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86章 一个白净胖子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41 2016-03-22 20:23:59

  阿武回头看了一眼林冬,想了想,就在林冬以为这阿武知道什么豪门秘辛时,不想这阿武突然冲自己问道:“林老板,你是不是哪个巨商的亲戚?或者你有什么很厉害的后台?”

林冬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转身看向石伟,问道:“石伟,你说你家老大看着像是特别有钱的人吗?”

石伟很想要点头,不过想了想还是很贴心的说道:“老大是现在没钱,不过以后可定会富可敌国。”

林冬点点头,肯定了石伟的话,又接着问道:“那你瞧着你家老大是后台很硬的人?”

石伟这一下不用想了,直接说道:“老大哪里有后台,不过老大你就是后台,是我和我哥的后台。”

石伟这明显是拍马屁的话林冬却是很是受用。

得了石伟的回答,林冬这才对阿武说道:“阿武小哥,你听见了吧。我林冬做事都是靠自己一个脚步一个脚步走来的,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那我林冬也不会在这大陆村瞎混了。早跑京城里,天子脚下做大生意去了,哪里还在这小村子里面卖猪肉。”

身后的石伟心里默默的加了一句,“老大,咱们大陆村一点都不小啊!咱大陆村可是历代兵家都想得到的有利地势啊!”

不过这也仅仅是在石伟的心里默默的念叨了一下而已,他可不敢说出半个反驳林冬的话。

阿武见林冬说的恳切,也不像是骗人的,一边走一边说道:“那就奇怪了,这张嫂可是咱们酒楼里出了名的不怕人,不怕事儿。这要是谁得罪了她,不说是管着她的管事,就算是吴管事的面子她也不会给,我听人说,这是因为她们张家和这酒楼的老板是世代的主仆关系,所以有这个情分在里面,这酒楼里面的人都会礼让张嫂几分的。她也是有什么说什么的人,从来不会让自己受半点气。是那种典型的有话就要说出来的人。”

”可是我看刚才啊,你明显已经得罪了她,可是她也只是怒瞪你几眼,并没有骂你,可见她是对你忍了气的,所以我才好奇你是不是有什么特别厉害的亲戚。”

阿武还待说什么,林冬连忙打断了阿武的话,问道:“阿武小哥,我方才哪里得罪了她?你没看出来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讨好她吗?”

林冬心里那个委屈啊,她明明是在讨好那张婆子,怎么就变成自己得罪她了?难道自己什么时候沦落到了说话得罪人,且不自知的地步?

不过听阿武说那话,那张婆子怒瞪自己,恨不得要吃了自己的目光,果然不是错觉,这眼神还是可以的嘛!

阿武见林冬还事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不由的解释道:“林老板,其实这也不能怪你,只是你不知道张嫂的事儿,其实张嫂才三十出头,只是生了一场大病,这就变成了现在这种不能笑不能哭的样子,头发也不知道怎么的也生出好多白头发,看着倒是比她的实际年纪大上许多。”

林冬终于意识到了, 阿武从头到尾叫都是叫的张嫂,只有她傻傻的叫别人张婶子,还说人家比自己娘的年纪都大,那不是得罪人的话那是什么啊!

林冬在心里哀嚎,真是不知不觉的就得罪人了啊!

阿武见林冬露出懊恼的表情,不由的宽慰道:“林老板也不用太放在心上,毕竟你不知道张嫂家的事情,再说,张嫂的脾气是当时有火当时发,也不是个记仇的,只是她现在脸上不能做表情,白白的让人误会她不好相处。”

林冬想,自己能不多想么。

以后这张嫂不是还会和自己无限的打照面么,再说了,今天这火气,她不是没有发出来么!

就在林冬无限懊恼的时候,这账房就到了,林冬把张嫂签了字的单子给账房先生一看,那账房先生很是爽快的就给林冬拿了银子。

从来福酒楼出来,林冬心里还念叨着张嫂的事情,明天自己去送猪肉的时候要不要给张嫂陪个礼,道个歉?

石伟赶着牛板车,见林冬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由的说道:“老大,其实不是阿武那小子疑惑,就连我和我哥都疑惑,不是,应该是知道你接了来福酒楼生意的人都疑惑,特别是何家。”

林冬莫名的看着石伟,问道:“疑惑什么?我有什么好疑惑的啊?”

石伟摸了摸头,不好意思的说道:“疑惑老大你到底是什么来头啊,怎么什么都没有,就让做事从来就谨慎的吴管事,把这来福酒楼的生意交给你做啊!”

自己什么来头?

要是林冬说自己是从梨花村逃难逃过来的难民,那些疑惑自己的人会不会相信?

不过这想法也只是在林冬的脑子里面转了转,这现在她都没有听说梨花村的事情,说明这梨花村被人屠村是一定有一个猫腻在里面,说不一定还是什么惊天大阴谋。

她林冬这辈子不想要轰轰烈烈,就想要做点小本生意平淡度日就成。所以这事情还是就埋在自己的心里,谁也不说,自己也不要去打听,就当完全不知道这事情。

心里打定了主意,林冬浑然不在意的说道:“我什么来头你和你哥不是已经看的清清楚楚了么,我要是有个什么大来头,哪里还需要你们带着我去找朱老板,我直接安排我那些虾米虾将去办就得了。”

石伟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一个道理呀。

这事就这么被打住了。

不稍片刻,林冬和石伟就到了农贸市场,石伟去安顿牛板车了,林冬和开面馆的许大娘打了声招呼就直奔市场里面,她得去看看这半大个上午过去了,石顺和刘壮到底卖出去了多少猪肉。

远远的就看见挂着林家猪肉的布条在空中飘来飘去。

这布条是林冬让花朵一针一线给绣上去的,她想要做大自己的品牌,当然是需要个招牌。

你还别说,这猪肉摊子前挂着绣着林家猪肉的布条,这从外面进来的人一眼就能看见,让许多买猪肉的人直接就奔过来了。

林冬到了的时候,石顺正在给一个顾客切猪肉,那手起刀落虽然和林冬比起来还是差了那么不止一点半点的, 不过也还算是流畅。

刘壮在一旁给石顺打下手,眼尖的看见走来的林冬,咧着嘴露出一口白牙,傻笑着冲林冬打招呼,“老大送货还顺利不?”

林冬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

石顺听见刘壮的说话声音,抬起头来看向林冬,只见林冬一个人回来,不由的问道:“老大,石伟呢?不会是闯祸了吧?”

林冬摇了摇头说道:“石伟去放牛车了。”说完目光落在了摊位上的猪肉,说道:“早上生意还可以嘛,你们卖的不少猪肉出去啊!”

刘壮一听,眼珠子不满的往后面一排摊位乱转着,嗓门压的低低的对林冬说道:“老大,其实我们生意还能更好的,就是这后面那一家的人,老是抢我们的生意。”

林冬顺着刘壮的目光看去,就见在自己的摊位后面摆着一个猪肉摊子,卖猪肉的是一个白净胖子,林冬很肯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人。

已经在市场里面卖了几次猪肉的林冬,对这市场里面的猪肉贩子还是有一点了解的,更别说她又是个没有去何家“认头”的外来户。

被那些别的猪肉贩子挤压排挤着,对于自己的敌人,林冬一贯的喜欢多多了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所以这市场里面的猪肉贩子,林冬虽然都还叫不出名字,不过这长相还是都记得清清楚楚。

林冬在记忆里努力的搜寻,她很肯定,这个白白净净的胖子她是从来没有见过。便对在这市场里面混了几年的石顺问道:“石顺,你见过那人吗?”

石顺摇着头,说道:“没见过,今天还是第一次见。早上你和石伟刚走,他就推着一板车的猪肉在咱们摊位后面摆了个摊。”

林冬就是用脚趾头想就知道,这人估计就是来给自己找不痛快的。

见买猪肉的人给了银子提着猪肉走了,林冬才小声的问道刘壮和石顺,说道:“说说他都是怎么抢咱们家生意了?”

刘壮看了看石顺,见石顺没有要说的意思,不由的说出了自己看见的,“每次我们这里有两个人买肉的时候,他都会吆喝我们的顾客过去,还说什么只要买了就送。“刘壮说着又悄悄的指了指那白净胖子摊位上面的猪骨头,接着说道:“老大,瞧见没,他那猪骨头全被他送给买肉的人了。”

林冬一听,面露不屑,这一招不是自己玩剩下的么,这人居然完全给照搬过去,还当着自己的面。

林冬越想越气,神马玩意儿,不过越气心思也越是清晰沉静:“没事,就让他送,咱们没必要和他耗着,今天这猪肉咱们能卖多少,就卖多少。”

林冬虽然心中生气,却是很没出息的认怂了。

在不知道敌人底细的时候,最好的反击就是观察,沉默,寻找对方那一招致命的弱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