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68章 擦,太便宜了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63 2016-03-22 20:23:53

  胡子被自己家老娘说的脸上一红,不满的嚷道:“娘,你说什么呢!什么叫我说话不算数!我还不是为了咱们家里好!”

“臭小子,你娘哪里说错了,你老子我还站在这里呢!哪里轮得到你说话,给我闭嘴。”胡子爹冲着胡子一顿吼,胡子那火爆的脾气多半都是从他爹那里学来的,这家里谁都不怕,就是怕他爹。

所以这胡子爹一发话,胡子虽然心里还是很不甘心,觉得自己被吼得委屈,但是这时候却是不敢在说什么了,只是闷闷的站在一旁等着林冬,那眼神恨不得立马就把林冬给吃了。

不过林冬是谁?杀人杀猪她都经常干,还怕一个人怨恨的眼神不?

在说了,她以前做杀手的时候,那些被她杀了的人,哪一个不是临死前都恨恨的瞪着她?还有好些人扬言变成鬼都不会放过她。

结果呢,她林冬还不是活的好好的。

在现在活的好,有车有房有现金,在古代,同样活的好,有帅老公有杀猪刀,虽然银子少了一点,可是她不是还有杀猪本事么,这银子嘛!总是会有的,而且还会有很多很多滴。

胡子爹见胡子终于老老实实的站在那不说话了,这立马就收住脸上凶胡子的怒气,陪着笑看着林冬,笑着对林冬说道:“林冬, 你看,大家都是熟人,你也知道,这两头猪可真是我们一家人的过年钱了,你看能不能在这价格上在高一点。”

林冬可不吃这一套,她这人,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那些虚以为蛇的事情她也不是不会做,实在是她林冬觉得懒得做,压根就没那个必要。

她说这胡家的猪五文一斤,就是五文一斤。

“胡大叔,我说了,你家这猪你也知道是有那么一点毛病的,我买回家还要担心会不会影响到我家里的那头猪,再说了,我给你这价格也是我考虑到了各方面给出的我能够给的最高的一个价格了,这都是看在你和我家婶子是乡里乡亲的熟人的关系。”

林冬说的陈恳,胡子爹听了沉默了片刻。

林冬知道,此时的胡子爹正在心里盘算,她也不在说什么,只是和刘大娘再一一处,耐心的等着胡子爹做决定。

毕竟这胡家的猪,她还真的是可以买也可以不买的。

胡子爹虽然心里一直在做着盘算,可是这目光还是时不时的往林冬身上飘,他这时候已经明白了,这林冬是个狠人,这买卖还真的是只有她说了算,这刘大娘还真的就是如同她说的一般,只是陪着侄女过来,给侄女带个路的。

胡子爹见自己一直不说话,林冬也并不着急,只是耐心的等着自己,胡子爹心里叹了口气,谁叫自己家现在急切的需要银钱呢!

又谁让自己家倒霉,在这关键的时候这养的好好的大肥猪怎么就开始生病,怎么都不吃猪食呢!

这猪不吃猪食,这还了得,才仅仅是两天的时间,这以前白白胖胖的大肥猪就已经瘦了不少,再这样子下去,这猪若是没死,估计也会瘦的不行,那时候自己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应了。

本来还想林冬也不过是个小娘子,又是买活猪的新手,他和胡子都已经打算好了,打算蒙混过去,没想到这林冬虽然才开始做猪贩子,这眼睛却毒的很,一眼就看出了自己那两头猪有问题。

想来想去,胡子爹一咬牙,说道:“成,既然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咱们都清楚,我也不说十文,八文,你给我算八文一斤!”

见胡子爹做了决定,林冬依然是一副平静的表情,压根就没有自己买了便宜猪而有什么高兴的样子。

倒是一旁的胡子眼睛都红了,不满的瞪着林冬。

胡子爹怕胡子又说出什么话来,连忙冲胡子喝道:“还不去叫你大伯二伯过来帮忙抬猪过称?”

“不用了,胡大叔,你只要负责把称找来,在把你家的猪从猪圈里赶出来就好了,抬猪的时候你搭把手就可以了,这其他的交给我就行了。”林冬说的随意,心里早就乐开花了。

这个时段猪肉都涨价了,毛猪也到了十二文一斤,她开始说五文只是不满胡家欺瞒的态度,能八文买下很是不错,毕竟这猪也才出问题罢了。

胡子爹心里可不相信就凭着林冬和他,就算是加上一个胡子,也不能把两头猪给乖乖的绑着过称,不过他心里其实也是有点气的, 辛苦了大半年养好的猪,本来以为能够赚一大票,结果呢,简直亏得他心里在滴血。

所以,尽管他心里不相信林冬,不过他也想给林冬一个难堪,既然是你林冬说的不要找人帮忙,那他就不找了,到时候看你林冬怎么丢人。

相对于胡子爹心里的小算盘的算计,刘大娘都是淡定的多,她可是见过林冬一个人就把一头活蹦乱跳的猪给抹了脖子,那头猪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就断了气。

胡子爹叫胡子去猪圈里把两头猪给赶出来,他自己又去屋子拿来了称,胡子娘则陪着刘大娘和林冬继续站在院子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闲话。

林冬话倒是不多,时不时的恩一声,哦一声的。

倒是刘大娘心里有点同情胡子娘,大半年养成的猪好巧不巧的就生了病只能便宜了卖,所以倒是态度一如既往的亲切,并没有因为胡家的人有意欺骗让自己和林冬当个冤大头的而有所记恨。

等胡子把那两头猪从猪圈里面赶出来的时候,胡子爹已经从里屋也把称给搬了出来,他手里还拿着一根一指粗的大麻绳。

林冬不用想也知道,那大麻绳是用来捆着猪好过称的。

这时候刘大娘看清了胡子赶出来的两头猪,这猪虽然整体架子不小,可是那瘪瘪的肚子,有有气无力的哼哼声,作为也是养过不少猪的刘大娘一看便知道,这猪有问题。

猪和称都按照林冬说的给准备好了,胡子爹把麻绳递给林冬,一副你看着办的样子,说道:“林冬,虽然我这猪已经两天没吃过猪食了,可是它们怎么也是三百多斤一头的成年猪,你确定是不要让我再找人来?”

在胡子爹等着林冬求他的时候,林冬却给了胡子爹一个肯定的点头,语气从来没有的诚恳,说道:“确实是不需要啊!胡大叔你等会儿看看称就好,让胡子哥和我抬一抬搭个肩膀借个力就成。”

林冬话刚说完,便在胡子爹和胡子,胡子娘惊讶的目光下,拿着胡子爹给她的拿一根一指粗的麻绳走向那两头猪。

一提一拉,一绑,成了。

胡子爹只看见林冬非常轻松的单手就能提起一头猪,根本就不要人的情况下,就把那猪给轻轻松松的套上了绳子。

那可是一头至少三百多斤的大猪啊!

一个看着也不过才十几岁的新婚小娘子居然单手就把那猪给硬生生的给提了起来。

不仅是胡子爹吃惊,胡子更是惊讶的长大了嘴巴,那张的大大的嘴巴连着塞进去两个鸡蛋估计也还有空余的空间。

就在胡子爹和胡子已经胡子娘惊悚的目光下, 林冬淡定的把扁担穿过自己打的活套里面,对着胡子说道:“胡子哥,借你个肩膀,借一个力,不然我一个人虽然拿得动这猪,可是不好过秤。”

拿得动!

拿得动!

拿得动!

胡子的脑海里不断的闪现出林冬那就像是在说今天吃什么的平常语气说出的那三个字“拿得动!”

什么时候一头三百多斤的活猪要用拿得动这三个字来说了?

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说抬不抬得动吗?

在林冬询问的目光下,胡子机械的把扁担往自己肩膀上一放。

“胡子哥,你把活套往我这边靠一靠,这样子这猪的大部分重量就在我这边,你那边就会轻很多的。”林冬才不管这胡家人的惊讶,她现在就想赶快把这两头猪给过称,自己和胡家的人银货两讫,她好赶着这两头明显有点拉肚子的猪回去,她可是知道怎么给这两头猪治病的呢!

胡子感觉自己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小女人给鄙视了,心里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根本就不停林冬的话,还好像是赌气一样的把林冬说的活套往自己这边移了移。

结果可想而知,林冬觉得浑身轻松,根本就没有用什么力气的就站了起来,可是胡子却是使了好几次全力才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其实如果这胡子是沈路的话,他一定会老老实实的按照林冬说的话做,这样才能不让自己那么狼狈啊!

称第二头猪的时候,胡子虽然心里还是有那么点火气,可是还是不争气的把那活套往林冬那边拨了拨,谁叫他自己没有对面那女人的力气大呢!

在一阵震天吼的猪叫声中,林冬和胡子,胡子爹终于是把两头猪都给过了称。

这接下来就是算银子的时候了。

两头猪一共是七百六十斤,这八文一斤,就是六千零八十文,而一千文就是一两银子,所以林冬心算之后,她痛痛快快的付了胡子爹六两八十文银子。

擦,太便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