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67章 有人算计她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323 2016-01-18 20:20:38

  “那个,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没有看云若轻一眼,简以修只是在短暂的沉默后,冷冷的说。“我东西忘拿了!”

说这话,却见简以修的小厮从里屋里头拿出了一个小包裹放好。于是,主仆就又是转身离开了这个美味坊后院。

云若轻汗,这家伙倒是真动怒了吗?可是你为毛还要不惜得罪那个兰心县主和丞相府来救我?

曲家兄妹也是面面相觑,想不到从前“心胸宽广”的简以修,这一次是和云若轻杠上了!

曲如萱赶紧过来,查看了一下云若轻的脸。还好,刚才只是扯了这个脸,倒是没有损坏了皮肤。

这会儿云若轻的眼皮直跳,她知道,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对,他们提到的送如花去宫里头侍候贵人的这件事儿,不算是好事儿!那阳平公主那笑容里头藏着多少深意她且不用去探究。首先自己已经是让云若轻归位,不可能有分身能去宫里头。再说了,那深宫后院之中,完全是需要随时看人眼色的地方,无时不提心吊胆!

何况说自己的化妆之术,居然是有些事儿外传出去了,那顶着一张被修饰过的丑脸,所谓如花的身份不是更加容易暴露了?

得是赶快想好对策!

第二天,正当宁娇兰和那些贵女们坐画舫出游回家,却是迎来了来自她宰相祖父宁无尘的怒火!

“你还有脸回来?”

看到身为宰相的爷爷这样说话,兰心县主宁娇兰瑟缩了一下。“爷爷,我,我怎么了?”

宁无尘此时满脸怒火,虽说是自己的嫡亲孙女,虽说是自己曾经对她也寄予了厚望,怎的如今也是一个祸害!

“你怎么了?你说你怎么了?你做过的事情,难道转眼就忘了吗?你知道今天我上朝的时候,那些大臣们都是用什么眼神来看我的吗?”

说出来也真是让人生气,昨天这丫头回家还乖乖的样子,逗趣的哄得老两口都开心。没想到这第二天刚上朝,老爷子一大早的就被人弹劾了!

什么管教不利!教养无方!原来自己这孙女昨天跑到人家睿王家的美味坊耍横去了,竟然是要毁了新晋被赐封的慧敏县主的脸!

御史黄大人仿佛是和自己有仇一般了,无非上次他弹劾了自己孙子的事儿,自己没给他好脸色。没想到这一次,人家再次让自己没脸了!

宁无尘哪里能不气?

“父亲大人,您别生气,一切都是儿媳没有管教好,您要说,就说我吧!”

宁信虽然是三十多岁了,但是白净皮肤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是啊,父亲,兰儿她平素听乖巧的,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看到这个白净的宁信,宁无尘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说有什么误会?你这个当爹的,真是一点都不知道你孩子们的事儿啊!我怎么有了你这么个儿子,当真是要气死我!”

说这话,宁无尘抓起身边的茶杯,就要朝着宁信身上掷去。可是身边的宁老夫人赶忙的拦住了他。

“你这是作甚!信儿说的哪里不对了?兰儿平素就是一个很有礼数的孩子,哪里会弄出什么事儿来?指不定这一次又是御史在捕风捉影罢了!”

捕风捉影?宁无尘倒希望这一切都是捕风捉影,但是这事儿是真的啊!那御史都说了,当时是在睿王府的美味坊,睿王府曲家的三兄妹都在,更何况是有阳平公主和其他几位贵女。

“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啊!都是慈母多败儿啊!还有信儿媳妇,你说你都教养出了什么孩子?”

“父亲,您说的这事儿我是知道的。可是这事儿也不完全怪娇兰,她当时也是为了给阳平公主做事儿!”

说完这话,宁夫人戚氏就将从宁娇兰那里听来的事情,稍稍加工的说了说。在里边,宁夫人自然是减轻了宁娇兰的过错,直说是为了替阳平公主检验那个云若轻的脸是不是朕的,却不想是被人误会在欺负云若轻。

听到这些,宁无尘多少是心里头舒服了些。

“这宁天禄一个当哥哥不省心,怎么宁娇兰这么一个女孩儿也是如此不省心啊!你不提也倒罢了,你说你这个当娘的,可是为了禄哥儿找到了合适的婚配了吗?这事儿宫中的娘娘也都问过了!”

父亲有本事的,往往太过强势,也会出现一个没本事窝囊的儿子。对于丞相宁无尘家中,就是一个很好的体现!宁无尘之子宁信,脾气温吞没有主见,倒是娶了一房媳妇很容易的成了一个妻管严。

这也就算了,偏偏这个妻子,是一个超级护犊子的,这两个儿女,明面上说是用心教养了,也是让女儿学成了宁夫人从前惊人的绣工,偏偏那个嫡长子宁天禄虽然是养成了一个爷们儿的样子,却是成了京城一霸!

原本宁夫人戚氏是想着儿子不能像他爹那样弱势,但是这儿子文不成,确实练成了一些武艺!拿着这些武艺欺负人也就算了,偏偏他喜好女色,花楼是他常去的地方,为了争夺花魁也是时常和人打架斗殴。

宁天禄被人称为京城一霸这事儿,对于早年入宫的宁天禄的妹妹宁妃来说,是最为挂念的。可以说,宁天禄让宁妃脸上无光,但是她更担心的是等到她老爹百年之后看,自己的娘家撑不起来,无法称为她的后盾。宁妃也是老早就派人劝说,别让宁天禄在瞎胡闹了,趁早娶上一门合适的婚事儿,让宁天禄收收心,也好建功立业!

“呃,是,爹爹,我一定早点儿给天禄找一个合适的人选!”

说是这么说,但是宁无尘心里头听到耳朵里可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他心里头明白,这个宁天禄如今有了这个名声,真正的贵女哪一个会嫁给他?偏偏戚氏也是个心气儿高的,不认为自己儿子有什么不好的,不想找那些门户太低的。

宁无尘长长的叹息一下,“罢了,总归是这件事儿说出去,也是阳平公主在顶着。不过兰儿,你回去之后抄习女德十遍,不抄完不准出门游玩!”

说完这话,也是扬手将这些人都赶了出去。不想看了,看见了就心烦。

跟着戚氏回房,兰心县主嘟着嘴巴,扯了扯戚氏的衣角撒娇。“娘,您别生气了,女儿下次一定长脑子!”

戚氏转过头,在看到女儿这般哀怨的模样撒娇时候,再也绷不住刚才那阴沉的脸。“噗!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好像从前你没长脑子似的!不过你能明白怎么回事儿就好!”

就算是欺负人,也是得挑一个没人的地儿啊,也得是让被欺负人的人不敢说出去啊!这个孩子的确是什么都没挑好!

拉住了戚氏的胳膊,宁娇兰将头靠上去蹭了蹭。“嗯,女儿知错了,知道该怎么做了!”

抚摸着宁娇兰的头发,戚氏脸上更加的柔和。“唉,你的确是不用为娘的太过于操心,这一次你能吸取教训就好,娘不会说你什么的!不过说实在的,你哥哥的事儿,的确是为娘的发愁的!那些贵女们自矜身份,我呸,我儿这般优秀,是那些小姐们瞎眼!”

“娘,其实女儿也是觉得哥哥很优秀!高大威猛,英俊潇洒也就算了。哥哥功夫一流,将来很有可能为国家建功立业的!”

一说这话,戚氏当真是笑了起来。对呀,她的儿子就是优秀的,可是上哪儿找合适的人家去啊!

“娘,女儿倒是有一个合适的人选,觉得人说给哥哥,也不算是辱没了咱们家!”

戚氏疑惑,虽说是女儿和那些贵女们来往的亲密,但是从前女儿并没有提及过谁,更何况那些贵女们不是身份更高吗?

看着戚氏疑惑的目光,宁娇兰神秘一笑,“娘,这个人就是刚才祖父提起的慧敏县主啊!是那个据说是被我欺负的人啊!”

是她?

戚氏当然知道这个人。首先,论身份来讲,这个女子自己挣了一个慧敏县主的身份,比那个皇商嫡女的身份要高出一些,倒是真不辱没了丞相府!再说,这个女子据说容貌很好,又是个有本事的,能出门扮作男人周旋各种生意游刃有余的话,将来在府中也是可以应付的来什么姨娘、妾室还有各种管事儿的。

嗯,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沉思片刻,戚氏微微点头,脸上展现笑容!宁娇兰看到母亲这样,心里头自然是明白戚氏认同了那个云若轻!

哼,云若轻,就让你嫁给我高大威猛的哥哥吧!先不说将来哥哥会怎样待你,你说你入了我们宰相府之后,我该是如何欢迎你,该是如何和你好好儿的相处呢?

而云府之中,卿云阁这段时间格外的安静,却是丝毫不会知道那边有人已经是打起了云若轻的主意!

已经是几天了,云若轻一直是没有和白月说话,不管是质问、责罚也好,或者是通融大度感谢她救命之恩也好,都没有。

白月明白,以着云若轻的聪明,早就猜到自己是有另外身份的了,这下可好,彻底暴露了,却是应当怎样去面对这个主子?

“主子,我知道您在生气,可是,可是我当真是没有做出任何背叛您的事儿!我,我受的使命一直是在保护你,从来就没有一丝的恶意!”

云若轻并没有抬眼,微微冷笑。“如此,我应当是感谢你对吗?感谢你听从你主子的指挥,顺利的完成了保护我的任务?”

说穿了,你还是受人指使来混到我身边的奸细!你到底做了什么,我哪里是清楚的?

白月跪下,原本清冷的脸,这个时候倒是写着焦急和难过。“主子,我错了!你是我唯一的主子!当初我来的时候,也是被告知,要将您视作是唯一的主子,用尽全部的心力来保护您的!而且我真的没有做出什么背叛您的事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