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55章 :这是咋的了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22 2016-03-21 18:02:06

  花苏氏客气的说着,这媒婆打什么主意,她心里七七八八的能猜一个大概,但是她心里还拿不定主意。

都说低头娶媳妇,高门嫁女儿,自己家虽然不是什么高门大户,小女儿花朵也是自己和她爹捧在手心里娇惯着养活大的。

那家小子虽然不错,家底也丰厚,但是那凶巴巴不好相处的婆婆却是让她怎么想怎么不放心。

媒婆见花苏氏虽然嘴上待自己客客气气的,可就是不给自己个准信儿,收了打量的心开始苦口婆心的拉着花苏氏的手劝道:“老姐姐诶,俺也知道你心里在担心个什么,可是这闺女以后是和自己相公过一辈子的, 可不是和那公婆过一辈子的,你那担心俺看就是白搭。”

不带花苏氏接话,林冬不乐意了,嘴巴一瘪,说道:“俺觉得话可不能这么说咧,古往今来,这婆媳关系可是一门未解的难题,再怎么和自家相公过一辈子,难道还能不管,不搭理相公的亲娘?关上院门还是不是要一起过日子的,这好不好,还真是难说咧。”

花家的人都对自己挺好的,林冬也是真心的想要花朵能够嫁个好人,幸福快乐的过一辈子,在现代社会林冬见识过太多的爱情悲剧,所以她只愿花朵能够遇见的人,对方诗婉家庭和睦好相处,能够知冷知热的就可以了。

那些轰轰烈烈的爱情,实在是还没有一日三餐重要。

当然,这也是林冬自己的爱情理念。

林冬的话让花苏氏的眉头一挑,心里的天平偏了一偏。

看来这门亲事还是慎重点,还是应该和当家的在琢磨琢磨咧。

媒婆见花苏氏好似把林冬的话听进去了,心里不免一着急,扯着嗓门嚷道:“哎哟咧,笑死俺了,哪里来的小丫头片子,还给俺说什么婆媳之道。”

林冬见媒婆脸上的横肉因为张嘴大笑的原因,那白花花的一颤一颤的,让她想到嘞中午在集市上吃的混沌,想到混沌当然就想到嘞已经离开的沈路。

“别看俺身板小,俺家男人可是个能上山打猎的猎户。”

媒婆见林冬怒目瞪着自己,那双手插在纤细的腰间,虽然还是一副小丫头片子的模样,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却是情不自禁的就收了脸上的大笑。

怪只怪,山上的那一户打猎杀猪的人家实在是太出名了。

场面这时候就有点尴尬了,花苏氏忙笑着扯了扯林冬的衣袖,嗔怪道:“林冬,你家今天的猪食有着落了没?你杀猪厉害,这养猪懂不懂?不懂去问问苏米去,别这六嫂子家的猪肥肥的被你买回来,养着养着就养瘦了。”

林冬也不爱听媒婆的八卦,想到家里的那两头猪,没了沈路,她还的自己亲自照顾了,当下便和花苏氏告了别,出门推着自己的板车往山上走了。

虽然是上山,板车上没了野猪肉,林冬一身力气推着上山路也没有觉得累,只是心里却有点怪怪的。

这两个人出门,回来的时候就变成自己一个人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这时候的林冬还没有意识到,这是自己从沈路离开之后短短的半天时间第几次想起沈路了。

这明显是不科学的啊!

由不得林冬细想,家里那已经饿的嗷嗷直叫的大肥猪让林冬放下板车就忙着准备猪食去了。

好不容易把家里的两头猪喂饱了,把沈路鱼塘养着的鱼也给扔了鱼草下去,林冬坐在床边捶着有点发酸的胳膊。

咕咕----林冬的肚子发出抗议。

林冬摸着扁扁的肚子,无奈的叹口气,这家里的牲口们都吃饱喝足了,自己这食物链最顶端的主儿还饿着肚子。

摸着肚子,林冬慢吞吞的往厨房走,没了沈路,今晚自己还是随便喝点白米粥应付一下吧。

等明儿沈路回来了,再让他给自己做一顿好的吃。

这时候的林冬俨然已经忘记了,今天沈路离开的时候她可是做了沈路一去不回的打算的,怎么这时候却是好似已经十分笃定沈路会回来。

林冬喝了白米粥,天色已经很晚了, 她也累了一天了, 想着明早还要去村里看看谁家要杀猪,招揽一下生意,便收拾收拾了一下就早早的上床睡觉了。

估计是习惯了两个人睡觉,这沈路不在,林冬一晚上都睡的不是特别的安稳,翻来覆去,迷迷糊糊的感觉睡着了又感觉没有睡着的。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很晚,林冬才感觉自己是真正的睡着了。

也许是昨晚睡得不好,第二天早上林冬起的就有点晚了。起来的时候鼻子还哈拉拉的流着鼻涕,林冬想, 估计是昨晚自己翻来覆去的受了点凉。

林冬一边吸着鼻子一边往厨房走,准备烧点热水给自己洗脸。

吃了早饭,林冬又给家里的猪喂了猪食,便用个背篓背着自己杀猪的工具下了山,她打算去村子里走走,看看有没有哪一家要杀猪的。

没办法,这银子都让自己一时心软全部给了沈路,杀猪卖肉的生意也还没有完全做起来,况且这赶集也不是天天都能去的,所以,走街串巷的帮人杀猪也是一个赚点零花钱的好方法啊。

这般打算着的林冬兴致冲冲的往山下走,虽然那很不给面子的鼻涕时不时的骚扰一下她,不过一点也都没有影响到她此时的心情。

下了山,林冬准备先去村长家走一走,看看村长有没有什么门路,再者也能问一问花婶子花朵的那门亲事最后是成了还是没有成。

今天的村子怎么格外的安静咧?

林冬抬头望了望日头,这也不早了呀,怎么满村子没有见到一个人?

以前这村口不是都有很多小孩子在玩耍么,怎么今天林冬左瞧又瞧也没有瞧见一个。

怀揣着满心的疑惑, 林冬直奔村长花有才的家。

看着眼前紧紧关闭着的大门,林冬皱了皱眉头,今天咋感觉怪怪的呢?

勤劳无比的村长大叔一家这是还没有出门做工?

林冬疑惑的敲了敲门。

咦。

这门怎么没有锁?

“婶子?花朵,你们在家吗?”

林冬一边叫着花苏氏和花朵一边推开虚掩着的门走了进去。

一股熟悉的血腥味随着推开的门毫无遮拦的迎面而来,林冬面色一沉,快速的放下背篓就往屋子里跑。

“婶子!叔!”

越到里面血腥味越浓,林冬快步的跑向花婶子的房间里,只见满屋子的鲜红的血,大床上的花苏氏和花有才已经面色苍白的没有了呼吸,他们浑身是血的躺在床上,很明显,这是昨晚被人在睡梦中给暗杀了。

林冬见此,转身就往花朵和苏米的房间跑去。

苏米,花朵,你们一定要好好的啊!

眼前已经倒在血泊中的苏米让林冬双眼含泪,这到底是谁干的。

这是屠杀全家啊!

想到昨天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花家一家人,林冬的胸腔一阵难受,那种被她压制在心底的杀意剧烈的肆意的翻滚着。

如果是被她知道这是谁干的,她一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那么鲜活的生命,说没了就没了。

第一次,林冬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

浑身好似没了一点力气,林冬脱力的蹲在了地上,抱着浑身是血的苏米无声的,默默的流泪。

昨天怀抱里的这个女孩子还和自己说话,还对自己笑,只是一晚上,才一晚上而已啊,自己却怎么也不能和她讲话了,再也不能看见她的笑容了。

心里悲伤的情绪来的汹涌,含着被老天爷作弄的穿越到了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异世,自己没有放弃,自己还是想要好好的活着,可是自己才刚刚建立起来的一切,老天爷为什么又要从自己身边收走?

花村长,花婶子,苏米,沈路,花朵---

想到这些,林冬穿越而来第一次这般的愤怒,她大声的叫着苏米的名字,大声的叫着花苏氏和花村长,好像是只要她还在叫他们的名字,他们就能复活一样。

“林冬嫂子!”花朵听到林冬的声音跌跌撞撞的从米缸里爬了出来,叫了一声林冬便抱着林冬大声了哭了起来。

林冬被花朵叫的回了神,见花朵哭的伤心,两人抱在一起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

好在林冬是谁?

她经过了现代社会的打磨,经过了杀手的专业培训,内心可不是一般的强大。

稍作发泄之后,她便收了自己的情绪,抱着花朵问了起来,“花朵,这到底是咋回事?是你们家的仇人来寻仇的?”

花朵已经哭得浑身没了力气,靠在林冬的肩膀上摇了摇头,“俺不知道,俺家也没有啥仇家,俺昨晚起来小解,迷迷糊糊的见有人进了俺家的院子,俺想叫,可是还不等俺说话,他们就冲进屋子杀了俺爹娘。大姐也被惊醒了, 她就把俺藏在了米缸里,所以,所以俺现在才能活着。”

想到昨晚的惊心动魄,花朵浑身忍不住的颤抖,只是那眼睛早已经哭红了,现在却是流不出半点眼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