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妃妆点天下

第44章 准备送大礼

邪妃妆点天下 小絮刀 3351 2016-01-10 20:08:00

  越想越气,阳平公主直接是伸手,旁边的嬷嬷跟了她很久,自然知道公主是在要她的鞭子!这条犹如荆棘一般带了扎刺的鞭子,是阳平公主特别定做的,专门对付那些惹怒她的人!

迎秋浑身颤抖,虽然是知道必死无疑,但是对疼痛对鞭子的恐惧,还是让她忍不住求饶。

“公主,求您,饶了我吧!我真的再也不敢了,我真的只是一时糊涂!”

“一时糊涂?我呸!打死你这个贱人,一个个卑贱的身份,居然是肖想那些不该得的,都是活腻烦了!打死你们,打死你们……”

“啪啪”的声音,一次又一次的响起,阳平公主瞪眼、咬牙,狠命的抡起鞭子,朝着面前这个捂住自己的脸,又想护住被打的身子的贱婢。她是在惩罚犯错的人,更是在发泄着心中的气愤!

哼,居然是有人敢觊觎她阳平公主看上的男人?找死!

“如花啊如花,凭你一个丑女,竟然也敢肖想世子爷?我看你是活腻了!”

几十下鞭子囵下去,阳平公主已经是没有了力气,而那个刚才还求饶的婢女迎秋,已经是没有了气息!

到死,这个婢女才是想不通,怎么自己挑拨离间了,到头来竟然是代替那个如花受过,成了阳平公主的出气筒!

花容坊主家被阳平公主差点冤枉的事儿,通过各种渠道传播,如今倒是让人更加佩服如花姑娘,能有那么大的本事造出了那么好的东西,还有先见之明做了高超的防范!更是广为流传的,是人们的不可思议,这个如花长相如此之丑,居然是可以劳动镇南王世子那般的人物为她出面,居然是可以有胆量在阳平公主那样的人物面前自证清白!

这年头的丑女真邪门了,居然也可以兴风作浪!按照正常的逻辑,那些丑女不是应该更不敢出门,都不敢抬头跟人说话的吗?

得到消息的赵雪黎,这会儿看着病恹恹的云若轻啧啧叹息。

“这时候知道难受了?你说你风寒刚好又被打成了死猪一样,居然不怕死的又去自证清白!哎我说,你就不能拜托那个世子爷给你去弄这些东西吗?你看看你,搞得现在身体又难受了吧?真是,我都可怜你!”

知道赵雪黎是气氛自己不爱惜身体,云若轻心里也是暖暖的,故作叹息。“是啊,我这么可怜,你该是如何安慰我这个可怜的病人?”

赵雪黎一时气结,被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搞得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无力的叹息,赵雪黎转了转眼珠,“好啊,等你病好了,活动自如了,我带你去美味坊怎么样?不过说真的,我也有几天没吃到美味坊的东西了,也是好久没见到曲大哥了呢!”

云若轻来了兴致,“曲大哥?我看睿王世子爷年龄不大,原来比你还要大些呀?”

“是啊,我是九月出生的,世子爷是八月生辰,算起来比我大一些。哎对了,你和世子爷倒是同年同月生人呢!”

同年同月生的啊?啧啧,瞧瞧人家睿王世子爷生的高大帅气,就云若轻被云家养成了这么个瘪犊子样儿!别说身高上差,就是模样都打扮成了那样,白瞎了好底子。

“唉,所以说,同是人不同命啊!咱只好自己争取,让生活更美好!”

赵雪黎撇撇嘴,“说的也是,你没有那好父母,也就只好自己打拼!不过你上次那事儿都解决好了吗?听说是公主府里的丫鬟贪财换了公主的香膏?”

云若轻摇头,“话虽然是这样传的,但是我倒是觉得没那么简单!她一个公主府的贴身丫鬟,平素很少出门,哪里就能够弄来那般相像的仿品?再说了,没有个把握,她弄出来那真东西也不好卖出去啊,毕竟现在京城里有店,贵女们不用从别人手中转手买来。”

已经是有了花容坊,贵女们当然不想从别人那里购买,谁知道那个是不是真的!

顺着云若轻的思路,赵雪黎也是恍然大悟一般,“对啊,要是她真的只能低价出售,那何必承担这么大的风险!再说了,以着那么多年伺候公主的经验,她不应该有这个胆子啊!”

“嗯,我派人去收买了公主府的打杂的,倒是听说公主府的一个采办的管事儿失踪了!以我看,这个管事儿倒是极为可疑!”

要是有人蓄意害自己,通过一个经常出入公主府的管事儿,倒是更加的方便有利!这时候,那个失踪了的公主府管事儿,倒是极为关键!

送走了赵雪黎,云若轻望着窗外阴冷的天气,倒是想起来另外一件事儿。

“清风阁怎么到现在还是没有消息?唉,也不知道陈寻到底去了哪儿了!”

白月拿出一件披风给云若轻披上,“主子,您不用担心了,您已经是尽力了啊,相信柳眉姐姐明白的!”

云若轻摇头,“不,我寻陈大哥,不光是为了柳眉姐姐,现下更是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帮忙完成!”

云若轻的确是有着一番打算,这计划在没有找到陈寻的时候,倒是不好同人提起。而在这之前,云若轻首先带着白月,对自家店铺里的化妆品,进行了一系列改良。

其实,这款香膏不一定适合阳平公主用。对于年岁稍大、皮肤暗黄的三十岁女人,韩氏的肌肤当然非常适用这款遮瑕修颜的香膏。而阳平公主养尊处优,皮肤保养的娇嫩,却是应当用于韩氏不同的香膏。

人就是这样,所谓的问心无愧,在于无蓄意害人之心,况且云若轻当初之所以在被打成死猪样,还坚持给了阳平公主一瓶治愈药,也是出于对自己的一些小过失的补偿。

都说无良商家,对于这种微小的错误,云若轻是狠心的,不可能公开承认这种错误的!毕竟,如果你真公开了,得不到谅解,只会让那些人暴露更多恶劣的本性,要钱、骂人、打人!云若轻知道,自己所要做的,只有默默的去弥补。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尽管云若轻身子还没有好利索,倒是和白月一起,对花容坊的产品进行了改良。

于是,花容坊的各种产品出现了有针对的系列。

例如,桃花系列,就是针对适宜年龄为十二岁到二十四岁的,而荷花系列,所针对的年龄是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的,还有针对三十五岁以上的梅花系列。

对于香膏,云若轻特别推出针对皮肤暗黄者修饰肌肤所用的荷花系列香膏,和皮肤白皙者所用的桃花系列。

当看到自己忙活了几天几夜的成果,被摆上了货架,云若轻如释重负,她可不想再出现一个被自家产品疏忽伤害皮肤的,虽然阳平公主那次是因为假货刺激过敏的!

赵雪黎匆匆忙忙来到了花容坊,见到云若轻正在大堂中,便是脸上意味不明的表情,拉着她到了后院。

“如花,跟你说件事儿!”

云若轻好笑,一向风风火火的赵大小姐,怎么犹豫起来了?”怎么了?这是吞吞吐吐的谁啊?哪里是从前爽朗的赵雪黎大小姐啊!”

说这话,故作大惊的样子,上下打量着赵雪黎。

赵雪黎叹息,“你别闹。这会儿我还真是没有开玩笑的心情呢!那个,刚才我看到阳平公主带人抓了一个男子,好像就是公主府逃跑了的那个管事儿!”

云若轻倒是想不到那个李管事被抓住了!“什么?人抓到了?奇怪,这个管事儿居然还在京城好好儿活着呢?”

雪黎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火气,一下子朝着正搞怪的云若轻发了脾气。“你呀!有没有心呀!你怎么就不问问这个管事儿是从哪里抓到的?你知不知道他其实就是在云家的商铺里被抓到的呀!”

劈头盖脸的说完,赵雪黎意识到自己犯错误了。本来就是因为看到那个管事儿居然是在云家被抓的,赵雪黎寻思到可能幕后主使者就是云家的人!所以,她赵雪黎才是不好开口。倒是没有想到,最终因为看云若轻这般没心没肺,一着急全吐露出去了!

捅了捅正在发呆的云若轻,赵雪黎有些担忧,“云若轻,你没事儿吧?你别是被打击傻了吧?都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云家本身和你也是没关系的,对吧?”

这样说着,其实赵雪黎自己都心虚!要是真没关系,自己干嘛那么犹豫?要是真没关系,眼前这个时而无心的人,会是这般失神的状态?

云若轻好半天才是从呆愣中回神。

“呵呵,果然是我的好爹爹呢!不管我是以着云家女儿的身份,还是以着另外一个身份,我们天生敌对,天生看不对眼呢!啧啧,真是可惜啊,做女儿的不孝,让他老人家的计划泡汤了呢!”

其实,她原本是想着云家百年基业,不至于为了竞争废了这么多心思,有这时间还不如改良产品的!在她眼中,那个对云若轻没有亲情的商界大佬云升,应该最注重商场上的诚信和为人品质的!

原来,她那个便宜爹爹,不光是对她冷血,更是在商场上有着杀伐决断的狠绝!

看着现在失魂落魄一般的云若轻,赵雪黎说不出心中什么感觉。虽然她赵雪黎有一个不是很疼爱她的爹,但好歹她老爹还知道虎毒不食子,明面上并不会苛待她!

而云若轻呢?据说她爹曾经要活埋了她!据说她爹爹毫不在意她的死活,只是为了给大女儿一个好的婚配!现在,作为另外一个身份过活的云若轻,好不容易见了起色,竟然是遭受到了亲爹的陷害!

难道,这父女俩真的是命中不和,注定是对抗关系?

“哈哈哈!好,当真是好啊!你这般不仁不义不道德的商人,冷血无情的父亲,更不值得我手下留情了!早就说过要给大婚时候的云若锦一个大礼,看来我当真是要准备一个大的了,一个让云家承受不起的大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