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80章 侧面打听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70 2016-03-22 20:23:57

  这都是什么事情啊!

都瞧不上自己一个女人,来给自己找麻烦吗?

这人呀,没点本钱,真是气死人了。

林冬心里憋着一口火气,见阿武转身要去找那劳什子的薛管事,便抬起脚步跟了过去,对前面走着的阿武说道:“既然这薛管事是个大忙人没有时间过来,不过赶巧了,我林冬倒是个闲人,薛管事不过来,咱还不能过去了?”

阿武知道今儿是薛管事给林冬下马威来着,故意拖着时间,他怎么能把这林冬给带过去。带过去了,这薛管事不让自己卷了铺盖滚人才怪呢!

可是,这时候听林冬的语气,也是带了火气的,想到林冬那一身的大力气,阿武光想想就觉得害怕。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阿武脚步渐渐的变慢,苦着一张脸不知道如何是好。

林冬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看着停住脚步的阿武,惊奇道:“阿武小哥怎么不走了?”

阿武能说什么?

他难道还能说其实是薛管事故意拖着时间不见你,我这时候若是把你带过去,这薛管事马上就能让自己卷了铺盖滚蛋,自己上有老下有小的还需要照顾一大家子人呢!

所以,阿武只是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林冬也不看阿武,方才阿武来来去去好几次,她早就看清楚了阿武走的路线,这时候也不管阿武,自己迈着步子往前走。

石顺和石伟想要跟上,被林冬给拒绝了:“你们俩就守在这里看着猪肉,我一个人去会一会那薛管事就成。”

既然这薛管事能做出刁难自己的事情,林冬不敢保证这薛管事会不会叫人故意在自己送来的猪肉上做手脚,所以这时候还是留着石顺和石伟两兄弟看着猪肉为好。

听了林冬的吩咐,石顺和石伟想也没想的就停住了脚步,两人老老实实的在厨房守着自家猪肉。

阿武见林冬打定了主意要亲自去找薛管事,自己拦也拦不住,只好心里连连叫苦的跟着小跑着追上林冬。

“哎哟,我说林老板,这薛管事真的是被事情给拖住了,你老人家行行好别让我为难啊,就再等一会儿不成吗?”阿武就差给林冬跪地磕头了。

林冬也知道阿武的难处,可是她确实是还有正事要办,只好歉意的对阿武说道:“阿武小哥,我林冬也不是个好坏不分的人,不过今儿我确实是还有事情要做,所以这还真的不能等下去。要是我今儿没事,薛管事要我林冬等, 我林冬就等着呗,也不会让你难做,实在是谁家也有那么点急事呢!”

林冬这话刚说完,阿武还没有来得及说话, 就被不远处传来的一道男声给接住了话头:“看来老朽这是得罪了林老板?林老板贵人事多,连等这么一小会儿都不成?”

明显不含好意的话,让林冬不用想也知道,这说话的人就是那故意刁难自己的薛管事。

薛管事穿一件藏青色的棉袄,头发微微的泛白,身材微微有点发福的样子,含笑看人的时候倒是给人一股子亲切劲儿,很有那笑面佛的味道。

林冬收住面上的不满,不咸不淡的对着薛管事鞠了一躬,说道:“要说这贵人事多,薛老板要说第二,可没有人说第一了。”

这不咸不淡的刺回去,在薛管事变脸之前,林冬紧接着又说道:“薛管事忙完了吗?忙完了麻烦你去厨房看一看今天我林家送来的新鲜猪肉。”

林冬不给薛管事拒绝的机会,转身就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而留在后面的薛管事,却是被林冬这态度给气的胸口起伏不定,一旁的阿武却是吓的大气不敢出,生怕这薛管事把火气洒在自己身上。

不好好在薛管事也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努力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和林冬一起去了厨房。

石顺和石伟见林冬去而复返,两人都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连忙迎了上来,石顺看着林冬说道:“老大,没见着那薛管事?”

林冬摇了摇头,示意石顺看自己身后,石顺这才看见一身藏青色常服,身材胖嘟嘟的一个老头慢慢的走了过来。

石顺虽然做这猪肉生意有一段时间了,可是他也仅仅是和平常买点散肉的普通村民接触的比较多,有钱有势的人,他就见过一次何家的二少爷,还是远远的看见过一次。

这时候猛的一看见大陆村说一说二的来福酒楼的薛管事,不由的一愣,见薛管事生的肥头大耳的,心里不由的嘀咕,这有钱人吃的好,长的还真胖!

等以后老大带着我吃肉的时候,我肯定得节制,长成这副德行太丑了。

薛管事本来还想在林冬的猪肉上做文章,找一找林冬的麻烦,奈何这猪肉林冬比薛管事懂的多了,每次当薛管事说一点问题出来,林冬总是能找处各种的理由给撇干净。

最后没法子,薛管事只得在单子上面签了字,又吩咐跟着他一起来的小厮去账房拿银子。

在那小厮去拿银子的空挡,薛管事又是各种的言语上的刺激林冬,都被林冬给不软不硬的顶了回去。

最后林冬倒是一点事儿没有,倒是薛管事自己气的不轻。

薛管事见在林冬这里讨不到好处,他可是听说过林冬悍妇的名头,这打他也打不赢,言语上他也占不到半点便宜,还把自己给弄的下不了台,最后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等薛管事一走,林冬问被薛管事留下来招呼林冬等人的阿武,“阿武小哥,你们这薛管事是不是以前和何家的人关系很好?”

阿武不由的诧异,这薛管事和林冬说的话里面连一个何字都没有说起,这林冬怎么会问出这话?

而且还问的这么理所当然?

又听林冬接着说道:“我瞧着你们这个薛管事和何家的关系不一般,有点胳膊肘往外拐的,你要是见到你们吴管事,可要给你们吴管事提个醒。”

阿武其实是个聪明的,知道主子们的事情哪里由的了他多说什么?

虽然听了林冬的话,他也只当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去罢了。

不过这面子上的话,还是会说清楚的,只听阿武回道:“若是我见到了吴管事,一定把林老板的话带给吴管事。”

“话说,你们酒楼的老板呢?怎么我听人说你们酒楼的什么事情都是吴管事做主,你们老板难道不在大陆村?可是不对呀,我听许大娘说过,这来福酒楼是和沈家的醉仙楼不一样,这来福酒楼是世代都在大陆村,不像醉仙楼是外面牵过来的。”林冬说完就望着阿武。

阿武就是个扫地的,他哪里知道那么多,只是摇着头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从来也没见过酒楼的老板,不仅是我,好多老人都没见过呢!”

阿武接着又说道:“不过虽然大家都吴管事吴管事的叫,但是吴管事和薛管事或者其他的管事都不一样, 吴管事就像是咱们酒楼的老板一样。别的管事都听吴管事的吩咐做事。”

听了阿武的话林冬越发觉得奇怪,还想再问,那去拿银子的小厮已经来了,林冬只是把钱袋拿在手上颠了颠,便把银子一股脑儿的倒进了自己的钱袋里面,她可不想当着石顺和石伟的面数银子。

收了银子,林冬便和阿武告辞,她带着石顺石伟两兄弟又从偏门出了来福酒楼的门。

一出去刘壮就着急的迎了上来,林冬见这大冬天的,刘壮的额头上居然还冒着细细密密的汗水,不由的奇道:“刘大哥,你很热?”

刘壮脸一红,不好意思的傻笑着说道:“不是,不是,是我在外面等好久你们都没出来,还以为你们在里面出什么事情了呢,叫门房开门让我进去,里面的人死活不开门,这可急死我了,你们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想着要撞门了。”

林冬听了不由的一汗。

“我们两兄弟还在里面呢,能出什么事情啊。刘壮你就是闲得慌,没事自己把自己吓死了吧?”石伟笑着打趣道。

石顺也笑着打趣刘壮:“再说了, 咱们老大那么厉害,这来福酒楼里面不是大厨就是小厮,还能把咱们老大怎么样?”

刘壮听石顺和石伟这么一说,也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不由的更加不好意思,摸着头讪讪地笑道:“我这不是心急则乱嘛!”

“好了好了,咱们别在这门口磨蹭了,还是赶紧去鸿威养猪场吧。”林冬说道。

石顺和石伟都不再打趣刘壮,皆是住了口,往牛车上一坐,石顺赶车,石伟、林冬、刘壮坐在后面。

石家兄弟两人,石顺稳重一些,更会看事儿,石伟则要冲动简单一些,性子也比较活泼,刘壮就是个傻大个,话多,性子直。

这在去鸿威养猪场的路上,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 林冬还忘记了做牛板车的颠簸感,最重要的是,林冬让石顺和石伟给自己讲了关于鸿威养猪场朱老板的一切事情。

无论是朱老板的为人,爱好,还有发生过的,只要比较有名的事情,都一一的给自己说来听。

这很有用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