沈路,她想不明白沈路有什么话是需要和自己单独说的?

“姐夫,什么事情呀?”

沈路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说道:“咱们边走边说,边走边说。”说着率先走在了花朵的前面。

花朵只好跟着沈路一起往堂屋走。

“花朵啊,你看你年纪也不小了,对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花朵一听,心里一跳,不由的急道:“姐夫,我能有什么打算,你莫不是觉得带着我,算是拖累了冬姐?”

这话若是放在前一段时间,花朵是怎么也不敢说出口的,有什么委屈,有什么心思都是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忍在心里,对谁都不说,这也是她遭遇家变之后性子转变如此。

不过这短时间,林冬这生意上有石顺石伟两兄弟,还有刘壮的帮忙,连千想万想的沈路都回来了,便花了大把的时间,从侧面正面的千方百计的让花朵走出了心里的阴影,性子也恢复到了以前的活泼跳脱。

“哪里是!你冬姐现在可把你当宝贝,着紧的很,哪里算是拖累?再说我,我也是真心的把你当亲妹妹的,就是因为把你当亲妹妹,所以才为你这以后的事情操心呀。”

沈路这样说,花朵哪里不明白。

眼前的姐夫这是想给自己说婆家了,花朵羞得双颊绯红,就好像涂了许多胭脂一般。

沈路见花朵害羞,一不做二不休的接着说道:“你瞧瞧这石家那个怎么样?我和你冬姐都觉得石顺能干,为人有老实,关键是他老是爱往你跟前凑哦!若说他不喜欢你,那姐夫追你姐姐那么长时间,是怎么过来的?”

得!

不管是林冬还是刘大娘都只是在花朵面前婉转的提了提,哪里想沈路居然这么直接说了出来,花朵羞得双颊都能滴出鲜血了。

“姐夫,乱说什么呀,石大哥才没有说喜欢我呢。”

丢下这么一句话,花朵埋着头一溜烟的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