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66章 你嘴可真臭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207 2016-01-18 20:20:38

  阳平公主目光一闪,倒是起身点了点曲如萱的额头。“小丫头,就你精怪!不过这事儿你不明白,就算是宫中贵人们已经很美,但是爱美是女人天性,谁会满足?”

等了这么久,自己的计划才刚是要开始,眼瞅着就可以让那个丑女如花死无葬身之地了,哪里能让这个小小的曲如萱出来搞破坏?

兰心县主已然是将这件事儿作为自己铺路的垫脚石了,哪里会在意这么个小丫头的插言?

“阳平公主殿下说的对!那个花容坊里头不是还有别的做工的吗?再说了,只是让她进宫去展示自己才能,说不定主子们一高兴,给她不菲的赏赐或者是改了身份也未可知!”

视线一转,看到那边不说话,状似在压低存在感的云若轻,兰心县主嘴角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不过说到花容坊,说到会改变人妆容的丑女如花,我倒是想起来咱们面前还有这么一位呢!啧啧,云若轻,慧敏县主?从前你明明是一个丑女,如何就变成了现在的模样?该不会,你也是找了丑女如花来帮忙改造了吧?”

云若轻抬眼,看着面前这个莫名针对自己的女人,倒是不卑不亢迎着她的目光。

“呵呵,原来兰心县主的蕙质兰心,原来不止体现在刺绣方面,更主要的是善于发现别人都没发现的东西啊!”

呸!贱人,你现在不就是仗着这么一张脸在京城能够出门了吗?说实话你从前不过是一个丑女,曲世子哪里就会知道你是什么人?哪里会邀请你来这里做客?

嘴角一勾,兰心县主站起身走到了云若轻面前。“又或者,你的这一张脸,根本就是假的?”

兰心县主眼底迸射出一种妒恨的冷意,“你们说说,这一张脸会不会是假的?上次那个赵家的小姐是怎么捣鼓的?是不是脸上添了什么东西?”

阳平公主笑眯着眼睛,身子向后靠坐了,倒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这事儿本公主还真不知道,不过兰心县主可是有什么法子能够检验?本公主还真是好奇呢!”

没错,阳平公主对所有丑女都没有好感,认为这些都是丑人多作怪,比如那个丑女如花,包括现在妆扮倾城的云若轻!

这一句话,无疑是给了兰心县主一个莫大的鼓励!当下她直接是朝着云若轻伸出了手。

不能暴露自己另外一个身份,云若轻在面对这些当着自己面算计另外一个自己之时,竟然是只能暂且忍耐。很显然,侠义心肠的曲如萱说话也没管用,这些人已经是冲着她来了!

“呵呵,公主想要看看,那么兰心自然是要给公主检查检查,我想,慧敏县主你应当是没有意见吧?”

有意见,当然是有意见,可是这些人给我机会抗议吗?

说着问句,兰心却是眼角迸射狠戾的光芒,直接是猛的朝着云若轻伸手。

“检验这东西是不是真的,不就是得需要抻抻这脸皮,扒一扒这眼皮,瞧瞧里边都有没有藏了什么,不就是验明正身了吗?”

云若轻疑惑,怎么自己的化妆之术被人知道了?

然而只是愣神这么一会儿,这个兰心已然是大力的撕扯着云若轻的脸皮!对,就是撕扯!兰心县主想到了,刚才自己清楚的看到,这个云若轻是和曲历川兄妹在里屋的。说明什么?她云若轻和曲家兄妹关系比她要熟稔!

脸上传来的疼痛感,让云若轻愤恨!该死的,这些所谓的贵女们,总是仗着出身,凌驾于他人之上!如同自己想要凭借草根身份不断努力,哪里就能很快起鼓相当?可是现在即便是有了慧敏县主这一身份,又回了云家,却还是被这个阳平公主给间接害到!

所谓冤家路窄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焦急的声音传来,“住手!兰心县主,你这是在做什么?慧敏县主也是我们这里的客人,你如此对待她,是不是太过分了?”

喊出这话的,正是曲历川!

看到出了里屋门口那个曲历川,此时正是一脸的焦急,兰心县主脸色一变!再转头,看到云若轻半低着头,看上去十分委屈,倒是让她更加恼火!

这个贱人,是在装可怜扮柔弱吗?

“世子爷何必紧张?我哪里欺负她了吗?啧啧,果然是一张惹人心疼的模样呢!我说慧敏县主,我不过是向阳平公主演示一下如何检验那改了脸的,你何必心虚到向曲世子爷摆出一张楚楚可怜的脸?”

刚才被撕扯,脸上传来了疼痛,云若轻低着头,不想让自己的怒让她们看到!谁知道竟被人认为是在装委屈?攥紧了拳头,云若轻努力使自己平静,话语冰冷。

“兰心县主,我不反抗不言语,就是装可怜吗?那你觉得我应当是何种反应?”

或者你是希望我直接撕扯了你的这张贱脸吗?我忍,我努力忍下去。在没有足够的底气之前,冲动是莽撞只能招来无法承担的后果!

然而,兰心县主似乎是看穿了云若轻的顾忌。咬牙,冷笑一声。

“听你家庶女说过云若轻你如今是一个牙尖嘴利的,本县主倒是在今天真的见识到了呢!”

那边站在门口的曲历川一改往日的温润明朗,此时已然是带了怒气。可是这一切,竟然是为了这个云若轻出头。

一切,无疑是让这个暗恋曲历川的兰心,更加的妒恨!这种妒恨,更是冲破了刚才还存在的丁点儿理智!

“还愣着干什么,给本县主帮着慧敏县主站稳当了!刚才没验清楚,这次本县主可是要仔细的验证!”

听了兰心县主的话,原本在一旁立着伺候的随从丫鬟,赶忙的用力拽住了云若轻的两个胳膊。

伸出手,兰心县主暗里咬牙!她这一次直接是将手变成了利爪一般,朝着云若轻的脸抓去!你个贱女人,就是想要靠着这一张楚楚可怜的脸来勾一引世子哥哥吗?我就毁了这张脸!

云若轻很显然也是看出了这个毒女的企图,这个时候屋里头其他人有看热闹的,有想救自己却是来不及的!

云若轻闭眼,攥紧了拳头。真的就让你这个贱人来抓破我的脸又如何?疼痛是暂时的,自己是干啥的,当然不会造成毁容的结果!可是这个后果,希望你能够承受的起!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达。

睁眼,看到了一把扇子挡在了自己的面前。云若轻现在看不到其他的,只有这把扇子上惹人厌的桃花!

没错,这就是那个自诩风一流,乱惹桃花的简以修!那个刚刚被自己用一句苍蝇的比喻骂跑了的简以修!

“哼!这是谁呀?这不正是鼎鼎大名的镇南王府二公子吗?你这是来怜香惜玉了吗?我看你们,还倒真挺合适!”

拿了扇子扇风,简以修此时一脸的嫌弃,用另外一只手捏住了鼻子。“闭上你的嘴,真是臭死了!”

兰心显著地脸,刷地一下子红了。“你,你说什么?简以修,你这么一个烂人,你居然敢对我不敬?”

“我应该对你敬吗?你一个县主,就敢抓破一个同样是县主的云家嫡女脸面,我一个王府的公子,如何就不能对你这样说话?”

指着简以修的鼻子,兰心县主很是恼火!这个人人唾弃的废物,居然敢这样对自己说话?

“简以修,信不信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简以修却是不为所动,此时冷着一张脸的他倒不是平常那般吊儿郎当。

“哼,作为京中的贵女,你真是不配!听说宰相府的公子前两天因为调系了良家有夫之妇,被人告了,宰相大人已经是被御史参奏了一本!你说,御史大人如果知道了今天这事儿,会怎样?唉,宰相大人啊,你真的很忙呢!”

“你……”兰心县主此时目光一闪,倒是有些心虚。他,怎么就知道这事儿的?

“少在这儿吓唬人!刚才本县主不过是在和慧敏县主开了一个玩笑,是在做游戏,哪里有那么严重?”

品诺县主却是轻笑着打断了剑拔弩张,“几位,咱们在这儿也是吃饱喝足了,该是继续去逛街了吧?听说前面有一个捏糖人的,很是有意思呢!”

阳平县主倒是率先站起了身子,“好,咱们这就走吧!”

及个贵女各怀心思,却也都是站起身子要离开了。然而临走前,阳平公主却是转过头对着云若轻,眼神犀利!“不过慧敏县主你不一起去看看吗?都已经是封为了县主的人了,以后总是免不了在各种宴会上见面的,慧敏县主可是一定要多交朋友哦!”

这句话,哪里是一个过来人的真诚赠语?这赤果果的就是在警告云若轻!少说话,得罪了咱们,你在京城的贵女圈子中,是不会再混下去的!

欺负你又如何?你身份低下,活该被咱们欺负!

等到这几个所谓的高贵女子离开后,曲历川的怒吼还是没有褪去,他真想不到,这些人就是当着他的面儿,欺负云若轻!想想云若轻的尴尬身份,想到从前关于她的传闻,曲历川又是一阵心疼!

合上了扇子,简以修此时依然是冷着一张脸。没错,自打他折返回来,脸色就一直是阴沉的。

云若轻暗叹,这是在生气?生我的气吗?可是云若轻不得不承认,刚才是简以修救了自己!也是简以修用短短的几句话,让那个贱人没脸下不来台了!倒是给自己出了一口气!

但要自己道歉是不可能,自己可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