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64章 真是好烦哦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285 2016-01-18 20:20:38

  “放下,你可以出去了。还有,不要叫我夫君,本侯听着难受!”

这些日子里,虽然小侯爷话不多,但是这话是最伤云若锦的心的。

她哪里知道,赵承允对于夫君这个称呼已经是忍了几天了。

云若锦很受伤,看向那张从前让她痴迷的冷酷面庞,同样一张脸,在结婚之前只觉得是大英雄该有的气质,这会儿却觉得不应该是一个男人对待自己妻子应有的态度。

“夫,侯爷,我们本来就是已经成亲了,缘何您待我这般冷情?若是锦儿哪里做的不好,您说出来,锦儿努力去改正。”

为什么,已经是同自己圆房了的小侯爷还是这般冷漠?原本自己以为小侯爷只是一时没有接受自己,突然间不适应这婚后的日子罢了。男人一旦是和女人发生了那种关系,不应该是这样冷淡翻脸不认人啊?

赵承允看着这张和云若轻丝毫不相像的脸,这个自负是颍州城第一美人的,在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些含羞带怯的眼神中,当真算不得最美的。居然想要以着这张脸霸占自己!

“哼!这几天本侯爷没有找你理论就是了,你还有脸跟我提出问题?我问你,在洞房的那天,是不是你动了手脚?我告诉你,对于你这种工于心计的女人,本侯爷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别用你这一张所谓的颍州城第一美人的脸来迷惑我,再美却还是有更美的不是吗?也别用这个无辜的眼神看着本侯爷,本侯爷只觉得恶心!”

说完这话,却是“啪”的一声,合上了书籍,小侯爷起身利落的离开了这个书房,不知去向!

独自留下的云若锦心里头委屈至极,那洞房花烛夜,难道不是小侯爷自己情之所至吗?其实,自己虽然是问过了嬷嬷,也豁开脸面做好了万全的打算,只想着若是小侯爷对自己太过冷淡,就稍稍动点儿手段。

然而,一切竟然是有人设计了吗?原来,自己所以为的来自于心爱之人的热情,竟然是一场梦?

她云若锦不甘心!顺着小侯爷的话语,云若锦倒是想到了,比自己这个颍州城第一美人更美的,那不就是现在的云若轻吗?

只能说云若锦眼界太过狭隘了,或者说她太过自负,认为除了她,这些京城里的贵女也是不够看的,只有那个如今太过闪耀的云若轻,让她妒恨!

“云若轻,看来真的是留不得你了,我要你身败名裂!”

这一天,云若轻又是收到了请帖,却是睿王府的小姐曲如萱的邀约。云若轻嘴角一勾,欣然赴约。他老爹说的是不让她和睿王府世子爷来往,却没有说睿王府的小姐,不是吗?她倒是要看看,睿王府的世子爷究竟算是多高的枝条!

然而等到云若轻来到了美味坊,被领到了后院。虽说是果然见到了曲如萱兄妹,却是看到对方见到自己很惊讶。

云若轻好笑,“不是你们发了请帖要我来美味坊的吗?怎么看到我这般惊讶?”

“没有啊,虽说是我很想立刻让你和我的修哥哥一决高下,但是我并没有给你送帖子啊!”

什么?曲如萱没有给自己送帖子?

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满脸灿笑的男人摇着扇子从里屋走出来。

“慧敏县主,是我让曲家的下人送去的帖子,怎么,你就不怀念这美味坊的美食?”

云若轻一听这声音,便是一皱眉头,连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那个让她厌恶的人。

当下,云若轻一转身,便是要离开这个美味坊。

简以修赶忙的快走几步,却是拦到了云若轻的面前。

“哎,干嘛?你是不是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气?算我错了,跟慧敏县主您道歉还不行?”

上次什么事情?还不是简以修故意使手段,让云若轻没有和世子爷他们吃成饭,反倒是被摔倒了地上,衣服沾染了小狗的嘘嘘了……

当时是容轻公子的身份,现在大齐国谁不知道,云若轻其实就是容轻公子!

想起上次出糗的事儿,云若轻的脸更黑了,似乎现在还能闻到一种怪骚味儿!

“上次的事情你还好意思提起?我真的是佩服你的抗压能力以及脸皮厚度了!”

凑近云若轻,简以修小声的说,“哎,别生气嘛!其实你不知道,我那么做完全是为了你好,真的!难道你觉得小侯爷是个好人?别逗了,当初是谁差点把你给打死了?或者你是被我大哥那第一美男的皮囊给迷惑了?跟你这么说吧,所有的人吧,不能光看表面!”

云若轻眯眼,却是声音提高了,“你这样说自己的哥哥,真的好吗?”

看见曲家的兄妹都看向了自己,简以修一只手捂住了脸。该死的云若轻,你居然是这么轻易的出卖我!

还好,都是自己人!

简以修放下了手,一本正经的看着云若轻,似乎句句都发自肺腑。“我说什么了吗?就算是我说了什么,也是为了你而说,我相信你的人品,那么我就得更要实话实说了!云若轻,不要太靠近简以珏!他没有那么简单,他更不是表面上那么白玉无瑕,他的内心是一片阴暗,你懂吗?”

沉吟片刻,云若轻看不出表情,却是让简以修心里头升起希望,只觉得这次大概是能够给云若轻敲响警钟了。

云若轻瞧着简以修这张故作正经的脸,悠悠的开口。

“其实你没觉得,你自己像某种会飞的东西吗?”

咧嘴一笑,这个简以修总是能够瞬时变成一个混混的不正经。“你是说鲲鹏?老鹰?嗯,的确是慧眼识英雄啊!”

冷笑一声,云若轻语出惊人。“拉倒吧,我说你像一只苍蝇,整天赶都赶不走,还总是喜欢在人的耳边嗡嗡,烦人的很!”

曲家的兄妹可是听到了这些话呢,曲如萱扑哧一声笑了,倒是没有想到自己表兄可以得了这么个打比方!而曲历晟却是半眯着眼睛,瞧不出心思。

简以修一听这个,立马脸拉下来了。“受打击了,我说云若轻你能不能别这么贬低我?你就那么看不上我,那么不想见我?”

简直了,不带这么打击人的!我的满腔热情啊……

谁知某女翻翻白眼,毫不留情面。“说对了!”

“你……”

指了指云若轻,简以修说不出话来了,愤恨的一甩袖子出了美味坊的后院离开了!

云若轻并没有太在意,这家伙一向厚脸皮,就算是这会儿真的被自己气走了,倒是能够使得自己落得清净!可是刚才她才是真正被气到的人,因为简以修的那些话!

将身子靠坐到椅背上,曲历晟倒是一脸闲在。“得了,原本想走的人没有走,原本不想走的人,倒是被气走了!”

曲历川敲了一下弟弟的额头,倒是面带疑惑的看着云若轻。

“慧敏县主是不是和修儿有什么误会?你别看他其实比我大,但是他真的是和萱儿、晟儿相差无几,小孩子脾气!”

所以你没大没小的,私底下叫他修儿?

“我跟他从来就没有误会过!我从来都是对他有正确的认知,只不过从前的时候不同他计较而已!”

从第一次认识云若轻便是知道,他简以修就是一脸皮厚的贱男!可是这一次呢?他居然是在背后说他哥哥的坏话,这种人还要不要脸?怎么行径如此恶劣!

云若轻当然知道自己之所以这么生气,也是因为简以修说的话。他说别人也算了,他说的是云若轻好感倍增的简以珏,如何能够让云若轻能够心平气和、毫不在意?

笑过了之后,曲如萱倒是白了云若轻一眼。“说人像苍蝇这种话,也就是你这张毒嘴能够说出口!可是我说,你把我修哥哥给气走了,可是我们麻烦了,好容易盼来了这么一个帮忙的人!”

虽然,她曲如萱其实很佩服云若轻这张利嘴!

云若轻疑惑,“什么事儿非要他来给你们帮忙?”

曲历晟看了看周围没别人,便是带了云若轻到里屋,指着桌子上七零八落的一些碎片说,“看吧,我和哥哥在家中的暗室中发现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竟然是被弄成了一块儿一块儿的,但是我们怎么也不能把它拼成一起。听祖母说,这个好像就是第一代睿王爷和睿王妃留下的。”

噗!拼图?这一定是那个穿越前辈留下的东西了!

“这个拼图,不用去找你修哥哥了,我来帮你搞定!”

曲历晟皱眉,“你?话不要说的太大!”

云若轻挑眉,什么事情都是用说来挑战,用做来证明实力的!当下,她话不多说,只是专心的将那一块块将这些图努力的拼凑。

眼瞅着一块块拼图,被拼到一起,即将成为一幅完整的图像。曲历川兄妹的眼睛越睁越大!

居然,云若轻真的能搞定这些!

然而就是在云若轻完成的时候,却是突然听到了外边传来了热闹的声音。

“睿王世子,你们都在吗?”

谁来了?听着这声音怎么觉得耳熟。

原本刚刚是拼好这图形,云若轻正打算仔细瞧瞧。在听到这声音后,曲历川兄妹却是赶忙的收起了这些东西,向着外间屋子走去。云若轻抬眼一瞧,果然是熟人!

来的,正是阳平公主!那个险些要了丑女如花命的阴狠女人!

阳平公主身边的几个,也都是贵女。比如骄傲如同孔雀的,是荣华郡主,是老融王唯一的嫡女;姿态雍容礼仪周到的,是娴雅郡主,是理郡王的嫡女;相貌算是较好,却是妆扮的有些庸俗的,也是一个七品的县主,名字叫做兰心县主。据说是蕙质兰心,她在众人朝拜的万岁寿诞之时,做出了一件惊世的绣品让太后娘娘和皇上大为赞赏,特别封做了兰心县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