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58章 曲家三兄妹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235 2016-01-18 20:20:36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云若锦,这会儿心里头格外的不爽!云若轻你这个贱人,竟然是学会伶牙俐齿反击了?呵呵,你当真是以为你可以仗着嫡女的身份,在这个云府安逸的过下去?

想的美!云若锦想到刚才云若轻那两巴掌,想到云若轻那张如今得意的脸,暗自握紧了拳头。这个家好歹是捧她多年的地方,即便是她去了侯府,也定然不让这个贱人在这个家中得意占了她从前的地位!更不可能让这个贱人一再荣耀,吸引了她男人的注意。

云家的两个男孩儿,尽管是平时敌对,倒是在此时都是皱眉不满的看了云若轻离开的方向。这个傻子,如今学会打人了?是不是也要打了从前欺负她的他们?

而云若梅在深深的看了云若轻离开的方向之后,目光一闪,又是低下了头。

云若轻自然不会知道,那些在她身后众人的奇妙表情与各自心思。

云若轻此时还有事儿要做,因为,颍州城来信儿了,说是陈家大娘和柳眉姑娘要来京城了!

等到云若轻带了帷帽来了悦来客栈,原本已经等在那里的陈寻及家人,竟然都是朝着云若轻跪下来!

云若轻懵了,直接是让几个人起来说话,陈寻摇摇头,面带感激的说话。

“如花姑娘,谢谢你及时的给我机会立功,这下子我不光是家庭团聚了,也不用再担心那些事儿了!”

云若轻一听,倒是明白了这些人所为何事了,看来自己让赵有常赵大人办的事儿,他已经是和陈寻都说了。

“这话说的,本来就是你凭借自己的本事,为你们一家人创造了良好的今天!起来吧!我可是知道,如今陈大哥您可是朝廷里的七品官员了,你这样不是折煞我吗?”

的确,陈寻如今已经是七品的官员了!这次陈家大娘和柳眉来到京中,其实就是家人团聚,以后都是在京城中买了院子生活了。

本来赵有常是看重了陈寻的一双巧手,想着引荐了他到京中,倒是直接进宫,给贵人们做定制的家居用品!

拥有灵巧双手的陈寻,做出来的东西,无论是柜子还是洗脸盆架子,都是格外的精致、奇特,很快便是令宫中的一位贵妃格外欢喜,高兴之下引荐给了皇帝。这一引荐却是出了大事儿,原本只以为是一个普通的匠工,却不想陈寻直接跪倒地面上,朝着皇上喊冤。

“皇上,草民有冤情啊!”

原本是兴致勃勃的来看这些作品的,这匠工突然跪地喊冤是哪一出?可是作为一个贤明的皇帝,皇甫浩然可不是能够对一个伸冤的人坐视不理的。

“有何冤情,你如实说来!”

紧接着,跪在地上的陈寻深吸了一口气,却是将自己的身世以及所谓的冤情全部说出。本来就是抱着一颗不会活着回家的心,陈寻这时候倒是面对皇帝讲话也依然淡定了。

原来,陈寻竟然是南城的人,那个盗匪猖獗,被小侯爷赵承允给灭了的地方。

“草民的父亲,其实也只是一个南城的匠工,我家本来是在南城里边一个普通的人家,可是作为一个匠工,父亲他被盗匪们拉到山上,去做一些东西。可是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皇帝皇甫浩然此时脸色难看,而原本引荐陈寻的刘贵妃脸色更加难看。真是想不到,原本的一个小匠工,这是在这里告永安侯赵承允的状吗?

可是刘贵妃看了一眼皇上,既然皇上没有打断这个匠工说话,她何必插言?

陈寻一咬牙,倒是将所有的话都说完。

“皇上,小侯爷当年的杀戮,究竟是有多少无辜的人,我不知道的,我也不是来抹杀小侯爷功绩的,毕竟那盗匪横行,我们这些普通的百姓也是过不好日子的。可是皇上,草民的父亲真的只是一个匠工,家里就指望他来过活,他却是被当做盗匪杀死了!草民的娘知道父亲被杀死之后,虽说是伤心震惊,却是赶忙的带着草民离开了那里。因为,小侯爷斩杀了那些盗匪之后,满城搜捕盗匪余党,娘亲是担心我们会被当做盗匪,一同被杀死!”

关于南城盗匪的事儿,在陈寻跪地伸冤之前,已经是有人用刺杀小侯爷的事儿,将事情再次捅出,摆在了世人的面前。

而今,这个小小的匠工,竟然凑巧也是陈家的后代,偏偏说自己是有冤情的,这让皇帝第一反应是有诈!

“哼,你说有冤情?朕看你是联合了那些盗匪的余党,过来混淆圣听,居心不良!”

任是谁,也都不会第一反应相信这个巧合,前头刚刚是捅出了这事儿,这边您就巴巴的用尽心思进宫伸冤,没有隐情才怪!

陈寻有些惶恐,倒是紧张了起来。“不,不,皇上!草民一直是同母亲过着隐居式的生活,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来往的人,草民只是靠着给那烟花之地的女子贩卖货物维持生计。而后来遇到贵人才是开了一家居店,被赵大人发现了这门特殊的手艺!”

赵大人的引荐,皇帝是知道的,对于赵大人这个一心扑在禾苗和百姓身上的人,皇甫浩然是不怀疑他的人品的。

陈寻继续为自己做一些所谓的辩解,“皇上,业精于勤荒于嬉,如果我真的和那些盗匪有勾结,哪里有心思去钻研那些匠工手艺,哪里能够精进?皇上,别人的事儿跟我没多大关系,草民只是不想让父亲一直背负着一个盗匪的骂名啊!皇上,如果您觉得草民是居心不良,草民其实当真是无法找到证据辩驳的,可是已经是送到了圣听,草民也算是尽力为父亲平反了。父亲是生我养我之人,即便是他死了,明明是眼前有一个可以申诉冤情的机会,草民若是故作不知那便是不孝啊!”

明明知道是一个希望渺茫的机会,明明知道这是在冒死伸冤,这个陈寻反倒是更加的坦然了。人固有一死,自己既然已经是被送到了宫中,其实就是时刻面临着宫中复杂的明争暗斗,时刻如履薄冰,他没有告诉自己娘亲和柳眉,其实是让他们只当是自己失踪,还保留了一丝生的希望。

皇帝当时冷哼一声,却是只让人将陈寻带下去看管,并没有多说什么。而对于引荐了陈寻的刘贵妃,皇上没有说任何别的话。

这事儿,只是在深宫之中发生的,倒是没有传到外边儿民间里。当然,有些渠道多的,却是得到了这个消息。包括清风阁的清风公子!所以当初在听到云若轻提起陈寻的时候,清风公子才是目光一闪,心里头疑惑。

而接下来的事情,却是出乎陈寻的预料。原本是等死,却是几天都没有送他上路的人来。而大约是十天之后,有人却是将他送到了皇帝的面前。

陈寻永远记得,那个高高在上的明黄色身影,用着缓缓的语速,说出了让他永世难忘的话。

“你的事情,朕其实已经查清楚了,的确是一个冤情!”

短短的一句简单的话,却是让陈寻在惊讶过后,更复杂的情绪涌了上来。

这是一国之君啊!居然是真的为了自己这个小事儿,做了一番调查。而传说中的官官相护,在他的认知中,皇帝可能明知道答案也会偏袒小侯爷的。

他哪里知道,皇帝皇甫浩然已经是觉得大齐国的官场混乱,危机四伏,需要大加整顿一番。而且这个皇帝更是一个贤明之人,他不可能在听到一个冤案之后,还是故作不知。

所以当派出去的人给出答案之后,皇帝竟然是对陈寻这么一个小小的匠工说出了实话。

“草民谢谢皇上!您这一句话,等于是给了我们全家一个新的希望,终于是可以解除了多年的包袱啊!而草民的父亲,在地下如果有知,自然也是会感激涕零!皇上万岁,皇上万岁万万岁!”

越是到了后来,陈寻越是激动,对皇帝的感激之情更加的明显。

“嗯,你若知道感恩,就随着赵大人去颍州城吧。那里既是你的故乡,也是现在发生了旱情的地方。有人给你提供了设计图稿,你照着图稿,快速造出大量的打井工具,并且跟踪试验!你,可是能做到?”

“谢谢皇上信任草民!草民定当竭尽全力为陛下办事!”

这事儿,皇甫浩然的确是走了一招险棋,尽管这个陈寻是有些本事的,可是在没有十足的把握的时候,他这样用人,只是增强了陈寻的被信任感。

可是等到陈寻拿到图稿后,发现是云若轻的笔迹,又从赵大人口中,得知容轻公子特别举荐的他,一下子,对于云若轻的感激之情更甚,他更加拼命的去做活,只想要完美的完成任务。不让云若轻难看,不令皇帝失望。

而在后来,作为成功制作出非常厉害的打井工具的功臣,皇帝并没有计较前嫌,却是特别给了他一个工部的七品小官儿。

虽然是七品,但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已经是非常难得。这个慧眼识英雄的皇帝,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这次破格挺拔,却是让这个陈寻踏上了越来越光明的道路,更是为这个大齐国做出了更多的贡献。

云若轻也是开心,毕竟在京城之中有了熟人也是好。虽然,他们不能频繁的来往,暗地里,两家的关系,却是给云若轻带来了帮助!

京城的繁华刺眼,饶是富贵如同云家,虽然是同颍州城的宅子一样的名字一样的布置,却是相对大了很多。既然是布局相同,那卿云阁,自然也是靠近院墙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