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66章 家有一宝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69 2016-03-22 20:23:52

  其实沈路真的是想多了。

林冬根本就没有想过什么找不找爹,她连京城和边关在哪个方向都还没有搞清楚。

不过沈路也算是误打误撞,他虽然是想去拜访老丈人,但这一条路它去往边关的第一个村子,就是大陆村。

而此时的林冬,恰巧就在大陆村做她的猪肉生意!

两小夫妻这是要相遇的节奏吗?(某只虫子:我不告诉你,我不告诉你,你订阅收藏打赏,赠我月票,我再告诉你!)

某乡村小路上。

林冬一边走,边对身边的刘大娘问道:“婶子,前面的胡家大概有几头猪啊?我们的银子带的会不会少了?咱们还是走快点吧,去晚了不是和约定的时间不对,胡家人会不会不满。”

“先看看再说吧,昨天我也是和花朵去割猪草的时候,遇见胡家的小子在放牛,听他说他爹打算把家里的猪拿去卖了。正好你想买几头猪,那咱们就先去看看,买不买的成还再说。这买活猪可不比你杀猪,讲究一个快,这谈活猪生意就是要慢慢来,着急不得。”

刘大娘虽然以前没有做过猪肉生意,不过以前她家当家的还在的时候,这家里也是喂了许多活猪的, 每每到了冬天就会把养的肥肥的活猪卖给猪肉贩子,所以对于这猪肉贩子的伎俩,她知道的可比林冬知道的多了。

林冬虽然力气大, 杀猪本事高,可是这做猪肉贩子买活猪的生意却是没做过几起,也最是不耐磨叽,她买的活猪也就是梨花村方家的两头猪。

在现代社会中,老大教过杀人,教过生活常识,教过各种皮毛技艺,单单就没讲过这猪的买卖门道,这也不能怪老大,老大那么一个高大尚的,怎么也不会去关注猪肉这一行业。

老大不关注,她林冬能知道清楚那才奇怪勒!

林冬从刘大娘的话里听出点门道,这一路上便抓住机会像一个海绵吸收水分一样的,吸收刘大娘对于买卖猪的门路和伎俩。(虫子:我咋觉得那么渗,跟吸血鬼似的。)

刘大娘也不藏私,把自己知道的,领悟到的全部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林冬。

“这买活猪呢,要慢慢看,不能着急,去了先看看这猪有没有什么毛病,精神气怎么样,好不好,是不是病猪,还要在和主人家商量着多少银子一斤。当然了,你自己先不要报价格,先听听主人家要什么价格,你在主人家报的价格上面压一压,再报价格给主人家。”

“哦,好,婶子,这个我知道咧。”

“还有,这买活猪真的是着急不的,有时候一户人家的那么一头猪,这猪贩子都是会去好几次才会谈成呢!”

“恩,好的,婶子,我知道了,咱们啊,先看,敌不动我不动!”林冬笑嘻嘻的说道。

刘大娘被林冬的样子惹的笑出了声,拍了拍林冬的头,笑道:“什么敌不动我不动,我们是去买猪,又不是去打仗。”

林冬嘿嘿的笑着躲开了刘大娘的手,叫道:‘婶子可别把我的发髻给打乱了, 这可是你今天特意给我梳的已婚妇女的发髻呢!”

林冬为了能让人忽略她年纪小的事实,着实是下了一番功夫,比如这发髻,她就打算从此以往的就开始梳着妇人的发髻样式,这衣裳也开始穿着妇人的款式,再也不像以前拿着什么穿什么了。

刘大娘也知道林冬打的主意,见林冬躲开也没有再伸手,只是笑着和林冬又絮絮叨叨的说开了。

比如大陆村的风土人情。

比如大陆村的一些不成文的规矩。

比如大陆村哪里的生意好做。

比如……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林冬觉得,刘婶子真是个宝,总归岁数大些,就是比他们年轻人见识经验都要多。

所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估计就是这个理儿。

等林冬和刘大娘到了约定的老胡家的时候,昨天和刘大娘约着时间的老胡家小子胡子正在院子外面张望,他远远的看见刘大娘和林冬两人便小跑着迎了上来。

“刘大娘,你们可算是来了,我爹还说我骗他的呢!非说我遇见骗子了,还要我娘跑外面去找陈师傅过来。”胡子一见到刘大娘和林冬就自顾自的说开了。

刘大娘知道,胡子口中的陈师傅就是走街串巷在这大陆村很有些名头的猪贩子,在村里村外,几乎每个养猪的人家都知道猪贩子陈师傅。

原因无他,这陈师傅就是个专职的猪贩子,他家的庄稼地全部承包给别人,自己就留着供一家人吃的几口地让自己的媳妇种着,他自己就长年累月的在外面跑,到处收活猪,然后在卖个那些卖猪肉的猪肉贩子,从这两者见赚点差价钱。

“我们这不是来了吗,只是这路上有点远,山路又不好走,所以来的有点晚了。小哥还见谅啊!”林冬和气的说道。

胡子这才把目光看向林冬,疑惑的看向刘大娘,他方才只顾着着急,没有看清楚刘大娘带来的人是谁,这时候一看,得!这不是个一个小娘子吗?

“刘大娘,这位不会就是你说的带来的猪贩子吧?”胡子迟疑的看着刘大娘问道。

刘大娘一边走进胡子家的院门一边理所当然的点着头说道:“是啊,这是林冬,她自己做也是卖猪肉的, 想要自己亲自买活猪,觉得划算一些,你昨天说你家有活猪卖,我便带她来了。”

胡子那原本已经放轻松了的表情一下子就又紧张了起来,他语气有点急的说道:“刘大娘,这,这,你这是开玩笑的吧?”

林冬心里叹气,腹辩道:“我说胡子大哥啊,我都已经穿了妇人衣裳,梳了妇人发髻,那些小丫头、小娘子的称号,是不是不太适合我呀?”

林冬心里叹气,面上却没有任何的被人轻视的不满,依然是好声好气的开口说道:“胡子大哥,你放心,我林冬虽然是个女人家,可是这买猪卖猪肉,也不是第一天做了,只是以前都在梨花村里混着日子。这不,因为婶子的原因才来的大陆村安家,这你和婶子是熟人,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高价的。”

那胡子本来听林冬说着前面的废话面上就有点不耐烦,可是后面听见林冬说给他一个高价格,他的眼睛亮了亮,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便不在纠结林冬一个小娘子能不能买卖猪肉一事,只是陪着刘大娘和林冬进了自己家院子。

林冬把胡子的神色尽收眼底,她心里便有了计较。

三人进了院子,一个和胡子长得有七八分像的中年男人迎了过来。林冬猜想那人估计就是胡子的亲爹了。

果然,林冬听见胡子看见那人过来恭敬了叫了一声爹。

胡子爹看见林冬和刘大娘,也是一惊,他还以为林冬和刘大娘身后还有人,目光更是不断的在刘大娘和林冬的身后看。

很明显,林冬和刘大娘的身后根本没有旁人, 胡子爹脸上的神色就有点不好,正要说什么的时候,胡子立马走近他爹身边,把他爹拉到了一遍去,两人背着刘大娘和林冬嘀嘀咕咕的说了些什么。

等胡子和他爹说完话,胡子爹脸色虽然还是有点不好,却并没有说林冬什么,只是很随意的和刘大娘和林冬打了招呼,便让胡子带着林冬去猪圈看猪。

刘大娘本能的跟上林冬和胡子的脚步,却不想胡子爹开口对刘大娘说道:“刘大姐,我听胡子说,你这位远方侄女才是真正的猪贩子,这看猪她是行家你就别去了,猪圈里面脏的很,你啊,就和我堂屋里面喝杯水,让他们年轻人忙着去。”

“是啊,刘大娘你就去堂屋喝杯水吧,正好我娘还说有点针线上的事情要问你呢!”胡子接着说道。

刘大娘见推辞不过,便看向林冬,想看看林冬是什么意思。

林冬直觉感觉这胡家的猪有什么毛病, 这两父子估计是怕刘大娘一个老人看出来什么,所以故意拖着刘大娘的。

至于她,他们根本就是觉得她林冬一个小丫头片子不顶事,根本看不出来个什么,所以才想着就带着她一个人进猪圈看。

有人小瞧了自己,林冬想,不蒸馒头争口气,她想也没想的冲刘大娘点了点头,说道:“婶子你就跟着胡大叔去堂屋坐一会儿吧,这走了一早上的路,你年纪大了腿不好使,还是进去休息一下的好。”

刘大娘见林冬同意,也只好顺着胡子爹的意思,跟着胡子爹去了堂屋休息。

林冬则跟着胡子去了胡家的猪圈。

当林冬看见胡家的猪圈,她觉得胡子爹说的对,这猪圈确实是脏的很,不仅仅是脏的很,还非常的臭。

胡家的猪圈不是很大, 里面就只有三个猪圈,一个猪圈里面养了一头黑色的母猪,另外两个猪圈里面,一个养了两头白色的成年肥猪,一个里面养了五六个好像是刚下不久的小猪。

胡子用手指着那一个养着两头白色成年肥猪的猪圈说道:“我爹想把这两头猪给卖了,这都是养了大半年的成年肥猪,你看看,给个价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