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前夫过期不爱

207 两个男人一台戏

前夫过期不爱 恒星亿光年 3030 2015-10-24 01:48:12

  明眼人都能看出楚亦铭是在嘲讽文景。

可文景却不以为然,直接矛头一转,拉起了秦心雅的手,顺着楚亦铭的话说到:“雅兴谈不上,只不过,我想找到属于自己的雅典女神,现在,我找到了!”

如果说楚亦铭刚才的话对文景造成了一百点的伤害,却被文景格挡了回去。

那么文景这句话,和看着秦心雅深情款款的眼神,实实在在的对楚亦铭造成了10000点的暴击。

楚亦铭心脏上被人猛烈地插了一刀。

要论狠,文景确实是一个隐藏很深的老狐狸。

“文总说的雅典女神,难道是我的前妻?”楚亦铭眼光一闪锐利。

按理说,文景听了这么挑衅的话,要么发飙,要么尴尬,可他却依旧淡定自如,款款道:“楚总,你也说了,是前妻,不是妻!我们已经在一起三年了,她现在是我的女人!”

楚亦铭内心窜出熊熊火焰,恨不得将文景灼烧成灰烬。

“别说了!”秦心雅低头拉了拉文景的衣袖,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

这样的气氛,最尴尬的不是两个男人,而是她。

楚亦铭转了话锋:“心雅,他说的都是真的吗?这三年来,你都跟他在一起!”

“没错,我是跟他在一起!”秦心雅一咬牙,反正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干脆直接挑破得了。

“那你回来找我干什么?”楚亦铭追问道。

文景与秦心雅十指紧扣,抬头说道:“楚总,这个问题,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再问又有什么意义,秦诗语向媒体曝光心雅是小三,以你楚亦铭的能力,想要阻止她,或者压下这条新闻,并非难事,可你非但什么都没做,反而暗中动手脚让这条新闻一夜之间铺天盖地的传播,你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这件事情曝光?因为你早就知道我和秦心雅的关系,也早就知道了心雅接近你是为了报复,所以你将任由秦诗语将事情闹大,因为你怕,你怕心雅接近你仅仅是为了报复,你怕她的心里再也没有你的位置了,想通过舆论和媒体的压力将心雅推至风口浪尖,再利用这些和你个人的手段,顺理成章地得到她。”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秦心雅惊讶的抬头看着楚亦铭,头一次发现,楚亦铭似乎并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楚亦铭眉梢轻佻,关节分明的手指敲打着沙发靠手。

“没错,我早就知道了,可那又怎么样,文总,你不是也一样,你明明知道我的目的,而且以你的能力,也可以压下这些新闻,可是你并没有这么做,也任由这件事发展下去,让心雅成为众矢之的,最后当全国都在骂心雅的时候,你才出手将这件事情推到秦诗语身上,你明明一开始就可以保护秦心雅,但你也没这么做,你的目的,岂不是也跟我一样?”

“文景,你…”秦心雅再看向文景,突然发现,这个男人,她竟有些看不透了。

文景发觉了秦心雅的异样,说道:“楚亦铭,我跟你的目的的确一样,可又不一样!”

楚亦铭冷笑:“有什么不一样?”

文景道:“你我的目的,都想将心雅留在身边,可不同的是,我和心雅早就已经在一起了,即便我什么都不做,她还是我的,可是你不一样,因为,心雅根本就不爱你!我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让这件事情早点结束,早点和她过安静的生活而已!而你这么做,仅仅是想把一个不爱你的女人绑在身边。”

“哼,你怎么就知道,心雅她不爱我!”楚亦铭冷冷而笑。

文景转身面向秦心雅,抚上她的肩膀:“心雅,今天既然我们都在这,就把话说清楚吧,告诉他,你爱谁?”

秦心雅纠结地看着眼前的两个男人,如果之前让她选,她肯定毫不犹豫选择文景。

可现在,她才可笑的发现,她一直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一直以为自己将楚亦铭玩弄于股掌之间,可没想到,到头来,被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居然是她自己。

真正操控全局的,居然是这两个男人。

甚至其中一个,是她最爱最信任的男人。

也许文景做的一切只是出于保护她,可是,这样的保护,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复杂。

文景甚至什么都不告诉她,甚至一直在误导她,误让她认为她正在体验掌控全局,但实际一切早已脱离了轨道,他自己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就这么自作主张的操控一切,她一直以为他是温柔优雅的,可当他说出让人杀了秦诗语那样的话,她又感觉文景很陌生。

这样的文景,和平时的表现看起来,差距太大了,大到让她还未来得及承受。

楚亦铭倒也罢了,毕竟她已经不爱他了,而且她认识楚亦铭十几年,也知道他不是那么好骗的人,楚亦铭知道了一切,她也并未有太多的惊讶。

只是,文景居然也一直参与其中,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她突然发现,她有些不认识他了。

“对不起,我先走了!”秦心雅甩开文景的手,转身就要走。

二人同时要追上去。

秦心雅连忙转过身道:“你们不要跟过来,我想一个人冷静一下!”

楚亦铭和文景互相看了一眼,虽然互看不爽,但也都听秦心雅的话,没继续跟上去。

他们今天让秦心雅听到太多她从来都不知道的事情,她有些焦虑和怀疑,也是正常的,等心雅冷静下来,他们会和她解释的。

“文总,看到了吗?心雅并没有说她不爱我,所以,做人不要太自信了!”楚亦铭得意的看了一眼文景。

“楚总怎么竟喜欢自己挖坑自己跳呢?”文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你什么意思?”楚亦铭问道。

文景淡淡道:“心雅虽然没有说不爱你,但她也没说爱你,所以,做人不要太自信这句话,应该送给你自己,我也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她是我的,毕竟我们在一起三年,她的第一次都是我的!而你,从未真正拥有过她!”

楚亦铭攥紧拳头,分明的关节似乎攥出了响声,一听到秦心雅的第一次给了眼前这个男人,他的怒气几乎要冲破心脏。

“谁说我没拥有过她?”楚亦铭突然想到了哪天晚上在酒店,虽然他后来他知道了一些事情,曾怀疑那晚的女人是不是心雅,但无论是不是,说出来气气文景也是好的。

文景一听,并未有任何气恼之意,反而有一丝欣喜道:“你说的,是不是在酒店那晚?”

“你怎么知道?”楚亦铭一听,感觉事情不妙。

“因为那天晚上,心雅求着我在她身上留下吻痕,她身上的每一寸,都有我留下的烙印,你第二天看到的,只是脖子上的冰山一角!”

气氛陡然凝固,整个大厅弥漫着浓重的火药味,随时都会爆炸。

这些愤怒,皆来自于楚亦铭一人。

而文景,至始至终都挂着淡雅的笑容。

那一头,秦心雅一路跑出楚家的别墅,沿着无人的马路一直往前走,漫无目的。

她此时的内心复杂万分,甚至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面对。

看来,她是应该好好找个安静的地方冷静一下,再想想她和文景的事情。

此时,一辆白色林肯从前方驶来。

秦诗语开着车,正要往楚亦铭的住处开去,她已经受够了,今天来找楚亦铭摊牌。

哪怕鱼死网破,她也绝不退让,她死也不会跟他离婚。

她跟了这个男人十几年,他是她的一切,她怎么可能放手。

如果楚亦铭坚持要对不起她,那么她只好…

秦诗语看了看了一眼副驾驶上的手枪,这是她在黑市购买的。

如果楚亦铭敢抛弃她,她就跟他同归于尽,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决不能失去楚亦铭。

这条马路为了进入豪宅区而建的,所以只有豪宅区的住户才会开车经过,所以很多时候,路上很少看到车。

秦诗语突然看到迎面而来的一个女子,正在路边走。

车离得再近些,她终于看清了那个女人的长相。

秦心雅,居然是她!

她为什么会在这?

秦诗语一看到秦心雅,立刻猛地一刹车,将车停在路边。

楚亦铭住在这里,秦心雅来这里肯定是找楚亦铭的。

“好啊,贱人,居然还敢来勾引我的男人!”秦诗语恨恨地咒骂,突然心里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

她冷冷一笑,拿起枪,打开车门下了车。

秦心雅抬起头,见一辆车停在路边,一个女人正朝自己走来。

“秦诗语?”秦心雅看清了来人的长相。

“秦心雅,你居然还有脸来这里,怎么,想勾引我老公?”

她将枪背在身后,并未让秦心雅看见。

秦心雅一看到秦诗语,气就不打一处来,冷声道:“那又怎么样,谁让你自己没本事看住男人。”

秦诗语咬牙切齿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边!”

秦心雅冷笑一声:“那你听好了,我说,守不住你自己的男人,是你自己没本事!”

她说的格外大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1分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