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49章 你真想得美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391 2016-01-15 20:04:57

  当年镇南王爷见了宋家的小姐后,只觉得温柔可爱,花了大力气请人提亲。婚约定下了,却是在举办婚礼之前,镇南王爷因为遭人暗算,中了春药,倒是宋家小姐不顾及太多,委身相救。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一个月后,镇南王爷居然带了一个武将严家的独生女儿回来,说是不知道自己父亲曾在打仗的时候和属下定了儿女娃娃亲,如今对方寻来了,而自己却是酿下错误与人定亲。他没有明说的是,定亲还不算,还和宋家小姐发生了关系。

对于宋家人来说,镇南王爷对宋家小姐做的事儿,这已经是不可原谅的错误了。可是人不能言而无信,这儿女亲事镇南王爷不能不认,更不能让父亲背负不义的骂名。更何况,宋家小姐这时候经过把脉发现已然是怀了身孕。宋家人做不出那种逼迫人家不认娃娃亲的事儿,偏偏镇南王爷酒后糊涂又和那严家小姐发生了关系,这一下子,就算是不成亲也得成亲了。更何况,宋氏的父亲,宋家老爷宋宝元却是一个糊涂的。

从前宋将军在的时候,宋家有宋将军和夫人操持着,日子红火,无人敢欺,偏生到了宋将军孙辈宋宝元的时候,没有任何的能耐只靠着皇帝念及其祖父功劳给了一个小小的武官做,却无奈他性格懦弱撑不起这宋家的门面。对于他来说,能同镇南王爷结亲,已经是莫大的欢喜了,这男人一时糊涂算不得什么,何况说镇南王爷已经许诺两人都是夫人,平起平坐。

可是事情还没完,刚要依照原本商议的婚期举行婚礼的宋氏和镇南王爷,却是得到了严家的阻挠,说是严阿娇也有了身孕,必须要有个交代,这私底下三家人竟然是商议了同一天让镇南王爷娶了两家的小姐!

无论镇南王提出的要求多么的让人不可思议,那宋家当家的宋宝元,倒是当真答应了!

对于当时的颍州城百姓来说,倒是见到了别开生面的婚礼,镇南王爷被无数人羡慕,这严阿娇千娇百媚,宋氏温柔可人,倒是让镇南王爷同一天坐享齐人之福!

后来呢,镇南王府的两位夫人同一天生产,顺利诞下嫡长子的严阿娇成为了镇南王妃,而生下女儿的宋氏不光是身份稍差了人家,还在几个月后失去了女儿。

云若轻听到这里,当真觉得好气好笑,这个宋宝元虽说是长辈,但是云若轻真想说是一个怂包元,他如何就确定镇南王爷说的是真的,如何就知道那婚约真存在?何况立婚约之后,那个严阿娇才出现的话,即便是有娃娃亲在,镇南王爷也不应该是同她发生关系啊!再说了,怎么偏生那么巧,严阿娇会早产和宋氏同一天生产?更巧的是,宋氏生出了一个女孩儿却是没几个月就夭折了,严阿娇却是生了一个健康的绝世佳公子!

越想,云若轻越是对宋氏同情,连带着对那个混混简二公子也是多了一点怜悯之心!可怜的,原本可以做一个嫡长子,倒是没有想到天意弄人!宋氏呢?云若轻可是对她一直有好感的,真是想不到这样的女人竟然是这样被命运捉弄!

燕妈妈这时候也是叹息,“是啊,由此看来,男人还是更是在乎容貌和情趣的。虽然宋氏容貌不错,但那镇南王妃的容貌更胜一筹!我那从前在镇南王府里头当差的老姐姐也说了,宋氏夫人平日里不太会迎合镇南王爷,反而王妃是一个知情知趣的,惹得镇南王爷几乎日日宿在了她那里。”

说完这话,燕妈妈一转眼,却是发现如花姑娘正是在发呆。

“如花姑娘,你怎么了?我说这话也没别的意思,你可别多想啊!”

燕妈妈只当是自己说了容貌重要,戳痛了云若轻的神经。

“呵呵,无妨,燕妈妈不必担心,我也只是想起了一些事儿。这样看来,那镇南王府的二公子也是怪不容易的。”

想起来那一次简以修在花船上躲避刺客的事儿,云若轻心里头烦闷,难道得了王妃之位,那严阿娇没有打算放过宋氏和简以修?只是不知道,这事儿简以珏知道吗?

云若轻不敢想象,人们所羡慕的是镇南王府表面上相安无事,只有那两位夫人和一房妾室,可是内宅里的阴私,到底设计了多少个无辜的人,包括孩子!可是那个翩翩世子爷,看起来就是那样不受尘世污浊影响的人,怎么好将一切往他身上引?他也不过是一个无辜的人啊!

不,无论如何,云若轻不会相信简以珏会是一个暗地里杀伐、狠戾的人!

“对了,好久没有去芙蓉阁了,听说现在是莹儿姑娘做了花魁了?”

一听提到了莹儿,燕妈妈倒是对那个通透的丫头很是满意。“是啊!莹儿这丫头倒是个聪明的,懂得若即若离的,倒是迷的那些老爷公子们神魂颠倒的呢!”

云若轻心里一沉,顿时觉得莹儿上午说的话,没那么简单,便是继续套着燕妈妈的话。“那这样莹儿姑娘是不是每天都有很多老主顾了?她倒是能够伺候的过来吗?”

“哈哈,是啊,她的确很忙的。不过这最近啊,倒是有个南城的富商家公子,每日里一掷千两包了她!说到这位公子啊,人长的好看,还是他们家中好容易出来的一个秀才,那家人倒是宝贝的很,就算是花了这么多钱也是只求那公子能高兴。”

云若轻眼角都是带了讥笑的冷意。“呵呵,既然是这公子这么有钱,怎的不为莹儿赎身?该不会是燕妈妈您舍不得莹儿这棵摇钱树吧?”

“哎呦姑娘,你看燕妈妈我是那样的人吗?人心都是肉长的,做咱们这种营生的,总是不能过一辈子的,要是真能遇着可心的人,我替他们高兴还来不及!真的!用你话说,只要是有人肯出恰当的银子,我当然是不会拦着!只怕是那家人看重那位秀才的前程,玩玩儿可以,不能让那秀才当真,更不用说养做外室或进了家门了!”

云若轻一听,冷哼一下。怪不得莹儿千方百计要找到自己帮忙,怕是也知道自己的身份进不得那家府上,只想着先脱离了这贱籍,再想办法转了身份入府吧?

贱人,你可真是想的美!当初的事儿还没有跟你清算,这会儿竟然是要挟了柳眉,利用了自己,想要过你想过的日子?只怕是不用我做什么,你也没那个命!

送走了燕妈妈,白月领了福圆来了屋里。而福圆带来的消息,却是现在云衣坊每天被越来越多的百姓前来来致谢!

大灾之年,往常的时候,百姓都是拖家带口的逃难去。而今年的颍州城,人们却是一个都没少!因为,颍州城出了一个大善人,他变卖了家产,使得人们虽然是没有往年那样新鲜的蔬果可以吃,却是得来一些腌菜,凑合着粮食过活。

最主要的,是因为这位大善人将钱财主要去做了那些打井所用的工具,皇帝还专门派人去制作工具,这是真正让那些井能够打深,真正是出水了!这才是解决了人们根本的需要,虽说是庄稼用的水还是不够,但是人们生活的基本用水倒是足够了!

在一片感激声中,却是有人打起了不同的主意。

颍州城云府,云升的奴才又从京城回来了,主仆俩又开始了一番筹谋。

“那个如花可真是有本事啊,居然是能够在那些东西上做文章,我还当真是小瞧了她!”

“不过主子,到现在奴才也是没有查出来,到底是什么人把那李管事又抓回放到了咱们店里的!这人能够在京城神不知鬼不觉的抓来人又没有让咱们发现,可谓是大患啊!”

听到阿奴这样说,云升也是皱眉。他当然知道,这个人能够做到这些,定然是来头不小,实力不俗!可是既然想不通,暂时就放到一边吧!

“也没什么,那个李管事儿不过是一个小人物,他说出的话能有多大的分量?就算是他说出实话又如何?让你送去的天山雪莲,公主有何反应?”

“阳平公主似是十分欢喜!奴才也是按照主子吩咐的,说这一切不过是栽赃陷害,真若是咱们云家有心唆使了李管事儿,又怎会让他在云家商号中被捉?也说了云家百年基业,断不敢做出伤害公主这样权贵的事儿!公主原本难看的脸色缓和了,奴才觉得公主是信任咱们的!”

一听这话,云升嘴角弯起,他就知道一切逃不过自己的算计!“那就好!我就说,没有几个女人能抗拒的了天山雪莲的诱一惑!传说中美容养颜的神品,哪个不想得到?对了,那个丑女她现在做什么呢?”

然而阿奴这会儿眉头皱起来,面露难色。“奴才在京城也是待了一段时间,却是没有注意到她是什么时候离开京城的!而且,据奴才所知,这个如花有一个本事,就是随意改变妆容,能让人认不出来!”

随意改变妆容,能让人认不出来?那个丑女?

等等,这个丑女有没有可能是自己那个失踪了的贱女儿云若轻?

也不怪云升能够发散思维,自从云若轻的坟墓里扒出那具骸骨,虽说是烧焦了的,但是经过查验,却是身量比云若轻要高的女子尸骨!可是云升仍然是不可以确定云若轻的生死,只能判定为失踪!在观察了京城那家人的反应,他可以断定,不是那家人做的文章!

那么,云若轻这失踪也太过离奇了吧!一日不找到她,云升就越来越陷入不安之中,这种不安随着云若锦的婚期临近,而更加的明显,眼皮直跳!

于是,当再次听到丑女这两个字,云升却是发散思维联想到了云若轻!

同样是丑女,如花是在云若轻失踪之后大放异彩的,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吗?还有那个同期出现的容轻公子,那自信的神采,那周身的气场,那有些令他眼熟的眉眼,一切都令云升有些不踏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