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41章 这仇我定报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294 2016-01-07 20:05:00

  曲如萱皱眉,双手叉腰,倒是为容轻公子打抱不平,“怎么不好了?容轻公子居然能够答对那么多的脑筋急转弯,还胜了弟弟一个灯谜!”

伸手打掉曲如萱叉起的胳膊,曲历晟面带不乐意,“哎哎哎,那他只是碰巧而已,只是使了手段而已!我那答案也是对的啊!还有,我不是弟弟,我是哥哥!”

哼了一声,曲如萱别过脸不搭理曲历晟。这个小子,仗着比自己早出生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做起了自己的哥哥,自己已经有哥哥了,只想让他做弟弟让自己欺负!

“其实,我最好奇的是那家伙儿怎么会有我们家的小刺鸟!要知道……”

皱着一张脸的曲历晟话还没说完,却是被人重重的抓住了两个胳膊。

“你说什么?那个容轻公子有小刺鸟?”

知道小刺鸟的人,都明白这是曲家人专门训练的一种传递消息的鸟,比之信鸽它有特殊的外形,更是有着极其忠诚度。从前的时候,第一任睿王曲不凡和当时还是岳王的皇帝皇甫卓共同驯服了刺鸟做信使,倒是成功的帮助他们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麻烦,最终皇甫卓登基做了一代圣明的皇帝,并将小刺鸟的驯服只交给了曲家人继续。后来,曲家人在喂养刺鸟的时候,时不时将自己的血液滴入小刺鸟的鼻孔附近,以此来使其认主。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曲家的人,这些小刺鸟几乎不会认错主人的,这也就是当初简以修非常奇怪丑女如花如何会有刺鸟的原因。要知道,即便是碰巧得了刺鸟,它也不应该认主人并留在身边的。

当那天简以修到了郊外母亲的院子,却是看到了那个戴了帷帽的云若轻,也是发现了她有刺鸟。当时他几乎就确定了她就是如花那个丑女,却是听到母亲和其他人都说着是一个极其美貌的女子,简以修便是有些奇怪,难道真如母亲所想的是曲家的人?以着长期顶着一张丑脸的如花,真的会刻意将自己的脸改造?

简以修当然见过容貌惊人的容轻公子,那张脸一丝改造过的痕迹都没有,居然也是一个有刺鸟的!这个刺鸟出卖了容轻,他,其实就是她!

正是因为一只小刺鸟,却是让他简以修得以这么快的,第一个揭开了云若轻的秘密!

“你为什么不早点儿说,她有刺鸟的事儿,你为什么不早些说?”

简以修很激动,倒是让双胞胎兄妹傻愣愣的。

臭丫头,原来你一直就是在装丑女?哈哈,原来不光是我一个人会伪装,你的伪装倒是更高端啊,你这是骗过了所有人!

不行,我得去逗逗这个丫头,再多看看她那张丑脸心里平衡些!哼!

然而,等到简以修到了花容坊,却是发现这里一片混乱。

“怎么回事儿?这里发生了什么?”

门外看热闹的人们说,“阳平公主带人对这里进行了打砸!还抓走了这里的店主,就是那个丑女!”

那个丑女如花被抓走了?天,她怎么就得罪了阳平公主那个女人!

等到白月看到了简以修,目光一闪。

“简二公子,请你救救我家主子吧,看这情况,我家主子被抓去后不会好过的。”

简以修咬牙,又长舒了一口气。“这事儿大抵是我帮不了忙的,不过有人却是可以帮忙。你赶紧派人给他送信吧!”

白月愣了一下,却是在简以修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之后,赶忙的写信叫人快马加鞭送了过去。

云若轻此时极不好过,本来被抓到了这个公主的府邸,她是做好了公主不好说话的心理准备,可谁知道刚刚开口,便是被打。

看到那个脸上红色密集的肿脸阳平公主,云若轻明白,这人果然是过敏了!只是,自己那些东西都是采用了温和材料,一般人都不应该过敏啊!

“回公主殿下,民女正是如花,但是民女并没有造出害人之物,还请公主殿下明察!”

嘴唇一勾,阳平公主冷哼一声,“哼,你这个丑女,还敢嘴硬?来人,给我掌嘴!”

云若轻心下一凉,这个哪里是不好说话,是根本就不想让人说话!

“啪啪啪”的声音响起,十几个耳刮子下来,云若轻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这让她疼痛之余生生压下了恼怒。

看到云若轻那张丑脸已经是被打了红肿,阳平公主才是冷笑着让人住手。

云若轻腮帮子疼,倒是自嘲一笑,这冷不丁得罪了煞神了。是不是该庆幸前段时间彻底把那个糖瓜给弃了?要不然这嘴巴子被抽出两个糖瓜出来,搞不好还被说成是要袭击公主的暗器!这个十六岁在古代算高龄的未订婚女子,古怪的脾气到底是因为嫁不出去养成了,还是因为脾气嫁不出去?

“这回知道该怎么说话了吗?本公主问你,是谁给了你那么大胆子,竟然敢毒害本公主?”

我胆子的确够大,可是和你无冤无仇干嘛把你弄丑?

一个在阳平公主身边的婢女转了转眼珠,倒是斜瞪了云若轻一眼。“公主殿下,您干嘛还问她!我看啊,一定是这个丑女嫉妒您身份尊贵又有如此美貌,故意来陷害您!您就是太仁慈了,要我说这种谋害皇亲贵胄的人,直接打死了也不为过。”

云若轻皱眉,这个婢女是什么人?云若轻自问从前没有见过她,她这话为什么句句将自己逼上死路?

看着这位阳平公主脸上的阴狠更盛了几分,云若轻暗叫糟糕。

“公主殿下,您是天生丽质,我羡慕来不及,只盼着您路过的时候多看几眼也是觉得赏心悦目呢,我哪里会毁坏这种美好?”

从婢女的话中,云若轻已经是猜到阳平公主格外爱听别人夸她漂亮,这一试果然有了效果。

趁着阳平公主脸上稍稍缓和,云若轻想要尽快解决当下的疑问。“公主殿下,对于我店里的东西,我自信没有出过事儿,倒是前段时间花容坊没在京城开店的时候,一些人拿了假的东西冒充花容坊的售卖,不知公主的可是也上当了?”

那个婢女又出来了,指着云若轻,一脸的倨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公主用的东西,都是金贵的,怎么会买那种来历不明的东西?告诉你,这东西都是我们陪着公主去你店里买的,一开始还觉得好,后来才继续用的。倒是没有想到,你这些东西都是一开始用着好把人给骗了,当了回头客,这真是包藏祸心呀!”

确定是在自家店买的?云若轻心下惊讶,这不应该呀!难道这个阳平公主当真是千分之一的那个可能?可能到别人都不会过敏,而恰恰是她用了之后过敏?

不对,要是过敏的话,从最初她就不会用完一瓶又一瓶还安然无恙!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然而,这会儿的阳平公主已经是再次恼怒了。“来人,给我重重的打板子,一定要打到她说了实话,这里边到底是掺了什么东西,要是不给我说明白了,就打死这个贱人算了!”

一声令下,便是有粗使嬷嬷拉过了云若轻到条凳上,任凭云若轻再是巧舌如簧,那重重落下的板子带来的疼痛感,却是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一下、两下、三下……

“公主,即便您,打死我,也只能是让那作恶的暗里高兴。公主……”

“真是的,还想着巧舌如簧欺骗公主?”

这个婢女长期伺候公主,倒是知道如何挑起公主的怒火。果然阳平公主这时候已然是大发雷霆。“来人,把她的嘴给我堵上!既然是她不知道开口说实话,又何必让本公主听她聒噪?打死了算,清净!”

啪啪的板子声,重重敲在了云若轻的心房。

这个时代,更多的是自己不能掌控的!而同样是富有,在这个时代却不过是个下贱的身份,那些所谓的贵人们仗着身份,却是为所欲为,竟然是掌握了自己的生杀大权!

所谓谋害皇亲贵胄,当真是将人打死又让人无法辩驳的好借口!

就是在云若轻被打的几近绝望的时候,征西大将军府的大小姐赵雪黎来了!

轻哼一声,对于一个将军家的嫡女,阳平公主其实并不打算给什么面子。要知道,皇帝平素都是极为宠惯她的。

“赵家的小姐,你这个时候来应该是当救兵的吧?不过这个如花不过是个卑贱的身份,你确定是要为她求情吗?”

赵雪黎并不闪躲,倒是看了一眼受刑中的云若轻,恳切的说,“臣女的确是为如花姑娘求情来的。家母有些治愈疤痕的药膏子,是需要如花姑娘给配制的,公主殿下您把人给打死了,只怕是像我们这样等着拿东西的人,就都得失望了。”

像她这样的人们?赵雪黎无非是在说,还有很多贵人都是在等着用花容坊的东西,想给公主一些压力,毕竟是不能随便把人打死的。

阳平公主眼睛一眯,倒是做了手势让那些婆子们住手。盯着面前的赵雪黎,阳平公主语气不善。

“你别跟本公主说有的没的,就算是你们一大群人等着也不行,这个如花就是个卖假货的,就是个专门坑害人的,本公主我怎么能放了她去继续害人?”

又看了一眼被打了半死的云若轻,阳平公主冷哼一声,“不过既然你这么说,本公主倒是不能把她打死了,这样吧,本公主就给你们去寻找证据,要是能证明不是她做的东西害人,本公主就放了她!”

“你!”赵雪黎此时格外的气愤,这个阳平公主,果然是如同传言中那般不好相与!这把人给关住了不放,谁知道人会被她折磨成什么样?再说了,云若轻不能出来,自己到哪里去给她弄证据?这事儿只有她自己最有办法解决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