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59章 :将瞎话说到底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28 2016-03-21 18:02:08

  “婶子你忙你忙,我和妹妹洗了脸就来厨房帮你烧火。”

林冬也知道自己和花朵这一身估计是非常的狼狈,所以也不推辞,更着狗蛋就去了洗脸了。

狗蛋带着林冬和花朵去洗脸,一路上小腿跑的飞快,只是他时不时的偷偷的去看林冬和花朵,当林冬抬眼去看他的时候,他就低着头不在看林冬。

林冬也试着和狗蛋说话,只是不管林冬说什么,狗蛋不是摇头就是点头,林冬也没搞懂狗蛋的摇头是不知道呢,还是不是的意思。

最后林冬只好放弃了,老老实实的跟着狗蛋去洗了脸。

两人洗脸的时候狗蛋站的远远的,并不靠近林冬和花朵,就连花朵友好的和狗蛋说话,狗蛋也并不上前。

狗蛋的这种行为正好应了林冬的心,她正有话要交代花朵呢!

“小朵,以后无论是谁,咱们就都是我刚才那一套说辞,咱们是奉了已经过世了的爹娘来找和人私奔到大陆村的大姐的,其他的什么都不要说知道吗?”

花朵虽然不知道林冬打的什么主意,但是也知道自己如果把梨花村整个村子都被人杀了,就只有自己和林冬两个人活着的事情说出来,就算是那些仇家不来杀自己,估计那些听的人也会把她们当成异类。

两忍简单的收拾好了自己,便又跟着狗蛋去了厨房。

刘大娘见林冬和花朵洗了脏兮兮的脸,两人都长的眉清目秀的,看着也都慈眉善眼的,心里那原本有一点点的怀疑也渐渐消失了,心里是完全的相信了林冬的话。

“婶子,我来帮你烧火吧!”想必起来花朵的腼腆,林冬就要放的开多了,毕竟她也是走街串巷的摆摊卖过猪肉的,接触的陌生人肯定很多,这自来熟就是做生意的首要本事。

所以林冬跟着狗蛋进了厨房就自来熟的往 灶前一坐,拿起烧火棍就开始帮刘大娘烧火。

刘大娘见此,心里不由的暗暗点头,是个勤快的姑娘!

“哪里要你帮我烧火,有狗蛋看着就可以了,婶子去给你们找件干净的衣裳,你们换了就能吃饭了。”

林冬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经看不出本来颜色的衣裳,又看了看花朵并不比自己好到哪里去的衣裳,想拒绝的话就说不出口了,只是她还真的不好意思要穿刘大娘的衣裳。

已经穿越过来有一段时间了,林冬知道,这衣裳对于农家人来说的重要性,这每家每户基本都是只是过年过节或者什么重大的事情的时候才会做新衣裳,所以这家中的衣裳都是有限的。

况且这时候刘大娘给她和花朵找衣裳穿,肯定不会拿在外面干活的麻衣,怎么说也是棉衣裳。

“婶子,不用麻烦啦,我和小妹都带了衣裳,牛车还绑在你家门前那个枣树上呢,里面有衣裳,只是我们两一路上赶路不方便换洗衣裳,所以才搞的这么一身的狼狈样子。”

林冬不好意思的冲刘大娘笑着。

“是啊,俺和姐姐都有衣裳,大娘不要用麻烦了,给俺们找个帕子,俺们擦一擦身子就成。”花朵不好意思的小声说道。

刘大娘对林冬和花朵这两小姑娘更满意了,“那成, 你们去拿衣裳,婶子这就去给你们打水找帕子,对了,你们也把牛车赶到院子里来吧,这外面保不齐有人路过,你们东西都在牛车上,不安全。”

林冬知道刘大娘这是完全的信任了她和花朵,点着头高兴的答应着就拉着花朵出去了。

两人换了衣裳收拾了一番这才出来,出来的时候刘大娘已经盛好饭菜和狗蛋坐在桌前等着林冬和花朵。

林冬一眼就看见那冒着热气的栗米饭,肚子很不给面子发出一阵叫声。

狗蛋听见声音,好奇的看向林冬,林冬不由的老脸一红,低着头难得的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态。

花朵也好不到哪里去,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桌子上的饭菜,不停的咽着口水。

刘大娘见此,忙招呼着林冬和花朵过来吃饭,“都傻站着干什么,快过来吃饭呀!”

林冬和花朵都不在管那么多了,几乎是跑到了桌子前,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林冬觉得,这是自己穿越而来吃的最好吃的饭了,比那猪肉都还好吃。

刘大娘是个心善的人,见林冬和花朵吃的急,又是给两人夹菜又是端汤的,嘴里更是不住的劝道:“吃慢点,吃慢点,锅里还有咧。”

狗蛋更是忘记了吃饭,睁大了眼睛直愣愣的望着狼吞虎咽的林冬和花朵。

实在是吃不下了,林冬和花朵这才放下筷子。

这时候林冬才注意到刘大娘和狗蛋的目光,不好意思的擦了擦嘴巴,露出傻笑,说道:“实在是婶子的饭菜做的太好吃了, 我和小妹又是好多天没有吃到这么热气腾腾的饭菜了,一下子把持不住就吃的有点多了。”

刘大娘笑着往自己的小孙子狗蛋的碗里夹了一块青菜,嘴里说道:“粗茶淡饭的那里是好吃,是你们两赶路都吃干粮了吧?所以才觉得我老婆子的饭菜做的好吃。”

林冬听了刘大娘谦虚的话,立马狗腿的不依了,“哪里是咧,真的是婶子你做的饭菜特别好吃。”

说着更是用胳膊去撞了撞身边正摸着肚子不停的打着饱嗝的花朵。

花朵还在回味方才吃下去的饭菜,根本没有注意到林冬和刘大娘说了什么,这时候猛的不叮的被林冬撞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向林冬。

林冬接触道花朵迷糊的目光,心里那个老泪直倘啊,平时看花朵蛮机灵一个小姑娘,怎么到了关键时候,却是连自己这么明显的暗示都不明白啊。

想到自己和花朵她爹花有才在衙门门前那配合的天衣无缝的演戏,林冬觉得,这花朵怎么连她爹一分的机灵劲儿都木有学会木有学会啊!

林冬心里在哀嚎,刘大娘却并不揭穿林冬的拍马屁只是露出和蔼的笑。

“嘿嘿,婶子你看,我说的是实话吧,我家小妹都吃的忘记东南西北了。”

刘大娘却并不接林冬的话,只是问出了自己的疑惑,“你说你们是梨花村的人,怎么你的官话讲的这般好?倒像是我们大陆村的人了。”

也不是说刘大娘她有地域歧视,实在是在她的认知里面,梨花村虽然和大陆村距离不是太远,但是两个村庄平时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往来。

而且大陆村繁华,距离驿站不远,平时来来往往的京城达官贵人比较多,所以久而久之,这里的村民自发的就开始抛弃了自己的乡村口音,开始教导孩子们学习官话。

久而久之,大陆村的人说自己农村口音的乡音已经很少了,几乎是人人一口官话。

从林冬和花朵的说话里,刘大娘注意到了,林冬说的是一口标准的官话,而花朵则是说的梨花村的村话。

虽然刘大娘已经相信了林冬和说辞,也知道这两个小姑娘没有什么恶意,都是单纯善良的好孩子,只是从两人的话音里,刘大娘还是知道这两个小姑娘对自己有所隐瞒。

不过刘大娘却一点都不生气,他们也不过是萍水相逢,自己也不过是给她们一个暂时落脚的地方,给她们一口饭吃而已,自己没有权利要她们两把自己所有的秘密都告诉自己。

林冬一听刘大娘的话,心里担心刘大娘还是不相信自己,刘大娘话音刚落,她的大脑就飞速的转动起来,等刘大娘说完,她已经在心里想好了一套说辞。

“婶子,不瞒你说,其实我不是咱爹娘的亲生女儿,我只是她们收留的干女儿,我只是记得住自己的名字,说一口官话,其他的都不记得了,我醒来就在花朵的爹娘家里,是她们一家人救了我,又见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就收留了我,认了我做干女儿,本来我以为我又有了一个家,没想到好景不长,家里出了这样子的事情-------”

林冬说着,眼睛就开始慢慢的变红,其实她是真的把花有才一家当成亲人的,她们是她穿越而来第一个接触的对自己好的,帮助了自己很多,想到花家最后的遭遇,林冬心里也说不上来的难受。

花朵也情不自禁的想到自己的爹娘,眼泪又开始在眼睛里面打转,但是她想到林冬在山上对自己说的话,以后不要动不动就流眼泪,所以硬生生的把快要流出来的眼泪给逼了回去。

刘大娘看着面前相互抓着彼此的手,都是一副强忍着眼泪的模样的小姑娘,心里也跟着难受,嘴里直怪自己不该问这些让两小姑娘伤心的事情。

“好了好了,都是大娘的不对。今天你们就留在婶子家休息一天,明天在到村子里面去找找你们大姐。”刘大娘安慰着林冬和花朵。

听见刘大娘要收留自己和花朵一晚,林冬心里止不住的高兴,虽然编了谎话骗了善良老实的刘大娘,林冬心有有点过意不去,但是她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