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77章 她是故意的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147 2016-01-18 20:20:41

  等到丞相府的马车离开了云府之后,众人也是纷纷告辞。

而马车上,宁娇兰手里捏着一个东西,脸上却是带着一种神秘的笑意。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女儿,宁夫人面露疑惑。

“兰儿,你在做什么?”

从沉思中回神,宁娇兰的笑意并没有凝固。“娘,这是让人从云若轻那里弄来的香囊,只要把这个东西交给了哥哥,只说是哥哥便是从前云若轻那个情郎,那么云若轻便是百口莫辩了!”

宁夫人疑惑的看着自家女儿,好端端的,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宁娇兰怕是宁夫人不明白,继续得意的做解释。“所谓奔者为妾,这个云若轻既然只是一个皇商之女,现在暂且收了这个香囊,将来若是哥哥能够有更合适的人选,大可以只是将这个云若轻做一个妾室来安置!”

谁知宁夫人却是出口斥责,“胡闹!那个云若轻虽说是出身不太高,但好在也是有了慧敏县主这个名号,况且我觉得她的确不简单,也算是配的上你哥哥!你这丫头,你这样针对云若轻到底是什么原因?”

宁娇兰一时傻眼,倒是不知该如何开口。“我……”

宁夫人叹息一下,“你不说我也是猜到了,你大抵是为了上次美味坊的事情记恨了她吧?你呀,当真是小孩儿脾气,这些事情哪里值得你动真气?再说了,依我看,那个云若轻可不是个容易被算计的主儿!听娘一句话,那事儿就算了,你哥哥的事情,你也不要再胡乱参与了!”

暗中捏紧了这个荷包,宁娇兰暗恨,怎么连自己的娘亲都觉得那个云若轻好?她哪里好了,这些人都是糊涂了吧!不行,娘亲既然是觉得云若轻好,自己就更是不能让云若轻顺利的作为哥哥的正房夫人!

等到马车到了丞相府,宁娇兰并没有随着宁夫人回房,却是叫住了刚刚下马的哥哥宁天禄。

“哥哥,过来!”

将马交给小厮拉到马厩去,宁天禄伸手敲了宁娇兰的额头,“臭丫头,你又在故弄玄虚?说吧,又是闯什么祸要你哥哥我顶罪?”

“哥,瞧你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有好事儿,大好事儿!”

宁天禄一听这话,登时有些奇怪的看着自家妹子。

“哎,我问你,你觉得今天看到的慧敏县主如何?”

猛然听到自家妹妹提起那个让自己念想了一路的女子,宁天禄有些痴痴的说,“人间绝色……”

这四个字,却是让宁娇兰咬住了下唇,努力平息了心中怒火后,宁娇兰抬头笑着说,“呵呵,哥哥果然是好眼光,也是和慧敏县主心有灵犀、一见钟情了呢!”

宁天禄似乎明白,却又不敢相信的朝着自家妹子确认,“兰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哥哥,你傻呀,慧敏县主和妹妹我早就相识,呃,也算是不打不相识的那种。她今天早上在门口见到英俊潇洒又威武壮实的哥哥,就为你所倾倒了!她对我说呀,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有男子气概之人!”

对于宁天禄来说,从前的那些花楼里的花魁也好,府里头争先恐后来爬床的婢女也好,此时都是比不过如今气质高贵聪明美貌的慧敏县主云若轻!而听到云若轻这般崇拜自己,却是有些不敢置信一般。

“当,当真?”

看到自家哥哥的傻样儿,宁娇兰似乎是忍俊不禁,“哥哥,瞧你,我还骗你不成?瞧瞧,这个香囊有没有觉得眼熟?”

“这,这难道?”香囊自然是宁天禄眼熟的,因为上午去云府的时候,宁天禄便是看到了那个青绿色身影上坠了这么一个淡粉色的香囊。明明那种青绿色给人一种清新自然却也是带来了丝丝凉意,而这一种淡粉色的香囊点缀,却是让云若轻整个人带了一种邻家女儿的娇俏。

故意拿了香囊在宁天禄眼前晃了晃,看着宁天禄焦急追随的眼神,宁娇兰才是嗤笑一声将香囊扔到了哥哥的手中。“哥哥你平常不是挺精明的一个人么?怎么这时候傻了?这个当然是慧敏县主的香囊,她呀,是要送给她心目中的大英雄!”

大英雄?虽然自己一直认为是一个具有大英雄气概的男子汉,但是听到妹妹口中传达的云若轻的话,倒是当真让宁天禄热血沸腾!

轻轻的捧起手中的香囊,似乎鼻尖还能嗅到清香,宁天禄此时从来没有觉得如此有成就感和表现欲!自己居然得到了美人的赏识,就算是为了她,也一定要好好儿的表现一番!

对于丞相府里头那兄妹的互动,云若轻当然不会知道。但是对于曲家三兄妹的举动,云若轻即便是知道了也是很疑惑。

“什么?你是说王妃娘娘说要你们请我去的?”

曲如萱满意的看到云若轻这种表情,点点头说,“是啊,娘说让你哪一天去美味坊,让你尝尝她的手艺!嘿嘿,你有口福了,要知道整个大齐过也没有几个人能够有此殊荣呢!”

捂住了嘴巴,云若轻眼里满是光彩。睿王妃亲手做的点心呢,据说是非常地道的美味!“可是,这样未免让我太受宠若惊了吧?原来只要是成为你们三兄妹的朋友,就是有这么好的待遇啊!哇,那我岂不是赚大发了!”

曲历川点了一下自家妹子得意的额头,朝着云若轻一笑。“也不是啊,主要是因为你上次在美味坊拼好了那个图!好了,不多说了,我们先走了,改日你若有时间,咱们再定时间。”

什么嘛!自己拼图便是可以赢得了这么好的机会?曲历川你可以详细一点解释吗?

咧出一张古怪的笑脸,云若轻朝着曲家三兄妹招手再见。“呃,那好吧,慢走,再见!”

曲历晟撇撇嘴,“真难看!”

说完这话,便是头也不回的坐上了马车。身后的云若轻看着马车开走,笑容僵硬。

不管怎么说,等到所谓的禁足结束,自己就是可以首先尝到美味的点心,嗯,想想就美极了!

对于云若轻今天的表现,云升是满意的。在他的认知中,这样的云若轻乖巧顺从,他不介意多留两年,可是若是云若轻胆敢耍花样,他不介意立刻将云若轻“风光大嫁”!

毕竟女大不中留不是吗?尽管是父母之命,也得考虑女儿的所谓的情深意重才是!

等到云若轻回到了卿云阁的时候,已经是累的不行了。从来,云若轻一直觉得最累的不是体力活,而是脑力活和人际交往!对于今天的这一场生辰宴,就是超级大型的脑力劳动!

舒舒服服的泡个澡,或许是去除疲惫的最好方式。然而,总是有让人意外的事情。

“清风公子,你真是够了!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夜探女子香闺是什么样的行为吗?或者你当真是有此癖好?”

某男也是很尴尬,他真都不知道此时云若轻是在浴桶之中,呃,可以想象,这个屏风后面是怎样诱人的景象!

“呃,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人多的时候我不方便出现,也只有你自己在的时候,我才好现身,对吧?”

云若轻恨得牙痒痒,该死的惯犯,居然还说的冠冕堂皇一般,谁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特么的,自己就不能安静的泡个澡吗?

“闭上你的眼睛,转过身去!”

清风公子当真是依言完成了所有的动作,之后却是嘀咕,明明是有屏风的,干嘛要自己转过头来,还非要闭上眼睛?

屏风后面,传来了水声,紧接着是布料被拉动的声音。清风公子自认为不算是君子,就那样偷偷的外过了脑袋朝着后面看去。

然而,那烛火摇曳下,屏风上面投射过来的,是一具曼妙的身姿。而很显然,女人正在擦拭身体!

倏地,清风公子转过了脸,用力的闭上了眼睛。

该死的,自己当真是故意要去偷看的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仿佛是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就这样让自己不受控制的做了一个小人!

哗啦一下,云若轻出水了,过了一会儿是窸窣的穿衣声。

“虽然你的这种行为让我很不爽,但是一码归一码,我还是应当感谢你的!云家胭脂铺中被人发现的那些所谓的恶劣证据,是你叫人做的吧?”

刚刚稳住身影做贼心虚的清风公子脸色微红,没有接话。

云若轻并没有打算等他的答案,自顾自的继续说了。

“唉,倒是想不到一再受到清风公子您的帮助,感觉这人情都要还不过来了!”

压下心头异样,某男回头。

清风公子那略显薄的嘴唇一勾,状似心情甚好。

“现下还不完没关系,你只要答应我将来为我办到两件事儿就行!”

云若轻挑眉,“将来的事儿谁知道?你这一下子就给我框了个架子,简直是要把我固定住动弹不得了。这么吧,你将来的事情搞不好就是一个很难办的,不如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你一件?”

某男嘴巴微抽,“呃,这是做生意的习惯吗?这种事情你也要讨价还价?唉,好吧,就依你,一件事儿,嗯或者是我的一个要求!”

云若轻带着得逞的笑容,可是却没有注意到某个男人更加得意的笑容。

将来你这些欠我的人情,我总是有办法让你还给我的,而你许下的诺言哪怕是仅仅一个,恐怕是要出卖了你自己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