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60章 集体会情郎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249 2016-01-18 20:20:37

  再加上想到这个丫头如今竟然是背着自己同曲历川见面了,还不知道他们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想想就让他更生气!

“啪”的一下,云升直接是将手中的茶杯掷了出去,就碎裂在了云若轻的脚下。

“住口!别跟我说那些,现在我只是想跟你说,别打睿王府世子爷的主意,你只是一个皇商家的女儿,高攀不起!”

这哪儿跟哪儿啊?你哪一只眼睛看着我想要攀高枝儿了?呵呵,果然是看我不顺眼,做什么都是让你不痛快,想找茬很容易!

云若轻气结,却是表面上没有动怒。包括刚才那个茶杯掷过来的时候,她也是不闪不避。低着头,掩下所有的心思,云若轻听不出喜怒的声音。“是,父亲!女儿谨遵父亲教诲!”

看着这般听话懂事的云若轻,云升却是一愣,继而眼睛一眯,心里头暗自打量着云若轻。

仿佛是用尽全力却是打在了一团棉花上,犹如身体踉跄,这个劲头算是摔下去了。

云升深呼出了一口气,“你有自知之明就好!也别怪为父说话狠一些,实在是你不懂这些事儿,那个睿王府的世子爷是咱们这个小小的皇商之家高攀不起的,不必枉费心思。你放心,如今你也是有了慧敏县主这一封号的,将来让你母亲给你相看,总是能够找到一个不错的人家的!”

去你的!这是你一个做父亲的该对一个女儿说的话吗?真当我是个还不清醒的人吗,你这些话让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听了真是太不像话了,更是能教坏了一个女孩儿!

还好,姐不上你当!

云若轻应声退下。看着她的背影,云升嘴角一勾。你既然是有本事的,既然是闯出了名堂的,那么就趁早给这个家做出一些贡献吧,看来应当是早早儿的给你找个合适的人家嫁过去,这样才能让自己少些后顾之忧!

云若轻一边走,却是一直在疑惑!说自己是一个小小的皇商,不要妄想高攀?你费尽了心力,让嫡长女攀上了永安侯又算是怎么回事儿?难道你觉得世子爷比小侯爷更高级,所以好心让自己女儿打消了心思?

谁信!

对于明面上的孝道,云若轻谨遵,并不能让人挑出错来!可是这不代表她不能够有个活泛的心思!

等到云若轻一路上不吭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眼瞅着就快到卿云阁了,青梅轻轻的咳了咳。云若轻回神一看,却是看见在卿云阁门口踯躅不前的云府庶女云若梅。

一抬头,云若梅看到了云若轻主仆俩,倒是有些尴尬的模样。“我,我是来看看妹妹的,你回来有段日子了,我都是没有过来看望。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云若轻微笑,你不来看望也没关系的,其实在你之前除了云若锦过来挑刺,也没有人来这儿,包括她所谓的父母!

上前伸手拉住了云若梅,云若轻倒是看起来也算是热情,一路进了院子。“哪里的话,姐姐你能来我就很高兴呢!这边坐吧,福圆奉茶!”

云若梅身子不大自然,动了动,将手从云若轻手中抽出。“太客气了,其实你现在贵为县主,我,我好像应该给您行礼才是。”

说这话刚刚被云若轻说着坐下的身子,就要起来行礼。云若轻摆手。

“姐姐你就安心坐着吧,一家子人哪儿那么多礼节?要是让外人知道,我坚持让姐姐你给我这个妹妹的在家中也次次行礼,怕是唾沫星子飞我一身!”

“嗯!”一听这话,云若梅便是脸红了一下,坐下,却也只是蹭了椅子边儿,没有坐踏实。侧过脸,云若梅看着如今蜕变为惊人美丽的云若轻,目光一闪,又是赶忙的别过了脸。

“其实你现在真是好看。”

云若轻从福圆手中接过了茶水,微笑从容。“姐姐你天生丽质,一直是很好看。我这个是改变了妆容,前后反差太大,嗯,所以大家才认为惊艳!”

似乎是有些不相信一般,云若梅又是看了云若轻的眼睛,“我算是好看吗?像我这样的庶女,京城中多了去了。唉……”

云若梅说这话,头又是低垂了下去。

短暂的安静。

喝了一口茶水,云若轻淡淡的开口。“姐姐你有心事?”

在这个深宅大院之中,谁也不是谁的救世主,自己不过是一个苦苦挣扎中的人,可是不敢轻易许诺说什么你有什么事儿尽管给我说这种话!

“我……”只是犹豫半天刚刚说出口的话,在撇到云若轻并不甚感兴趣的表情后,云若梅又是憋了回去。从前都是没有亲近的,这次人家得了慧敏县主的封号,自己就巴巴的过来,还提出什么,那就显得太不好的。

最终,云若梅想说的话,化做了一声轻叹!

云若轻目光一闪,她自己都没有勇气说出口的事情,自己就更加帮不上忙的!

云若梅突然起身,“我,我也是来了一会儿了,姨娘那边还有些伙计要我帮忙的,这就告辞了。”

云若轻皱眉,怎么这就走了?这个云若梅,母亲是府上并不得宠的姨娘,好在是她姨娘知道讨好云夫人,每日里过去精心伺候云夫人,倒是让云夫人给了云若梅不差的教养。

但是,终究这云若梅犹犹豫豫又不爱言语的性子,上不得大台面!

青梅伺候在云若轻的身边送走了云若梅,小声疑惑的嘀咕。“真是的,这个二小姐来这么一趟,到底是所谓何事?支支吾吾半天,却是没有说出口,好奇怪!”

云若轻摇摇头,对于这个寡言少语的二姐,她想着只是不受宠的庶女身份让她变得很敏感吧!

“或许,她是不信任我,也或许是怕在这里呆时间长了,被那些人责怪吧!”

转过身来,云若轻却是看到福圆朝着自己眨眼。目光一闪,云若轻便是走进了内室,只有福圆跟了进去,青梅则是在收拾了一下茶几。

拿出一张折好了的纸,福圆一脸的凝重。“小姐,这个,是刚才二小姐借着喝茶的时候,悄悄的压在了茶杯底下的,她瞧见奴婢在看她了,却是眨了一下眼睛,又是低下头不语。”

捻开这张纸,云若轻仔细一瞧,却是拧眉不语。

看来,这个云府,果然是容不得自己啊,这才刚是回来,就开始了这么个算计!

接下来的日子,表面上除了每日里给父母请安,有时候受到一些所谓的虚情假意,云若轻的日子倒是看起来正常没有波澜。

而每次出门,云若轻总是找准了机会,装扮妥当,到花容坊里督促牙膏的制作。

在之前,这里的人们都是用杨柳枝作为清洁牙齿的工具的。所谓的“晨嚼齿木”,就是说利用牙齿咬开杨柳枝,里面纤维出来像是木梳齿一般的牙刷。

牙膏牙刷是云若轻已经在圣上面前打了广告的,倒是拿宫中采办的人,直接到了花容坊去采买,花容坊推脱东西是刚研发的,还没有正式上市,只是给了人试用过。于是,宫里的人给了花容坊十天的时间。

对于牙膏的制作,云若轻采用了古代那种茯苓等药物熬煮,不同的是,云若轻加入了萃取的所谓盐颗粒。

而牙刷,云若轻则是利用竹子,一端钻上几个孔,植入马尾,尽量接近现代牙刷。

而这个时候一个好久都没见面的人出现在了正在忙碌的如花面前,让抬头的她一时惊愣,倒是将手里头的药杵弄掉了地上。

那个如同谪仙一般的人物,依然是穿了月白色的衣袍,此刻嘴角弯弯,如同明月一般更添风采。弯腰,他拾起了药杵,放到了云若轻的手中,口中却是说出了跳跃的话题。

“你的牙齿的确是好看了许多。”

云若轻刚刚是回神过来,又似乎陷入了另外一个迷茫。“呃,不好意思,从前恶心到你了!”

扑哧一笑,简以珏在面对这个丑女的时候,似乎总是容易忍俊不禁。“胡说!你哪里恶心到我了?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优点,你当时或许牙不好看、眼不好看,但至少头发十分迷人!”

迷人?他居然用了迷人这个词!

或许,这个长相已经是无人能够超越的美男,不在乎女子的长相,只是在随心而行,对于云若轻亦是如此。又或许,这个男人也是属于情一人眼中出西施?

好吧,云若轻又开始觉得自己想多了!

“什么时候来京城的?”

听到云若轻问这个问题,正盯着她看的简以珏忽的目光一闪,有些答非所问。

“哦,我是因为进宫了,所以在回去之前,顺便给母妃买些东西。你的牙膏快做好了?我倒是可以趁着其他地方没有这东西之前,先给母妃用上了!”

云若轻好笑的看着这个如同情窦初开一般的男人,这,还是那个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第一美男吗?这是急于向自己解释吗?

上次那样有些不欢而散的意思,然而忙碌的云若轻却是在晚上入睡前,总是能够想到那张美腻的脸,那些响在耳边闻言软语似乎让整个人处于品尝了甜丝丝的味道一般,还有那些暖心的小礼物,呃,只觉得原本硬下来的心肠柔柔的都要化了。

云若轻知道,自己恐怕是再次情动了。可身不由己的这个大齐国当中,一个大宅院中的嫡次女,一个不受宠的她,能否真的可以左右自己的婚事?

“给宫里的东西虽然不是很多,但是毕竟是需要加倍精心的,也就是要多费些功夫!不过还好,做完今天这些,就是可以向朝廷交差了,剩下的可以让店里的女工们慢慢来,不急着向各地发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