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95章 床上问话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63 2016-03-31 20:00:37

  “刷”的一下,林冬只觉得自己的脸好像有火在烧,真TM的烫人呐!

“胡,胡,胡说八道什么!出去,出去,我要和花朵睡,竟耍流氓。”林冬不客气的用脚去踹沈路。哪里知道她这样双颊绯红,又露出小女人般的羞涩,让沈路的心里就好像有猫在抓一样。

沈路一把抓住林冬的脚踝,笑着说道:“媳妇儿,花朵妹子大了,懂事的很,知道她姐夫千里迢迢的赶回来,她姐姐早就相思入骨,为了给姐夫姐姐两人独处的时间,这时候估计已经和婶子洗洗睡了。”

林冬心里不停的哀嚎,今晚自己不会就这么遭遇沈路的狼爪子吧?

她也承认,自己在心灵年纪上比较占便宜,但是现在年纪真是太小了,身板也没有长开。虽然自己也很想要尝试尝试什么滋味,但是,太突然了吧……

以前好像听某位很有权威的科学家说,过早的体验那啥那啥生活,会影响寿命的。(胡扯,跟寿命有个毛儿关系,跟身体健康很有关系,传说过早的话,以后会xing冷淡哟!)

自己捡了狗屎才能够穿越重活一世,抛却杀手种种黑暗,她的人生目标除了多多卖猪肉,将林家猪肉开遍整个神洲大陆,其余的就只希望自己能够长寿,然后没有然后,就这么平淡的卖猪肉就好!

内心世界极其的丰富的林冬,此时的面部表情更是丰富,让想要再逗一逗林冬的沈路,都忍不住,笑场了。

沈路大手一挥,把林冬揽进自己怀抱,就这么轻松的抱着林冬往床边走。

就在林冬考虑自己是不是要这么就交代了,而人家沈路非常君子的把林冬抱到床沿上后,自己则蹲在了地上。

这样子林冬从仰视沈路就变成了俯视。

沈路抬起头望着林冬,笑的那叫一个如沐春风,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知道你还小,我会耐心的等你长大,现在为夫就先去给你端洗脚水,你先坐坐。为夫等会就来。”

丢下这句话,果然,不待林冬反应,沈路便站起身来径直往屋外走去。

等沈路的背影已经消失不见,林冬才后知后觉,自己好像大概貌似是被那个名义上的相公给戏弄了?

可是,可是,自己的脸怎么还是那么烫。

可是,可是,自己怎么会有一点不想要他停下来?(虫子解释:闷那个骚,这就忍不住了?)

等沈路端了洗脚水回来,又亲自伺候着林冬洗了脚,又把脚上的水给擦的干干净净。

沈路这才端着洗脚水出去。

這期间,林冬一直低着头不敢去看沈路,一直等沈路端着洗脚盆出去,这才醒神般的拍了拍自己的脸,一股脑的滚在了床上。

摸着自己滚烫的脸颊,林冬不用看也知道,这时候的自己的脸,估计已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自己居然刚才想上了他,偶滴个神啊,想男人想疯了这是!

等沈路回来,林冬已经把自己完全的裹在了被子里,只露着两只猫眼,在那偷瞄。

沈路看出了林冬的羞恼,他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能对着自己不好意思,那说明什么,说明林冬已经不单对他是平常心,他已经成功的踏进了心房。

心情愉悦的沈路一点都不要气质和脸皮的,躺在了林冬的身边。

刘大娘家的床比林冬以前买的大床要小一些,但是以前林冬和花朵两个人睡倒是刚刚好。

不过,那也是因为林冬和花朵两人都是女孩子,身材本来就比较娇小,而现在换成了林冬和沈路,沈路这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子躺在床上,这床自然而然的就变得有点小了。

林冬卷着被子往里面滚了滚,沈路立马就贴了上去,林冬再往里面滚了滚,沈路又马上的贴了上去。

已经没地方可去了,这时候见沈路就像个牛皮糖一样的粘着自己,当下就有点恼羞成怒了,面对着沈路,凶道:“沈路,你丫的要干啥?”

沈路露出一口白牙,闪闪亮亮的对着林冬,说道:“啥也不干,怕你冷,给你暖暖。”

说着伸出手就把林冬抱进了怀里。

林冬想要挣扎,不过沈路一句凉凉的咱两又不是没有抱着一起睡过,你现在这样扭捏,我当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想法!

就这么一句话,林冬彻底不敢动了,她确实是从见着沈路就有点那啥不可告人的想法,但是她打死也不能承认啊。

沈路瞧着林冬那憋屈样,很是好笑,怎么这么好玩,装着漫不经心的问道:“媳妇儿,给我说说你在大陆村的事儿呗!你不知道,我从边关回来,还没有到大陆村,就听说了大陆村有个卖猪肉的悍妇!我便紧赶慢赶的,还真是你。”

悍妇?

林冬嘴角抽搐,感情还是这俩字把沈路送到自己面前的?

自己在沈路心里也就这两字深入心底了?

她林冬其实温柔很多了,便有点心虚的看了看沈路,提着嗓门,故作不满的质问道:“沈路,你说谁是悍妇呢?皮痒了?我悍妇咋的了?”

沈路嘿嘿的笑出了声,黑暗中摸了摸林冬的头发,笑着说道:“不过也多亏了我家媳妇本事大,名声传的快,传的响亮。不然这茫茫人海,我要到哪里去找我的小媳妇儿?”

沈路这么一说,林冬那炸毛立马被抚平,很是满意沈路能够这么想。

她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很介意在沈路心中的形象,却忘了,她已经不是前世的杀手,而沈路,更怕林冬会嫌弃自己,因为他是个双手沾血,又不得家族承认的弃子。

或许沈路也注意到林冬隐晦的担忧,虽然不明白担忧个什么,但不妨碍他把林冬给甜成、宠成自己的媳妇。

要从日积月累的相处中,让林冬离不开自己,爱上自己。所以,林冬能够在他的面前抛弃掉无所畏惧的强势之态,露出小女人般的娇羞,沈路都快要高兴疯了,若不是林冬真的年纪小,他恐怕真的会忍不住生米煮成熟饭!

最后在沈路的坚持下,林冬便把自己如何和花朵两人走到了大陆村,又是怎么遇见刘大娘和狗蛋,最后还认了刘大娘为婶子。

她们三个大人带着狗蛋一个小孩子过日子,又是做起了老本行卖猪肉,遇见石顺石伟两兄弟以及刘壮,更是收了石顺等三人, 跟着自己做起了生意,自己做起了老大。

等林冬说完,沈路心里不断的自责,如果自己没有回沈家就好了,自己怀里的小女人便不会吃那么多的苦。

沈路像是老人哄着小孩子睡觉一样,轻轻的拍着林冬的后背,轻声的说道:“好了,好了,以后你家男人回来了,杀猪卖猪肉不和你抢。这要是谁敢找你的麻烦得罪你,你家男人黑布一蒙,晚上到访他家,削了他的脑袋。”

林冬听了心里一暖,知道沈路这是在自责,让自己一个人遇到了这么多事。

他哪里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没见过市面的小姐,最不缺的就是混世界的胆量,若是惹了自己,哪里用得着别人,自己半夜三更就能送上他们去见如来佛祖。

“你都洗手不干了,哪里能去削人家。再说,我也不是那惹是生非的。”林冬浑然不在意的说着,本来嘛,她从来想的都是有钱花,过平淡日子。

沈路却只是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要有利益纠纷,矛盾哪里是不想要就不会有的,以后要是真的有不长眼的欺负自家媳妇,洗手不干怎么了,洗手也能杀!

沈路絮絮叨叨的问着东西,最后林冬实在是困得不行,嘴里嘟嚷着不说了要睡觉,哪里想,沈路就等着林冬这要睡不睡的时候。

只听见沈路带着蛊惑般的语气说道:“那个石伟……”

沈路还没说完,林冬就嘟嚷着说道:“石伟?还行吧,出出劳动力还好,只是性子不够沉稳,办事冲动,也没有他哥哥聪明,以后还需要调-教-调-教!”

听见林冬说了一大通石伟的缺点,沈路心花怒放,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就瞧见那石伟好像是对他家小媳妇有点那啥意思,他心里那个气呀。自己没有在的这一段时间,居然就发展了一个情敌出来。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的小媳妇这么漂亮能干有魅力,这事儿以后肯定不少有。

不过这时候听见自家小媳妇对石伟的评价,沈路是完全的放心了,这石伟以前没戏,现在自己回来了 ,他就更没有戏了。

最后沈路见林冬实在是困了,也不再拉着林冬说两人分开发生的事情,反正来日方长。

在马上就要和周公约会的临界点,林冬才想起,怎么全是絮絮叨叨说自己这里发生的事情,沈路这寻找自己一路的事情,可是都没细说啊!

沈路也还没有说他回沈家发生的事情……

不过她真的困了,林冬带着问题睡了过去。

耳边是怀里小女子均匀的呼吸声,黑暗中的沈路,却是根本就睡不着。

他抱着林冬,就好像抱着所有,珍之而重之,好像他一闭眼,怀里的小媳妇就会被人抢走了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