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109章 什么鬼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20 2016-04-14 20:00:50

  陈小六心里着急,脚下的步子迈的飞快,只见他左拐右拐的进了一家铺子。

这铺子不是别人家,正好就是何家的猪肉铺子。

此时的何家猪肉铺子面前冷清,何明正在后面堂屋里吃中午饭。因为想到自己马上就能看见林冬蹲大牢了,他心里高兴,大白天的就让厨房的婆子温了一壶好酒。

陈小六跑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何明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唱着小曲儿喝着小酒儿。

“少爷,不好了,出大事了。“陈小六跑到何明的跟前站定,大声的说道。

何明被陈小六这一嗓子嚎的吓了一跳,手中酒杯中的酒都洒在了衣裳上面,他不由不满的瞪着陈小六,怒道:“什么大事倒是把你吓成这样?你如果不说个好点的理由,看我不拔了你的皮。”

陈小六脸都被吓白了,可是这时候也知道不是他害怕的时候,连忙把自己打听来的消息透露给何明,“少爷,这回可是真的出大事了。”

说着咽了咽口水,接着开口说道:“少爷不是让张家那两兄弟去找林冬的麻烦么,这张家的人闹起来了。”

何明心里一松,他不就是要张家的人闹起来吗?闹起来这林冬的猪肉有问题,他就不相信这林冬以后的猪肉生意还能做的这么好,还能盖过了他何家的生意。

“这不是好事么?怎么就成出大事了?少爷我还就是怕他们闹不起来,闹得小声了呢!”何明露出一丝小笑容,平凡的脸上透出一股子恨意。

陈小六着急的一拍大腿,接着说道:“我的少爷呀,你听我把话说完,这张家的人确实是听了少爷的吩咐去林冬家的铺子闹事了,只是,只是这林冬家的人说什么,说张生那是中的要了人命的毒,若是不及时治疗就要真的死了。这张家的媳妇一听,就哭着说是少爷你给的银子给的毒药,让他们去林冬家的铺子闹事,还是你给这真正要人命的毒药,是要杀人灭口。现在,张家的人都被林冬给请进了铺子里,找了同仁堂的柯大夫正瞧着呢!”

随着陈小六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完,何明脸上的笑容早就消失的无影无终,整张脸已经变成灰白一片,倒是和中毒的张生,那青白脸色有的一比。

何明连忙伸手拉住陈小六,急切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叫管事的给的是拉肚子的药,怎么就变成了要人命的毒药?”

这何明送药的时候,陈小六去办何明吩咐的别的事情了,这是时候何明问他,他哪里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少爷,现在这街头巷尾的都闹起来了,那围观的人不说全村人,倒是来的都七七八八的,还有好些都是你叫人过来了。现在大家都知道这张家的人听了你的吩咐,故意吃了药去林冬的铺子外面闹事,还都知道你给了张家的人吃了毒药,要让林冬背上一条人命,这可怎么办啊?还有人要闹着报官,让知县大人过来主持公道啊!“

陈小六心里慌乱,虽然这事情都是何明的主意,可是这找上张浩和张生的人可是他啊!

若是这张家的人真的告到了知县大人那里去,那自己不是第一个就被张家的人给咬住了吗?

陈小六心里不由的为张生祈祷,这柯大夫一定要治好张生,这张生可一定要抱住一条人命啊!

何明这时候心里也并不比陈小六好多少,他心里也乱的很。

他明明是买的泻药,让管事的给张家的人送去的,这时候怎么张家的吃下去的,就是要人命的毒药了?

“少爷,这,现在可怎么办啊”

“去,把莫管事给我找来。”何明总算是找到点理智,这药被人掉包了,这送药给张家人的莫管事可必须要好好的盘问一下了。

陈小六一听,连忙跑了出去,亲自去找莫管事了。

何明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心里着急又烦闷还带着点害怕, 这真是闹出人命了,张家的人不找自己才怪。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快找个替死鬼,这招莫管事可是最好的人选了,自己可没亲自和张家的人见面接触,一切都是陈小六和莫管事找的张家人。

到时候若是张家的人真的闹到了知县大人那里,大不了自己塞一点银子,干干净净的把自己给摘出来。

片刻,陈小六白着一张脸跑了回来。

何明正着急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见陈小六回来,也没有注意到陈小六的脸色,连忙拉住陈小六的胳膊问道:“怎么样?莫管事怎么没哟来。”

陈小六白着一张脸,害怕的看着何明,那样子像是要哭出来了一般,听了何明的问话这才结结巴巴的说道:“少爷,这回是真的出事了,莫管事,莫管事死了。”

“什么?莫管事死了?”何明惊声的叫了出来,此时他的脸色和陈小六的有的一比。

陈小六见何明六神无主的模样,心里害怕的急了,不由的念道:“少爷,怎么办莫管事死了,他的家人还说是你毒死了莫管事的。”

“什么?我毒死了莫管事?简直是在闹笑话,我好好地怎么会毒死莫管事?”何明虽然心里害怕,但是这时候也被陈小六的话搞得很是生气。

陈小六根本没有听清楚何明说了些什么,他的脑子里嗡嗡的乱响,他不知道莫管事的老妻子哭着说的那些话是真还是假的,他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坑里,自己是怎么也爬不出来的吭。

和陈小六有同样的感觉的还有何明,何明心想,这明明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自己找人给张家的人吃点泻药,让张家的人去找林冬的麻烦, 把林冬的名声搞臭,可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却要闹出人命?

先是张生中了剧毒生命垂危,接着自己安排给张家的人送泻药的莫管事也莫名其妙的死了,还说是自己杀死的,这怎么可能?

自己好好的干什么要杀了莫管事?

何明觉的,这明明是自己挖给林冬的陷阱,怎么却是把自己给困在了里面,还困得很眼中。

半响, 何明才从自己的胡思乱想说跳了出来,他对陈小六吩咐道:“陈小六,现在咱们可是一个绳子上的蚱蜢,谁也逃不掉这个陷阱。”

陈小六无神的双眼直愣愣的看着何明,他是个小虾米,何明的命比自己金贵多了,但是这一个臭虫,一个金龟,却是同时被绑在了一起。

何明见陈小六看向自己,这才接着说道:“你现在,立刻,马上去林家猪肉铺子外面守着,打听打听张家的人怎么样了,我现在立马去找我爹,这莫管事的事情也要去了解清楚。”

陈小六无意识的点了点头,脚下却没有任何动作。

何明不由的用力的拍了陈小六一巴掌,厉声喝道:“还不快去。站在这里等死啊?”

陈小六被何明吓了一跳,连忙往外跑,只是他是不是要跑向林冬那,何明却是不知道。

何明这时候已经找到了理智,给铺子里的人交代了一声, 便连忙往家里赶,在他心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非要自己的老子出马不可了。

何广贤在家里正和儿媳妇何明家的吃着午饭,便见何明急冲冲的冲了进来。不由的呵斥道:“跑什么跑?后面有鬼在追你不成?”

何明媳妇看见何明,连忙起身去厨房,打算给何明也城一碗饭。

哪里想何明被何广贤这么一吼,三十好几的男人却是哭了起来,这倒是把何广贤和何明自己的媳妇吓了一跳,

何明媳妇连忙上前拉着何明追问:“当家的, 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哭什么啊?”一边说着何明一边偷偷的去看何广贤的脸色。

何广贤也被何明这突然的一哭吓了一跳,也不去吼何明了,只是看着何明问道:“出了什么事情?一个大男人当着自己媳妇还哭鼻子你羞不羞?”

何明却不管那么多, 走到何广贤跟前,砰的一声就跪在了何广贤的面前,大声的哭着说道:“爹,你这次一定要救你儿子啊!你如果不救你儿子,你儿子就只有进大牢,就只有死路一条啊!”

何明媳妇和何广贤都被何明的话吓了一跳,不由的焦急的问道:“当家的,你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啊?”

何明却是只是哭, 求着何广贤就是不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何广贤心里猜到何明怕是闯祸了,便让何明媳妇把下人们都打发了,把门窗都关好,这才凝重的看着何明说道:“说吧,倒是是什么事情吓得你又是哭又是闹的。“

何明这才小心的把事情的原委说给了何广贤。

何广贤听完,捡起桌子上的饭碗就朝何明砸了过去,嘴里怒道:“混账,我说什么?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叫你不要找那林冬的麻烦你不听,现在出事情了你就知道来找老子了?“

何明不敢躲,生生的让那陶瓷碗砸在了自己的头上,鲜血瞬间就染红了他整张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