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69章 争分夺秒中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158 2016-01-18 20:20:39

  而赵姨娘,也是因为云若轻恶心到云夫人,而从此以后被要求不用去伺候夫人了。她,的确是成功的用了一计!

这个时候她赵姨娘居然又让这个云若烟来送莲蓉包?她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滚!滚出去……

这些话一直是在云若轻的耳边回响着,到现在她已经是换了瓤子了,也是无法释怀本尊的遭遇!

当初穿越前,虽然是自己任性遇到了渣男,可是她的爸爸妈妈是爱她的,却是让她更加有了缺憾,觉得当初太傻没能弥补对父母的孝心。

可是现在,这样的爹娘,只能让云若轻心疼本尊。

眼角中隐约湿润,可是表情却是阴狠的。这样的云若轻,让赵雪黎心里头咯噔一下。难道,她又是回忆起了从前不好的事情。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赵雪黎当然是知道云若轻是一个好女孩儿,只可惜她的爹娘眼瞎了,不知道珍惜和爱护这么好的女儿!

“谢谢姨娘有心了,妹妹也是辛苦了。可惜,现在我要陪着赵小姐出去上街了。这些莲蓉包,就先放下吧。”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云若轻其实是在赶人了。我们都要出门了,你该走就走吧,别在这儿呆着了呗!

偏偏赵雪黎似乎听不懂一般。

原本听说云若轻认识睿王府的人,赵姨娘就是羡慕嫉妒恨了,也动了一点小心思,偏偏云若轻每次接了帖子后,都是不言语,只是在当天要出门的时候才突然请示云升和云夫人,不给赵姨娘想要插手的机会。

今天可是不一样啊,这个赵雪黎好歹也是大将军之女,京城里的贵女圈儿中,赵雪黎也算的上是一个人物。再说了,她可是听说了,赵家这段时间办了两次聚会了!

所以,赵姨娘满打满算,至少是让云若烟在这些京中贵女跟前露个脸,将来一步步在京中贵女中打开交际圈。

“姐姐,你们是要去哪儿?可不可以带上我?姐姐你出门去,我一个人在家好没趣的。”

云若烟心里头鄙夷,这时候你叫姐姐叫的好亲切呀!“怎么会是你一个人?不是还有二姐姐在家中吗?你若是无趣的话,可以去陪二姐姐说话的。”

云若烟看云若轻,简直是在装傻充愣吗?你这是怕我出去和这些贵女们打交道,让你黯然失色吗?娘说了,虽然我年纪小,但是已经是美貌惊人了,等年岁大一些长开了,自然是会比你更美!而你这种傻子,哪里会有我这种可爱招人喜欢?

当下,云若烟低下了头,又是缓缓的抬头,睁着无辜大眼睛,却是蒙上了一层水雾,看上去是那般惹人爱怜。

“姐姐,你就是这样嫌弃烟儿吗?我知道,我只是一个庶女,姐姐你是觉得带我出去不好……”

我擦!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能让人省心不?他娘的,真想一巴掌扇到这张伪装的脸上,叫你继续装,装什么鹌鹑!装什么白莲花!凑,明明你是一个食人花好呗!

可是云若轻气糊涂了也不可能当着人面这么干的,但是赵雪黎是谁呀,她可是将云若轻划归到自己旗下的密友!她也是经历过将军府那些贱人们洗礼的过来人!

赵雪黎上前走了两步,将明显身子有些被气的哆嗦了正在压制的云若轻挡住。

“呦呵,这位小妹妹很是伤心的样子呢!哎呀我说轻儿,这就是你不对了,你干嘛不让人家去啊!”

一听这话,云若烟心里头暗喜,果然自己是聪明的,只需要这么一个小小的手段,就是吸引了赵家小姐的注意力,将云若轻遭了埋怨。

可是接下来,赵雪黎满面慈和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云若烟不寒而栗。

“你说你,咱们明明是去菜市口看杀人的,明明是正好需要一个人给咱们去取点那死人血的,要不然怎么做成血馒头给街口那个可怜的老乞丐治病?都说了心头血可是好东西,你可是别浪费了那个死囚积阴德的机会!”

云若轻眼珠儿一转,倒是配合着有些面露为难的样子。“这,不好吧?毕竟妹妹她年纪这么小,可能是不敢去的。”

赵雪黎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有什么不敢的?难道你要这些丫鬟们去啊,他们毛手毛脚的,再说手上都是干粗活留下的老茧,万一是没拿好碗,打碎了,那不就是浪费了嘛!”

埋怨了云若轻这么一顿,赵雪黎极尽温柔的脸,朝着云若烟伸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想烟儿妹妹一定是心善的,一定会帮我们去救那个街口可怜的老头儿的,对吧?”

明明赵雪黎入目春风一般的笑容,伸出来的手,却是没有人接住。

云若烟惊恐的瞪大眼睛,频频的向后退。

“我,我还是不去了吧,三姐姐说的对,如果姐妹们都出门了,只剩下我二姐姐一个人在家中,可就是太让她孤单了。”

说完这话,云若烟脸上带着褪去了血色的苍白,逃也似的离开了云若轻的屋子,离开了卿云阁!

“噗嗤”一下,众人都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云若轻笑的前仰后合,“哎呦我去,赵雪黎你要不要这么狠绝?你可是把我妹纸给吓坏了,瞧那小脸儿白的,这可是能落下终身阴影的。”

赵雪黎一本正经的脸,却是搂上了云若烟的肩头。“怎么说话呢?她放着一个积德行善的机会不做,偏偏把事情想象的那么恐怖,自然是自己吓唬自己,和我有什么关系?”

云若轻频频点头,你对你对你都对!必须给你大大的点赞,说白了,那个死丫头被吓坏了活该!

“走吧,大美人!跟着咱走,咱怎么允许别人欺负你!”

云若轻心里头暖暖的,只为这句看似承诺一般的话!

而青梅和福圆看着两个主子相拥了一起走出门的背影,相视一笑。主子,总算是有真心待她的人!

天晴朗,两个女子走出门后,便是规规矩矩的走在路上,却也是呼吸这自由的空气,一起评论着街上的那些新鲜物事儿!

街边的一处茶楼,隐蔽的转角,隐蔽的窗户,却是可以清楚的看到街上的人和物。

“主子,属下跟踪了那个杜家的粮号,终于是在前日发现了异常!杜家的粮号将新收集上来的麦子,转移到了位于南城的一处大山之中!更为蹊跷的是,属下几人远远的跟着,明明是看到他们进了山中,却是最终在山上暗中找了一天一夜,也是没有发现到底把东西放到哪里了。倒是杜家的人,在当天晚上天黑之前就回去了。而那个原本是装满麦子的车,却是空空如也!”

没有战争的年代,那么多米粮的动向,当然是十分可疑的!若是单纯的只是商家在囤积粮食,待价而沽也就算了,那都算是经济方面可控范围内的小问题!

可是杜家明明是有明面上的粮仓的,这偷偷摸摸的将粮食做了遮掩,运出城送到了大山之中,算是怎么回事儿?

最重要的是,若是杜家有心给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让他们可以在暗中似养兵马,那就是个大麻烦了!

“嗯,你说的事儿很重要!看来,我一会儿需要进宫一趟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神秘男子旁边的一个奴才却是看向了窗外,惊奇出声。

“主子,是容轻,呃不,是云若轻!”

原本敲击桌面的手顿住了,虽然男子想要控制住自己,却还是忍不住转过脸朝着窗户下面看去。

明媚的阳光下,街道上有两个小姐,后面跟着几个丫鬟。而那其中的一个女孩儿,皮肤白皙,眼睛是有着夺人心魄的美,不是云若轻又是谁?

男子只觉得自己心跳不争气的有加快了!随即看到云若轻同身旁的那个赵家的嫡女咬耳根,好像是说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两人都是捂嘴轻笑了起来。

笑?你云若轻心情很好不是吗?

突然间,男子转过脸来,似乎是很气恼。

自己为什么这么不争气?那个没心肝的女人,她根本就不会想到自己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根本就不会顾念自己的感情!

云若轻没有注意到头顶斜上方的视线,她沉浸在和赵雪黎逛街的喜悦之中。

好久没有这种逛街的感觉了!

将整张脸暴露在阳光下,不用化妆掩饰,也不用戴着帷帽,身边有自己的好姐妹儿,两个人可以一起咬耳朵,可以评论商品,这简直是对一个女孩儿来说很完美的事情。

上一世识人不清,那个容纹竟然是以为自己唯一的朋友就是林芮儿,却不想那林芮儿才是养在身边的狼,只在伺机咬上自己一口!

而现在的赵雪黎不同,她出身名门,最痛恨那些龌龊,云若轻当然不是来逛街的,她出门当然是为了来到花容坊。

当初给皇宫进宫的那些牙刷和牙膏,倒是都讲清楚了,也亲自示范了使用的方法。但是有一点,当初那个进宫的牙膏,都是用小瓷瓶,当初也是说明了,毕竟是刚做好了牙膏,却是没有做好合适的包装,只适合用一个特别制作的类似汤匙的东西掏出适量的牙膏,抹在牙刷上面使用。

这样的包装,哪里是适合使用的?终于在云若轻冥思苦想了很久之后,才是想到了合适的包装!

然而等着她们装作边走边逛的来到了“花容坊”,却是看到了三个熟悉的背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