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65章 明摆着算计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249 2016-01-18 20:20:38

  既然是做了县主,而且要在京城贵女圈杀出重围,云若轻当然是对京中的贵女做了一番调查。于是她自然知道这位算是大名鼎鼎兰心县主。且不说那天她的确是在有邻国来使的时候表现出色,单是她的祖父是丞相宁无尘,皇帝也会给她几分薄面的。

而另外一个比较低调的,总是带着温和笑意的女子,是品诺县主!虽然是县主,但是品诺是为国捐躯的连山江的遗孤,也是太后娘娘的嫡亲外甥女儿,被皇上亲自赐封品诺县主,却是一个五品的县主,绝对在云若轻这个县主之上。由于其母在连山江死后郁郁而终,没有了亲人的连品香被太后养在了身边。

品诺,其实也是皇上在提醒自己,要履行对已故大将连山江的承诺,照顾好他唯一的孩子连品香!

看到云若轻,不相识的几人都是多看了几眼。她,怎么会在这儿?

而兰心县主倒是面带讥笑,“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咱们新被皇上册封的慧敏县主吗?真是想不到,你倒是和睿王府的公子们相识啊!”

云若轻微笑。“呵呵,给公主殿下请安,给郡主殿下请安,品诺县主有礼!”

朝着几个品级高的贵女,云若轻礼仪周到,而对待刚才率先出牙不逊的兰心县主,云若轻只是微笑点头。

本来你就是和我平级,我干嘛会低声下气的给你多大脸面?

兰心县主冷哼一声,却是一转眼将目光停留在后边那个俊朗的男子身上。如玉世子爷曲历川,向来是名不虚传,就是在自家的店中,他依然是如同发光体一般,灼了兰心的眼,当目光相触及,她心虚的别过了眼睛,脸色微红。

看到这么多贵女,曲历川在寒暄过后,倒是借故带着弟弟到里屋避嫌了。

云若轻看着身边仅剩的不太高兴的曲如萱,心里纳闷。咦?上次他们叫上自己一起吃东西的时候,怎么就没避嫌?

等到曲历川离开,几位贵女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的时候,云若轻才是恍然大悟。当然得避嫌,因为这些贵女们开口聊的,除了吃穿,还有男人!

看到曲如萱和自己这些人说话客气,却是和云若轻很是相熟的样子,兰心县主目光不悦。

“唉,真是想不到,小侯爷那么好的一大英雄,竟然是被云若锦那个女人给占了去!”

原本在帮着曲如萱给这几位贵客安置点心,在听到这话后,云若轻顿了顿身形。

阳平公主斜眼觑见那边的反应,倒是笑了。“兰心县主说话当心些,这边可是有慧敏县主在的。”

目光带了鄙夷,兰心县主其实就是说这话让云若轻听的!

“那又如何?哼,若不是她,小侯爷也不会被逼无奈定下了云府的婚事儿!唉,我说慧敏县主,当初你那么痴恋小侯爷,如今瞧着自己的姐姐和小侯爷大婚了,心里头可是不好受吧?”

几个贵女脸色不好看,这个兰心县主,到底算不算的是兰心?当真是讽刺!瞧瞧这话说的,如果不是太没眼色,就是太看不起人!

娴雅郡主拍拍兰心县主的手,“好了,不说小侯爷了。即便是少了小侯爷这么一个好的,不是还有更多好的吗?比如里边的睿王府世子爷,还有镇南王府世子爷啊,总之是还有很多的!”

云若轻惊叹了,原来古代的女子,所谓的闺蜜们相聚,聊的也是帅哥、男神们。所以说那些陈腐的规矩,都是做给外人看的,真正私底下的小姐们,还是活泼、八卦的!

一听提起了镇南王府的世子爷,兰心县主倒是来劲儿了!“谁不知道阳平公主和镇南王世子爷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呀!公主殿下,您也真是的,总是守着自己女儿家的矜持!我要是您呀,直接叫皇上给赐婚了还不行吗?”

是了,阳平公主的确是对简以珏有意的,若不然在上一次自己出事儿,她哪里就那么容易放了自己?

阳平公主脸上脸上倒是阴晴不定,“本公主嫁人还需要皇上赐婚来强迫吗?”

这话,其实是证明阳平公主怒了,她倒真想要嫁给镇南王世子爷,可是由女子主动提出求皇上赐婚的,那将是多没面子?再说了,她其实是在等,一直是在等镇南王世子爷简以珏主动提亲,这才是全了她的心愿!

可惜了,她一直没有等到。原本是瞧着镇南王世子爷对哪个女子都没那个心思,尽管女子们一窝蜂的想往上扑。可是,前段时间的如花事件,让她感到不安的发现,原来简以珏有了在意的人,竟然是那个丑女如花!

“公主这般条件,喜欢她的人,自然是不敢轻易表白的!所以,需要点时间,给人勇气不是吗?”

这一番话,倒是说的好,让阳平公主找回了些许面子,也试图给自己一些理由!对,自己姿容过人又身份高贵,或许简以珏是不敢轻易对自己有心思的!

可是如花,这个恶心的东西,自己必须是要除掉的!

“唉,我的事儿就不要再提了。对了,花容坊的东西我用着可这是不错,各位姐妹们可都是用着呢?”

云若轻一听,这个对自己有仇的女人怎么突然为花容坊做广告来了?顿时有了不详的预感。艾玛,又有人来耍心机,好烦哦!

闪着明眸,原本就是很美的娴雅郡主,这个时候倒微笑开口了。“嗯,我们用着呢,这花容坊的东西确实是和别家的不一样,感觉用了之后效果不错!”

抿了一口茶水,荣华郡主眼皮都不抬的。“不过公主殿下您当真是一个宽宏大量之人,上次就算不是那花容坊的东西,也是她没说清楚那些区别假货的方法,才是让府里的嗯上当的!要是我啊,才不会这么好心呢!”

云若轻默不作声,在这个所谓的好心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阴谋?

阳平公主嘴角一勾,“嗯,本公主自然是不会同她一个商户计较的。不过她倒是有个真本事的,你们说宫里头的贵人是不是也在用着她花容坊的东西?”

品诺县主倒是一直带着温柔的笑意,虽说是将军后代,品诺县主一向是温柔端庄!“应该是吧!不是说前段时间宫里头从花容坊采买了大量的牙膏、牙刷,如今京城里的贵人们都在等着花容坊再次做出那玩意儿,听说宫中的贵人们都直夸好用的!”

阳平公主一挑眉毛,放下手中的茶杯。“是了,那如花本来就是个丑模样的,所以总想着有办法能把人变好看一些!所以,传闻中,她可以把一个丑女改造成一个美女,大抵是真的!你说她有这个本事,咱们是不是应该给那些贵人们举荐一下,毕竟宫里头的人只是用过她花容坊的东西,却是没有体验过她妙手的本事呢!”

一听这话,云若轻原本握着茶杯的手一晃,倒是洒出了些许茶水。在她旁边的曲如萱疑惑的看了云若轻一眼。

果然吗?你竟然是打了这个主意吗?

兰心县主眼睛一亮,对于这种事情她始终保持着热情的。“哎,你别说,对呀,她既然是有这本事的人,真应该死去伺候宫里头的贵人们!好主意!”

要是自己举荐成功,那如花若是有真本事,倒是自己做了一个好人,得了一个功劳,到时候那些皇后或者那些妃嫔们一高兴,将来选秀的时候,自己大可以不用去参加了。皇宫里即便是有尊贵的身份,可是……

兰心县主微微侧头,看了一眼里屋。那里面,有着让她欢喜的那个如玉世子爷!他才华卓绝,却是谦谦公子,又是有着这么好的家世,还有美味坊这个让自己永远吃不够的很多美味的产地!

打定了主意,兰心县主倒是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向祖父提出这事儿,又或者自己可以通过有诰命在身的母亲来完成这事儿。

然而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却是打断了兰心县主的美好蓝图!

“诸位,我倒是觉得送如花姑娘去宫里这事儿,有待于商榷哦!”

几位贵女侧脸一看,原来是睿王府的曲如萱开口了。

品诺县主倒是一脸宠溺的样子,仿佛哄着一个孩子一般朝着曲如萱玩笑。“小丫头,你倒是插言了,怎么了,你觉得这事儿哪里就有问题了?”

曲如萱不以为意,倒是眼角看到了身边云若轻,那刚才有些气恼的颤抖的手,恢复了镇定。于是,曲如萱似是受到了鼓舞一般,继续开口。

“先不说这如花长的模样忒丑,万一是惊驾或者是吓着贵人了怎么办?”

“噗嗤”的一声,几个贵女倒是忍俊不禁,这个睿王府的小姐,从来就是古怪精灵的样子。

曲如萱此时大眼睛里满是无辜,一脸必然的表情倒是带了让人觉得好笑的样子。

“还有啊,如花是能做出很多东西的人,是咱们京中贵女,乃至大齐国很多女子都很喜欢的妙手!若是送去宫里了,成为宫中贵人专属的,那咱们那些东西以后可是上哪儿去买?”

其实如花姑娘是谁,她只是听说过,却是和自己没多大关系。但是身边云若轻的反应,让她以为,曾经也被人称为是丑女被羞辱、歧视对待,云若轻或许是在听到贵女们的算计之后,作为曾经的丑女敏感愤怒了。她曲如萱,不过是愿意让自己喜欢的人开心一点!

“再说了,能化妆的有的是,宫中那些贵人们就算是不用妙手如花去化妆,也已经是万里挑一的美人了,哪里用的到改造?嘿嘿,还是留在民间,改造别人也让她研究研究改造自己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