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57章 :俩人俩猪大逃难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2982 2016-03-21 18:02:07

  林冬正在心里夸着自己呢,就听见花朵这带着委屈的声音,抬眼看去这身边坐着的小姑娘眼珠子直直的落,心里不免一叹。面色却是一沉。冷声喝道:“哭,哭什么?这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花朵,俺给你说清楚,俺也知道你家中遭受了大难心里肯定不好受,但是你可给俺保证过了, 以后要坚强的活着,替你爹,替你娘, 替你姐姐好好的活着,这动不动就哭的毛病给俺改了,不然可不要怪俺不客气。”

林冬其实五官长的很好,只是她虽然在梨花村落户没有多长时间,可是这悍妇的名声可是响当当的,花朵也是见识过林冬的大力气的, 也见识过林冬一个人就杀猪的狠样子的,这时候见林冬冷着一张脸教训着自己。花朵心里一颤,来不及更多的伤感,就条件反射的收了眼泪。

“俺晓得了,俺以后再也不动不动就哭,只是冬姐姐,这眼看着天就黑了,咱们真的不停下来吗?难道要通宵赶路吗?不会遇见土匪吧"

林冬见花朵收了眼泪,也不在说什么教训花朵了,只是顺着花朵的话说道:“现在是秋天,这天是要比平时黑的早,其实现在时辰还早着咧,咱们再走半个时辰,找个隐蔽的地方落脚。”

得了林冬的答复,花朵也不敢在说什么,只是双手更紧的抓住牛板车的木扶手,抿着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冬也不去管花朵,小姑娘还是要靠自己长大的,自己就算是现在能帮她,以后难道还能帮她一辈子么?

自己也不过是这个大千世界的过客而已,说不一定在某一天,自己一觉醒来又躺在自己额席梦思大床上做梦呢!到时候,花朵又能靠谁?

林冬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 不过心里总还是担心花朵,忍了忍,虽然没有说什么,身体却是往花朵的身边靠了靠,为花朵裆下吹来的夜风。

山路上只能听见两头已经很配合牛板车速度的大肥猪的哼哼唧唧的声音以及大黄牛呼啦呼啦的喘气声,间或还能听见一些鸟叫声。

牛板车又走了半个时辰,这时候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

也是林冬她们运气好,这停下的地方正好有个土坡,林冬下了牛板车,把大黄牛绑在了树子上,又把那两头大肥猪给绑在了另外一个树子上。

林冬在做这些的时候,花朵感觉自己就是个多余的, 她感觉自己什么忙也不能帮上林冬,只能站在一边看林冬忙来忙去。

“花朵,你会卸板车不?”

感觉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处,花朵声音比平时说话都提高了几分,“会!俺会的咧!”

林冬点着头,尽然花朵会的话就叫花朵卸牛板车了,正好自己去给大黄牛找点吃的,这两头猪的猪食自己倒是带了一些,可是这大黄牛要吃的东西自己可是一点准备都没有,以后这赶路还的靠这唯一的劳动力了,可不能让这大黄牛给饿死了。

“那行!我把这大黄牛给绑在树上了, 你把这板车给卸下来,我去给这大黄牛找点吃的!”

花朵一听林冬要把自己一个人留下,心里油然而生出一股害怕, 根本没有注意到林冬说的是正宗的官话,那语调里面连一丝一毫的乡音都没有。

“啊!俺,俺能不能和你一起去?”花朵迟疑的说道。

“那怎么行呢!咱们这里可是有咱们全部的家当,要是没人看着的话,被人抢走了可就不好了。”林冬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花朵。

林冬不说还好,一说花朵更加害怕了,拉着林冬的袖子不让林冬走。

“冬姐姐,你的意思是这山里面还会有别人来吗?那,那,那俺更加要和你一起去了,俺,俺一个人害怕.”

花朵虽然很不想在林冬面前表示自己的软弱胆小,但是这时候她也不管林冬会不会凶自己,拉着林冬死活不松手。

其实这荒郊野岭的这时候还会有谁来啊!刚才那话完全是林冬下意识的顺口一说,这时候见花朵小手拉着自己怎么都不松手,林冬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刮子,自己真是多嘴啊!

最后没办法,林冬只好和花朵一起把板车给卸了,然后又拉着花朵两人一起乘着月光在四处走了走,看能不能给这大黄牛找点吃的。

天不从人愿,也许是他们落脚的地方实在是偏僻,这四周根本就没有农家的稻草,两人溜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一点稻草之类的干粮供大黄牛吃的。

感觉到从双腿处传来的酸意,林冬只好放弃。

回到落脚的土坡,林冬给两头大肥猪倒了点猪食,又拿出点干粮自己和花朵就着冷开水吃了起来。

好像是知道自己没有吃的一般,大黄牛不耐的围着大树打着转儿,不满的冲林冬呼着气。

林冬一边嚼着干馒头,一边冲大黄牛摆摆手,“大牛啊!你受委屈了,实在是找不到你吃的东西啊!要不你就将就点吃点树叶?反正你们牛类不是也是吃树叶什么的吗?要是你不吃,那你就当今晚减肥算了, 明儿走到有青草的地方, 咱们停下来让你吃个够?”

大黄牛好似抗议一般的朝林冬坐着的方向提了提腿。不过也并没有再叫了。

见猪啊,牛啊的都安静了下来,林冬三下两下的吃完了自己的干粮,心里默默的想,看来明天还是需要边走边给自己的家产顺手顺点吃的带上啊!

花朵这时候也吃完了干粮,她不说话的挨着林冬坐在了地上,这时候虽然没有到秋天,这天还是有点凉了,两人靠在一起倒是暖和了不少。

林冬感受到花朵的靠近,心里叹了口气便站了起来,抬手在自己屁股上拍了拍,又弯腰把花朵给拉了起来。

“来,来,来,咱们把板车上的锅碗瓢盆和其他的东西都搬下来,今晚就把棉被铺在板车上,咱们就在板车上将就一晚吧!

花朵听话的站了起来,一件一件的把板车上杂七杂八的东西搬了下来,老老实实的放在地上。

第二天天刚亮,林冬就醒了,只是她头完全的缩在棉被里面,实在是不想承受着露汽,身体懒懒的不想动,身边的花朵又没有醒,她便由着身体的直觉,缩着被窝里面不动。

等天完全大亮的时候,林冬就算是不想起来,不想动也由不得她了,毕竟这大白天的,虽然是山上,可是这要是哪个村民砍柴打猎什么的从这里路过,见两小姑娘躺在木板上睡觉,实在是很容易招来坏人啊!

心一横,林冬便从棉被里坐了起来,估计是她的动作幅度有点大,一旁紧紧挨着她的花朵被林冬给吵醒了。

虽然晚上的住宿条件真的是可以用很差很差来形容,不过刚刚遭受了大难,又是一整晚躲在米缸里面吓得不敢说话不敢闭眼的花朵来说,昨晚知道身边有梨花村第一悍妇林冬在,有什么事情,林冬一定会保护自己的,在这样的心理暗示之下,花朵晚上睡得还挺香的。

见林冬起来,花朵也不拖沓,掀开棉被就跳下了木板车,手脚麻利的穿上了外套。

两人都不是什么养在阁楼的娇小姐,身体的底子也算好的,昨晚那般大的露气也没有让两人受了风寒什么的。

林冬不无感慨的心中想到,自己这身体,在自家床上还受了凉,早上起来流鼻涕,这在没墙没瓦的外面露宿一万居然起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就连流鼻涕也都默默的好了,自己这身体还真是个潜力股啊!能屈能伸,能强能弱啊!

倒是那两头猪,好像是感冒了?林冬把板车套在牛身上,见花朵一件一件的往板车上搬东西,她便围着自己珍之重之的两头大肥猪不住的转圈。

这两猪昨天还生龙活虎的 哼哼唧唧的叫个不停,怎么才一晚上的时间,就耸头耸脑的没精神了?

她林冬虽然力气大,虽然有点聪明, 虽然是个杀猪好手,但是给猪看病她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花朵这时候已经把东西全部打点好了,见林冬望着两头大肥猪不停的叹气,便好奇的走了过去,说道:“冬姐姐,你叹啥气啊?”

林冬望了望花朵,心痛的皱着眉头,就差没有跺脚捶胸口了,“小朵啊!咱们估计能够提前吃到新鲜的猪肉了。”

“啥?冬姐姐打算把这两头猪杀了吗?”花朵疑惑的看向林冬。

冬姐姐不是这两头猪是她们两人以后在大陆村落脚的发家致富的宝贝么,怎么又说要吃猪肉了?

见花朵懵懂的望着自己,林冬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走吧走吧,就算是要杀了这两头猪,咱们也要找一个有河水的地方啊!”

就这样,林冬再一次的望了望明显精神不好的两头猪,心中肉痛的把绑着猪脖子的绳子套在了木板车的车拦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