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54章 真真的打脸1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359 2016-01-18 20:20:35

  然而在这个时候,云家夫人,云若轻的母亲也来到了门口。原本当得知云若轻没死,还女扮男装成了大齐国的风云人物,云夫人差点没晕过去!

当初自己厌弃这个丑女,最基本的吃穿用给了就行,却几乎不过问她的平时情况,见面看到那张令她恶心的脸,她也是不屑一顾。然而真当那个女儿快死的时候,自己倒是心生不忍,好歹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块儿肉,这么多年浑浑噩噩,最终是没得善终,云夫人也是伤心了好一段时间!

如今,竟然有人顶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说她就是自己死去的女儿!青梅陪着她又如何?谁不知道青梅现在已经不是云家的丫鬟了,被人收买了也未可知!

更重要的是,这个人的出现,眼瞅着就是要破坏了她女儿心心念念的大好姻缘!

站定身子,冷冷的看着云若轻,云夫人却是鼻孔中哼了一声,“当真是好笑!你这人到底是何居心?还是你发烧了糊涂了?我的女儿可是一个人人皆知的丑女,何况她已经是死了!你既然是想要冒充他人,也是应该先做做功课!”

云若轻看着云夫人,虽然是今天是大女儿的喜庆好日子,可是云若轻看到她依然比从前削瘦了些许,难道,她是因为当初没能拦住自己而心生惭愧了吗?可是当初她不是已经选择了大女儿云若锦了吗?

自己该知足吗?这个娘亲,好歹是有一点亲情给了自己!

云若轻没有忽略周围的质疑声音,那些百姓们听了云家人的话,已经是怀疑自己的动机了!

的确,自己是有动机的,可是这一切由不得你们说了算!

缓缓的朝着云夫人走近了两步,云若轻似乎是激动,嘴唇都是有些哆嗦。

“娘,您真的也不认识我了?我知道,从一开始,我就是不被你认同的女儿。我知道,您从来就不喜欢我这个让您看了就不舒服的女儿!很小的时候,我那厚厚的刘海挡住了眼睛,却是刚好能够让我偷偷的从下面看着您。您知道吗?我好羡慕您对姐姐的和颜悦色,好羡慕姐姐能够在您怀中撒娇,我也好想让你也像经常摸姐姐那样的头一般摸着我啊!”

眼前的这个女孩儿明明是杏眼,却是眼角线向上挑了些许,带了魅一惑,与众不同的美丽!可是,这双眼中如今的情真意切,让云夫人有些恍惚,竟然忘记了继续说些严厉的话。

云若轻摇着头,眼睛明明是湿润了,倒是让人看着有些倔强的不让那眼泪掉下来。

“有一次您着了风寒,当我扎了满手的窟窿,好容易给您做了一个抹额,就想着能够讨好您,让您也能看着我露出笑脸。可是,可是您厌恶的直接打过了我的手,让我原本疼痛的手指一下子更痛了,而那抹额却是直接掉到了地上。您还是满脸嫌弃的让人给扔出去,别污了您的眼!可是您难道不知道,正是因为你们这样的态度,才是让我在府中,过的连一个得宠的丫鬟都不如!”

说着这话,云若轻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听的周围的人都是不是滋味儿。

都说高门大户里的小姐吃穿不愁,活的惬意,却不想这不受待见的小姐,过的日子比普通百姓还要苦!

云若轻能够知道这些,当然是有着本尊的记忆,再加上青梅说过的一些事儿。

“从前的时候,丫鬟们阳奉阴违,我那卿云阁里头都是糊弄我这个傻子,包括我那从前令人作呕的满口黄牙,还不是拜那些丫鬟伺候不周所致?所以我的好爹爹,好娘亲,你们应该是知道我为何从前顶着一张丑脸吧?还有,你们觉得我那丑陋的容颜,是如何传扬出去的?”

从云若轻落泪的那一刻,小侯爷赵承允已经是皱眉。他从来都是知道女人的世界是很麻烦的,从来都是觉得越是那些美丽的女人,越是心肠阴毒!

可是这不代表他就会同情丑女!所以,一旦是有人犯了他的忌讳,他便会一点不会心慈手软!比如他换衣服的时候不允许有人伺候,更不许有人偷看!所以,当初他一点都不心疼一个丑女,更不会顾虑后果!尽管这后果是让他去娶一个传说中的颍州城第一美女,他明明心中抗拒,可是因为那个人说娶了皇商云家的掌上明珠,对他的大业有帮助,他便是觉得娶了这个女人便也就可行!

没错,他之所以决定迎娶云若锦,而不再做反抗,就是因为简以珏那个他眼中的谪仙,他的恩人,所说的话!

可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看到云若轻落泪的时候,他心中产生了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好奇怪,竟然似乎是心疼,似乎是想要忍不住伸手去为她擦掉泪水的冲动!

然而,赵承允一向的冷面并不会克制不住这点小冲动的,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有了轻微的变化。

一直在注意自己未来的夫君,云若锦在看到自己的男神,居然是面露不忍,云若锦登时气血冲上大脑的感觉,一下子冲口而出。

“小侯爷,您可是仔细了,这个人明明就是不明身份,却硬要说自己是云若轻,这分明是蓄意破坏咱们的大婚!”

说这话,云若锦一咬牙,简直就是想冲上去撕破了这个女人魅一惑众生的脸!然而她刚想做什么,云升却是挡住了她。

有什么事儿,只要他来做就好。女儿云若锦眼瞅着就要成为侯爷夫人了,可不能行差踏错,还没进门,就糟了小侯爷的厌弃!

而眼前的这人,就让她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云升向前,微笑却是眼角泛着冷意,云若轻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若真是我的女儿,怎么会在姐姐大婚之日捣乱?若真是云家的孩子,这些日子怎么不见你回来,却是在外面沽名钓誉?”

步步紧逼,云升黑着一张脸,让人感觉到了他真的动怒了!没办法,对于女儿的婚事儿即将圆满,却出了这样的变故,怎能让他不气?最近已经是有了太多的东西脱离了他的掌控,这让一向喜欢将云家将族里所有事物都管控好,将生意打理井井有条的云升,感到不舒服!

周围的人原本心头升起了心疼,倒是有些人动摇了。难道,这真的是一场阴谋?要知道,豪门里是非多,这个女子指不定真是有啥见不得人的目的!

冷哼一声,云升语气冰冷。“容轻公子放着好好儿的前程不要,竟然跑到别家婚礼上捣乱,我看他一定是魔怔了!来人,还不赶紧的带容轻公子到房里去休息?”

云升之所以说这些,倒还是云夫人刚才说的话给了灵感。一个没发烧脑子糊涂的人,就应该是魔怔了,这得关起来呀,免得伤了无辜群众啊!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们,乍一听这话,竟然觉得十分合理!是啊,谁家正常的孩子公开的女扮男装,还要放弃大好前程做一个名声臭了的传说中的死人?

云若轻愣了一下,倒是想不到这个云升情急之下,倒还是可以想出这种办法,倒是将云若轻被精神病患者,搞不好被迫在云家软禁住,那再私自搞个私刑什么的,就是更危险了!

小侯爷眼睛一眯,这个时候倒是安静,一言不发!

而云升对了后边的家丁大喝一声,“都愣着干什么,万一这要是伤到了无辜百姓如何是好!还不赶紧把这个魔怔了的人关到咱们院子里去?”

然而就是在这个时候,人群中突然是传出了一声尖锐的嗓音。

“圣旨到!皇商云升及其女云若轻接旨!”

圣旨?这个时候居然来了圣旨?仓促之下,云升赶快令人准备好几案,摆上香火!人们愣怔了一下,却是赶紧的跪在地上,迎接举了圣旨来到这边的黄公公和身后的侍卫!

“兹有皇商云家之女云若轻,品德高尚,舍自身全部产业解百姓之困难;聪慧敏锐,动过人心智助过虫灾之难关!朕心甚慰,特此封云若轻为从七品慧敏县主,享受俸禄!”

众人都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云若轻居然是被皇帝封为了郡主!要知道除了皇亲国戚,很少有人被封为这种荣耀的身份的!从前除了异姓王睿王爷和镇南王,就再也没有人有这待遇了!

小侯爷皱眉,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让自己心生感动过的人居然是那个被自己打了半死的丑女,更是没有想到她如今竟然风光的得了个郡主的身份!

云若锦虽说是恭敬的低着头跪拜圣旨,却是在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心里头恨得牙痒痒!怎么会?这个女人,竟然真的是云若轻那个傻子吗?可是如果这个贱人没死,自己的婚事儿还能继续吗?更何况,这个贱女人如何就得了这么一个尊贵的身份了?这不是要踩到自己的头上来吗?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办?

众多百姓,刚才可是见证了云家老爷不认闺女的,这会儿圣旨都到了,云家老爷该是咋办?不认也得认吧?

哈哈,有些好热闹的可是真正期待云家老爷的丑脸了,刚刚还死不承认,这会儿要是认了,那可真真是在打脸啊!

黄公公有些不耐烦了,这一家子的商人,真是不懂礼数吗?自己的圣旨都念完了,怎么还是没人来领旨谢恩?

“怎么了?云大人还不来领旨吗?难道杂家来错地方了,还是云大人您不是慧敏县主的父亲?”

一个哆嗦,云升惶恐的伏地叩首!

“臣领旨,谢主隆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颤颤巍巍的接过了圣旨,云升已经是迅速在脑子中想好了一切。在这个时代,商人的身份是末务,是最下等的身份,还不及的上农户的本务!虽然云家熬出了头,有这么一个好听点儿的皇商身份,却终究只是一个八品的官儿,在颍州城还好听一些,在这些贵人们云集的京城之中,根本是不够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