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102章 喜事一二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91 2016-04-07 20:23:58

  因为沈路的原因,石顺石伟和刘壮便没有送林冬回去。

在路口分手的时候,林冬交代了一下,明日他们三人可以不用来家里等自己,直接去鸿威养猪场就成。

石顺和刘壮都连连说好,倒是石伟有点不乐意的样子,只是对于石伟的不乐意,林冬压根就没看见。

等石顺石伟刘壮三人走了,沈路自觉的坐在了板车前面,甩着鞭子赶着牛车,因为考虑到林冬怕颠簸,沈路便一路上晃晃悠悠慢慢的赶路,倒是不着急。

所以等两人回去的时候,这天色已经很晚了。

刘大娘和花朵一听见外面牛板车的动静就迎了出来。

“林冬,今儿生意不好?还是遇见什么事情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刘大娘一边走着一边说道。

林冬哪里好意思说是因为沈路害怕牛板车颠到自己,所以这一路上赶车赶的超级慢,比人两个腿儿走路还要慢上几分。便打着哈哈混了过去。

随后出来的花朵眼尖,看见了板车上面的衣裳棉被什么的,惊呼道:“冬姐,你今天买这么多东西?“

刘大娘眼神不好,沈路又是把牛板车往牛棚方向赶,天色又黑,所以一开始还真没看见牛板车上有些什么东西,这时候一听花朵的提醒,便眯着眼睛凑近了几分。

等刘大娘看清楚林冬买了些什么时候,也不由的抱怨道:“林冬,这棉被衣裳家里都有,你买这么多回来做什么。”

沈路一边卸着牛板车,一边回头对刘大娘和花朵说道:“婶子,花朵,这都是林冬买的年货,家里虽然都有,但是新年不是应该都买新的嘛。“

“对,对,对,花朵,别站着了,赶快把东西往屋子里拿。“林冬招呼着花朵。

刘大娘也走过来帮忙,一边拿还一边抱怨林冬浪费银子,“你们啊,都说的歪理,谁家是年年过新年都要给家里什么东西都要置办新的?”

林冬一边把给狗蛋买的零嘴儿塞到狗蛋嘴里,一边笑着说道:“婶子,我又不是天天买,今年冬天怪冷的,咱们盖新棉被,抗寒。再说了,咱们家不久就会有喜事,这里里外外还不是要买新的。”

“喜事?什么喜事?”刘大娘和花朵都不由的一起看向林冬。

林冬却事不再透露半分,只是望着花朵和刘大娘笑。

她回来的路上可是给石顺透了口风的,这石顺若是上道,不久,不就是会找了媒婆上门来,这喜事不就有了。

刘大娘见林冬只是笑又不说,她年轻的时候就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现在虽然年纪大, 性子改了不少,可是这时候见林冬说话说一半,也不由着急的追问道:“快别卖关子了,什么喜事赶快说说。”

这时候花朵正抱着一床新棉被往屋子里走去了,林冬朝花朵离开的方向努了努嘴吧,那意思可不是在说,喜事是关于花朵的么。

刘大娘是过来人,林冬仅仅一个眼神,她便全明白了,只是这人是谁却是搞不清楚。

“花朵那丫头的?”

林冬点点头,凑近刘大娘小声的说道:“八九不离十。过几天咱们看看。“

刘大娘糊涂了,这花朵是林冬的妹子,照礼说,这花朵的终生大事林冬是完全有资格做主的,可是她担心林冬年纪小,不懂这些,看人看错了怎么办?

那不是误了花朵一辈子么,她心里着急,就想要问,这时候花朵放了棉被已经出来了,林冬哪里敢再说,朝刘大娘做了个闭嘴的手势,便匆匆的抱着东西一溜烟的跑进了屋子。

刘大娘只好把疑惑的目光看向沈路,这时候已经把大黄牛赶进了牛棚里面绑着的沈路看着刘大娘疑惑的目光,他不知道林冬说到了什么程度,又因为花朵就在外面,也不好说什么,便道:“明天我和林冬去镇上看看,打算盘一个铺子,以后就不去猪肉市场摆摊了。”

沈路心里想,这也算是一个喜事吧?

果然,沈路这话刚落,花朵就高兴的叫起来,“姐夫,你说你们要盘铺子卖猪肉了?”

沈路点点头。

花朵兴奋的接着说道:“是不是像那种前面是卖东西的铺子,后堂就是居家主人的屋子那种?”

沈路想了想,这种好像也不错,以后一家人就住在镇上了,这以后办事出行都比较方便了。“还不知道你姐想要哪一种,不过你说的这种也不错。回头我给她说说。”

“那不是要很多银子才行?你们这才赚了点银子,又是买东西,又是盘铺子的,哪里够啊?”刘大娘担心的说道。

沈路不方便给刘大娘和花朵说自己就是不差银子的主,便打着哈哈的说道:“婶子,这银子的事情有我和林冬两人操心就好,你和花朵就等着享福吧。”

话虽然是这么说,刘大娘还是忍不住的劝道:“你们要把生意做大是好事,但是还是要想一想自己的实力,若是又是被人盯住了,做出像上次那样陷害你们的事情,那可怎么好。”

这时候林冬已经出来了,听了刘大娘这么说,连忙说道:“婶子放心好了,现在沈路回来, 可没人敢再欺负我们了,我们若是怕人家欺负,那还做什么生意!”

林冬心里想着,可不是么,沈路现在可是华国最有银子的人,不说只手遮天,但是在这小山村里还是有那么一点能耐吧?

至少何家不是已经销声匿迹的没有在找自己麻烦了么。

等一切都收拾好,花朵便招呼着众人吃晚饭了。

饭菜都上了桌子,花朵调皮的笑着说道:“冬姐,你以前吃习惯了姐夫做的饭菜,我做了这么久,你也将就着吃了那么久,现在还是得继续凑合啊!”

林冬望了望沈路,又看了看花朵,说道:“说什么话你,你不是最喜欢躲在厨房做饭么,你的手艺,可比你姐夫做的好吃的多了。”

其实林冬说的也不差,花朵打小就开始在厨房里面转悠了,沈路可是才来梨花村的时候,在自己打压下才开始学习做饭的,能做的有多好吃?

还不是自己实在没有选择,有选择的时候,沈路又不在自己身边,自己就把对他的思念寄托在了他做的饭菜身上了。

沈路立马配合着说道:“是呢,花朵,你就别谦虚了,我那点手艺绝对没有你做的好吃。”

这便几人说着话,刘大娘却一直好像有心事一般,她心里还念叨着林冬和沈路盘铺子的事情呢!

想要再和林冬说说,却又想着,自己怎么也不是林冬和沈路的亲婶子,虽然林冬一直对自己尊敬又亲切,对自己也挺好的,是完全把自己当成亲婶子在对待,但是刘大娘自己也知道,这再好,自己也不能拿乔。

刘大娘想了想,便忍住没说,心里想着要不晚上睡觉的时候和花朵说说,让花朵和林冬说,或许比自己直接说更好一点。

一家子围着桌子吃了晚饭,花朵忙着去厨房收拾碗筷,刘大娘和林冬沈路便留在了堂屋说起了家常。

林冬见花朵现在不在,便把石顺的事情透露给了刘大娘,刘大娘还担心林冬是在外面哪里看上了个人,想要介绍个花朵呢,她还担心林冬拿捏不住分寸,看人看的不准。

这时候刘大娘一听是石顺,也不由的点点头笑着表示支持。

这石顺在花朵面前那殷勤劲儿,刘大娘哪里是没有看出来,每次石顺见了花朵,就恨不得那眼珠子就掉落在花朵的身上。

林冬见刘大娘也支持,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婶子,这事情你还是先别和花朵说,等着石顺家的上门来,咱们再看看,毕竟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同时啊,咱们也要打听打听一下花朵的心思。”

林冬虽然觉得石顺不错,不过最关键的还是要花朵自己喜欢,不然花朵不喜欢,那石顺就算是再好也变成不好了。

刘大娘点着头,笑道:“这你就不要管了,你每天事儿多,我整日和花朵在家呆着,我明儿,就探探她的口风。”

林冬对刘大娘一阵感谢。

等花朵忙完了厨房的事情,几人围坐在一起又说了一会儿闲话,刘大娘和林冬商量着过年的事情,商量的差不多了,几人也都有点困了,林冬便提议大家都洗洗睡了吧!

最后,刘大娘见沈路先回了房,林冬走在后面,不由还是没有忍住的拉住了林冬,小心的劝道:“林冬,你老实和婶子说,这盘铺子是你的主意还是沈路的主意?”

“一开始是沈路的,不过后来我觉得他说的对,后面就变成我们两的主意了”林冬想也没想的说道。

刘大娘埋怨的看着林冬,忍了一晚上的话还是没有忍住,只听见她小声的说道:“林冬,我听花朵说,以前你们在梨花村,你家男人沈路就是个不管事儿的。家里大大小小,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你操心。”

“他这会儿说盘铺子就盘铺子?他才来大陆村多久,对大陆村了解多少?知道哪里好哪里不好?你家男人胡闹,你怎么也跟着胡闹了?”

“年轻人还是存点银子,这手里有点银子,你就要花个干干净净,是烧手咋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