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60章 :我真的是杀猪匠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67 2016-03-21 18:02:08

  吃了饭林冬和花朵帮着刘大娘收拾了碗筷,又去安顿好了自己那两头猪和一头牛,这才在刘大娘的不断劝说下进了屋子躺在温暖舒适的床上休息了一下午。

林冬以为自己会睡得很好,谁知道她却是不断的做梦。

一会儿是沈路回到梨花村没有看见自己留在猪圈里的字条,所以怎么也找不到自己,还以为自己也死在了梨花村,一会儿是梨花村村长花有才不断的拉着自己,拜托自己要照顾好他的女儿花朵,一会儿又是沈路被沈家的人追杀。

更奇怪的是,林冬居然还梦见了那一只来找自己报恩的狼。

那条狼在梨花村四处的寻找自己。

等林冬醒来,她摸了摸自己的屁股,以前听老人们说,睡觉做奇怪的梦是因为睡觉没有盖住屁股,可是她瞧着着自己被裹得严严实实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把屁股露在外面睡觉的样子啊?

真是奇怪,梦见沈路,梦见花家的人,她还能理解,可是梦见那一头狼真是撞了邪了。

一头狼,虽然也是个出名儿的动物,可是怎么会有人的思想?怎么还能做出四处寻找自己的诡异事情?

不过想想那天,那狼冲着自己点头的画面,弄不准真的是聊斋现实版。

哎,真是个奇怪的梦!

林冬想不通便不在想, 也只是把那当成一个奇怪的梦罢了,看了看依然沉睡的花朵,她小心翼翼的掀开了棉被,在小心翼翼的下了床,穿上自己的绣花鞋就轻手轻脚的出了门。

这时候的林冬不知道,虽然在这个梦里,她觉得最奇怪的事情,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确实是发生了。

在已经一片死寂的梨花村里,一匹眼神凶狠的黑头狼带着自己怀着小狼崽的跛脚狼媳妇,在梨花村的角角落落里,四处的寻找着有关林冬的气息。

当然,这些林冬是怎么也不可能知道的。

林冬出了门,并没有看见刘大娘和她的小孙子狗蛋,她也不好意思在别人家里乱走,只好狗蛋曾经带他去的水井边走去,她打算打点水洗把脸。

这才睡了觉起来,总觉得脸上黏黏糊糊的,她急切的需要洗把冷水脸让自己清醒清醒。

不想,林冬却是在水井边遇见了正在洗衣服的刘大娘。

“婶子,原来你在这里呀!”林冬一边叫着刘大娘一边小跑着往刘大娘身边跑去。

狗蛋也在刘大娘的身边,这时候看见林冬跑来,下意识的往刘大娘的身后躲了躲。

都说小孩子和动物是最能够感知危险看清人心的,这狗蛋人小,和林冬没有说过一句话好像就知道应该离林冬远一点,这个人一般情况下还是少挨的好!

刘大娘正看向林冬并没有注意要自己小孙子的动作,只是笑着对林冬说道:“林冬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你们赶路好几天,应该多休息一下的。”

林冬憨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脑门,走到刘大娘身边蹲下,说道:“没事儿,我已经休息好了,反正也睡不着,还不如起来找婶子说说话。”

刘大娘见林冬很熟稔的就拿起自己放在水盆的衣服戳了起来,忙伸手去阻止。

“哪里用的到你洗哟,婶子自己来。”

“婶子给我和小妹吃,给我和小妹住的,我就是帮婶子搭把手,婶子也不给我这个机会嘛!那我和小妹怎么好意思再在婶子家住着,可是若是我和小妹走了,這马上要天黑了,我和小妹今晚又在哪里落脚啊!”林冬嘴上说着,手上的动作半点不停,熟练的在水里洗着衣裳。

林冬的话就说到这个份上了,刘大娘便不再好意思在说什么了,不然还真是自己赶着这两可怜兮兮的小姑娘走呢!

林冬见刘大娘不再来抢自己手中的衣裳,狡黠的笑了起来,露出两个大大的门牙,倒是让她看着亲切活泼了不少。

“明天村子上有集会,我带着你们两进集会里走走,那里面的人多,说不一定还真的能找到一两个见过你们大姐的人。”刘大娘一边洗着衣裳一边同林冬说话。

林冬倒是不关心那什么找到知情的人,因为那寻找大姐的话本来就是她胡编乱造出来的,这要是真的如同刘大娘说的,找到几个知道自己大姐消息的人,自己还不敢认呢!

不过林冬倒是耳尖的听见刘大娘说的集会。

梨花村的集会自己就能卖个一头猪出去,这大陆村比梨花村不知道繁华多少倍了, 这一个集会下来。自己是不是就能把自己那两头已经成功减肥的宝贝猪给杀了卖出去?

毕竟她现在很需要很需要银子啊!

虽然两头猪已经瘦不拉几的了,可是自己实在是等不到重新把它俩给养肥了啊!

自己和花朵总不能一直厚着脸皮住在刘大娘家吧?所以总的找房子住吧?找房子总的药引子吧?以后的生活也得要银子吧?

所以,我那宝贝的猪啊!你们只好牺牲一下了!林冬心里默默的想着。

“婶子,既然你说明天带我和小妹去村上的集会,那今天我能不能在你家把我那两头猪给杀了,咱们明天去集会上把猪肉给卖了?”

面对林冬的提议,刘大娘笑出了声,“傻丫头哟,你说的倒是容易,现在这是时候,咱们上哪里去找杀猪匠?再说了,就算是找到了杀猪匠,人家又愿意这个时间点来给咱们杀猪,但是清理猪肉什么的,那得弄到几点哟!”

果然还是待在家里不知道世事的小姑娘哟,这杀猪卖猪肉的事情哪里有那么容易就做成了的哦。

大陆村虽然繁华,可是这杀猪匠却并不多,毕竟这也是造杀孽的事情,所以,这杀猪匠倒是比私塾的老夫子们还傲气的咧。

林冬一见刘大娘笑,就知道刘大娘是不知道自己的本事,当即也不管刘大娘的笑,挺起胸脯,在那没有二两肉的胸脯上拍了拍,“婶子,你不用出去找杀猪匠了,你面前这不是有一个现成的杀猪匠么。”

“哎哟,你这小身板还是个杀猪匠?”刘大娘笑的更大声了, 不是她看不起林冬,实在是在她听来林冬说这些话实在是像是小孩子的童言无忌。

“婶子你不要以为我说的是玩笑话,我还真不是第一次杀猪,以前在咱们梨花村,我林冬杀猪的名声那不是吹得,不说家喻户晓,但是你只要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我林冬帮人杀猪,摆摊卖猪肉的本事了。

刘大娘见林冬说的有板有眼的,也不再笑,面色便开始郑重了起来,仔细的打量起来林冬。

林冬也不怕刘大娘打听,反正她是知道她杀猪的本事那是没的说,简直是不用产生丝毫的怀疑的。要说怪,也只能怪自己的身板实在是太小了。

怎么说这古代的杀猪匠不是三五六粗就是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大叔,估计这古往今来出现她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的杀猪匠还真的是第一个人呢。

“你真能杀猪?”刘大娘半信半疑的问道。

“婶子,那是比珍珠还真的哟,不信咱们等会洗完衣裳,我就去把那两头猪先杀个一头,明天咱们去集会上去看踩踩点,看这猪肉好卖不好卖,不好卖我就麻烦婶子继续收留一下我们姐妹两人,顺便也收留一下我那一头猪一头牛的,等那猪长肥一点,冬天了,买肉存年货的人多了,估计就会好卖了。”

林冬把自己的想法说了,见刘大娘只是看着自己不说话,她连忙又接着说道:“不过大娘你放心,我和小妹只是暂住,我们会给房钱和生活费的,等我们找到合适的屋子了,我们两就搬走。”

刘大娘是被林冬这说的一套一套的话给怔住了,这时候她是真的有点相信林冬是真的会杀猪的了。

“房钱什么的就算了,反正家里就只有我和狗蛋两个人,这么大一处房子也不差你们两个人住的,生活费更不要说了,你们两小姑娘能吃多少东西哟。”

林冬知道刘大娘心好,她也不给刘大娘推辞,现在她一穷二白的说什么都是虚的,还是等自己真金白银在手之后,一直念着刘大娘的好,总是不会白得了刘大娘的恩情的。

说干就干,林冬帮着刘大娘把衣裳全部洗干净了,又把自己和花朵换下来的衣服给洗干净了饿, 这才从牛板车上把自己杀猪的工具全部拿了下来。

刘大娘看林冬摆弄那杀猪刀就好像自己在厨房里面摆弄菜刀一样,心里越发的相信了林冬能杀猪的事实。

不然哪个小姑娘耍起杀猪刀就好像是耍绳子一样顺溜的?

等林冬把自己的杀猪工具都摆了出来,花朵也已经醒了,她一见林冬那阵仗,就知道林冬是要杀她们从梨花村带来的那两头猪了。

以前花朵也不是没有再梨花村见林冬杀猪的,所以对林冬那杀猪的一套流程倒是很清楚。

自发的去牵了一头猪到了院子的空地上,还找刘大娘借来几个木盆子,一个用来接猪血,一个用来端水给那猪冲个冷水澡。实在是因为那猪经过长途跋涉已经脏的不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