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73章 瞎了尼玛狗眼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46 2016-03-22 20:23:54

  他今日来这市场上,本来是亲自找一位人品让人放心的人,来给自家酒楼提供猪肉的。

以前酒楼的采买就是个爱贪小便宜的,这时间一长,居然联合着卖猪肉的人一起欺骗老板,提供不新鲜的猪肉不说,居然还暗中涨价格。

等他发现的时候,那负责采买的人早就赚的荷包鼓鼓,为了酒楼的生意,他决定自己亲自负责食材的采买,去除掉这中间商的插手,从第一线的地方寻找供货商。

为此,他在这猪肉市场上观察了一上午,几家猪肉摊子前的生意都不怎么好,一是他们的猪肉本身有点不新鲜,二者这些人都有点势力,看见别人穿得好,问价的时候就热情,看见穿的差,不像是能常买猪肉的人就态度冷冷的,这样子的人,一看就不是个能让他放心把生意送上门的。

所以他故意的去那几家猪肉摊前问价,刚来市场时就有听见这猪肉是二十二文一斤,现在居然都异口同声的说自己这是十七文一斤,还说林冬那指不定更便宜,这是个什么情况?

自己也观察出来了,林冬这的生意确实是比另外几家的生意好,也看见林冬对来问的人,无论是穿的像有钱的还是没钱的,都是一副热热情情的模样,称斤上也总是会让顾客一点,所以他就借势到林冬这里问价。

没想到这林冬也确实是当的起她悍妇的名声,不管不顾说出那几人的小算盘,想让她再降价到不赚钱,那是没门,别人怎么降价她是不管的,她认准了十八文就是十八文,还摆出一副买不买他自己说了算的模样。

从这里吴管事就看出来了,这林冬是个会做生意的,关键是人品还不错,是一个有良心的商人。

以后把酒楼的猪肉供货给林冬,吴管事心里放心。

吴管事不仅是付给了林冬今天买的这三十斤猪肉的钱,更是给了林冬一两银子买猪肉的定金,林冬拿着那白花花的银子,心里的高兴虽然还在,不过并没有一开始的那般激动了,她现在倒是有点犯愁了。

这吴管事的酒楼是天天都需要猪肉的,可是她家里也就还只有两头猪,这酒楼里面的猪肉又是天天需要供给,那不是说她以后天天就要杀猪?

可是哪里有那么多猪杀啊?

林冬心里有点犯愁,不由的就有点走神,刘壮连着叫了林冬好几声,林冬这才听见。

刘壮连着叫了林冬好几声也没见林冬答应自己,心里就有点发虚,这林冬不会是真的因为自己说她是悍妇所有生气了吧?

方才给自己台阶下也不过是当着那吴管事的面不好太生气?

也是,哪个女人家喜欢别人叫自己悍妇?哪个女人家不是希望别人夸自己贤良淑德,持家有道,哪里会有人喜欢叫自己悍妇的?

这悍妇说难听点不就是在骂人吗?

想到这些,刘壮心里更是像猫抓一样,出来摆摊遇见个说得来话的人,结果自己就把人家给得罪了,真是应验了自己媳妇的那句话,自己真是不会说话。

不过刘壮心里也有点委屈,这林冬方才那大嗓门的指桑骂槐的气魄不就是像一个悍妇嘛!

回神的林冬见刘壮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着急的大冬天的额头上都开始冒汗了,不由的问道:“刘大哥,你叫我什么事?”

没生气?

刘壮眼睛一亮,说道:“林妹子,我,我,我刚才不是故意的说你那啥的。”

“哦,我知道啊,我不是说了嘛,这没什么的。”林冬毫不在意的说道。

刘壮仔细观察了一下林冬,见林冬确实是真的没有放在心上,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两人又一遍说着闲话一边做着生意,林冬的猪肉倒是卖的快,人都说这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才几个时辰的功夫,这林冬悍妇的名声渐渐的都在这农贸市场里面给传开了。

还有好几个人为了来看看那传说中的长得秀秀气气,水水灵灵的卖猪肉的悍妇小娘子跑到林冬这里来买猪肉的。

所以,林冬的猪肉卖的快,还不到中午就已经卖完了,剩下些猪骨头就是林冬给开面馆的许大娘留着的。

刘壮的野味也卖的七七八八了,只是他还想在守一守,打算把野味全部卖完这才走,林冬已经没什么东西卖了,所以他让刘壮帮自己看着板车和猪骨头便独自一人到农贸市场缴费处找管事的交今天的摊位银子了。

等林冬交了摊位银子出来,远远的就看见自己的摊位面前站满了人,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间。

林冬大踏步的跑了过去,“让一让,大家让一让。”

林冬好不容易挤进去,就见刘壮和一个同样人高马大的男人扭打在了一起,而自己那收拾的整整齐齐的猪骨头已经被人胡乱的扔在了地上,沾上了许多的灰尘泥土。

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有人乘着自己不再,来自己的摊位上面找麻烦,刘壮这是看不过去帮自己,却不想招来了人连他也一起打了。

一股无名火蹭蹭的往林冬的脑门烧,尼玛。因为无意间的接了一笔大生意,本来还打算对使拌子之事放过不说,可是这些人给脸不要脸,那自己还忍让个什么劲儿?

林冬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这刘壮等人就完全的暴露在林冬的面前,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倒是让林冬的火气更大,这些人真是无耻,居然两个打一个,还好刘壮本来就是猎户,平时做农活什么的也是一身的力气才没有受伤太重。

但是林冬也看见刘壮已经挂了彩,而那和刘壮扭打在一起的人还好好的,一点亏没吃,林冬这火爆脾气受不了了,从地上捡起跟筒子骨,就往其中一人的脑门上砸去,又眼疾手快的抓住另外一人挥出去要打刘壮的拳头,也没见林冬怎么个动作,就见她抓着那人的拳头,一拉一松的就把那人给提拉了出来。

“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连我林冬的猪骨头都敢动!看我不打的你们骨头痛上三天我就不姓林。”林冬说着,手上的筒子骨不断的在那两男人身上敲敲打打。

那两男人吃痛,早已经放开了刘壮,刘壮人也聪明,脚步不停的后腿,以免林冬的筒子骨失去准头打到自己。

林冬由着劲儿,怕自己一不小心整死了二人,只敢朝着一些打起来痛感大却不致命的部位打。

要不是怕惹事又得搬家,还得牵连刘婶子,林冬真想敲死二人,泥马不长眼,敢到老娘头上撒野。

虽然林冬根本没咋滴他们,但外人看来却是林冬气急了,拿着一节筒子骨胡乱的抽打着,实际上林冬的那些门道倒是没人看的清楚看得明白,也不明白为啥那二人怎么都逃脱不过林冬的筒子骨。

“哎哟,哎哟,你这泼妇,你这悍妇,疼死老子啦!”

“疼,泼妇还不住手。”

那两人被林冬打的痛的歪牙咧嘴的,嘴里不断的骂骂喋喋的。

林冬一开始非常生气也不说话,霹雳啪哒先打痛快了在说,这时候她听见那两人死鸭子嘴硬的话,便一边打一边怒道:“说谁泼妇呢?你们凭什么掀了我的摊子?凭什么打人?你们若是不道歉的话,看我今天不打断你们的腿。”

林冬嘴上说着话,手上的动作却是半点不含糊,一下一下专门挑那打得最痛的地方打。

这些人平时肯定人品也不好,不少人围着看林冬打那两人,不仅没人出来劝架,居然还有人在人群里哑着嗓子吼说林冬打得好。

“哎哟,疼死啦,杀人啦,杀人啦!”其中一人叫道。

“好好,我道歉,只要你不打了我就道歉,哎哟----哎哟勒---痛啊!”

姚舒扬骑着骏马带着两个贴身侍从大马从农贸市场过,见林冬这里围着人群,因为他骑在马上,人又生的高大,便把林冬和那两人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

当他看清楚林冬用筒子骨打的两个大男人哇哇大叫,又见林冬每每落在那两男人身上的筒子骨,他的目光不由的变得有点深邃,落在林冬身上的目光就变得有点冷凝。

正准备收手听那两人道歉的林冬觉得自己后背一凉,好像有什么猛兽盯着自己一般,她下意思的回头去看,却见三个穿着银色铠甲的军人大马飞奔而过。

原来是将士,难怪看人的目光有点冷。

林冬心里嘀咕着,根本没把飞奔而走的三人放在心上,她哪里会知道,在不久的将来,她还会与其中一人产生纠纷,并扯出一段阴谋。

收回目光的林冬瞪着那已经痛的蜷缩在地上的两男人,怒声呵斥道:“道歉,给刘壮道歉,给我这一地的猪骨头道歉,还有赔我银子!”

林冬言简意赅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那躺在地上的两大男人这时候听完林冬的话,脸上因为疼痛变得扭曲的脸更加的扭曲了,这给刘壮道歉赔银子他们都能接受,可是给被自己扔在地上的猪骨头道歉,实在是有那点丢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