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48章 王府的往事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290 2016-01-14 20:13:40

  “呃,主子回到花容坊后洗了很长时间的澡!洗完澡还直呼罪过,在这个缺水的时候,这样奢侈的洗澡了!还说,还说都怪那个该死的简老二!”

噗!简老二?也就云若轻这家伙能够这样叫人吧?

“这段时间一定要加强对你们主子的保护,那些人总是打着你们主子的主意,这一次没能成功的拉拢,搞不好会用什么特殊的手段!”

白月干脆的应声。“是,主子!不过我只能在花容坊的时候,跟随如花主子,她要是去了别的地方,我却是无法跟随的。要不要给如花主子提个醒,或许她知道了其中的厉害,能够理解并且配合了呢!”

“不,不能跟她说!她现在对那个世子爷印象极好,要是说那个世子爷另有图谋她会相信吗?说不定她那脑子一热,跑去问世子是不是有这事儿!”

白月努力控制住笑意,当真是憋的难受!如花主子那么精明的人,怎么在这位主子的面前,说的是那般愚钝不堪了?

可是,那个世子爷当真是有问题?自己怎么没有瞧出什么?该不会是自己主子吃醋,故意说人家有问题吧!

第二天,云若轻以着如花的模样,来到了柳眉的家居店。然而,这一来,却是看到家居店门口围了一群人。

柳眉拿了笤帚向外赶人,“你们走!这里不欢迎你们!”

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哎我说,有话好好儿说,干嘛赶人啊?我们也是一番好意啊,何必这样凶神恶煞?真是招来了看热闹的,我可不管说出一些话的后果啊!”

柳眉脸色一下变了,指着面前的女人气结。“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可不欠你什么!”

云若轻已经看到有人指指点点,也看清楚了被柳眉赶走的人是谁!正是芙蓉阁的莹儿!

而陈寻的母亲,陈家大娘,这会儿倚着门框摩挲着胸口,显然是被气的不轻!

很显然,莹儿方才的话,就是威胁柳眉,若是再无法令莹儿满意,就可能说出柳眉真正的身世,让柳眉刚刚和陈家老太太经营的正常生活,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云若轻皱眉,直接越过了人群,先行出声。“哎呦,这么俊俏的姑娘,怎么被人赶出来了?咦,这不是芙蓉阁的莹儿姑娘吗?”

莹儿一抬头,却是蓦然发现面前的正是丑女如花!莹儿眼珠儿这么一转,却是面带了笑意。

看到如花,其实莹儿的目光一亮。“呦,原来是如花姑娘啊!您今儿个怎么有空出来了?听说您去了京城做大生意了,倒是好久不见了呢!”

她这会儿可是不敢轻易和如花杠上,可是听说了,如花得了世子爷的庇佑,如花的生意越做越大,如花现如今都已经是和皇亲贵戚们相熟了!

“好久不见,也不该是这样的见面方式啊!啧啧,也不知道莹儿姑娘做什么了,惹得咱们刘大人的干妹妹这般气恼?”

对啊,这个刘梅,如今可是刘大人的干妹妹,虽说是后来没看到两家走动,至少两家是有这层关系在的。

于是,刚刚还瞧着刘梅不对劲儿,寻思是不是和这个花楼女子有关系的,也都是断了猜想。可别是乱说话,得罪了人!

莹儿倒是一个脸皮厚的,这时候依然是不见任何的尴尬。“如花姑娘,既然是要叙旧,不如我们到陈夫人家中店里?想必陈夫人不介意吧?毕竟我这儿也是有急事要和如花姑娘借地谈一下!”

云若轻点头,倒是劝退了那些看热闹的,先随着柳眉和陈家大娘进了屋里。

陈家大娘看了如花又看了自家媳妇一眼,摇头叹息。“冤孽啊!从前只盼望着我儿能够平安幸福,如今,唉,是我命不好啊!”

“娘,您不要这样说,一切都怪我!寻郎他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也不想苟活的!”

若不是为了照顾陈家大娘,说实话柳眉真的想一下子跳进丽水河寻死!

云若轻上前拉住了两个人的手,“大娘、柳眉,你们别做傻事儿!陈大哥他有下落了,只是这会儿让我不方便和你们说!”

做了个眼色,陈家大娘和柳眉都是从震惊中明白,这后边还跟着莹儿呢!

不管怎么说,只要是陈寻有了下落,两人都是惊喜万分了。

刚是随后进到这家居店中,莹儿却是一下子跪倒了如花的面前。

“如花姑娘,我知道你本事大,我知道你有那药,能让人摆脱那烟花之地!求你,一定要救救我!”

云若轻神色不明,却是语出不善。“这是哪一出啊?莹儿姑娘你先起来把话说清楚,你这样子,怕是咱们没办法再谈下去了!”

看到云若轻脸色微愠色,莹儿倒是赶快站起身来。

“如花姑娘,您别生气!其实,我真的是有求于你的!我知道当初你是故意借机给柳眉弄了一个毁容妆容的,我知道是你救了柳眉逃出那地方的!我求求你,帮帮我吧,我真的不想继续在芙蓉阁待下去了!”

云若轻看了柳眉一眼,便是知道刚才莹儿已经是在店里边揭露了柳眉真正的身份!虽说是柳眉现如今和从前的模样有些不同,但是毕竟是相处那么多年的姐妹,而且偏偏那个陈寻从前也是在丽水河常常出没的。

这个时候再咬死了说此刘梅非柳眉,就没什么意思了!

“莹儿姑娘这话从何说起?我救不救的了你先放一边,那芙蓉楼中,现如今不是姑娘你的花魁之位?怎么姑娘放着大好的前程不要,非要出来受苦?”

的确,那个倚萝自从是猫妖妆扮现身,倒是被更多的人不尊重,把个玩物一般糟践了,现在已经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虽然如此,但是一直有花容坊最新产品的不断供应,芙蓉楼的姑娘,倒是瞅着颜色鲜艳,再加上云若轻教出来的一些化妆工女的手法,生意也是不错。而一早就有心计的莹儿,踩着倚萝,用了清新脱俗的妆扮,倒是成功获得了芙蓉楼的新花魁!

莹儿环顾了一下四周,倒是一咬牙,说出了真相。

“实不相瞒,我爱上了一个秀才!我只是想要和他长久的在一起,我也想能够同柳眉姐姐一样活得幸福!”

云若轻皱眉,“所以,你来这里,只是为了找到我?”

难道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这个莹儿竟然是拿了柳眉做要挟不成?

莹儿赶紧摇头,“不,我来这里是燕妈妈的意思。当然了,我确实是想能够遇到如花姑娘您,这样我就可以有希望了!”

云若轻脸色难看,“你的事情我考虑考虑。不过你就这样回去,恐怕对燕妈妈没办法交代,不如你让燕妈妈到花容坊来,我们可是有日子没叙旧了!”

莹儿一看有希望,便是痛快的答应了!一转身的功夫,眼底倒是闪着得意的光芒。

云若轻没有直接说陈寻具体的位置,只是告诉陈家大娘和柳眉,陈寻这会儿在为贵人办事儿,不好现身。只需要再过上两三个月,陈寻自然就会回来的!

两三个月,自然是云若轻定的日子。不过她有把握,那时候为朝廷做出更多贡献的陈寻,定然是能够风光的回来的!

当天下午,花容坊迎来了燕妈妈。

看到云若轻这般凌厉的眼神,燕妈妈一缩脖子,“呵呵,如花姑娘别生气,我这真的是为了柳眉姑娘着想啊!要知道,她一个女人家,总是不好独自支撑生活的!”

云若轻没接这个话,倒是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你如何就得知柳眉的身份?燕妈妈每日忙于应付那些客人,应该是没有时间出来吧?”

“这个也是莹儿那丫头,她去那店中买东西,发现了端倪!后来她同我说,原本就是姐妹,不忍心看到现在柳眉被抛弃了过苦日子,不如劝她回来过从前的营生!我一想也好,毕竟柳眉那时候扮作嫦娥仙子,可是让无数人都忘不掉呢!”

莹儿?果然是那个丫头吗?那个表面上看起来柔弱的女子,倒是打了一手好算盘!她不过是拿这个当借口,无非是想拿燕妈妈说事儿,最终目的是为了逼如花现身!

哼,云若轻不是个傻的,她当然记得从前在船头,那个没脑子的倚萝其实就是被这个莹儿挑拨的!而要说那天世子等贵人来看嫦娥那场戏,另外一个女孩儿突然生病,也不过是莹儿为了突出自己搞的阴谋!可以说,后来倚萝让柳眉被毁容,也是跟莹儿脱不了干系的!

这样一个阴谋十足的风尘女子,竟然会想着要和人过平凡日子?

这边云若轻陷入沉思,那边的燕妈妈倒是一声叹息。“唉!依据常理,男人都是离不开自己第一个女人的,这头一回在女人身上尝到了那事儿的快乐,男人们大多是离不开她的!所以那个陈寻,按说不应该是抛弃柳眉的!”

听到这话,云若轻冷笑,她想起来曾经和前世的莫允南发生关系时,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倒是告诉了自己,两人都是第一次!可是后来呢,他还不是和别人滚床单!

“陈大哥自然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可是谁说男人都是喜欢第一个女人的?燕妈妈您还会犯傻吗?有些男人喜新厌旧,主要是更喜欢那些狐媚子!”

“也是啊!别的不说,就咱们颍州城上有名的镇南王,其实还不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一听这话,云若轻登时来了兴致。而燕妈妈在说完这话后,脸上讪讪的,自觉说了不该说的话,打算闭嘴。

可是云若轻却是好奇的提问,“燕妈妈不必惊慌,这里只我和你,有什么话可以继续说。我倒是对这事儿很好奇呢!”

一听这话,燕妈妈这也是充满八卦心的人,登时打开了话匣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