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前夫过期不爱

210 你俩打一架

前夫过期不爱 恒星亿光年 3007 2015-10-25 01:52:52

  柴琴深深叹了口气,走进屋内。

秦诗语盯着她吃下药片,眼看着柴琴渐渐睡着,最后才放松了些。

“妈,你可不要怪我,谁让你想放了秦心雅,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杀你的,我只是不想让你放走秦心雅而已!好好睡吧!”

秦诗语冷冷一笑,将房门带上,在客厅内等候。

很快,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

“诗语!”楚亦铭一下后便冲了进来。

“老公,你终于来了!”秦诗语笑的温婉,但眼中却暗藏杀机。

楚亦铭低头看到秦诗语手里的枪,神色瞬间紧绷:“诗语,心雅呢,你把她怎么样了?”

他说完,上前一步。

秦诗语连连后退,不让楚亦铭靠近她。

因为她知道,楚亦铭肯定会找机会夺走她的枪,这可是她现在唯一的震慑他们的筹码,她怎会轻易让人夺取。

“不准靠近!”秦诗语举起手中的枪。

楚亦铭定在原地,急促紧张道:“好,我不靠近,诗语,你冷静点,把枪放下!”

“老公,你正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我要是把枪放下了,我岂不是死定了!”

“诗语,心雅呢?她在哪?”

秦诗语冷冷一笑:“老公,你那么紧张她,我都要吃醋了!”

“秦诗语,别发疯了,快告我她在哪里?”楚亦铭越发急促。

“别急嘛,她暂时没事,不过,我把她藏起来了!你是找不到的!”

楚亦铭急了,她发觉了秦诗语有些神志不清,生怕她伤害秦心雅。

“她到底在哪?”他再次问道。

秦诗语看似孩子气道:“老公,你知道的,我见不得你对她好,你要是再对我这么凶,我可真的生气了,我一生气,她就会死!”

“诗语,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好不好,不管她的事,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谈谈,我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你不要伤害心雅好不好!”

“真的吗?”秦诗语脸上终于多了一丝光彩。

楚亦铭点点头:“当然是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

秦诗语想了想,说道:“那你还会不会爱我一辈子,会不会跟我离婚?”

“诗语,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冷静的谈一谈,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没办法好好说,你把枪给我,我们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谈谈行不行?”

“不,我要你现在就告诉我,说,你还爱不爱我!”秦诗语虽然没了理智,但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会放下枪。

“诗语,我…”

楚亦铭其实想暂时骗她,说爱她,可是,话到了嘴边,他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秦诗语握着枪的手颤抖了几分:“你犹豫了,你犹豫了,楚亦铭,你果然已经不爱我了!”

“诗语,你冷静点!”楚亦铭发现秦诗语的情绪在崩溃,心也不由地提了上来。

“你让我怎么冷静,楚亦铭,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怎么可以不爱我,你不是说过会爱我一辈子,你不是说过这辈子只会有我一个女人,可你现在这样又算什么?”

秦诗语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情绪激动地嘶吼着。

“诗语,对不起,你先放了心雅,我们再好好谈谈行不行?”

“秦心雅秦心雅,你口口声声都是秦心雅,那我呢,你将我置于何地,楚亦铭,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

秦诗语说完,猛地转身跑到了储物室。

“不准靠近我!”秦诗语警惕地盯着楚亦铭,丝毫不敢松懈。

楚亦铭生怕她的枪走火,便没再跟上去。

这时,又是一阵刹车声,文景也赶到。

秦诗语将秦心雅从储藏室拉了出来,将她一脚踹翻在地面。

“心雅!”

文景和楚亦铭同时出声,连忙就要上前。

“你们不许过来!”秦诗语用枪直指秦心雅。

秦心雅朝着二人摇摇头,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秦诗语看着眼前有多了一个男人,不禁笑道:“又来了一个,你就是那个IBT集团总裁?”

“秦诗语,放了心雅,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而且不会追究责任!”文景看似冷静,实则心里已经慌乱成一片,生怕秦心雅受到伤害。

“哈哈哈!”秦诗语突然大笑了起来:“真可笑,我要的,你能给得了吗?”

文景转过头看向楚亦铭,怒道:“楚亦铭,看你干的好事,要是心雅出了什么事,我杀了你!”

楚亦铭也是愤怒的瞪了一眼文景,居然无法反驳。

“看来你们两个都很关心她啊,事情越来越好玩了!”秦诗语痴痴地笑着,有些恍惚。

“秦诗语,秦心雅是我的女人,对你和楚亦铭造不成任何威胁,放了她,你们夫妻的事情自己回家解决!”

秦诗语冷笑道:“说的真好,造不成威胁?如果不是秦心雅的出现,我和楚亦铭现在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都是因为她,我现在才变成这个样,你以为,我会轻易放过她吗?”

“那你到底想怎样?”楚亦铭一阵急躁。

秦诗语靠近秦心雅蹲了下来,用枪指着她的太阳穴,对楚亦铭说道:“想让我放了她,你得先跪下来求我!”

“你说什么?”楚亦铭震惊,她居然让他下跪。

秦诗语冷哼一声:“怎么,不行吗?或者,我一枪打爆她的太阳穴,我的枪里有十二发子弹,一发就足以让她的脑浆爆出来!”

“不要!”文景整颗心悬了起来,立刻朝楚亦铭说道:“她是你老婆,你跪一下又怎样!”

楚亦铭攥紧拳头,让他下跪,无疑是奇耻大辱。

文景见楚亦铭迟迟不愿跪下,于是靠近了他,低声道:“看在心雅爱了你那么多年而且你又那么伤害过她的份上,你就跪秦诗语一下,就像当初求婚那样就行了,虽然男儿膝下有黄金,但为了救人,委屈一下又怎样,没人会笑你的!”

文景说完,趁着楚亦铭一个没注意,狠狠地在他膝关节一踹,楚亦铭一阵吃痛,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文景,你…”

“为了心雅,你忍忍怎么了,更何况你也有愧秦诗语!”文景压低了声音,随后抬头对秦诗语说道:“秦小姐,你看他跪了,你的气也该消了吧,你放心,我可以保证,楚亦铭和秦心雅再也不会有任何瓜葛,因为我和秦心雅快结婚了,她对你和楚亦铭造不成威胁!”

楚亦铭抬头愤愤地盯着文景,这个老狐狸分明就是乘火打劫。

本以为秦诗语会放松警惕,可没想到文景说完,她的情绪更加激动。

“秦心雅,你何德何能,凭什么让这么优秀的男人对你死心塌地,你到底哪里好,为什么他们都要喜欢你?”秦诗语将抵在秦心雅太阳穴上的枪划在她的脸颊上。

秦心雅满眼惊恐,身体不自觉地发抖。

“疯女人!”文景低身咒骂!

“秦诗语,楚亦铭已经跟你下跪了,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放了心雅!”文景愤怒出声。

楚亦铭也从地上站了起来。

秦诗语眉梢一挑,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既然你们这么关心她,这样吧,你们互相打一架,要是我看的高兴了,说不定我就会放了她!”

“秦诗语,你别发疯!”楚亦铭愤怒的恨不得上去踹她几脚。

“哼,我就是发疯怎么样,要是你们再不动手,我就一枪打断她的腿!”

秦诗语说完,直接用枪指着秦心雅的膝盖!

“好,我答应你!”文景一阵紧张,直接答应了秦诗语。

“哈哈哈,真好玩,你们快开始吧,我要提醒你们一下,千万别糊弄我,要是看不到你们打出血,我就让秦心雅代替你们出血!”

秦心雅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但也听不清楚说什么,八成也是在骂秦诗语。

“文景,你真要听这个疯女人的话!”楚亦铭知道,即便他们打得再厉害,秦诗语也不会放了心雅。

文景虽然也知道这一点,但为了心雅,他总归是要豁出去一把,至少能让秦诗语冷静一点,暂时放弃伤害心雅。

砰地一声,楚亦铭还未反应过来,脸上就挨了一拳!

“你这个家伙居然来真的!”楚亦铭吃痛地捂着被打中的脸。

“其实我早就想亲手揍你了,这正好是个机会,我可不会轻易放过!”文景说完,又是一拳。

楚亦铭眼疾手快,连忙躲闪。

“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不客气!”

楚亦铭也怒了,打就打,他还怕他不成!

于是,两个男人扭在一起你一拳我一脚厮打起来。

文景早年学过跆拳道,身手自然好过楚亦铭,可楚亦铭也不是吃素的,虽然脸上挂了不少彩,但也没让文景好过到哪里。

秦诗语看着两个男人打成这样,早在一旁笑弯了腰。

“哈哈哈,太有趣了,打啊,用力打,哈哈哈!”

没过多久,二人脸上都受了不少伤,身上的衣服早已凌乱不堪。

“秦心雅,你看,有趣吗,两个男人为你打成这样,真是好玩!”秦诗语虽然笑的合不拢嘴,但手里的枪却未曾放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