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54章 :危险靠近中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61 2016-03-21 18:02:06

  下了山之后,林冬有些懵。

虽然约了时间,但是她忘了问这六婶子是住哪家哪户的。

所以,欲哭无泪,她不知道去哪儿找六婶子买猪了!

得,还是先去趟村长家把,看看花朵吃饱饭后,有时间带她去一趟不。

“嘿,可逮着你了,啊,扔下肉就跑,咋的,你婶子俺长得很可怕,能吃了你咋的,赶紧的,来,吃碗婶子煮的面。”

就这么赶巧,林冬进了村长家,就被端饭进屋的花苏氏逮个正着。

“嘿嘿,俺有事找花朵。”林冬缩着脖子,很是不自在的躲闪着花苏氏的拿捏。

“有事?有事也不成,快点的坐下,吃饭最重要。”花苏氏把林冬硬拉到桌边,将自己的饭递给林冬。

对于林冬,花苏氏很是喜欢,一点也不次于她娘家侄女。谁让林冬沈路家里没个长辈,她不看顾谁看顾?

看着面前那满满当当一碗白面面条,林冬咽咽唾沫,这就是把自己撑死,她也吃不下。

往周边一看,才发现村长花有才下手坐着个小帅哥儿。

那小帅哥儿不同于村里汉子们红黑面庞、短衫打扮,这小帅哥白白净净,头顶竖着文簪,穿着一身长衫,虽不是绫罗绸缎,但明显就比较上档次。

“林冬啊,别在叔家里客气,赶紧吃啊!今儿叔家花粮沐休,头一次见吧。粮子,这是你后山沈路大哥家的,跟咱家亲近着呢。”

花有才指着花粮给林冬介绍,满眼满脸的骄傲,挡都挡不住,他这个儿子将来可是要做官的。

“沈家嫂子好。”花粮站起身给林冬夹了一筷子菜,示意不用客气。

本来满满当当的一碗饭都冒起个尖儿了,林冬忙苦着脸摆手道:“够了,够了,真吃不了。”

花朵瞅着林冬那囧样,顿时眉开眼笑:“你是吃好的了?”

“可不咋的,俺和当家的在集上吃了老大一碗馄饨,看看,这肚子还是圆的呢,再吃可就撑爆了。”

林冬将那冒尖的饭又推到了花苏氏跟前,捏着双筷子道:“都别管俺,俺吃点菜就行。”

都是一屋子的爽快人,见林冬实在吃不下,也就不再劝。

而林冬是无比的后悔,为啥她就这么急性子,若是晚点下山,哪里还能有此时尴尬。

要说还是农家日子舒服,没有大户人家那套“食不言寝不语”的破规矩,连男女分桌而食都是少数。

看看,一大家子凑一桌,多热闹!

“咋你一个人来了,沈路又钓鱼去啦?”村长花有才心情有些不好,他家小儿子花粮这次沐休带回来一个消息,说是朝廷就这几天,将会地方性征收军粮。

这粮食还没收回家,就又多了一层税收,等秋收过后,能到老百姓手里的粮食恐怕不会太多,这还不是最忧心的。

往年征收军粮也就意味着又要开战了,这打仗不是开玩笑,他们梨花村本就离边关不远,若是那贼子打进来,那后果不敢想象。

只盼着护国将军能够一展神威,不然征粮之后就是征兵,好好的汉子到了战场,十个回不来一个,这谁家能舍得。

“沈路出门打听点事情,等有段日子才回来。俺是想去花家六婶子那买猪,这不是不知道那门朝哪儿开,想着让花朵带我呢。”

今天送来的肉看来是派上用场了,这村长小儿子花粮明显不常归家,是个受重视的,桌面上三个菜,都是肉菜,农家不常见。

“买猪?听大丫说你今天卖的可是野猪肉,全卖完了?生意不错也要多多算计,你小两口过日子不能大手大脚……”

“爹,您吃菜。”

花朵瞅着他爹又要长篇大论,赶紧夹了一筷子菜放到花有才碗里,堵他的嘴。他爹平日里也没那么烦人,也不知怎么的,只要一见了沈家嫂子,满嘴都是省钱、节约啥的。

花朵小娘子不知道,她爹完全被林冬逛大街扫货扔钱的架势给吓到了,以至于一见林冬脑子里就蹦出来花钱,他这是吓得。

“昨儿夜里,这猪慌不择路跑到俺家院子里,让俺当家的给宰了。今儿卖得便宜,生意还不错。不过要是再去赶集,俺可没肉卖了。往下就得多收些猪备着呢!”

林冬离得远远给花朵递上一个感激的眼神,真是怕了这花有才了,要不是他长得也很粗壮,林冬肯定以为是唐僧转世里。

“你们住在山上可得小心,老一辈儿的可都相传有大虫呢!”花有才对于山上这两口子的安危很是愁苦,不过想着他俩都是那有本事的,定不会出啥问题,“这杀猪是个长久的活计,老是收猪也不是个办法,成本高还不是见天有,你得再想想折。”

这收猪的不光林冬一家,若是有那坏心眼子的要坏林冬的生意,抢出笼的猪就糟了,做买卖得长远了打算,在他梨花村他还能维护,可整个梨花村的猪能不能供上林冬,还是个事儿呢。

花有才村长虽然唠叨,但心还是很好的,对于林冬,完全当作自家子侄给考虑。

“爹说的不错,让俺说,就该让沈路去各村把那半大的猪先收收,省的出笼让人抢。”村长大儿子花谷吸溜一口面条,对于他爹说的很是力挺,像他做木匠,还有外村的人来提前抢生意呢。

“且吃你的饭,都收回来还不得忙死,一天得打多少猪草呀,要是再有了病猪,那沈路他们一家就喝西北风了。”

苏米不同意的瞥了丈夫一眼,也不想想收那么多猪得多少银钱,这林冬他们哪里能有那么多,要是有那多银钱,还能住到山上去,这不让人尴尬嘛。

“嫂子说的是,林冬嫂子需多多考虑。只是沈路大哥这趟出门可不易,我家先生说,战事将起,必乱。”花粮也不赞成将猪都收到自己手里,若是战事起,打到这里必流离失所,那么多猪,肯定是要亏的。

“要打仗?这消息准吗?”哎呦,这原主可是护国将军的闺女,她老爹在边关是不是已经开打了?林冬忍不住,就想多了解一些。

“应是准的,家师说其他县已经征军粮,不出几天,我们这里怕也是要出的。”花粮也是糟心,若是打仗的话,谁知会不会影响会试,他老师可是想让他下场一试的。

他们围在饭桌讨论着战事,而山后头却是隐秘着探进一个武装小部队。

那部队鬼鬼祟祟,带着马匹却是不骑,像是为了不引入注意般,特意牵着缓缓前进。

再瞧那队形,入林不乱,明显是经过训练的正规军,个个手持长矛,肩背战刀,仔细看那马匹,准能发现,那马匹和他们常见的竟是要矮上许多。

消息灵通的便知,这是敌国的矮马,比他们的马跑的要稳要快,更有持久力,在战场上向来无往不利。

嘿,这是敌军的小部队探进了村庄呢。

“将军,林毅那狗娘养的真是奸诈,明知道咱们缺粮,还步步紧逼。要我说咱烧什么粮食,直接潜进平原京都,杀了狗皇帝,杀不了狗皇帝就掳了林毅他婆娘,看他还怎么张狂。”

“霍利你太急躁,若是那般简单,我们还打什么仗。中原皇帝正在收军粮,咱烧了他们更不痛快。至于林毅,中原的杀手不是已经杀了林毅的长女,他痛快不了。”

“中原的人办事就是不牢靠,掳林毅的小子竟杀了长女,杀什么杀,绑回来扒光了吊在咱们营帐前,看林毅那狗娘养的还打不打,他不跪下喊咱们爷爷,就天天给他长女颜色看看,兄弟们说是不是啊。”

“就是,打仗打的俺都憋死了。俺看见只耗子,都想捉起来研究研究是只母的不?”

“哈,昨儿晚上俺还看见你捉了个小娘子开心,咋又惦记上了。”

“哈哈……”

一句句污言秽语在林间说着,透露出这群人的来者不善,竟是敌方将领带着士兵烧粮来了。

吃好饭,花苏氏带着苏米收拾屋子,花朵和林冬跑了一趟六婶子家,那猪壮壮实实得有不到四百斤,林冬给了六婶子三两半银。

毛猪十文一斤,还得废她的功夫杀,谁知道肚子里能扔多少东西!

将事情办完,俩人刚进家门还没坐下,就见一个圆滚滚的土豆,踏进了村长家的院子。

那圆土豆穿着个绿裤子,裹着个大红上衣,脸上摸得是看不出人样,甩着条帕子,夸张的喊着:“大喜啊,大喜……”

“噗”

林冬一下笑趴,这是个神马玩意?

瞅着花朵羞红了脸躲了起来,林冬忍不住问苏米:“嫂子,这是谁啊?”

苏米看婆婆花苏氏已经迎了出去,赶紧往桌上备了一盘子花生瓜子,倒上一杯茶水待着,同时小声和林冬嘀咕:“这是大王村李秀才请来的媒婆,想定下花朵,都来两趟了。”

“哎呦喂,要我说这七村八寨就属姐姐你福气大了,看看,你这媳妇处事多周到。你赶紧定下李秀才家,说不得还能再有个孝顺的半个儿呐!”

那媒婆一进门就是噼里啪啦一顿夸,唾沫飞扬的场面吓得林冬往苏米身后躲了又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