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74章 给猪骨头道歉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57 2016-03-22 20:23:55

  两人正想拒绝,林冬已经瞪着眼睛,举起了手中的筒子骨。

那两男人只好敢怒不敢言的爬起来给刘壮道了歉,又把地上的猪骨头捡起来,给林冬拿了一两银子算是赔的猪骨头的钱。

林冬不接那人递过来的银子,只是看着那重新摆在摊位上,已经变得脏兮兮的猪骨头,不言而怒。

石顺赔着笑对林冬说道:“林老板,这是嫌弃这一两银子不够?”

其实这一两银子已经绰绰有余了,实在是林冬正在气头上,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以后这谁眼红自己生意好,都跑上来找自己的麻烦,那自己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其实林冬想多了,就这次的一通打,她悍妇的名头坐的稳稳,常人不敢再来欺了。

“当然不够,我这猪骨头是谈好了买家的,你这么给我搞的脏兮兮的,让我怎么给买家送去?我今天不送去,这在买家那里失了信誉,你们逼着我成了那言而无信的人,以后谁找我做生意?这种信誉你们一两银子赔的起?”林冬冷着一张脸,她刚打了人发了火,这时候冷冷的站在那里,平白的给人一股子煞气。

石顺摸着自己被打的直不起来的腰,压着火气说道:“林老板要哥几个赔多少说句话!今日也是我们先找林老板麻烦,但是林老板把我们也打的不轻,这一笔账也不是林老板说怎么算就怎么算的。”

林冬也知道见好就收,这几个人一看就是老油条,以前这事情估计没少做,只是今日碰见了她,轻看了自己一个女人家,所以才会吃了亏,这以后还要在市场上面混,想他们经了这顿打,能老实不少。

心里这么想着,林冬的面上的神情却并没有多大的改变,依然一副余怒未消冷冰冰的样子,“这样,我也不说多的了,这猪骨头我确实是和人谈好了的,你们这样一闹,我林冬今天就要对买家失信一回,看在大家都是同是在这市场上做生意,你们一人一两银子吧!这事情咱们就过了,我也不要你们给我那好好在摊子上面躺着,莫名其妙就被你们扔在地上践踏的猪骨头道歉了,想必它们知道自己卖了一个好价钱,也会体谅我没给它们做主的。”

林冬这话刚落下尾音,石顺旁边一男的便指着林冬怒道,“你居然要二两银子?你这是猪骨头还是猪肉了?简直狮子大开口,想的美!”

林冬也不说话,只是手中的筒子骨转的呼啦啦的响,那意思很明显,不给银子,打!

最后石顺拉着那男的,忍着怒气给了林冬二两银子,这事情才算是完了。

石顺把银子塞进林冬,和石伟两人互相扶着对方,瘸着腿灰溜溜的走了。

围着看热闹的人见没什么热闹看了,渐渐的也散了。

只留下林冬开始慢条斯理的收拾自己的摊位。

只是,经过今天这一闹,林冬还真是把她在梨花村的悍妇名声,光荣的传在了大陆村镇上的每一个角落。

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林冬悍妇的名声几乎传遍了大陆村的每一个角落,谁说起卖猪肉的林冬,都得说一句,别看那是个女人家,发起火来比老虎还可怕,力气大不说,就连两个大男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不过众人在说完了之后,又会在加上一句,这林冬做生意倒是和和气生财的主,做的是良心生意,最讲信誉!

最后更是有小孩子唱:买猪肉,选哪家?城南林冬第一家。

当林冬在刘大娘的嘴里听说了这些之后,她才深切的体会到,这流言的威力真是无穷大啊,传到最后居然还有人说林冬是个力大无穷的,有神仙保佑……

这特么还跟神仙扯上关系了,自己后台真是了不得呀。

当然,以上说的都是后话了,此时的林冬正和刘壮告辞之后推着木板车往许大娘的面馆走去。

已经弄脏了的猪骨头林冬想着许大娘不要的话,她就带回去晚上和刘大娘还有花朵狗蛋做骨头汤喝。

这天气,一碗热气腾腾的骨头汤下去,浑身都暖洋洋的。

光是这么想着,林冬情不自禁的就咽了一口口水。

不用说,这个时候正是饭点,林冬到了面馆的时候,许大娘和许大爷忙的不可开交。

“林冬,今天猪肉这么快就卖完了啦?”许大娘见林冬推着个板车过来,热情的和林冬打着招呼。

林冬笑着咧着一口白牙说道:“哎,今天遇见个大主顾,据说是来福酒楼的管事,他一个人就买了三十斤,所以就卖的快一些了。”

许大娘手上的动作不停,脸上却是露出惊讶的表情,惊呼道:“来福酒楼?是北望角的来福酒楼?”

林冬摸了摸脑门,这北望角还是南望角,这城东还是城西,林冬这个外来户咋知道?所以只露出迷茫的表情望着许大娘,说道:“许大娘,这大陆村还有好几个来福酒楼?”

林冬心想, 若是真的有好几个来福酒楼,那她可是上哪里去找这吴管事啊!她这已经收了定金了,这可怎么办?

许大娘摇着头,说道:“哪里有好几个,就北望角那一个。可是咱们大陆村特别出名的酒楼呢,已经开了几十年了,这也是咱们大陆村唯一一家可以和沈家的酒楼抗衡,平分天下的酒楼呢!”

“许大娘,你说这沈家莫非就是京城首富的沈家?”

“不然呢,你还以为还有哪一个沈家生意遍布全国啊!”

林冬感觉自己被鄙视了,不就是不知道这沈家是不是她心里以为的沈家嘛!有必要就被人给鄙视了吗?

看这许大娘言语间对沈家的高度评价,林冬心想,要是自己说自己是沈家的儿媳妇,自己那出门办事的男人是沈家二公子,这许大娘会不会当场惊讶的晕了过去?

不过想着尊老,在想一想沈路和沈家的关系,林冬也只敢自己在心里这么无限的YY一下而已。

许大娘又给林冬讲了好些有关这来福酒楼和沈家的醉仙酒楼的各自竞争的事情,林冬也只是左耳朵听了又耳朵就给送了出去。

好不容易等许大娘说完了,林冬这才把猪骨头的事情说给许大娘听,“许大娘,我也不框你,这猪骨头不小心掉到地上了,弄的就有点脏,你若是嫌弃的话,今天咱们这就算了,下次我有好的猪骨头再给你送。”

许大娘虽然做的是小本生意,可是听了林冬的话,依然是蛮慎重的亲自去看了看林冬板车上的猪骨头。

那猪骨头确实是不能用脏了来形容,卖相实在是难看。

半响,林冬一碗面已经吃完了,许大娘这才给林冬说,“林冬,这样吧,这上次的猪骨头我家里还没有用完,今天这个猪骨头呢,别嫌弃大娘说话直,太脏了。看着被人踩过似的,我就不要了,选几根还算是干净的留下吧,多少银子你说说看。”

林冬这猪骨头本来已经收了石顺和石伟两人的赔偿款,她方才说那些话也不过是想看看许大娘的反应, 既然许大娘这么爽快,林冬觉得她和许大娘这合作关系还真的能长期的维持下去。

当即便回道:“大娘真是个实诚人,我林冬可不会收银子,本来送的东西不好就是我的错嘛。这样吧,许大娘,反正这猪骨头也弄脏了,你选的就抵咱中午吃的这一碗面条吧!”

这一碗素面能是几文钱,林冬这么说明显是想要把猪骨头白送给许大娘。

许大娘虽然也是个生意人,不过这占人便宜的事情还真是从来没有做过,所以这时候听了林冬的话,也知道林冬这是变相的在把猪骨头送给自己,当即便连连推辞。

但是林冬怎么能让许大娘如了愿?

不就是一点猪骨头嘛!反正她也收了银子,只赚不赔,用这已经卖了一次的猪骨头来做人情,林冬觉得很划算。

不给许大娘拒绝的机会,林冬把板车上卖相还可以,也还算是干净的猪骨头,包好放在灶台,自己推着板车就往大黄牛所在的位置走。

等林冬把这板车重新套在了大黄牛身上,她抬头看了看天,想着时辰还早,便打算自己先去来福酒楼摸一摸路,免的到时候的时候找不到。

林冬拜托了许大娘帮自己看着一下牛车,自己轻装上阵,往许大娘所说的北望角走去。

因为是集会的原因,这街道上几乎可以用人来人往来形容。

不,也许还能用车水马龙来形容。

原因无他,林冬瞧着别人要不是驾着牛板车,要不就是驾着马车的,当然还有骑马的,她这一路上不知道给多少辆呼啸而过的马车让路了,这时候她不由的心里后悔啊!

早知道她也驾着自己的牛车啊!

至少这牛车宽大,也该别人给她让路,而不是她这时候的样子,不断的左拐右拐,就是为了给那些奔流不息的马车啊牛车啊让路,真真的烦人。

(特么,我以为我发了定时,半夜给宝宝换尿不湿看看收藏啥的,发现还在草稿箱放着,我那叫一个哭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