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91章 有个好相公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98 2016-03-27 20:00:23

  这知县大人怎么这么奇怪?

老是打量自己不说,还对自己露出那么亲切的笑容,林冬只觉得今天的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的?

下意识的,林冬抬头望了望天,这不会是认识原主的吧……

“大人,今儿这事情闹得不小,我想家里的妹子和婶子估计正担心。这吃饭是一定要请的,不过咱们刚过完堂就去酒席,那些心眼子脏的肯定以为我林冬贿赂了大人,林冬不敢损大人声威,待日后,定做东感谢大人。”林冬巧妙的回绝着,把事情往后面拖,这大人古怪的很。

面对林冬的拒绝,知县大人笑眯眯出言提醒着林冬:“那好,我就等着林老板的下一次,不过林老板这以后做生意还是要打听清楚,有些人能得罪,有些人却是得罪了会给小鞋穿喔。”

林冬知道知县大人这估计在说何家的人了,也虚心的受教,直说感谢知县大人的提醒。

不过知县大人前一秒还在劝说林冬要低调,下一秒就好像不在意的说道:“不过呢,林老板有个好相公,这出了什么事情,你家相公一句话,那些小人物根本不足为惧,小鞋可以忽略。”

啥?

相公?

好相公?

林冬还没转过弯儿,正想问知县大人为何这么说的时候,才发现,这知县大人早就已经带着村长走了。

林冬望了望石顺,又看了看石伟,不确定的说道:“石顺,石伟,刚才这知县大人说我有一个好相公吧?”

石顺和石伟不明所以的点点头,说道:“是啊,大人还说只要有老大的相公在,像何广贤那些人根本就是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

接着石伟又说道:“大人还叫老大想怎么闹腾怎么闹腾,反正只要有老大的相公在,这烂摊子根本就不叫事儿。”

“大人没那么说。”石顺皱着眉头不赞同的说着弟弟。

石伟却是道:“反正是那意思。”本来就是这意思,哎呦,老大的相公好厉害的样子。

林冬摸了摸头,自己的相公,那不就是沈路嘛?

可是知县大人怎么认识沈路?

不说他认识沈路,他就连自己都不认识,怎么还认识沈路了?还知道谁是自己的相公?

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挺聪明的姑娘的林冬,这时候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了,不知道这知县大人临走前给自己说这些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难不成沈路到了这里?

不过林冬有个好习惯,就是想不明白的时候就放一边,总是会想明白的。怎么招这大人是对自己没什么敌意的。

所以,此时林冬抛开脑子里的疑惑,迈着步子往外走,“咱们快回市场上看看,这刘壮一个人在那,不知道急成什么样子了呢!”

石顺和石伟想想也是,连忙跟上林冬的步子往猪肉市场里赶。

路上,石伟终是没忍住心里的好奇,看着林冬问道:“老大,这知县大人说你家相公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可是咱们去过你家,怎么就没看见你家相公,去哪里了?”

林冬心想,我家相公我都快小半年没看见了,你们又能从哪里看见!

不过这话林冬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见石伟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她脑子转了转,便道:“你们来的时候他没在家。”

石伟还想再问,石顺看出了林冬并不想说的意思,连忙拉了拉石伟,小声的教训道:“不该说的别说,你还嫌你今天闯的祸太小了是不是?回家再教训你。”

石伟想到今日这些个麻烦,确实是自己的冲动引起的,于是心虚的不敢再说什么,一路上也只是沉默不语的跟在林冬和石顺的身后。

回到猪肉市场,刘壮确实是已经着急的不行。

他想要去找林冬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可是这猪肉又没人看,就想着赶快把手边的猪肉卖完了去找林冬,所以等林冬他们三人回来的时候,刘壮面前就只剩下几斤瘦猪肉和几根猪骨头了。

此时刘壮摊位面前没人,正点着脚尖不停的朝市场大门外张望,等林冬他们三人一出现在市场大门,刘壮一眼就看见了他们。

刘壮见林冬三人都是衣衫整洁的回来,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还好还好,没出什么大事。

“老大, 你们可算是回来了,没出什么大事吧?“刘壮焦急的问道。

石伟因为在路上被自己的哥哥教训了一顿,这时候就有点恹恹的不爱说话,若是以前,不要刘壮询问,他就能巴拉巴拉的把在祠堂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说给刘壮听。

不过这时候嘛,石伟恹恹的不说话,林冬又是个从来不说废话的,见刘壮询问,也只是简单的说了已经没事了。便不在开口,

这可把刘壮着急的,不停的冲石伟使眼色,石伟这时候心里本就因为自己闯了祸,心不在焉的,哪里注意到刘壮的眼色,倒是一旁的石顺知道刘壮担心好奇,便把在祠堂的事情简单的说给了刘壮听。

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刘壮不由的呼出一口气,本就有点侠义心肠的刘壮,不由的恶狠狠说道:“活该那两口子,这就叫害人终害己,自作孽不可活。“

林冬摇摇头没说话,其实今日还真是险,若不是那知县明显是帮着自己的,才会随便听自己说一通自己的怀疑,没有取证,没有调查,便信了自己的话,放了自己惩罚了何勇两口子。

不要说别人,就是林冬自己都知道这知县大人判案判的有点水。

但是,这知县大人是向着自己这一边的,林冬便觉得,其实这知县大人水也水的有点好处。

从林冬和石顺石伟两兄弟回到猪肉市场,林冬便感觉到有人时不时的朝自己看上几眼,她也知道自己貌似最近在这小小的猪肉市场里面,闹出不少的事情。

见这摊子上也没剩多少猪肉了,便想着干脆回去算了,也不知道这事情闹到婶子和花朵的耳朵里面没有,若是传到花朵和婶子的耳朵里,那自己就更应该早一点回去了。

这么想着的林冬,便对刘壮和石顺石伟说道:“也没多少猪肉了,咱们今天大起大落的也累,干脆收拾收拾回去吧。”

对于林冬的话,经此一事,石顺石伟两兄弟更是没有一点意见的,刘壮也是没有一点意见,他还正想着要怎么给林冬说今天自己需要早一点回去呢!

家里的媳妇又生病了,他还得回去给家里的媳妇和小儿子做饭里。

所以,林冬话一说,几人便忙着收拾摊位。

林冬见那剩下的都是些瘦肉,便拿出切肉刀,切了三份出来,“刘壮,这一份你拿回家吃去,今天的生意可全靠你,卖得不错。石顺石伟这两份给你们,提回家晚上做一顿好的吃,也该压压惊。”

刘壮和石顺石伟两兄弟连忙推辞。

林冬却不给三人推辞的机会,一副再推辞我就生气的模样,刘壮等人便不好推辞,纷纷拿了林冬分给自己的肉,心里很是感激。

和林冬这里的氛围相比,何家倒是显得格外的沉重。

议事的堂屋里,何家的当家人何广贤高坐上首,接着是何广贤的老伴何婶子,何广贤的二儿子何明以及何明的媳妇明嫂子。

接着便是何勇的爹,何广贤的亲弟弟何广金,以及何广金的老伴肖婆子。

年过半百的肖婆子这时候双眼通红,挽着袖子不停地掉眼泪。

她这一辈子生的孩子倒是不少,可是这活下来的就只有何勇这么一根独苗,从小就娇惯,可是这孩子还没长歪,打小就懂事,可是今儿怎么就被抓进了县衙大牢。

眼看着就要被迁到县衙去,肖婆子坐不住了,非要闹着去找知县大人,结果一闹,才知道这事情全是自家男人这亲哥哥的主意。

肖婆子当了一辈子的老实人,没有关系、没有人脉的,只能拉着老伴来找这罪魁祸首。

何广金虽然和何广贤是从一个娘胎里面爬出来的亲兄弟,可是这两人的造化是大大的不同。

何广贤聪明能干,早早的就从何家湾搬了出去,自己给自己创立了一份家业,在这大陆村是响当当的人物。

可是这何广金却还是守着父母留下来的田地,老实本分的留在湾子里面种地。

因为两家人贫富差别的有点大,何广贤和何广金虽说是亲兄弟,但是平时走动的并不亲热,要不是今天何勇出了这事情,何广金是怎么也不会到何广贤家里来求何广贤的。

“大哥,外面都说何勇去陷害卖猪肉的林老板是你指使的,他现在被抓了,你可不能不管啊!”何广金虽说有点怕何广贤,可是这为了自己那唯一的儿子,他也只能鼓起勇气求着何广贤了。

哪里知道何广贤还没说话,这一直有点势力瞧不上何广金一家的何明,首先发话了,:“小叔,这话可不能乱说,你怎么跟着外面那些人胡说,我爹是那种人吗?”

“我们家生意做这么大,一个小小的林冬,手里就接了来福酒楼一家的生意,我爹就瞧不过眼了?别人说也就算了,可是你可是我爹的亲弟弟,你都这么说了,以后这猪肉贩子一行,还能来我爹这里认头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