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110章 事态发展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67 2016-04-15 20:22:52

  何明媳妇吓得不轻,一边用帕子给何明擦血,一边劝道:“公爹,你好好说,相公知道错了,这事情看来还很严重,咱们这是要想办法啊,可不能就让人陷害了去啊。”

何明媳妇说完见何广贤却是沉默着半天不讲话,她虽然是个妇道人家,也知道这人命关天的事情,这外人谁都知道,眼前这事情俨然和自己男人脱不了干系了。

“公爹,你可不能由着外人陷害何明,他可是你儿子啊!“何明媳妇也跟着哭了起来。

何广贤这时候却是不是不说话,只是他被何明气的心绞痛,想要说话,张了张口却是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何明和何明媳妇被吓了一跳,两人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何明一边给何广贤顺着胸口一边说道:“爹,你消消气,你消消气啊,儿子知道错了,儿子糊涂了,下次儿子保证爹说什么就是什么,再也不敢私下里自己胡来了。”

好半响,何广贤这才平复了情绪,一把推开何明怒声喝道:‘混账,何家算是被你给毁了。”

何明又是一阵连连的认错,“爹,儿子错了,儿子错了,可是你可不能不帮儿子这把啊!”

虽然何明蠢笨,不听自己的话才闯了大祸,可是谁叫他是自己的儿子呢!何广贤又怎么能做到不管?

“去,叫人把莫管事家的人稳住,再让管家包上银子去给知县大人透个底,求求知县大人,你这混账拿上银子,咱们去林冬那找找张家的人。”

何广贤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往外走,他得亲自去了解一下,这事情闹到那个地步了,能用银子解决的事情他也不心疼那银子,谁叫那是自己的儿子呢!

何明连忙让自己的媳妇去包银子,跟着何广贤就往外面走。

等何广贤带着何明到了林冬的林家猪肉铺子的时候,却是被眼前的景象惊了一惊,照理说上午那发生那么大的事情,这林冬不仅不关门,生意还照样做着,看样子生意还很好的模样。

何广贤一出现,这不仅仅是周围的人认出了他,正招呼这客人的石顺石伟,也都认出了来人就是何广贤和何明。

两人态度都不算的怎么好,任谁看见一个时刻都想要找自己麻烦,想要给自己挖坑设陷阱的人都高兴不起来。

石顺还要好点,石伟态度就可以算是恶劣了,只听见石伟阴阳怪气的对着何家父子不客气的说道:“这知道随便派人找我们家老大的麻烦不行,这是要亲自上门找麻烦?只是我们老大身正不怕影子歪,你们这惯会使手段的何家人可不要太得寸进尺。”

何广贤却是好像听不出石伟嘴里的不客气,他面色不该,笑的很是和气的大声说道:“这位小哥,我何广贤也不是第一天在镇上做生意了,我想我是什么人,我们何家是什么人也不是你一个毛头小子能说了算的。”

“至于我今天为什么来,那实在是因为上午出现的关于我何家派人这林老板家的铺子闹事,我还听说这人就在你们这铺子里面,我何广贤以后还要在这镇上做生意的, 既然知道了有人诬陷我何家,我何广贤怎么就能当做不知道?”

“既然是同行,这为了免得林老板误会,还是亲自上门解释一下,再说了,我也听说这张家的人在你们这里,我倒是想要问问这张家的人为什么陷害我儿子,这是收了谁的好处?”何广贤此时已经打定了主意,什么都不要认。

在来的路上,他已经细细的问了何明事情的始末,就连什么人说了什么话,都问的仔仔细细。

这么一问,就被他找到了漏洞,自己的儿子何明可从来没有见过张家的人,虽然找上张家的人算是何家请的工人,可是那也不能就说那是自己儿子指使的,没证据的事情,那可不能认。

石伟哪里是何广贤这个老江湖的对手,几句话就被说的词穷,只好求救般的看向自己的哥哥石顺。

石顺想了想,这才冲何广贤说道:“何老板有事找我们林老板,那可是真不凑巧,这张家的人被柯大夫看了,算是保住了一条命,现在已经离开了。”

何广贤说话那么大声, 不就是想要让围观的人听见么,这还真是会点到黑白,明明是自己指使张家的人,陷害别人,现在居然还好意思说出是别人陷害了他。

石顺现在只想把这何广贤和何明赶走,免得让他们在说出些什么颠倒黑白的话。

周围的人都窃窃私语的对何广贤和何明指指点点的,何广贤见自己想要的目的达到了,得知林冬并不在铺子里,便带着何明告辞离开了。

要说此时的林冬在哪里,她正和沈路在陈小六的家里坐着呢!

陈小六藏在衣袖里面的手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他本来是害怕,害怕莫管事莫名其妙的死了,若是张家的人不肯散罢甘休,何明便会推了自己出去最替罪羊,又想着莫管事和这件事情有关,可是莫管事死了, 那么下一个会不会就是自己也会莫名其妙的死了?

所以在何明让他去林家猪肉铺子外面守着的时候,他并没有去,而是匆匆的回到了自己家里,反正他是个孤儿,又没有成亲,自己收拾细软离开村子,出去多一个三年五年的。

哪里知道他这算盘打得好,一回家就见家门口等着的林冬和据说是林冬家男人的人。

陈小六咽了咽口水,胆怯的说道:“林老板,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真的只是去找了张家的人介绍给何明,告诉他这事情可以让张家的人出来演一演,至于那毒药,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那毒药是何明给张家的人的?”沈路看着一脸紧张害怕的陈小六,还故意板着一张脸。

陈小六摇着头,说道:“听何明说,那药应该是莫管事给张浩和张生的,但是何明却说他给莫管事的是泻药,根本就不是你们说的能够要人命的毒药啊!你们想,我们胆子再大,也不会做这要人命的事情, 那可是人命啊!”

陈小六平时虽然仗着身后有何明撑腰,没少欺负人,可是他小恶时常做,这大恶却是一次也没做过,更别说那关系着人命关天的事情了。

“既然这给的是泻药,那张生怎么中剧毒?若不是我们话,他现在已经死了,那莫管事呢?他怎么说?”林冬问道。

说到莫管事,陈小六就害怕,说话的声音都打着抖,“莫管事,莫管事,他……他……他死了。”

“什么?莫管事死了?”林冬的目光看向沈路,见沈路也满脸的疑惑,不由的把目光重新落在陈小六的身上,说道:“到底怎么回事?”

陈小六就把何明叫自己去找莫管事,却发现莫管事已经死在了家里,莫管事的老妻还一口咬定是何明派人杀了莫管事的,这已经找好了亲戚准备去知县那里告状。

“林老板,沈老板,你们行行好,你们想要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们了,你们能当做没有看见我,就放我走吧,张生真的不是我害的, 我当时存了找林老板的麻烦,那也是何明吩咐的,我给何家打工,不能不听他的, 我这里给林老板你道勤了,我以后再也不敢找林老板你的半分不是了,你们就放了我吧,不然,不然莫管事的下场就是我的下场啊!”

陈小六是真的害怕,他虽然不是特别聪明,但是也知道这是有人在陷害何家,何家这些年,能把生意做得那么大,得罪的人也不是那么一个两个,陈小六是真的害怕那些人为了陷害何家,不由的拿自己的命做砝码,就好比莫管事一样。

“你跑了,那不是何明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林冬不由的问道。

陈小六现在担心自己都还来不及,哪里还能管的上何明,道:“林老板,何明有何家,我陈小六可是什么都没有啊!你们是好人,这事情和你们没关系,顶多就是何明陷害你们没成功,就算是这人命查起来,也和找不到你们一点儿麻烦,你们就当没看见我吧!”

陈小六说的对,林冬让沈路和自己来找陈小六纯碎是想要找到人来反击何家,可是不小心知道了这何明牵扯出了一个管事的人命,好像何家以后会很麻烦,根本就没有时间来找自己的麻烦了,林冬也不想参合到这些事情里面去。

当即听了陈小六的话便站起身来,拉着沈路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回去吧,陈小六,今儿就当我们从没见过面。”

陈小六连连点头保证着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等林冬和沈路前脚刚走,陈小六后脚背着个包袱就匆匆的离开了家。

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何家却是真正的遇上了麻烦。

何广贤带着何明从林冬的猪肉铺子回来,虽然他在林冬猪肉铺子前说的话,很快就传遍了大街小巷,也有很多人帮着何家说话,说是有人故意挑拨何家和林家两家的关系,好最后渔翁得利。

但是也有许多人说,那是何家故意为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