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前夫过期不爱

190 男人的难言之隐

前夫过期不爱 恒星亿光年 2996 2015-10-19 11:10:01

  文景顺其自然的跟着他走,基本已经确定了,肯定有病人,而且需要他治病。

但是他很想知道,到底是谁这么无聊,搞这么麻烦把他绑架过来。

给富豪治病,只要价高,他是不会拒绝的!没必要弄这出绑架戏码啊!

文景进入了一间卧室,门口有两个保镖守着。

一进去,各种医疗设备器材都一应俱全。中间还有一扇帘子。

文景眉梢一挑,转过身问道:“这位先生,麻烦你能告诉我,你们把我绑来到底是要干什么?”

儒雅的中年男子轻轻一笑,将门严严实实的关上,确定没人偷听,才解释道:“文医生,有一位病人需要你的帮助!”

文景眉梢一挑,问道:“他人呢?”

中年男子伸手,指了指帘子。

文景点点头,靠近帘子几步。

“刘管家,你可以出去了!”帘子那头突然传出一道冷冷的男声。

“是!”中年男子恭恭敬敬,转身离开了房间。

待他离开后,房间内只剩下了文景和帘子后面的男人。

“我…可以过去了吗?”文景一脸好奇的盯着帘子后面。

“过…过来吧!”男子语色似乎有些犹豫。

文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这气氛,怎么又点诡异。

他一步步的靠近帘子,最终伸手挑开。

为什么有一种碎镜挑帘门的感觉?如果帘子后面是一个美女,那倒也应景。

可是,床上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趴在床上。

男子穿着一身休闲装束,直直的脸朝下趴在床上,文景仔细一看,这男的还挺帅。

见文景盯着自己看,男子一脸难堪的撇过头,指了指床边的推车,随后沉声道:“医用品给你备好了!”

文景看了一眼推车上的东西,手套消毒水还有各种药品一应俱全,沉默了几秒,他扯了扯嘴角:“先生,你…哪里不舒服?”

床上躺着的年轻男子干咳了一声,厉声道:“给我脱/裤/子!”

文景一听,眉心一紧:“你说什么?”

“脱裤子!”男子又是声色一厉。

文景声音一沉,冷冷道:“先生,我对男人没兴趣!

“我让你脱我的裤子!”男子咬牙切齿的纠正文景误解的思想。

“……好吧!”文景面色闪过一丝尴尬,随后往前走了一步。

犹豫了几秒,将男子的裤子拉了下来。

文景一惊,随后忍住了笑意。

原来,这男的有难言之隐啊!

“先生,你这个病,说小不小,说大不大,任何一个外科医生都能治,没必要用犯罪手段吧!”他眯着眼睛,越发举得这个男的行为怪异。

“废什么话,让你治你就治!”男子脸都憋红了,不耐烦的催促。

文景弯了弯嘴角,转身从推车上拿了一对医用手套带上。

伸出一根手指,他正式开始为男子治疗-----难言之隐----痔疮----

半个小时候,文景站直身体,将手套摘下。

“好了,再换几次药就没事了!”

说完,将他裤子提了上去。

男子长痔疮的地方火辣辣的疼痛。

疼的满头大汗,还不忘警告文景:“我告诉你,这件事不准说出去,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怎么,威胁我?”文景笑的风轻云淡。

“威胁你又怎样,我随时可以杀了你!”男子面露凶狠的目光。

文景勾了勾唇角,垂眸冷淡道:“是吗?你把我吓到了!”

话虽然这么说,可神色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反而有些挑衅的感觉。

“你……”男子被文景的态度气到了,感觉自己的权威被深深的挑衅了。

“你别激动,上火会刺激痔疮!”文景接上他的话。

“你真不怕我杀了你!”男子怒火止不住的往上冒。

文景睫毛微阖,语气突然有些凝重:“怕,当然怕,因为我曾经答应过一个女人,绝不会死在她之前!可是你要是让我表现出很怕死的样子,那么抱歉,我没那个天分!”

“我就不相信你不求饶!”男子说完,从枕头底下抽出了一支手枪直接指向文景。

文景面不改色心不跳,反而观察起男子手上的枪,随后轻笑道:“sigsauerp226手枪,世界一流,性能优异,但是不够走运, 天生的炮灰命!一路给比被他便宜两百美元的beretta当了陪衬,不过它性能优异,国家执法单位喜欢用这个。”

“你一个医生居然还懂枪?”男子震惊了,眼前这个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居然还知道这种东西。

“很奇怪吗?”他反问。

果然,男人之间一但有了共同话题,就像两个女人聊起逛街购物一样,滔滔不绝。

“这把只是我平常随便用用的,比这好的,我多得是!”

男子正兴奋,岂料文景煞风景的来了一句:“开枪需要一定的拉力,你还有痔疮呢,手臂不适合太用力!会扯到痔疮!”

“别再让我听到这两个字!”

一听到痔/疮两个字,男子一股憋屈尴尬涌上心头,这是他此生的奇耻大辱,要是被人知道了,他还怎么在道上混,所以他要尽快恢复,而且不能去医院,于是就把医术最好的文景绑来给他治疗了。

“臭小子,你给我出来!”

一道声音打断了二人,文景转身往门口看了一眼,问道:“是在叫你吗?”

只见男子一脸紧张,根本没空再搭理文景,而是低声咒骂道:“该死,这下糟糕了!”

男子想要起身,可刚一动身子,痔疮就一阵剧烈的疼痛,尤其是文景刚刚才给他治疗,又多了新伤口,更是疼的厉害,身体几乎动弹不得。

这时,房间内突然冲进了一个中年男人,一进来就破口大骂!

“臭小子,我就知道你躲在这里,我问你,你又怎么欺负你未婚妻了,她现在都闹翻天了!”

“爸,你听我解释,袁梦琪那个女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谁能欺负的了她,她不起欺负别人就不错了!”男子可怜兮兮的趴在床上承受父亲的责备。

中年男子发现房间还有一个男人,仔细一看,不由震惊。

“你…文景!你怎么在这?”

“上官叔叔?”文景也有些诧异。

“什么?爸,你们认识?”上官凯年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二人。

上官昌刚要问是怎么回事,余光一扫,发现了儿子手里拿着枪,不由一惊。

“臭小子,你手里拿着枪干什么,给我起来!”

“上官叔叔,他现在估计起不来!”文景在一旁为上官凯年解释。

“起不来?为什么?”

“因为……”文景并未往下说,而是看向上官凯年。

上官凯年垂下脑袋,尴尬的解释道:“爸,我…长痔疮了!”

“什么,痔疮?怎么会长痔疮,臭小子,让你别一天到晚找女人,这下好了吧,私生活混乱的痔疮都出来了!”

上官凯年连忙反驳:“爸,我长痔疮和我找女人有什么关系?”

“叔叔,痔疮也有可能是上火,不一定是女人造成的!”文景已经知道了这个绑他来的男人是谁了,原来这家伙是上官凯年,不过也难怪,他们都快二十年没见了,自然认不出对方。

“爸,听到没,医生都这么说了!”上官凯年委屈的撇撇嘴。

“对了文景,你怎么会在这?”上官昌将疑问拉回。

“这个,还是问问您儿子吧!”文景将难题直接抛给了上官凯年。

上官昌转过头问:“臭小子,到底怎么回事?”

“爸,我只是请文医生帮我治疗而已!”他说了请,而忽略了绑架二字。

“文景,是这样吗?”上官昌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没错,是他请我来给他治疗的,不过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他是你的儿子。”文景顺水推舟的帮上官凯年圆了谎

“爸,你们认识?”上官凯年看的一头雾水。

“臭小子,你不记得啦,我们和文家一直是世交,你小的时候还喜欢光着屁/股追着文景跑呢!”

“什么?我怎么不记得了!”上官凯年脸一僵,越听越糊涂,关键是,他到底什么时候光着屁/股追着文景跑啊!

“上官叔叔,小时候的事情我都记不太清了,更可况是他,不过也难怪,我跟他一直都没见过面,不认识也很正常!”文景连忙圆场。

“也对,这么多年你和你爸爸都住在美国,我们也很少见面,虽然很少看到你,但是你爸爸每次提起你的时候都很自豪,看着你那些成就,真是了不起啊!对了,你爸爸这些年怎么样,身体好吗?”上官昌拍了拍文景的肩膀,连连赞许。

“他很好,我爸爸也经常和我提起您。”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聊的起劲,把上官凯年直接撂在了一边。

“爸,你来这里做什么?”

上官昌一听到儿子的说话声,突然想到了今天来的目的。

“对了,我差点忘了,你和袁梦琪到底怎么回事,她跑到我的别墅就大哭大喊,闹得我和你妈不得安宁,而你又玩失踪,让我给你收拾烂摊子,好不容易才把她安抚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8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