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70章 你家男人呢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99 2016-03-22 20:23:53

  林冬说完又低着头去逗狗蛋:“是不是!我说的对不对?咱们家狗蛋可想婆婆了是不是?”

狗蛋缩在刘大娘的怀里,望着凑在自己面前的林冬,他听懂了林冬的话,居然也不那么抗拒林冬,还冲着林冬点了点头。

这可把林冬乐的,直夸狗蛋是个好小子。

这时候已经把饭菜重新热上了,花朵争端着菜往堂屋去,正好听见林冬的话,也小声的接口道:“冬姐说的对,婶子今天累了,该休息,接下来冬姐有什么要做的,直接吩咐俺就成了。”

现在只要一有空闲时间,林冬就会教花朵说官话,没办法,这大陆村的人都说的官话,你若是说个土话,总是会被人鄙视瞧不上的。

而且估计是因为大陆村繁华的原因,这里的人都有那么一点点排外。

现在花朵的官话说的也像那么一回事儿了,只是还是带点梨花村口音,不过林冬相信,随着时间过去,凭着花朵的聪明,她和刘大娘又是整天都说的官话,这花朵和她一样,说一口流利的官话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最后在林冬和花朵的一致坚持下,吃完饭刘大娘就进屋休息了, 林冬和花朵倒是在院子里忙来忙去一直忙到很晚。

林冬先是让花朵烧了一大锅又一大锅的开水,她又用冷水和开水兑着成为了温水,用温水给那两头猪洗了个温水澡。

在林冬看来胡家这两头猪之所以为不吃猪食,拉肚子,多半是因为胡家的猪圈实在是太脏太臭了,现在天气又冷了起来,胡家的猪圈修建的也不好,四周都有漏风的情况发生。

而这两头猪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下,又天天吹着冷风,现在天气一冷,晚上一吹冷风,得,有点受凉。

猪和人一样,受凉了体质就会变差,变差的体质就很容易被那又脏又乱又臭的环境下的细菌给感染了,所以这两头猪才会生病才会拉肚子。

话说前几天虫子家宝宝就闹秋季腹泻,都脱水了,大家伙注意哈,少喝凉的,出门穿厚点。

这要是放在现代社会,基本上就是一两包猪药就能解决的事情,可是在这就连给人看病的大夫都没几个农村,跟别说给猪看病的兽医了。

林冬猜想,像这种情况一出现,这村里的人多半都会是和胡家人那样,着急的把自己家的住便宜的给卖了,能赚一点本钱回来是一点。

林冬虽然知道这两头猪的病因出在哪里,但她也没有什么大本事,让它们像是吃了猪药一般的立马就好,她也只能做点生盐水给这两头猪吃,顺便改善一下这两头猪的生活环境。

接下来的事情就看这两头猪的造化了,若是病好了,能吃的下猪食了,她就喂久一点长长肉,若是好不了,她也只能拿出杀猪刀,一把刀把这两头猪给抹了脖子。

又是给猪洗澡,又是收拾猪圈的,林冬累的腰酸,不过好在在天黑之前她和花朵总算是忙完了。

这期间刘大娘睡了一会儿起来非要帮忙,被林冬和花朵好说歹说的才给劝住。

花朵把最后一头猪赶进了收拾干净的猪圈里,锁上木门,对着林冬说道:“冬姐,我去做晚饭了,晚上你想吃点啥?”

林冬摸着好早之前就开始感觉到了饿的肚子,她想也没想的说道:“要要吃河粉肉。”

花朵为难的看着林冬,说道:“冬姐,家里还有点你上次拿回来的肉,但是我说了我不会做河粉肉啊,婶子也不会,让你教,你更不会了,真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吃的这么奇怪的东西,我和婶子都没听说过。”

林冬很想吼一句,我在梨花村,山上,林冬她家堂屋吃的,堂屋吃的,吃的!

不过林冬忍了,因为她也知道自己难为花朵了,因为据说这河粉肉是沈路那厮自己研究出来,花朵和刘大娘会做才奇怪嘞。

“那你自己想吃点什么就做什么吧,我说着玩的,随便吃点什么都成。”林冬讪笑着说道。

“好吧,那我去问问婶子和狗蛋晚上想吃点啥。”花朵一边说着一边走了出去。

林冬也摸着肚子跟着走了出去。

哎,她和沈路也没相处多少时间啊,要说相处的时间长久的话,她和花朵两人相处的时间要比和沈路相处的时间多的多了。

可是自己这是怎么了,平时倒是没什么,感觉没有沈路和有沈路根本就没什么关系,自己也很少再想起沈路这么个人,最多就是想想自己那一时心软,丢给沈路的十两银子,那是自己的全部家当。

然而,和刚才一样,自己又总是会在不经意间说起和沈路有关的事情,林冬真想用自己的脑门去撞墙了,自己这是叫什么事儿啊!

林冬还来不及细想,走出猪圈的她,就着月光看见院子里那一堆一堆的黑色大便,她又闲不住的去水井里提了两桶水开始清洗着院子,卧槽这两头脏猪真能霍霍。

一直到花朵说吃饭了,林冬才勉勉强强的把院子给收拾干净。

已经忙了一天的三人,吃了晚饭就各自回房睡觉休息了。

估计是这一天都做的是体力活,林冬几乎是挨着床就睡着了过去。

次日一早,林冬是惊醒的。

都是钱闹的,怕两头猪死翘翘,她随便的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就往猪圈里跑。

林冬看着猪圈里的两头猪正呼呼啦啦的睡着觉,听见林冬去了的脚步声,也只是抬眼望了一眼林冬便继续埋着头睡大觉。

林冬看着猪圈角落里面那猪拉出来的黑色大便,已经不是昨天的那种稀稀拉拉像水一样的东西了,而是有一点干了,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从这大便的变化来看,看来昨天自己那一桶生盐水没有白白浪费。

吃了早饭,林冬和刘大娘和花朵商量着,看什么时候再杀一头猪去集市上卖猪肉,毕竟因为这买了两头猪回来,花销不少。

这一家人要生活,眼看着秋收之后没几个月就要过年了,穷家都是早早备下年货,哪哪都是钱!

林冬还打算给刘大娘,花朵,狗蛋一人置办两身新衣裳穿呢,可是现在她手里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银子。

林冬说了她想再去卖猪肉,花朵不懂直说让林冬自己看着办,外面的事情她不懂,刘大娘倒是说了句话:“林冬,你给我说实话,这家里的三头猪你是怎么打算的?”

林冬也不藏着掖着,直接把自己心里的打算说了出来,“婶子,我是这么想的,三头猪先杀着卖卖看,在过年前怎么也得再背些猪,过年肯定不够卖,要是有剩下一头,咱们杀了做成烟熏肉放在家里,留着咱们过年吃,吃不完了年后,等大家伙儿家里都没了肉,咱们还能卖了那烟熏肉赚银子。”

“烟熏肉?还没听过呢,冬姐,这不会也是你自己想的, 但是不会做的吧?”花朵小声的说道。

林冬也不在乎花朵的打趣,相反,现在花朵能跟她开玩笑,她才觉得花朵真正的快要忘记失去家园的痛苦了。

“这烟熏肉我可是会做。到时候告诉你方法,你来做,我就等着吃了。”林冬笑着回道。

“那行,只是这卖新鲜肉,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刘大娘接着说道。

林冬想也没想的说道:“其实我打算就在这几天就先把我和花朵从梨花村带来的那头猪给杀了,好去卖猪肉,胡家买的那两头还能在养一养,一来这脸头猪还能再长,而来现在它们正拉肚子,以后杀总比现在杀划得来。”

“何必这么赶,咱们前几天才卖了一头猪肉,你上次卖给许大娘的猪骨头她估计还没用完,那咱们这一头猪杀了再去卖,那猪骨头不是就不能卖给许大娘了?”刘大娘说道。

林冬其实也想到了这个,实在是她现在手头没银子,总感觉人是飘的,心里不踏实,二么,她也有自己另外的打算。

“婶子,这猪骨头许大娘若是不要咱们再卖给别人家也行,卖不掉拿回来咱么炖骨头汤喝,给你和狗蛋补补身子也可以啊, 不一定非要一头猪全部卖的个干干净净,只要有点赚的就行,在说了,我打算在最近一段时间把这猪全部卖了,年关的时候走街串巷的去帮人杀过年猪。”

杀过年猪,那不就是屠夫的事情吗?

“你一个小女人家的,做点卖猪肉的生意就行了,咱们一家人也用不着有多少银子,反正咱们一家人开销也不大, 用不着那么拼命,那么累着自己。”刘大娘有点不忍,说实在的若是让她来做决定,她其实心里还真有点不想让林冬出去做猪肉贩子。在她的思想里,这些就应该是男人做的事情。

想到这里,刘大娘不由的看着林冬问道:“林冬,你给婶子说实话,你家男人什么时候来找你?怎么出门办个事情连一个报平安的口信都没有。”

刘大娘这话刚问完,正在收拾碗筷的花朵也不动了,放下已经端起来的碗筷,重新坐在了桌子面前,一副等着林冬回答的模样。

林冬心想,完了完了,这又是要逼着自己编故事说谎话的啊……

(怎么看书的都不收藏拉?赶紧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