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107章 狗血桥段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12 2016-04-12 20:31:14

  花朵以为石顺觉得自己吆喝的太大声,声音不好听,脸颊不由的微微泛着红晕,不好意思的小声的说道:“那我不吆喝了。”

因为好多人都知道,这新开林家猪肉铺子的东家,就是猪肉市场里赫赫有名的悍妇林冬,好多人都跑来看热闹。

当然,也有很多看热闹的人过来买猪肉,林冬全部都是一副和气生财的样子,一点也不介意这些人看自己的眼光充满了打量。

所谓顾客是上帝,林冬可是铭记于心啊!

林冬这里紧锣密鼓的开张,办的那是热热闹闹,来来往往的生意也是异常的好,何家那边的铺子却显得冷冷清清的。

要说这何家的猪肉铺子,林冬也还是今天开张,大早上和刘壮、石家兄弟、沈路去鸿威养猪场杀了活猪,运着猪肉到这新铺子里来铺货的时候才看见。

从自家店铺往前走大概一百米的地方,正巧就是何家的猪肉铺子。

林冬心里还想着还真是凑巧,怎么这就选了和何家的猪肉铺子店做了街坊领居?

这何家的人本来就小气,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这以后自己的生意要是做大了,不就更会召上这何家的怨恨么?

不过也不足为惧,只要不来那些乱七八糟的,她林冬还是很乐得有钱大家赚。

忙碌了一早上,中午到饭点儿的时间,这买猪肉的人才渐渐的少了,林冬也才有机会坐下来歇一歇了。

花朵去后堂厨房做中午饭去了,刘大娘带着狗蛋去帮忙,铺子里林冬坐在椅子上休息,石顺家兄弟与刘壮还站在木板前守着猪肉,一副随时迎接客人的准备样子。

沈路见林冬面露疲倦之色,便去后堂屋子里打算给林冬泡杯蜜汁来喝。

等沈路走了,石伟不停的给刘壮使眼色,刘壮一开始装作看不懂的样子,结果石伟却是走到刘壮身边,小声的叫着刘壮,“刘壮,你不是说你帮我问么!”

原来,石伟一直很好奇林冬这么大的铺子是从哪里来的,他自己还打算跟着自己的哥哥石顺,去帮林冬找铺子,结果自家老大根本就没有用上自己和哥哥这两个本地人。

她自己就找了这么一个地段也好,铺子又宽敞的地方,就算是自己和自家哥哥一起花了大心思,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店铺。

况且自己没有记错的话,这店铺以前是个卖米粮的铺子,还是沈家的米粮铺子。

这沈家的米粮生意做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不做了?

还把这么好的铺子给了自己老大?

他本来想问,结果自己哥哥石顺怎么都不让自己问,还要自己装傻,所以在某一天晚上,他和刘壮两人出去喝酒的时候,便把自己的疑问说给了刘壮。

刘壮这一听,立马拍着大腿说道自己也十分好奇,既然石伟不方便问,自己就去林冬那打听打听。

可不想,说好了今儿问的,可是这刘壮怎么就开始装糊涂了?

林冬左手捏着自己右手的手腕,这提着杀猪刀一上午了,确实够累的。不过瞅着石伟和刘壮俩眼眉飞色舞的,问道:“石伟,刘壮,你们在干什么呢?有什么话要说?”

另一边给一位大娘切着猪肉的石顺手上的动作一顿,暗含威胁的看了看石伟。

石伟本来就要张嘴说了,结果看见自家大哥看自己那一眼,石伟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眼睛不停的看刘壮。

刘壮心里连连叫苦,他当时也是一时冲动就答应了石伟的话,他虽然脑子不聪明,回家想了想,这石顺都不准石伟问的话,自己怎么还能去问?

明显是不好的事情,自己怎么能做这个出头鸟呢?

可是这时候见林冬看着自己,石伟也不停的冲自己眨眼睛,刘壮心里一横,小声的说道:“老大,我和石伟都好奇这铺子是怎么来的。这以前不是沈家的铺子么?”

死也得拉上一个……

“是啊,老大, 那可是沈家啊,若说这天下处处是皇土,这生意就是处处有沈家啊。那可是咱们华国的首富沈家,这铺子好好的,怎么就变成老大的了?”石伟也算是讲义气,见刘壮开了头,便接者刘壮的话说道。

一旁的石顺这时候已经忙完了手上的活儿,虽然没说话,可是这注意力已经悄然的移向了林冬他们那里。

林冬正待说话,便听见门口有人吵吵嚷嚷的,心里暗道一声不好,连忙站了起来,朝外走了过去。

刘壮石伟也连忙跟了上去。

一到门口,林冬就见一群人抬着担架直冲冲朝自己这里走了过来,担架上躺着一个中年男人,只见那中年男人嘴里直直的冒着白色的唾沫,脸色清白交加,旁边还有个女人拉着那中年男子的手小声的哭着。

林冬心里暗道一声不好,卧槽,这种桥段常见呀,碰瓷!

那抬着担架的几个大男人见林冬走出来,直接把担架放在铺子的门口,朝着林冬就想要上前来打人。

眼看着那穿着灰色长袄子男人的拳头,就要落在林冬的身上了,石伟着急的想要去挡,不过他的动作却是没有沈路的快。

说时迟那时快,沈路刚从后堂出来,手里还端着一个土青色的陶瓷碗儿,眼看着有人要打到自家小媳妇了,也不见他怎么个动作,就极其快速的来到了林冬的身边,一揽一拉的,林冬便被沈路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那动作行云流水,快速的让人根本没有瞧见他到底做了些什么动作,就连站林冬身旁的石伟都没有沈路快。

沈路面上一冷,气势全开,冷冷的看着那企图打林冬的穿着灰色长袄子的男人,语气带着煞气的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张浩被沈路这么一问一看,心里不免有点胆怯,不过想到那人的交代,又立马硬起了脖子,粗声粗气的说道:“我们想干什么?我们这穷苦人能干什么?我家弟弟吃了你们林家铺子的猪肉,这才吃下去几口就开始口吐白沫了,我们只是来评评理的,倒是你们这卖猪肉的是要干什么,在我们大陆村的地盘上,卖有毒的猪肉,真是没良心,没天理。”

张浩一边说着一边指着此时正躺在担架上的口吐白沫,面色清白的中年男人。

拉着已经昏迷过去的中年男人的手的女人,这时候也张口哭诉道:“乡亲们,你们可别买这家的猪肉啊,我早上在这买了三斤猪肉,回家炒了吃,我家男人和孩子都给中毒了,还是还好,年纪小吃的不多,这时候已经被他爷爷带到药店了,大夫抓了药,现在没什么大碍了,可是我家男人是没救了!大夫说了,我家男人吃的太多,可是治不好了,这可怎么办啊!呜呜呜……”

那女人说着便大声的哭了起来。

林冬那个无语,这和自己所看到的桥段能不能不那么一样呢?

自己家的猪肉是绝对没有问题,真是不知道这又是谁家的主意,莫不是何家?林冬无语的想着。

这人啊,都有好奇心,林冬今日新店开张,本来就吸引了不少的人来卖猪肉,或者是看热闹,这时候见有人来闹事,还信誓旦旦的说林冬家的猪肉有问题,这还没买的或者是买了的都纷纷的围着过来了。

人群里居然还有人提着猪肉说是要退货,还要林冬给予补偿。

林冬从沈路的怀里移了出来,看着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述说着自己是什么时候在林冬这买的猪肉,又是用这猪肉做的什么菜,自家男人吃了和小孩子吃了又是怎么犯得病,现在大夫说她家男人是吃了什么中毒才这样,所以她才来找的林冬。

林冬听着不由的好笑,自己这么一点小生意,怎么总是能让人眼红?

林冬走过去,想要去看那担架上的中年男人,沈路面色凝重的拉着林冬,并不要林冬走上前去,“不要去,是中毒了。”

林冬目光从那担架上的中年男人身上移到沈路的身上,眼神中有明显的疑问。

沈路冲林冬几不可闻的点了点头,小声的说道:“交给我吧!”

“不知道大姐怎么称呼?”沈路冲那还在哭着对围观的群众说着自己遭遇的女人问道。

“我家男人姓张。”

张嫂子话刚落,那一早想要打林冬的男人,便冲沈路不客气的说道:“说这么多有什么用?我弟弟现在是被大夫判了死刑,你们林家猪肉铺子该给个什么说法?你们的猪肉有问题,还敢拿出来卖,简直是害人。”

张浩说的气愤,沈路却看出来了他眼中却并没有多少气愤和伤心。

若真的是自己的亲弟弟中毒了,马上就要死了,这作为哥哥的能这么淡定?作为媳妇的能哭的这么假惺惺?

“这位兄弟,你真的那么肯定是吃了我们家猪肉的原因?”林冬问道,怎么这群人就这么肯定是自家猪肉的事儿,而不是其它菜的事儿?

这群起哄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