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81章 招人恨的何家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13 2016-03-22 20:23:57

  从石顺和石伟口中听了朱老板的事情,林冬不知不觉的就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勾勒出了朱老板的人物性格。

一路说着话,也不觉多远。

林冬望着眼前还算颇为壮观的几个大字,鸿威养猪场的木牌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今天这生意,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上门,递了话,林冬几人便被安排进了鸿威养猪场的会客厅。

一个婆子上来给林冬等人端了茶水,便留了一句朱老板稍后就到的话,便退了出去。

林冬看着碗里的青色茶叶,心里对这朱老板又加上一笔,虽然是个养猪的,却是个挺懂的生活的一个人。

要知道这时候这茶叶和盐在平民眼里是一样滴,都是个稀罕的东西,还是一个特别烧银子的东西。

这朱老板居然用来待自己这种小角色,不是他特别爱显示自己财大气粗,就是他本身是一个特别注重生活品质的人。

从石顺和石伟给自己的描述中,林冬知道这朱老板一定是后者。

喝着暖暖的清茶,林冬心里不断的打着草稿,想着等会见到朱老板应该要说些什么,才能让朱老板和自己合作,不仅仅是合作,还要低价格的给自己活猪。

林冬知道像朱老板这种养猪场都会有固定的合作伙伴,定期的有人到养猪场来提活猪,那些人不外乎就是远近的猪肉贩子。

有本村的,邻村的,或者是更远的地方,这想要卖猪肉赚钱,就要从这朱老板这里的供货开始,毕竟他给的价格越是便宜,这卖猪肉的才会越赚钱。

等林冬一碗茶喝的干干净净了,这婆子说的稍后就到的朱老板,也没有现身。

林冬不由的心里犯嘀咕,难道今天自己命里犯等人?

这在来福酒楼等薛管事,现在又在鸿威养猪场等朱老板?

林冬很想狠狠的爆一句粗口。

但是,她虽然是悍妇,却不想当泼妇,所以她只好忍了。

朱老板和薛管事不一样,在来福酒楼自己的生意是和吴管事谈的,薛管事顶多就是稍微的为难为难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把自己的生意给搅黄了,所以林冬当时才不怕,敢上门挑衅的去找薛管事。

可是这时候是在鸿威养猪厂,她林冬是来求人的,自己的命运,此时相当于被朱老板掌控着,林冬可没那胆子在胡来一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冬倒是还有耐心,石伟早就不知道叫嚣了多少次了,扬言要亲自出去找朱老板,不过却被林冬给阻止了。

石顺也拉着自己的弟弟,让石伟少说几句话。

就连刘壮都看出来林冬现在心情不好,是很不好,刘壮都老老实实的保持了沈默,石顺暗恨自己的弟弟脑子怎么不开窍,这般的不会看人脸色。还咋咋忽忽的抱怨个什么劲儿啊!

这时候鸿威的一间算是书房的屋子里,林冬正等着的朱老板正坐在椅子上,只见朱老板认真的听着一个婆子的回话。

“老板,那小娘子倒是沉稳,没有露出一丝不耐烦,倒是她带来的那几个男人,一开始还算是平静,最后居然嚷嚷着说你瞧不上,要来找你,里面还有一个好像是叫石伟的,以前也介绍过人到咱们养猪厂买过猪,婆子还记得他,脾气不是很好,扬言要来找你,最后被林冬给阻止了。”

那婆子回了话,静静的站在那等着朱海的吩咐,不想半响朱海也没有说话,婆子忍不住的偷偷的去打量朱海。

只见朱海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一般。

不过跟在朱海身边已经很多年的方婆子知道,这时候的朱海只是在深思,考虑事情。

就在方婆子觉得自己的小腿肚子都因为久站有点微微的发抖的时候,朱海这才睁开了眼睛,对着方婆子说道:“走吧,咱们去会一会这劳驾了何明亲自送信来的林冬吧!”

这林冬最近在大陆村的名头还有点响呢!

据说是一个才嫁人的小娘子。

朱海心里不由的一笑,估计就是性子泼辣了一点,就被这人人传来传去的传的厉害的紧了。

朱海到了堂屋的时候。林冬也正在闭目眼神,听见有人的脚步声传来,又听见石伟的询问声,这才不紧不慢的睁开眼睛看着朱海和方婆子。

朱海是个五十出头的瘦小男人,目光颇有点锐利。皮肤偏黑,看人的时候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林冬在打量朱海的时候,朱海也在打量着林冬。

他没有想到,这外人说的才嫁人的小娘子居然是这么的年纪小,看着和自己的大孙女差不多的年纪。

“朱老板?”林冬首先打破了沉静,做了先开口的那个人。

朱海笑着一边点头一边走到主座上坐下,“正是在下,朱海!”

说完目光在刘壮和石家兄弟两人身上一一滑过,这又紧接着说道:“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事情急需处理,让你们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我朱海在这里给各位陪个不是。”

石伟小声的嘀咕着:“这哪里是稍微的久等了,明明是已经等了好久好久,再大的事情也用不了这么老半天处理吧?”

石顺脸色一变,忙去拽着石伟的胳膊,先是紧张的看了看林冬,又含着歉意的看向朱海,说道:“朱老板别生气,我这弟弟没什么坏心思,就是这嘴巴没个把门的。”

石伟被自己的哥哥一拽,有心还想说什么,却是瞧见自家老哥警告的瞪着自己,想了想终于是吞了到口的话,只是很不爽的坐在位置上。

朱老板把石顺的反应看了个正着,心想,这石伟说错了话,石顺怕自己的弟弟得罪自己,却不是第一个看向自己,给自己道歉,而是第一反应的是去看林冬的反应,见林冬没什么特别明显的生气的表情,这才看向自己。

这石顺的举动,是不是就是说明了他们两兄弟,实际上自己的威名是比不上林冬你?

朱海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自己真是被何明突如其来的到访给整糊涂了,人家兄弟二人挣的是林冬的钱,可不怕林冬。

这林冬不就是一个有点泼辣的小娘子么,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让早已经混成老江湖的石家兄弟惧怕?

若是朱海见识到林冬是怎么打石顺和石伟的场景,他一定不会惊讶自己的想法,这石顺和石伟两兄弟确实是从心里惧怕着林冬的,并不是因为钱。

朱海的脑子里面已经出现了千奇百怪的各种各样的猜想,不过这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只见他笑的和善,对着石顺说道:“确实是我的不对,让各位等这么久,实在是有点失礼,令弟抱怨一下,也是情有可原的。”

石顺听了哪里敢认,只是打着哈哈说自己和石伟只是个带路的,真正有事的是林冬,朱老板可以不用搭理他们云云。

其实朱海哪里不知道这真正有事找自己的是林冬,何明的一次亲自到访,何广贤的一封亲笔信。

这林冬找自己是因为什么事情,他都知道的清清楚楚,他现在不说,也不过是想等着看林冬是怎么向自己开口的。

此时的林冬确实是在想怎么开口,虽说是银货两讫的公平生意,可是这朱海明显的装糊涂,倒是让林冬心里有点怀疑,这朱海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不过很快林冬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想,自己连许大娘都没说的事情,就关着房门给刘大娘和花朵说了几句。这朱海就算是再有钱能耐在大,他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来找他什么事情呢,不就平常的买猪嘛!

最后,林冬豁出去了,直接对朱海说道:“朱老板,其实我这次来是想要和朱老板做生意的。”

朱海见林冬这话说道了点子上,也收了脸上的敷衍笑意,问道:“和我谈生意的,多半都是做着和猪肉有关的生意,不知道林老板是想要从我这里买活猪呢?还是买猪肉?不过有些话,我可是要告诉林老板,这就在昨天,有人给我打了招呼,拜托我千万不要卖活猪给你。”

什么?

有人拜托朱海不要卖活猪给自己?

自己不就是在市场上卖猪肉生意好点了,招了另外的猪肉贩子的嫉恨,那些人看着也不像是和朱海关系很好,好到可以让朱海有钱不赚的地步啊!

朱海见林冬露出满脸的惊讶,就知道林冬还没想到何家,不由的提醒道:“听说林老板接着来福酒楼的生意?”

何家?

林冬脑子里一闪,唯一有那个能耐的就是何家的。

林冬心里不由的气闷,这何家的人未免太欺人太甚了,他们家生意做的那般大,何必在乎自己这一点小生意,自己就连和他们家的人连一次正式的打交道都没有,这何家的人居然要朱海不要卖活猪给自己,这不是明显的打压人嘛!

气过,怒过之后,林冬的脑子一片清明,等等,既然这朱海把这一切都告诉自己,是不是说明这何家和朱海的关系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