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74章 异常生辰宴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328 2016-01-18 20:20:40

  “什么?你说这东西是从哪儿得来的?”

云若锦一愣,自己是想借着自家新鲜玩意儿来讨好赵承允的,倒没想到他是这个反应。“回侯爷,妾身是从云家的商铺中取来的,那里今日开始正式售卖这些东西了。有什么不对吗?”

今日刚卖的东西,自己已经取来了,当然是为了显示自己为云家掌上明珠的地位!

赵承允冷哼一声,将手里的牙膏扔到了桌子上。

“不对,当然是不对了!这些东西明明是跟花容坊进贡给朝廷的那些牙膏成分是差不多的,而且这种包装,也是前两天工部送上来的最新包装式样是一样的!”

说完这话,赵承允不管云若锦什么表情,倒是眼一转,有了疑惑。

“难道?”

听这话,云若锦觉得小侯爷是对自家的侮辱,看不上自己也考不上偌大皇商云家的实力!

“侯爷,您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们云家商铺偷了她花容坊的秘方不成?同样是人,她丑女如花能够造出牙膏之类的东西,云家养着那么多人,如何就不能做出这东西来?”

从来云若锦对小侯爷赵承允说话,都是温言细语,生怕是自己失态惹了赵承允不高兴。

可是现在,因为赵承允话里话外的怀疑,让云若锦一时失控,倒是连连问出了如此多的问句。

云若锦愣住了,自己这样说话,岂不是在质疑自己的夫君,遭了,小侯爷怕是生气了!

果然,赵承允的脸色已经是很难看了!

“哼,如花现在已经是失踪了,听说宫里头有贵人在找她,这个时候你们弄出这么个玩意儿,别说我没提醒你们云家,若是出了事儿可别来找我!”

其实如花那个丑女,赵承允才不关心,无非是他知道现在他那个恩人简以珏很是看重这个丑女,而且丑女的生意发展的前景很好,对简以珏将来的大业极其有助!

现在云家居然是在销售这种东西,那么,算不算是线索?赵承允目光一闪,便是甩袖子离开了侯府!

赵承允的这种态度可以说的上是恶劣,云若锦乍一听也是又羞又气的快要掉下眼泪了,身旁的嬷嬷赶忙的劝慰了她。

“夫人,您可是别伤心,侯爷能跟你说这些话,其实不也是在担心你,担心云家吗?”

云若锦止住了眼泪,只觉得嬷嬷说的极有道理。若是以着小侯爷的性格,这种事情大可不管的,他这样看似难听的话,其实哪一句不是在担心云家出事儿!

这样想来,云若锦倒是心里头舒服多了。

轻轻用帕子按了眼角,云若锦突然顿住了,“不行,我得赶快回到云府,我得让父亲赶快停止销售这些惹麻烦的东西!”然而,等到云若锦到了云家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大张旗鼓销售牙膏的云家,竟然是被京畿衙门派人来问责,而云记胭脂铺也暂时被人封锁了。

“云大人,你就别为难本官了,虽说那如花是一个商户,但是这事儿出的不是时候啊,有那么多贵人都来找我要人,偏偏你这里出现了本该在她如花店里销售的东西!”

云升此时吃了屎一般难受!

明明是自己收买了花容坊的人,才是得来了那秘方,稍加改动。至于那个包装,明明就是自己手底下人想到的主意啊,如何就成了她如花提交给工部的东西?

哑巴吃黄连的云升倒霉了,这事情还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呢!云府里头笼罩了乌云!

可是卿云阁里头却是一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

专业被爹坑多年的云若轻,终于要翻身了,嗯,翻身农奴把爹坑!

一切是在卧底与反卧底之间进行的,而云若轻想要做的,就是让云家为了他多年坑害无数同行的行为,付出代价!这大概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

如果不出所料,云家的脂粉铺子不光是这牙膏不能再卖下去了,名声也毁了,招牌砸了!云家脂粉生意一定元气大伤!

可是云若轻却似乎漏算了一点。

云家的脂粉铺子,因为丑女如花的失踪被朝廷的人进行了搜索。却不想里边竟然是搜出来了另外一家商铺的包装与脂粉!事实证明,云家不光是针对花容坊做出了卑劣的事情,对于其他的商铺,他们同样采取了一些手段,只为打击同行!

可是偏偏这一家商铺也是有后台的,哪里是肯任由云家人的欺负?

而对于自家脂粉铺中被人找出来的这些东西,云家老爷云升是震惊的疑惑的。明明自己是已经清理好了那些东西,明明是不可能留下这些罪证的,怎的这些东西长了腿儿似的跑到自家了?

刘家商铺的掌柜的很是生气,“怪不得咱们家店铺里最近生意少,原来是有人卖了咱们的假货,败坏了咱们店铺的声誉!”

刘家可不是好得罪的,刘家老爷刘丛是个五品的官儿,而且刘家有一个在宫中为妃的女儿刘茵由,就是上次举荐了那陈寻的刘贵妃。可以说,以着父亲五品官员的的身份,刘氏能够做到贵妃的位置,也是有着非常人的心智的。

同样的,刘家老爷自然也不含糊!“云家人太过分了!本官一定让他付出代价!”

代价是什么?代价是云家所有的脂粉铺子,包括京城的还有外地的,都是被下令查封!名义上说是为了找出陷害他人并且导致无辜使用脂粉的小姐们受到伤害,更多的证据!

六月初六的这一天,京城云家本来是出了脂粉铺子被查封的事儿,应该是一个灰暗的日子。却不想此时竟然是热闹非凡。

云若轻看到自己被福圆挽起了的发型,倒是觉得自己还是有很多地方需要学,比如这古代的各式各样的发型。

“小姐,当真是美极了,真是不知道哪家的公子有福气,会娶了我们家小姐这样美若天仙又是心灵手巧的人了!”

云若轻再次看向了镜子中自己的脸,的确,不被刻意遮掩的这张脸本身就是个美人,何况是又加了一点修饰!

想起来昨天上午,那个即便是在自己得了县主之位后,也是很少同自己说话的父亲,竟然是叫自己到了正房之中。

和馨园中,那个原本让自己心凉的父母,此时坐在外间屋子,那脸上带的表情倒是让云若轻有些恍惚,这,是在扮演慈母严父吗?

果然,那个从前恨极了自己的母亲,亲手从贴身侍女那里接过来两件衣服,展开了一件到云若轻的面前,仿佛是做惯了的事情一般,就那样自然的在云若轻身上比划了几下。

“嗯,的确是合身呢!看来为娘的没有看错了你的尺寸!”

云若轻一愣,虽说是声音温柔面容慈和,这样的云夫人容氏,却是让她更加的不安。

紧接着,放下手中的茶杯,云升看着云若轻和容氏,满意的点头。

“这是给你新作的衣服,明天是你的生辰,好好儿的打扮一番,为父给你办了一个生辰宴!”

云若轻猛地抬头,有些难以置信。“生辰宴?”

身旁的容氏伸手搭上了云若轻的胳膊,温柔的话语似乎是软了人的心肠一般。“你这丫头,莫不是高兴坏了?是了,从前的时候你糊涂,咱们这父母也就是糊涂着过了,觉得给你过那生日,不定是害了你,毕竟那么多人总是会给你难堪的。这一下子,你已经是一个这么可人的慧敏县主了,咱们定然是不能让你再受苦了!”

说这话,云夫人容氏还伸手在云若轻的脸颊上抚摸了一下,并帮云若轻将一根碎发陇到了后边。

一切都是不真实的感觉,可是云若轻还是眼睛中笼罩了雾气,很是激动的看着云夫人,那种眼神让云夫人莫名的觉得心疼了。

难道,自己从前真的错了?那个傻女儿大抵也是有感觉得,她或许也是希望自己这个当娘的多给些关爱的。

“女儿多谢爹娘的疼爱!”

云升点头,“嗯,知道就好!回去卿云阁后也收拾一番,毕竟明天会是有很多贵客来临的!”

云若轻似乎努力压抑住心中的激动,朝着云家老爷夫人施礼,便是恭敬的退下了。

看到云若轻的背影,云夫人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云升冷哼,“怎么了,你还真是又有了慈母心了?这么多年怎么没见你对这个女儿的爱护?”

云夫人容氏目光一闪,倒是有些心虚的别过了头。其实这种心虚的感觉在云若轻荣耀回归之后,便是一直存在云夫人的掩饰之下。毕竟从前自己一直是摆明了对那个丫头的厌恶,如今这个丫头不光不傻不丑了又挣了县主的名号,容氏却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了。

“老爷,这样近距离的和这丫头接触,倒是真的让我觉得对从前的事儿有些愧疚了。毕竟她也是咱们的女儿,她如今越来越好,也是对咱们更好的,何况说她将来说一门好亲事,也是极有可能的!”

云升冷笑,“所以我才是让锦衣坊给她做好衣服的,你这个当娘的倒也是算配合,还知道说那话!明天她的生辰宴,办好了其实就是对咱们云家有大益的。至于她的婚事儿,就不用你来操心了,我自有打算!”

云夫人看到自家老爷这样说,那幽深的目光有着自己一直看不懂的深沉,便是不再开口了。只是,真的应该派人确准了云若轻那丫头的尺寸呢,不能老是让人私底下偷偷量了云若轻换下来拿去洗的衣服吧?

回卿云阁的一路上,云若轻一直是低着头。而等到回到了院子中,云若轻便是抬头,却是一脸阴沉。

镜子中的云若轻,此时也是阴沉了脸。

多少年都不知道自家这个废物女儿生日是哪一天的人,怎么突然就想到了自己的生日?居然还会好心的给自己办一个生辰宴?他们就不怕自己出糗,给他们丢大脸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