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90章 高冷秒变平易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29 2016-03-26 20:17:55

  林冬也不管自己这有证据,还是没证据的,先把这一锅水搅混了再说。

她才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这么不管不顾的把何广贤拉出来,又详细的说了自己是怎么怎么的招惹了何广贤,又是怎么机缘巧合下,就抢了何广贤的生意。

甚至还说了何广贤找了鸿威养猪场的朱海,交代朱海不要卖猪给自己,这一些事情说下来,围观的人不由的对何勇两口子指指点点的窃窃私语。

围观的村民们在外面小声的议论着,渐渐的声音越发的大了。

里面的何勇媳妇见此,心里更是一慌,连忙否认道:“胡说,林冬,你这是在胡说八道,明明是我们两家的事情,你扯出那些不相干的人 干什么?”

林冬根本就不搭理何勇媳妇,只是望着一直站在知县大人身后的村长,目光直直的落在村长的身上,“村长,你是这大陆村的村长,想必村子里面七七八八的,拐来拐去的亲戚关系,你是知道的最清楚吧?”

村长还没有说话,这围观的村民中就有人大声的嚷道:“我知道,这何勇不就是何家湾老何家的幺子吗?这何广贤以前也是住在何家湾的,这何勇的爹不就是那何广贤的亲兄弟么?”

有人这么一说,还好几个村民大声的附和着。

何勇媳妇这一下子心里更慌了,她本来就是个没有见识的村妇,见自己和何广贤的关系闹了出来,不由的去看何勇,想要向自家男人求助。

哪里知道何勇却是从方才回答了知县大人的话之后,一直就老老实实的跪着,埋着头看着自己面前那一寸地方。

那样子,好像外面的事情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一样。

何勇媳妇这才想起,从自己答应自家大伯何广贤的吩咐开始,何勇就一直反对,最后虽然是在自己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要挟下答应了,可是这到底是答应的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这时候莫不是开始反悔了?

这可不得了,何勇媳妇心里那个慌啊,凑到何勇身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当家的,你倒是说话啊,这时候你可不能给大伯拖后腿啊!”

何勇听了却只是看了看自己媳妇,这次若是不给自家媳妇一个教训,整体整这些没用的,这个家迟早都得散。

“何勇家的,这林冬说的可是真的?你们两口子是故意的?”

何勇媳妇一听,连忙急急的否认道:“大人明鉴 ,大人,这何广贤,我和当家的确实是要叫一声大伯,可是,这今天这事情确实是和我那大伯没有什么关系啊!再说了,大人,这石伟打了我家当家的,这可是明摆着的事情,你不能听林冬混淆视听。”

“大人,这石伟打了何勇的事情我们认,可是所谓因果,是有因才有果,这何家的人明摆着找麻烦,就是看着石伟的性子冲动故意言语相激。”

“若说他们没有阴谋,那作为一个大男人,这拳头都打在了脸上,为何还不还手?这不就是明摆着想要让我们理亏,想要大人把我们关进大牢,这样子,我林冬的生意不就不能做了嘛。这得利的,不是何广贤,还能是谁?”

林冬这时候猜想,这知县大人多半是和这何广贤产生了什么误会,不然怎么看着不像是站在何勇两口子那一边的,相反还有点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相比起林冬的越发轻松,何勇媳妇心里却是更加慌乱,在这大冬天的,额头上居然冒出些细细密密的汗水。

可是现在她除了不断的摇头否认着,这个耍了一辈子小聪明的村妇,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了。

林冬说完,就那么坦荡荡的看着知县大人。

此时的石顺和石伟早就从惊吓中回神,这何勇媳妇否认一句,他们两打断一句。

何勇却是一直没说话,依然低垂着个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身上倒是还真看不出来他方才在猪肉市场上那言语激烈,态度恶劣的刺激石伟的无赖模样了。

人们总是会同情弱者,不知道平时是这何勇两口子人品不怎么样还是怎么回事,这围观的群众一致的议论着何勇两口子,完全的站在林冬这一边。

知县大人这时候却不再问话,只是目光一会儿落在何勇身上,一会儿落在何勇媳妇身上,接着又落在林冬和石顺石伟两兄弟身上。

林冬知道,这时候这知县大人应该是要宣判结果了。

沉吟片刻,知县大人才一锤定音的说道:“今天这事情林冬、石顺、石伟有错……”

何勇媳妇听到这里,心里一松果然,哼,就算是林冬说的八九不离十那又怎么样,知县大人还不是站在自己这一边。

可是还没等何勇媳妇高兴完,知县大人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何勇媳妇脸上的笑容完全的僵硬住了。

“可是念着是有心人故意为之,所以无罪释放,这何勇两口子有心害人,本官定要严惩,打入大牢,监管一月。”

“冤枉啊!大人,民妇冤枉啊!”何勇媳妇这时候可不是方才的假哭,她已经被知县大人的话给吓得神魂胆颤,眼泪鼻涕一起流了。

这若是进了牢房,她可就丢死个人啦。

和何勇媳妇不同的是,石顺石伟高兴的不停给知县大人磕头,嘴里更是念叨着:“大人英明,大人英明啊!”

林冬虽然也说了几句知县大人明察秋豪,不过更多的则是把目光落在了一句话不说的何勇身上。

不过,还由不得她细想,一张严肃脸的衙役就拉着何勇媳妇和何勇往外走。

见惯了大哭大闹的人,衙役们可不管何勇媳妇哭的有多惨,叫的有多大声,拉着何勇媳妇就直接往外拖。何勇倒是老实,站起身来本本分分的跟在衙役的身后。

这期间,一直没有和自己的老婆说一句话。

围观的人见没什么看的了,也纷纷跟着衙役的脚步追着去看何勇媳妇和何勇,这祠堂里面倒是只留下了知县大人和村长,以及林冬石顺石伟几人。

石顺和石伟摸不清这知县的心思,不由的凑近林冬身边,小声的询问着:“老大,咱们这时候该怎么办?”

这本来就是打算是好好的进来,惨兮兮的出去,没想到幸福来的太快,最后倒霉的却不是自己,而是那来势汹汹地何勇媳妇,变化来的太快,石顺和石伟还有点转不过来。

林冬并没有看向石顺和石伟,也并没有回答他们,只是回望着此时又在不停打量自己的知县大人,以及村长。

她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呀!

“大人,今天的事情还是要多谢谢大人海涵。”林冬说着便向知县大人鞠了一躬,起身又是朝着村长的方向弯了腰,嘴里接着说道:“也多谢村长了。”

大陆村的村长 这时候面对林冬的感谢倒是有点尴尬,说实在的,他可是真的收了何广贤的银子,也答应了何广贤今天是一定要把这林冬给陷害进大牢。

哪里知道本来是铁板钉钉上的事情,何广贤都请来了知县大人,可是自己这见到知县大人的第一面,知县大人就敲了边鼓,说什么清正廉洁、公正无私。

明显这次的事情有了变化,吓得自己连忙叫儿子把收了何广贤的银子,给全部退了回去。

村长不停的偷瞄知县大人,嘴里连连的推辞着,“林老板,当不的,当不的,这事情知县大人都判定了, 我哪里当得起你的谢。要谢也该是知县大人。”

林冬听了又立马给知县大人再一次的道了谢意,石顺和石伟也是聪明人,见林冬不停的给知县大人和村长道谢,两兄弟连忙跟在林冬的身后,对着知县大人和村长就是好一阵的道谢。

不过面对林冬三人的道谢,村长好歹还回复几句,这知县大人却是一副高冷的模样,盯的林冬都要怀疑,这知县大人帮着自己,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

就在林冬想着自己这谢意已经表达了,是不是应该走了的时候,这半天没说话的知县大人,却开口了:“林老板,若是有诚意,是不是该让村长在来福酒楼为老夫设宴,晚上一起吃个饭什么的,才不像现在说的这样干巴巴?”

一旁的村长露出错愕的表情,知县大人什么时候还会开玩笑了?更何曾自己要过酒席?这是抽风了吧!

林冬也是受宠若惊,这知县大人怎么从高冷秒变平易近人,也太有震撼了吧,心脏都有些受不了,难道真是看上自己了?

小剧场

某虫子:你想多了,真的是想多了,人家的女儿都比你大好几岁,怎么会看上你?

某冬:爱情是不分年龄的,你一个虫子懂个啥?

某虫子:那好,既然你这么说,我就给你们两写一段荡气回肠的老少爱情故事。

某冬:唉呀妈呀,俺是说着玩的,俺放着俺们家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武功高强的沈路不要,俺吃错药了,才会和这又瘦又干又瘪又老的知县大人发展爱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