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61章 调虎离山计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2718 2016-01-18 20:20:37

  要知道,宫中贵人们享受到的,是先于别人用了好东西的待遇!那些人们听说了宫中贵人都在用这个,自然是更加对这个牙膏牙刷有了期盼值。好东西不怕等,慢工出细活!

“虽说是能者多劳,但是你也不要把自己太累到吧?”

同样是面对自己这么一张没有变的脸,那些个女孩儿恨不得都扑过来,或者是娇羞的频繁低头抬头含情脉脉。

而如花呢?这个丑女,总是低着头在忙活她手中的活计!

当然,其实简以珏喜欢看到如花这种低头的样子。平日里她或许伶牙俐齿,但是在低头专注的表情,最是动人!更何况,那一头美丽的黑发,在她微低着头的时候,格外的醒目!

云若轻听到简以珏的话,手停顿了一下,抬起头,似乎是想要确定简以珏眼中的真诚。

“谢谢世子爷的关心。这世上谁生下来也不是为了享福来的,就如同世子爷您,不也是有着自己的责任和目标吗?人不可能是完全一直闲下去的,女人也是,就算是那些不去做工的,不也得操心一家子的事儿,也得照顾家人和孩子吗?呵呵,所以,只有死人可以是完全歇下去的。”

简以珏猛地看着这个一边做活一边说话的丑女。为什么,她总是看穿了自己心事一般?

只有死人才可以有权利歇着吗?自己一再逃避的事情,是不是需要认下,勇敢的面对?

云若轻其实真的只是有感而发,哪里想得到这位美男会对号入座?

“不过世子爷总是不好在京城长时间逗留的。来人,先把这些都包装好,送到世子爷的马车上!”

简以珏抿唇不语,倒是似乎依旧在沉思,发愣着走出了后院的门,却是突然又停住身子,向后看去。

“如花,保护好自己,做好自己的生意就行,可别是掺和了京城中的乱子!”

这是嘱托吗?云若轻笑着点头。她会的,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然而,云若轻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处于了舆论漩涡的中心。

因为是趁着自己出府的这段时间抓紧忙碌,所以云若轻倒是紧张疲惫。当她累到没力气的回到府中,却是看到有那些奴婢们对着自己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皱眉,从前自己长的丑的时候,都没这么多眼神,这些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怎么自己如此不屑的眼神?

不对,难道是有什么事情?

压抑下心中的疑惑,云若轻带着白月回到了自己的卿云阁。谁知,还没等自己开口,青梅倒是黑着一张脸走出来,先说话了。“主子,不好了,出大事儿了!”

云若轻拧眉,倒是没有多说话,直接领着自己复原和青梅两个大丫鬟,和白月这个二等丫鬟回到了房间里头。

“说吧,究竟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青梅似乎是很生气,却是又有些难于说出口的样子。片刻,顶着这么一张一阵青一阵白的脸,青梅恨恨的开口。

“主子,您不知道吗?前两天其实咱们府里头那些奴才们过来过去的,都是用异样的眼神朝着咱们卿云阁探头探脑的。奴婢看着气愤,倒是赶过几次,谁知道那些臭不要脸的,倒是说什么装清高,别人进的,咱们这就进不得?不知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吗?”

看到云若轻一脸的疑惑与不悦,青梅也是叹息,主子一心都在花容坊的那些事儿上,哪里注意到了这些!

“您这两天一直在忙,奴婢也是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就没有跟您说,不想让您担心。可是今天,奴婢守在那些嘀咕的丫鬟们后头,倒是听出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现在整个云府里头的奴才、丫鬟们,都是听说了一件事儿,说是这三小姐云若轻,在大晚上的和人相会,而且是几乎每天晚上都让她那情一夫从那后边的院墙翻过来,缠一绵一番!

而这件事据说,是从外边的人首先发现的。因为有谢人家早晨起来倒夜香,却是发现地上有一串奇怪的脚印,好像是一路从云府的院墙那边过来的。

又有晚上打更的老张证实,他在三更的时候,见到过一个人影就是顺着这条路的方向快速的朝着云府院墙而去,又是蹭蹭蹭几下上了墙。等到他刚打完了四更,还不到五更的时候,远远的看见那个黑影又从院墙上出现,跳下来离开了云府!

还有人晚上出来寻大夫急诊的时候,也见到了这么而一个奇怪的黑影。

这些传闻有鼻子有眼的,倒是生生的留下了一大串的精彩想象!

有人说,这是不是偷东西的?

可偏偏老张和别人都说这人手里头什么也没拿。

于是又有人说了,这脚印所在的位置,其实正好是云家三小姐闺房不远处的位置。那卿云阁挨着这北院墙,一翻过去,刚好是能够避过云府的巡逻家丁,到卿云阁里边。

先不说这些到底是不是贼人留下的,单说这些脚印是从云家小姐、如今新册封的慧敏县主房中来回的,就是让人不由的皱眉!

广大人民群众的想象力是无穷无尽的。

这人,难不成是去卿云阁寻相一好的?啧啧,那三更到四更多的时间里,是在做什么?居然还几乎天天都来相会?

几天的发酵,人们倒是又有了新的疑惑。传闻中的相一好,到底是谁?

于是,有人又说了,肯定是云家的小姐吧?要不然以着云家的丫鬟身份,哪里敢这样有恃无恐、明目张胆?还不是那个新近被封为了慧敏县主的云若轻最有可能!

这些龌龊的人们,不管从前云若轻扮作容轻公子做了多少事儿,和他们这些在京城的百姓关系却不大,一些八卦的人们,就是津津乐道的说着云若轻从前作为一个美男,在男人中间周旋做生意的事儿!

的确,若是没有个靠山,她云若轻凭借一个女子的身份,哪里就能混的如此风生水起?

古代男人的自尊啊!他们认为一个堂堂七尺男儿都是这般浑浑噩噩,毫无建树,无法理解一个娇弱的女子,如何就凭借一己之力获得了那么高的成就,更是被皇上所赞赏!

这下惨了,无辜的云若轻可是被周边的百姓冤枉了,纷纷扬扬的都是她不洁的之事!

黑影一愣,却是轻蔑的发出冷哼声!

黑衣人既然敢独自来到这里,翻墙而入,自然是有恃无恐的!

果然,他在人们眼皮子底下迅速的转身向后冲去。云若轻几人手里头是准备了家伙的,两个粗使嬷嬷一边一个,眼疾手快的合力将埋在地底下的大绳子拉出来,原本得意中的黑衣人却是没想到刚刚潇洒几步,却是摔了个狗啃泥!

“臭娘们,居然敢暗算我?找死!”

福圆和青梅准备好了大网子,这时候已经是拉绳,眼瞅着就要罩住这个黑衣人了。可偏偏这个黑衣人有功夫身手灵活,直接是头朝前,身子也是前倾,即刻的用尽全身力气朝着前面扑过去。

网子,只是盖住了这个男人的脚。

很快,男人站立好了,带着轻蔑的笑意看着这几个跳梁小丑一般的女人!

“雕虫小技而已,还想抓住我?接下来该收拾你们这些贱人了!”

只见男人手变成了鹰爪的样子,直直的迅速朝着云若轻的方向来了。

福圆和青梅都是大惊失色,不会武功的主子,这是要被这个男人擒住伤害吗?

可是没等男人靠近身前,白月却是一个脚踢向了男人的手臂。

男人吃痛,“丝”的一声,“你这个贱人,居然是会功夫的?”

以着他多年练武的身手,寻常人是不会将自己踢成这样的,更何况是个女人!

白月冷着一张脸,危急时刻,自己也是顾不得太多,暴露就暴露,总不能看着主子被伤着吧?

“废话少说,乖乖束手就擒吧!”

很快,身着白色衣衫的白月与身着黑色夜行衣的刺客打斗到了一起。虽然是个女子,白月身手利落,招招狠戾,在几个回合下来,很显然白月的功夫竟然是在这个黑衣男子之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