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52章 我是云若轻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280 2016-01-18 20:20:34

  云若轻说这话,压抑不住了一般,形容十分激动,倒是似乎想到了那十分可怕的场景,在皇帝面前都有些失态。

皇甫浩然此时再次拧眉。

“民女吓坏了,要不是丫鬟青梅忠心耿耿,现在只怕早已经是魂归黄泉了!而在打斗的时候,民女失手将那个绿竹打死了,又打翻了烛台。民女害怕极了,在婢女青梅的忠心帮助下,翻墙逃走了!”

一切,似乎说的那么真实,在场的人,仿佛被云若轻带到了当时紧急情况之中,身处其境一般理解了云若轻的苦衷!

云若轻再次磕头,眼中似乎不争气的掉下了眼泪,却是她咬牙努力憋住,身子却是颤抖了起来。

“皇上,请原谅民女的无知!民女既然是永安侯想要杀死的人,哪里敢露出真实身份?再者说,民女既然是是杀了人了,不管这人是何居心,当时惊慌失措之下,哪里是敢留在府中?所以皇上,民女女扮男装,当真是迫不得已呀!”

精光一闪,皇帝皇甫浩然紧紧的盯着云若轻,仿佛是在考量这番话的真实性。“一番话,倒是说的合情合理!可是你这时候倒是敢露出本来身份了?你这是觉得,朕会给你保护了吗?”

云若轻面带惶恐。“啊,不,不是这样的。皇上,民女其实在扮作容轻公子的时候,已经是在京城看花灯的时候,舍身救了小侯爷一命了,为此受了很严重的伤!民女想,既然是对小侯爷有过一次救命之恩了,小侯爷应当是会忘记当日的冲撞了吧!”

京城花灯节时候,永安侯赵承允被刺杀这一件事儿,皇帝当然是有所耳闻,后来发生的闹鬼事件和这事儿不还有关系吗?

原来,那个救了赵承允的,就是这个云若轻啊!

呵呵,看来这名女子倒是有些心计的,这一次舍身救人,也是有自己的目的啊!这就难怪了!

在云若轻如此坦然的讲出自己的算计之后,皇帝反而是展露了笑颜。没错,一个诚实的算计,倒是比一个暗地里的阴谋,更让皇甫浩然觉得放心!

真真假假的说完了这些话,其实云若轻不是演出来的惊慌,她身后真的是冷汗一片。

原本已经是坐直了的身子,皇帝似是放松了一般,朝着椅背儿靠去。“说了半天了,故事很精彩!可是,你当真就是云家的女儿?你该如何证明自己?传说中那个丑女,怎就变成了如此惊华?”

“皇上,您觉得作为一个有功之人容轻公子好,还是去做一个人人唾弃、被人喊打喊杀的丑女好?民女只是不想犯欺君之罪,自然是不会刻意用这个身份来骗您的!”

嘴角一勾,皇帝此时仿佛心情甚好。

云若轻知道,自己的事情应当是没问题了。眼睛咕噜一转,倒是说起了其他的事儿。

“从前的时候,民女只是相貌被遮住而已,幸而遇到了花容坊的如花姑娘,她发现了民女的妆容诡异,正如打造璞玉一般,在洗洗擦擦画画之后,民女就变成了这般模样!还有这牙齿,也是用了如花姑娘给民女做的牙膏牙刷,才是能够恢复洁白。不过幸好是这样子。呃,从前民女那一口黄牙,真担心会惊驾呢!”

这一下,皇帝居然是笑了起来,“哈哈哈!这么说你从前当真是个丑的?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朕倒是好奇那个如花了,当真是有一身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啊!”

云若轻面带些许尴尬,好不要脸啊,云若轻自己给另外一个自己做了广告呢!

对,她这赤果果的在安利一下自己花容坊还没上市的新产品。

而看到皇帝一系列的表情变化,太子爷算是放了心!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帮助了自己解决难题的人,是自己举荐的功臣,太子皇甫景轩才是不希望她出事儿!

然而,皇帝给云若轻的封赏却是犯了难。直到一番思量过后,倒是让云若轻有了她想要的结果!

过几日,便是要迎来云家和永安侯府的大婚之日,一切当真是要回到一个新起点了。云若轻不知道,褪去了容轻公子的外衣,自己能否真的能够勇敢的站在云家的地面上?

可是丑女如花必须不能暴露,这个虽然模样难看的女人,留给了自己太多的回忆。甚至云若轻感叹,前世今生,竟然是扮作丑女如花的时候,最为踏实、满足!

在云若轻发呆的时候,倒是看到赵雪黎气呼呼的走过来,将一个帖子扔到了云若轻身旁的桌子上。

“我来,是给你下帖子的!”

云若轻从沉思中被唤醒,倒是一脸的纳罕。“瞧你,这么冰冷的一张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要给我下挑战书呢!”

重重的坐在了云若轻身旁的另一张椅子,赵雪黎似乎是心情烦躁。“唉,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我都快烦死了!”

“怎么了?呃,就是因为让你当跑腿儿的,所以烦?”

赵雪黎挥挥手,“你知道我不是因为这个的!唉,知道这个是什么请帖吗?是我母亲组织了游园会,邀请了一些夫人、小姐们喝茶、赏景!”

一听这话,云若轻倒是认真的看了看这帖子,眼珠儿一转,倒是想到了某些事情。

“这不挺好的吗?眼瞅着天气快热了,这个时候是最好的时节,正适合聚会赏景。”

本来是想要从云若轻这里寻求安慰,没想到这丫居然在火上浇油!一拍桌子,赵雪黎将怒气朝着云若轻释放。

“你知道什么?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我娘亲她从前并不喜欢宴会吗?虽然是和容颜被毁有一定的关系,但主要是因为我娘亲她讨厌宴会上那些虚伪与蛇的脸!可是现在呢?”

越说越气愤,她站起身来,将桌子上的请帖朝着地上掷去!“她居然也学会了去应付,也摆起了那套假路子!你都不知道,她居然每天都亲自给我爹炖汤送去书房!我真是讨厌她这样,难道是你刚刚把她脸修整好,她就心思活泛的想要去争宠了吗?”

云若轻叹了一口气,摇头看着赵雪黎。“你真是令我失望,令你娘亲失望,也是伤了你娘亲的心!”

赵雪黎怔楞一下,盯着云若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唉,你也是个聪明的,难道你觉得一个人会平白无故的转了性子?”

赵雪黎听到这话,原本刚才带了怒意的脸,不知怎的越来越涨红了。

“所谓为母则强,在原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是屡屡被挑战底线的情况下,作为将军夫人,她讨好将军不过是为了找回一个夫人应有的颜面!而一个母亲有足够的面子,将来,她的女儿才是在婚事儿上更加有底气!”

是啊,从前赵雪黎被算计,还有上次那凉性的种种汤水,无疑是表明,即便光明磊落不喜欢耍阴谋,韩氏母女也必须做出反抗才能保住身份、地位甚至是生命!在古代不能离婚的社会,韩氏只有讨好了将军挽回了他的心,才是能够给女儿讨来更多!

赵雪黎愣住了,眼眶渐渐红了。她的娘亲,做这些从前不爱做的事儿,就是为了她铺路搭桥啊!

“你,你说的对,娘她用心良苦,我却是质疑她的用心,我真是混蛋!我,我要去跟娘道歉,她应该会原谅我吧?我真不该这几天一直是横眉冷对的样子!”

云若轻扑哧一笑,“母女也是没有隔夜仇的!”,却看见那丫头蹭的一下向外跑出去。

摇头,云若轻为这个率真的女孩儿感慨。

然而不一会儿又听到脚步声,云若轻以为是赵雪黎又跑回来了,于是边回头边说,“你这人真是的,跟亲娘还矫情什么,你……”

云若轻突然顿住了,因为,她看到的不是赵雪黎,而是,简以珏!

依然如同纤尘不染的仙人,亦或是能融化冰雪一般的暖笑,在丑女如花的面前,简以珏始终是那个带着浅笑的翩翩世子爷!

“怎么了?很意外看到我?呵呵,我听说你前段时间出现过颍州,怎么我没有见到你?”

“呃,我只是有事回去了两天,却因为这边忙,又赶快回来了!”

抬脚朝着云若轻走近,简以珏依然浅笑。“呵呵,没关系,既然你这么忙,我刚好路过就来看看你。最近好吗?生意还算顺利吧?阳平公主后来没有找你的麻烦吧?”

这一个个问句,却是让云若轻更加的胸闷。自己该是如何对简以珏说?难道说自己前段时间在计划着其他事儿,其实已经见过你了!还是说,你很好,但是我们不合适?

人家毕竟没有直接说,云若轻我喜欢你,云若轻我爱你这样的话呀!

这个时候,云若轻倒是矫情了!心想着真不知道世子爷到底是怎样的品味,或许他真喜欢上了如花的丑,但是能否接受云若轻的倾城容貌?

云若轻深吸了一口气,“阳平公主贵为皇亲国戚,上次的事儿只是一个误会,她当然不会再找我的麻烦了。还没有好好儿的谢谢世子爷呢!”

依然云淡风轻的简以珏,丝毫没有觉察到云若轻内心的变化。“你要是真感谢我的话,不若请我喝茶?”

“呃,好啊,京城里有名的茶楼,您选一个?”

径直的走到云若轻后院中的石桌旁,坐在了石凳上。“外边都太吵闹了。你这个小院子倒是安静,不若你煮了茶来,咱们变品茶边聊如何?”

煮茶?闲聊?自己此时看起来真的像是那般悠闲的人吗?不,明明是没办法陪人花前月下,何必继续这样装模作样?你可以惬意的面对一个丑女,可是如何面对一个你曾经见死不救的傻子?你对我这样,似是暧妹,又算的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