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79章 处女座福圆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254 2016-01-18 20:20:41

  想到那个云若烟离开时的表情,云若轻勾起唇角,看来有些人又要起幺蛾子了!

云若烟的幺蛾子似乎是在计划之中,可是云若轻在第二天早上,却是被和馨园的大丫鬟招来给云夫人容氏请安!

很久没有来到这里请安,云若轻只觉得一切都是恍惚的,云夫人容氏,她怎么会突然叫自己来了?从前的时候自己丑到让人恶心,她不想见到自己,现在自己虽然是“出息”了,可是一直让容氏不适应的转变,她根本不可能“虽说现在你是禁足的时候,但是过段时日就是乞巧节了,女儿家出门还是需要学习规矩的,你也是有个县主身份的,在规矩礼仪上更是不能行差踏错。”

云夫人容氏抬眼看了下边的云若轻,倒是看着她依旧微微低头,很是恭敬的样子,倒是比较满意。不管这个女儿怎样出风头,在自己面前乖顺着点儿,自己也就省些心思敲打她了!

“这位是李嬷嬷,也是宫中退下来的老人,从今天开始,就是由她来教习你礼仪!”

教自己礼仪?敏锐的云若轻第一时间,想起了昨天云百元刚刚是教训了云若烟,说她没规矩的!

呵呵,这明明前脚那丫头被教训没规矩,这会儿倒是自己来学规矩了,原来自己才是没规矩的那个啊!

云若轻暗里挑眉,这个像是不关心自己的容氏想出来的吗?从前多少年都没让自己去参加乞巧节,今年这是觉得自己可以出门了?这么大个排场,又不是当初镇南王府里头的百花宴,有那个好姐姐云若锦帮忙说清能够去的了的!

看来,自己的改变倒是给了很多人灵感了,这是一个个的不嫌自己麻烦,总是找茬了吧!

“娘亲当真是考虑周到,女儿也是觉得自己懂得东西太少,原本是想要请教娘亲的,倒是不想,娘亲您首先请来了这么好的老师教授我礼仪!女儿谢谢娘亲!”

说完这话,云若轻转身,朝着一旁的李嬷嬷行礼,微笑着说,“从此有劳李嬷嬷了!”

一脸严肃的李嬷嬷目光一闪,倒也是规矩的回礼了。可是丝毫不见如同其他奴婢那样的微笑或者是奴颜卑膝。

听到云若轻这些话,云夫人容氏嘴角微扬,倒是很满意云若轻的反应。“嗯,你知道感恩就好,这事儿本来也是你父亲昨儿个提起的,就是想着你能够在乞巧节上表现出色一些!我这也是以着最快的速度找来了李嬷嬷!从今天开始一定要好好儿的跟李嬷嬷学习,不要怕吃苦!这样才不算枉费了你爹爹和我的苦心!”

不过是顺从的致谢,倒是成功的从云夫人口中套出了事情的原委!

云升想着要自己在乞巧节上表现出色?这似乎真的能够解释的通,不过云若轻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怪怪的!

如果单纯是为了云若烟出气,云升不一定非是要这样做的!花了银两请人教授自己规矩,而且是正好云若轻需要的时候,怎么看,也不像是惩罚呀?

李嬷嬷虽然是来了云家,但据说是头一天来这里想看看云若轻再做决定,在和云若轻见面之后,李嬷嬷才是彻底答应了云家的请求,回家里收拾了一番第二天正是入住卿云阁,教授云若轻礼仪。

在从和馨园回来之后,青梅嘟着嘴,眼神不停的向后瞟。

“这个李嬷嬷,一脸的横肉,果然是传说中的那般不好相与!”

云若轻疑惑,“传说中不好相与?”

青梅看了看周围无人,便是在云若轻小声说,“小姐,您难道不知道吗?从前大小姐在家中的时候说是要请教养嬷嬷,有人提起过这个李嬷嬷,后来夫人最终是不忍心,虽说这个李嬷嬷从前是伺候过宫中贵人的,却是格外的脾气古怪又不容易通融,格外的严苛,夫人那是怕大小姐受不住!”

这个时候福圆倒是开口,“其实如果真是伺候过宫中贵人的,那倒是块儿宝!”

青梅吓了一跳,自己都已经是小声音在主子耳边说话了,怎么福圆这家伙能够听到?这冷不丁的插言,是会吓死人的!

谁知云若轻点头微笑,“嗯,福圆的话深得我心!”

看着两人说完话,都是神秘莫测的样子,继续朝着前面走。青梅傻眼了,“什么嘛!说了半天,怎么你们俩成了心有灵犀的,我这个还是个糊涂壳儿的呢!小姐,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你可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云若轻回头,拉住了这个傻丫头进了院门。“准备什么呀?好了,知道你是担心我了!你要是觉得心里头不踏实,就帮我研磨,和我一起练练字,倒是能够磨磨性子,踏实一些!瞧瞧福圆,从来都是那么安稳,有她在,我这个屋子简直是挑不出不对称的地方来!”

其实云若轻这话,也是含了感慨的,因为这个福圆实在是太较真了!

即便是有人打扫过的地方,她也是要重新整理整理。外间屋子摆放好的花瓶,本来也已经是干干净净,整齐的很,福圆上下瞧瞧,总是能够挪动一下,让两个花瓶,绝对是在沿着桌子两侧对称,在云若轻看来,那简直是在桌子上画了一个对称线一般!屋里的被子必须是叠好的,无比整齐,床上的床褥一旦是出现了疑点褶皱,她皱眉过去赶忙的抹平。给云若轻递过来的茶水,不能凉不能烫,她必须试着温度比温和的温度略高的时候,才是放心的交到云若轻手中!

一开始,云若轻还是笑着跟福圆说,“福圆,你不用这么较真的,你家小姐我没那么多讲究,差不多就行!”可是到后来云若轻也就是放弃了任何挣扎!福圆绝对是有强迫症!等到有一天,云若轻看着自己和赵雪黎的茶杯也形成了对称的时候,就忍不住问了福圆一句,“福圆,你是不是在七月里头的生日?”

福圆一愣,却是很快恢复了,略带微笑回答,“是的小姐,奴婢是七月二十三的生日。”

那就对了!农历里头七月二十三,大概是阳历九月一号,那就是处女座呀!哎呀我去,这样的处女座婢女,对于自己来说,算是一种幸运还是不幸?这种追求完美的强迫症,让自己时间长了不是习惯了,就是越来越压抑了!

还好,自己不是一直在屋里头呆着!

云若轻的想法,青梅并不是清楚的,她只是听到了自家小姐在夸福圆,自家小姐越来越瞅着福圆顺眼,瞅着自己这种不安稳的性子碍眼!

瘪瘪嘴,青梅眼眶微红,却是很快的低下头去了。怎么说,自己的确是有些不好的地方,怎么可以跟主子去抱委屈?

“青梅你在干吗?进来,你家小姐我有急事儿!”

说了这话,云若轻便是拉过来青梅进了里屋,福圆在打发走了两个丫鬟之后,也是进了里屋。

“虽说是正在禁足,可是我本来也是可以找机会出门的。这会儿既然已经是说了要学规矩了,估计打明天起,我就是更没机会出门了!也就是说现在,我必须乔装,找一个无人的地方跳出墙出去!今天的事儿还有很多!”

的确,云若轻必然是要化妆到花容坊的,这么多天都没法过去,失踪了的如花,势必会影响花容坊的生意的。另外,她还得给陈寻那里送去新设计图纸。

陈寻一家人已经是在京城安家了,可是为了不能让更多的人看出他们与云若轻真正的关系,陈寻和云若轻都是刻意的不做过多接触。至于前两天云若轻的生辰宴,云升因为当初是容轻公子举荐的陈寻,让他一炮而红,是想着让陈寻过来做一个活广告,以此显示自己女儿云若轻的能量和人脉!可是为了避嫌,陈寻只是礼到人未到,正和了云若轻的心意!

让被人看不清关系的,才是更好办事儿!

上次说是给陈寻送过去的那些图纸,无非是一个炮灰!私底下云若轻做好了布局,目的就是让云升毫无防备的,兀自生产出和云若轻刚刚交到陈寻那里的一样设计的东西!

这无非是在搞了无间道之后,毫不客气的栽赃!利用了自己的失踪,让云家背负罪名,利用这个罪名,被查出跟多的事情,让云家的生意遭受重创!

不管怎样,如花的失踪只能是一段时间的,自己的生意得继续,总不能让人觉得花容坊群龙无首,对花容坊的东西失去信任吧?

单单是这个牙膏的批量生产,云若轻所想到的包装,是和上次有些不同的!

材料是关键的,在现有情况下,没能找到合适的、确保无毒的包装材料,也只能是用竹筒来做这种牙膏的承载体了!

等到几人迅速的伪装妥当,云若轻留下福圆在府中应付,自己则带着青梅在一处隐蔽的角落跳墙,离开了云府。

花容坊中,刚刚从后院进了里边的云若轻却是皱眉的看着眼前的这些账单。

“什么?咱们花容坊各地的生意,怎么会如此惨淡?”

虽然自己名义上不在,但是从账单上看,在自己离开前的那个没有看到的账单,也是显示了收入不如从前!

白月抿抿嘴,“这个,奴婢也不太清楚啊!咱们发到各地的东西,还都是那些,虽说是您不在这些日子,但是奴婢依照您交给的秘方,已经是制作出同从前差不多数量的半成品了。”

除却白月,其他人云若轻是不敢完全信任的,所以说白月以着出门办事儿的名义,一直是在花容坊中,做好各种用品那一道隐蔽的工序!

云若轻明白,白月定然是尽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