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51章 安利新产品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252 2016-01-18 20:20:33

  宁玉听到云若轻关心的话,倒是心里头感动。她赶忙的摇头,“不是,都不是,是一个软麻烦!”

软麻烦?什么叫做软麻烦?

云若轻云里雾里,宁玉搞什么鬼?

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长着婴儿肥、大眼睛、小嘴巴的华服小姐,在两个丫鬟的跟随下,进了花容坊。

后边宁玉一拍额头,似是不忍直视一般。“看吧,软麻烦又来了!”

环顾了一圈,这三人仿佛是在找人,却是最终没有找到目标。

这位小姐的两个丫鬟,居然也都是个圆脸的,模样很相像,看起来是双生子!她们俩这时候鼓起腮帮子,倒是有些气闷的样子。“喂,掌柜的,你到底有没有通知那位公子来?我们都来了几次了,怎么你还这么冥顽不灵?”

宁玉苦着一张脸,肩膀都垮下来了。“姑娘啊,不是我不通知,而是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是谁,哪里能够找的到人啊!”

另外一边的丫鬟也是不悦的开口,“年前的时候,我明明是见到那位公子在这里出现过的!他难道真不是你们主子?你每次都是骗我说你们主子是个女的,你真当我们小姐和我们都是看不到的吗?”

这边的丫鬟接着继续,“是啊,那位公子救了我家小姐一命,却无奈当时因为年下有事情,小姐回了东府的老家,等回来的时候再想致谢,却是见不到人了!”

云若轻脸都快皱一块儿了,这两个丫鬟你一言我一语,当真是不给人说话的机会,嘴皮子也是利索,果然是麻烦!

而一直睁着无辜大眼睛的华服小姐,在盯着云若轻看了一会儿之后,这才开口了。

“你们说你们主子是如花姑娘,他们说是个丑女,那么眼前这位就是你们的主子?其实本小姐只觉得好笑,你们为了不让我找到恩人,当真是招来这么一个丑女来演戏?真是煞费苦心了!”

云若轻愣住了,不光是女子的话让她觉得匪夷所思,更加让她惊讶的,这个婴儿肥小姐居然是一口娃娃音!

唉呀妈呀,小心肝一颤一颤的。不过,这种长相的女孩子,有个娃娃音也不算是惊悚!现在云若轻算是明白了,怪不得宁玉说这是个软麻烦了!

听了半天,再加上宁玉的一番解释,云若轻倒是明白了。原来,这位娃娃音的林莺莺小姐,在一次出门上香的时候,遇到了采花贼,当时两个丫鬟虽然是极力护主,但是敌不过那两个贼人是有功夫的壮汉。然而就是在这个时候,从天而降的一位公子,打败了两个壮汉,自己也是受了伤离开了。

林家的小姐一直感念这位公子,更是担心他的安危,却无奈当时这人根本就没有留名字和住址。然而再一次出门的时候,林家小姐却是看到这个正在装修的店面,一个俊逸的身影正在指示着工人做事。

那个,正是救他一命的恩公啊!

然而,没等林家小姐走到跟前,那个公子却是坐上马车离开了。主仆三人问那里做事的工人,说是这里的主子!

突然,云若轻眼睛一亮,难道,她们三个人说的,是年前监督这边装修的云百元?

嗯,这就对了!云百元论年纪、外形,都与这三人描述的相符!只是,云百元居然是一个做好事不留名的侠客?想起自家小叔叔那张狐狸一般的俊脸,云若轻摇了摇头。

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个情况啊!

轻轻咳了咳,云若轻走到前面。

“我说三位,你们所说的这位英雄,还真不是这里的主子!如您所说,我就是这里的主人!”

三名女子表情倒是一致,都是凝眉,有些失望,还有些不甘心。

云若轻没等他们说话,继续开口,“不过小姐也别失望,您所说的那个人我的确是认识的!”

何止认识,咱还是亲人呢!

林莺莺小姐眼睛一亮,认真的听着云若轻接下去的话。在听到云若轻说出了原来那正是六大公子之一的云百元之后,林莺莺含羞带怯的想要请云若轻帮忙,想要当面致谢。

在给了林莺莺一个满意的答复之后,云若轻舒了一口气。没想到原本为了进宫的紧张心情,倒是在这个时候一扫而光。

这三个主仆啊,倒是真有意思!

在浴桶里安静的泡澡,云若轻闭目养神。从来到这个大齐国,自己马不停蹄的赚钱、算计,倒是在明天迎来了一个转折点!之后呢?

倏地一下睁开了眼睛,云若轻充满自信的一笑,不管将来如何,她云若轻都将是昂首面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金碧辉煌的宫殿,如同迷宫般的左走右转,那御书房便是呈现在了眼前。

云若轻深深的行跪拜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个坐在上首的明黄色身影,此时倒是带了笑意。

“你就是容轻公子?抬起头来!”

容轻依言,微抬起头,却是没有同皇帝皇甫浩然直视。从贤皇皇甫卓过世后,贤皇实施的是温吞政策,倒是令大齐国弊端百出。现如今的皇帝皇甫浩然自打继位起,便是勤政爱民,推出各种措施,推动大齐国的经济发展和军事的增强。

而御书房内,除了皇帝,还有大太监黄公公以及太子皇甫景轩。此刻,他们都是注视着传说中的容轻公子。

那个据说是整日操劳的皇帝,此刻轻轻的咳嗽,却是面带柔和,“容轻公子果然是一表人才!你为百姓们献出了所有的身家,着实令人感动!更是让朕赞赏的,是你为赵有常提供的那些办法,倒是令庄稼虫害都有了防范措施!当奖!”

云若轻听到这里,却是没有喜色,她郑重的磕了一个头。“启禀皇上,贱民恐怕当不起这个奖赏!在皇上论功行赏之前,贱民还是想求皇上能够赦免贱民的一个罪过!”

皇甫浩然眼睛一眯,“哦?容公子何出此言?你是大大的有功之臣,何罪之有?”

如果这人是有什么大奸大恶之事隐瞒了,这倒是会害到皇上的。毕竟,封赏一个罪人,会招来天下人的质疑的!

云若轻却是腰板挺直的,伸手取下了头上的发簪,瞬间,原本是男子发束,此刻秀发飞扬披散在了云若轻瘦弱的肩膀之上。

我见犹怜的美人,毫无疑问的女子!

人们都惊呆了,怎么也没有想到,如此有胆有识有能耐的容轻公子,竟然是一名女子!

黄公公登时挡在了皇甫浩然的面前,指着云若轻大骂。“大胆,你竟然是在朝堂之上戏耍众人,明明是女子冒充男子,你简直就是犯了欺君之罪!”

云若轻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太监的话,无疑是在怂恿皇帝将自己处死啊!面上,云若轻更加无辜。

“这位公公何必动怒?民女该定何罪也应当是皇上说的算,您这样算不算越俎代庖?”

“你?”黄公公刚想反驳,却是看到了皇帝凌厉的眼神,赶忙的跪下。

“皇上,奴才错了。奴才只是一时惊讶,被这名女子的行为搞的措手不及,害怕她别有用心谋害皇上啊!”

句句忠心耿耿,配上那诚惶诚恐的脸,倒是让这个老宦官看起来无比的真诚。

在云若轻松下发髻的时候,那瞬间的美丽击中了太子爷皇甫景轩的心脏!这个令人惊艳的脸,原来是属于一名女子!天下间哪个女子能有如此美貌,又兼具了拯救天下苍生的智慧?

说实话,在这之前,太子殿下一直以为他所迎娶的闵将军府嫡女,姿容过人,更重要的是她熟读兵书和史书,对事情都是非常有见地的。

而在这个时候,太子殿下原本的认知被否定,原来世间还有如同云若轻这般人物,绝世容貌、惊人智慧!

摇摇头,太子殿下皇甫景轩赶走了心中的想法!

想什么呢?谁能比得过太子妃闵白卉的好?

“父皇,不管容轻是男是女,她为这个大齐国,为百姓,做下的贡献做不来假呀,难道就因为她是女的,便是抹杀了她所有的功劳吗?”

赵有常是太子的人,他找来了这个容轻公子立下了大功劳,所以太子在皇帝面前大加赞赏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出现这种变故!

皇帝阴晴不定的脸,却是没有让云若轻起身。

“朕也没有说要杀了你这个女子,都惊恐什么?不过朕很好奇,你这个女子,这般女扮男装,到底意欲何为?”

云若轻早就料到会被人质疑动机,这个时候面容哀戚,更添了楚楚动人。

“皇上恕罪!民女并不是要特意隐瞒不报的,只是因为民女有着迫不得已的苦衷啊!民女其实不叫容轻,民女的真名叫做云若轻!是皇商云家的嫡次女!”

抬眼,皇甫浩然倒是有些疑惑,“云若轻?这个名字倒是有点耳熟呢!”

旁边的另一位太监,这时候开口,“是啊,皇上,前段日子说是永安侯打死了云家的嫡女,说的就是这个名字!不过皇上,据说那个云若轻,貌丑人傻,而眼前这位,不像啊!”

云若轻吐血!貌丑人傻?这位公公,您还能再含蓄一点儿吗?

“皇上,这位公公说的没错,民女正是那个传言之中貌丑人傻的云若轻!”

皇帝此时脸色难看,倒是冷哼一声,“那朕倒是给你机会,说说你所谓的苦衷?”

云若轻心里头一松,不管是啥态度,好歹是给自己机会了。

“而永安侯上次却是是将民女打了个半死,在回家之后,民女本来以为安全了,却是有一个婢女绿竹说是永安侯恨极了民女,势必要杀了解恨,还说她就是仰慕永安侯的人,居然是拿起了刀子就要刺杀了民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