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43章 一波又要起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315 2016-01-09 20:03:19

  男子脸色阴沉。“嗯,这件事情我会派人去查办,你回去好好儿照顾她吧!对了,这一瓶上好的金疮药,你拿去给她用吧!”

又是上好的金疮药?刚才世子爷简以珏在离开之前,也是给了云若轻一瓶上好的金疮药。要知道,在古代这种金疮药虽然也不算是稀有,但是品质上乘的,可是很难寻的。

白月知道,有了这个,如花主子的伤口,倒是可以少遭些罪。

伤筋动骨一百天,虽说是用了上好的疗伤药,云若轻是足足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是能稍稍正常些的走路。而一旦是可以行走,云若轻倒是第一时间邀了世子爷简以珏,同她一起去了阳平公主府。

对于阳平公主来说,作为天下第一美男子的简以珏,的确就是她的男神,唯一可以让她从一个跋扈的皇家公主,变成一个乖顺的如同邻家女孩儿一般的人儿。

“世子哥哥,既然你说了不能随便给人死罪,我不是那种胡乱杀人的,自然是愿意给她一个机会自证清白!现在我已经是把东西摆在这儿了,喏你看,就是这个糟糕的东西害的我毁容了,世子哥哥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哦?”

扁扁嘴,阳平公主此时倒是当真有些委屈的样子!

云若轻暗里冷笑,为你做主?你这个恶毒的公主需要人为你做主吗?你把我打了个半死,是别人给你的主意吗?

紧接着,公主府的管家回来了,“启禀公主,已经是按照您说的,咱们随意从花容坊的店中拿来了几个一样的香膏。”

“嗯,好!如花,可别说本公主不给你机会,你所说的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可是要好好儿的做好、看好,免得说本公主与你一个商户女为难!”

在简以珏面前自称我,转过头就是对贱民如此高高在上的样子,云若轻也是醉了!

“谢谢公主殿下肯给民女机会,民女这就做给公主殿下看。”

做什么实验?当初为了防止有人仿造了花容坊的盒子,云若轻是特别将盒子用药剂浸泡过,再经由手中的酸性药水一泡,正品的盒子必然呈现出粉红色。

当人们看到盒子变了颜色,都是惊呆了!这个如花到底做了什么,竟然使得所有花容坊里拿来的盒子变了颜色,公主府的盒子却是没有变颜色!

“公主,所有花容坊出品的化妆品盒子都是经过处理的,目的就是防止有人仿造!公主若是不信我,还可以到京中其他贵女手里拿来盒子,我敢说凡是正品,必将有如此反应!”

阳平公主脸色不好看,这分明是在说自己买了假货?

“明明是从你店中买的,你居然说我这个是假货?明明是你真东西与假的一起售卖,赚的都是昧良心钱,还跑到这里喊冤?竟敢欺瞒本公主送了假货来?本公主首先就应该治你一个不敬之罪!”

“公主误会了,能到公主府的必将是正品!只是这到了公主府之后的事情,却是我们花容坊无法触及到的了!”

很显然,云若轻的意思,明白的在说公主府内部有贼!

说这话,云若轻直接是将装满香膏的瓷瓶打开,清理出里边的香膏,而是朝着瓷瓶注入热水。不一会儿,原本只是简单式样的瓷瓶,却是显现出了“花容坊”的字样!而公主府的瓷瓶中,却是纹丝未动,依旧如同从前那般,白净的瓷瓶上点缀云若轻原本设计的简单花样。

围观的人们也是惊叹了,原本以为过于简单的花容坊的各种包装,竟然是都含了大文章!

一直带着信任的目光看着云若轻,此时简以珏似乎是终于完全放心了。“阳平公主,事实摆在眼前,当日我答应过你的交代,也算是够清楚了!”

原来,在简以珏得到消息来到公主府的时候,打着要如花给镇南王妃做东西的借口,要带走如花,并且答应会给阳平公主一个交代!

“不可能啊,我是让人去买花容坊的东西的啊,前几次用的还都没问题的,这次难道不是花容坊故意害我?”

简以珏这时候敛了笑意,“公主殿下,花容坊何必放着好好儿的生意不做,自寻死路?您刚才也说了,从前几次都是没问题的,至于这次为何有问题,我想,您应该是会弄清楚吧?”

看着这张令自己痴迷的脸,他的话却是让阳平公主猛然清醒,对啊,自己怎么能犯这么愚蠢的错误,倒是让自己在心爱的人面前丢脸了!

猛地回头,阳平公主直接是朝着原本自己最得力的婢女脸上打了一巴掌!

“贱婢!说,是不是你把这瓶香膏给换了?要知道,本公主的这些梳妆用品,都是你在管着!”

被打的迎秋,身子一个趔趄,却是赶忙的朝着阳平公主跪下。“公主殿下,不是奴婢啊!您不要听那个丑女的话啊,她不知道使用了什么妖术瞒天过海,她这是想要嫁祸,想要挑拨离间了咱们主仆之情啊!”

身为公主的贴身婢女,迎秋她当然知道公主对镇南王世子的心意,她不说镇南王世子的坏话,但是这番话在阳平公主听来也是在说世子爷的坏话,她只觉得这个贱婢是在污蔑世子爷在挑拨离间!

“来人,把她关进柴房,让她好好儿想想,到底是为什么背叛了多年的主仆情!”

说穿了,这会儿阳平公主肺都快气炸了,不过是为了在简以珏面前保住一个宽容仁慈又可怜被骗的形象,才是没有当场将这个婢女迎秋杖毙!

云若轻知道,尽管被打,也是不能明面上怨恨皇家,她主动提出给公主一些掺了芦荟做的精华露,帮忙消退脸上的红肿。

然而,云若轻的故作大度,却是没有得到阳平公主的友好回应!

有如花亲做的好东西,阳平公主过敏的脸在涂用了之后倒是见好转。当阳平公主带人走进柴房,挡住了原本照在迎秋身上的阳光。

“本公主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做出这样的事儿?有没有同伙?这些你最好都给我交代了!要不然,本公主可不会对那些白眼狼仁慈!”

看到阳平公主凌厉的眼神,迎秋吓了一哆嗦。

“公主,公主啊,奴婢伺候您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生过异心的!都是负责采办的李管事啊,他是去给您买来这些东西的啊,或许他买的时候就有问题!”

“呵呵,他有问题?他已经找不到人了,能没问题吗?本公主看你们俩都有问题!你看看,这是什么?”

“哗啦”的一下,阳平公主身边的一个嬷嬷将一个布袋子扔到了地上,里边一些金银首饰碰撞出响声,滚落出来。

一看到这些,迎秋脸上一下子惨白了!完了,尽管是公主的贴身丫鬟,她也得不来这么多首饰,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

“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无话可说了对吗?贱婢!”怒不可遏的阳平公主直接是抬起脚朝着迎秋的脸上踹去,迎秋一下子跌到到了地上,脸上还印了鞋底的污渍。

“你不光是背叛了我,贪墨了银子!你还害的我容颜被毁!幸好,那如花有解决的法子,才是将我的脸治好了!本公主因为你这贱婢,倒是差点冤枉了那个丑女,害的本公主在世子爷丢脸!”

原本在看到这些金银首饰的时候,了解公主狠毒脾性的迎秋已经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却在听到如花名字的时候,眼里突然迸射狠毒的恨意!

都怪那个如花,如果不是她自证清白,现在死了的也是她!就没有人会查到自己了!还有那个李管事,他居然跑了!他睡了自己,占尽了便宜,如今却是让自己一个背下整个黑锅!

“公主啊公主,您这是被那个丑女蒙蔽了!您想想啊,非亲非故的,镇南王世子爷为什么要帮助那个如花?再说怎么就那么巧,您把个如花关起来,世子爷就过来找她来给镇南王妃做东西?您难道没看出来吗?世子爷非常关心那个如花啊,他就是专门过来为如花做主的,就是怕您打死她啊!”

听到迎秋说镇南王世子那般人物,居然是为了如花那个丑女做主?这无论如何都是让阳平公主无法接受的!

“闭嘴!你这个贱婢,死到临头了,还想让本公主不痛快对吗?本公主倒是想不到你心思如此歹毒!”

迎秋目光一闪,暗道你这个恶毒的公主倒是猜对了我一半的心思!你这个公主高高在上,整日对我颐指气使,如今是想要我的命!我更恨那个如花,凭什么同样是卑贱的身份,她长的那般丑模样,却是可以自由有那么多的钱可以花!凭什么她有贵人相助,却是断了我的生路?

有些人的恶毒,就在于别人可以含冤而死,自己却不可以死有余辜!

“冤枉啊公主,都说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今日我自知死罪难逃,又何必说假话呢?公主您想想,那个如花居然是可以在那些瓶瓶罐罐上做文章,那些变出来的花样,简直就像是施了妖法一般!说不定,她对世子爷施了妖法呢!对,一定是这样的,公主您可不能让那个如花继续害了世子爷啊!”

对于阳平公主来说,迎秋后边的说法,倒是让她接受!要知道,自恃美貌的她,绝对不会相信如花那个丑女居然是可以入了她心心念念的男神的眼!而迎秋说如花可能是用了妖术,倒是真的有可能吸引住了那个绝美的世子爷!

当看到阳平公主眼睛一眯,脸色阴沉,迎秋已经是明白,自己成功的将仇恨转移,那个如花,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云若轻要是知道那个迎秋,在曾经她呆过的柴房中,轻易的将自己再次陷害,真不知是该不该后悔,直接有仇当场就报了,真是应该直接就不给她再乱攀咬的机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