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前夫过期不爱

第91章 爱心便当

前夫过期不爱 恒星亿光年 3339 2016-02-25 20:14:36

  这样一想,她上前将她推到在地。

“贱人,我打你又怎么样,不过是个下贱的佣人,凭什么跟我顶嘴!”秦诗语说话间,一脚脚的踹上去。

柴琴在一旁看着,也不劝阻,她知道秦诗语心情不好,这丫头正好让诗语撒撒气。

“啊……”小云被打得阵阵惨叫。

秦诗语还是觉得不够解气,余光一扫,看到了桌上的热水壶。

她将热水壶拿起,恶狠狠的盯着地上瑟缩身体的人,水口对准小云的身体倒了下去。

突然,一道怒气的声音传来:“住手!”

听到熟悉的声音,秦诗语心头一震,楚亦铭手里拿着一束玫瑰,已经站在不远处愤怒的望着她。

“老公……”秦诗语吓的连连后退,将水壶扔在地下。

柴琴也慌了,赶紧站起身,母女俩互相望着对方,一眼的担心。

“老公,你听我解释,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楚亦铭拿着花,一步步靠近秦诗语,目色冷厉,一字一句的问道:“好啊,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秦诗语一听,松了一口气,于是解释道:“老公,是这丫头故意用水烫我,我气不过,所以才这样的,我没有要烫她,我只是想吓唬吓唬她。”

“是啊是啊,是这个丫头先害我女儿的,她肯定是妒忌我女儿!”柴琴在一旁连忙添油加醋。

楚亦铭听完,冷冷一笑:“是吗,秦诗语,这个理由,你们十三年前已经用过了,不觉得太老套了吗?”

“老公,你什么意思,我说的都是真的?”秦诗语心里涌出不安。

柴琴也觉得情况不对。

“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清楚!”

“老公,你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秦诗语上前,一把拉住楚亦铭的手臂。

岂料,楚亦铭一把甩开她的手,暴怒道:“秦诗语,别再装模作样了,真让人恶心!”

“亦铭,你在说什么啊,你糊涂了是不是,她可是你妻子!”柴琴看不下去了,连忙上前斥责。

楚亦铭目光一撇,指着柴琴,一脸冷峻道:“柴琴,你比你女儿更恶心!”

“老公,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秦诗语的玻璃心犯了,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

突然,她看到了楚亦铭手里的玫瑰,于是连忙挽回地说道:“老公,你这花是要送给我的对不对?”

她说着,上前就要接过花。

谁知楚亦铭后退了一步,让秦诗语扑了个空。

“秦诗语,我知道这段时间冷落了你,所以这花我本来是要给你的,可是现在看来,你根本就不值!”

他说完,松开手,一束玫瑰狠狠的掉落地面,花瓣散落一地。

“老公……”秦诗语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瞪大了眼睛看着楚亦铭。

楚亦铭转过身,将倒在地下瑟瑟发抖的小云抱了起来。

“老公,你怎么可以抱她,你要去哪?”秦诗语上前拦住了楚亦铭。

“滚开!”楚亦铭一声怒喝,浑身怒气,秦诗语吓得身体一僵,缓缓让开了道。

柴琴见女儿失魂落魄的样子,连忙上前安慰:“女儿,冷静,一定要冷静,他现在在气头上,等他冷静了再想办法。”

秦诗语受不了了,大吼道:“你总是让我冷静,让我沉住气,可这就是我沉住气的代价吗?妈,如果你帮不了我,就不要再说这种让我冷静的话,从今以后,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看着办,你不用管了!”

秦诗语说完,哭着跑回了楼内。

“诗语……”柴琴担心的追了上去。

楚亦铭亲自开车将小云送到了医院。

“医生,怎么样了?”

“身体有些外伤淤血,手臂轻度烫伤,脸部浮肿,外伤已经处理好了,现在等内部检查结果,再住院观察一个晚上,如果没什么大碍,回去休养两个星期就好了。”

“谢谢!”楚亦铭拿过单据,去柜台缴费。

回到病房,小云一看到楚亦铭来了,连忙坐起身。

“少爷……”

“你躺下别乱动!”楚亦铭连忙将她按下。

“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小云柔柔弱弱,一脸抱歉,虽说讨厌秦诗语,但是对于绅士风度的楚亦铭,她还是很有好感的。

楚亦铭沉重一笑:“胡说什么,应该我给你道歉才是,你放心,我会赔偿你的!”

小云,咬了咬唇,犹豫了许久,最终委屈道:“少爷,虽然我只是个下人,但是少奶奶也不该这样打我。”

楚亦铭愧疚道:“抱歉,我代她跟你说声对不起。”

小云头一次看到有钱人放下高高在上的姿态跟她道歉,她也不好说什么了,于是点了点头。

“你先休息吧,明天我让人来接你,这半个月你就在家休养吧,放心,薪水我照付!”说完,起身就要走。

“少爷,请等一下!”小云叫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吗?”楚亦铭转身问道。

小云咬了咬唇,经过一番挣扎,她始终气不过秦诗语这么打她,她不会伤害好人,可是对待坏人,她也没必要那么客气。所以,她决定把听到的话告诉楚亦铭。

“少爷,今天,我听到少奶奶和她的母亲说一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什么话?”楚亦铭连忙问道。

“我,我怕说了以后,少奶奶会报复我。”小云一想到秦诗语如此狠毒的样子,心里隐隐还有些后怕。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她,你尽管说吧。”他急切的想知道,因为他第一感觉,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小云定了定神,随后忐忑道:“我听到她们说,她们好像要拿什么东西威胁你,而且,还要毁谁的容。”

“你说什么?她们要毁谁的容?”他跳过了威胁,第一在乎后面的一句话。

小云歪着脑袋想了一会,说道:“她们说那个人好像叫秦心雅……”

楚亦铭突然冷冷一笑,笑的绝望。

果然,没想到她们比他想象的还要恶毒。

“你刚才说,她们要拿什么东西威胁我?”楚亦铭想到了第一句话。

小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她们说的是什么,好像有一种鱼死网破的意思。”

楚亦铭深深叹了一口气,随后对小云说道:“我知道了,你休息吧。”

说完,沉重离去。

小云见楚亦铭离开,于是便躺在床上睡去。

楚亦铭走出医院,上了车后,心里怒火越来越浓。

他越来越后悔,当年选择相信秦诗语母女,他早该发现她们才是两颗毒牙。

她们远比所有人想象的还要狠毒。

他信任了那么多年的女人,居然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他越来越发现自己太过愚蠢,居然会相信那种人,将秦心雅那样的伤害。

如果一切可以重新来过……可惜没有如果。

夜幕降临餐厅的包房内,楚亦铭喝的醉醺醺,秦心雅则坐在一旁。

“心雅,对不起。”他突然一把抱住了她。

秦心雅一惊,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他打电话让她过来,结果他就当着她的面不停地喝酒,似乎心里很郁闷。

“对不起,我不应该相信秦诗语……我早该相信你的。”他抱着她,说的迷迷糊糊。

秦心雅被这样抱着,感觉有些别扭。“楚大哥,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心雅,你放心,我会保护你,不会再让那对母女伤害你一分一毫,只要她们敢伤害你,我不会放过她们。”

秦心雅一惊,试探性的问道:“秦诗语不是你的妻子吗,你这样说……”

“他不是我妻子,她已经没资格当我妻子了……”

“你要跟她离婚吗?”秦心雅满心期待。

“离婚?”楚亦铭松开秦心雅,狠狠灌了一口酒,随后说道:“和她结婚的时候,我以为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男人,可是现在,我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是最愚蠢的。”

“别喝了,你醉了!”秦心雅夺过他的酒杯。

突然,他抓住了她的手臂:“心雅,你还愿意在我身边吗?”

秦心雅一愣,随后敷衍的点点头:“额……愿意!”

“唔……”

唇被人堵住,楚亦铭已经紧紧的抱住她,狠狠的吻着她的唇。

突然间,一股久违的熟悉涌入心田。

楚亦铭的吻,似乎和她已经隔绝了多年。

她眼睛一阵酸涩,留下了眼泪。

不行,她怎么可以和楚亦铭接吻。

脑海中猛然划过另一个男人的脸,秦心雅一把将楚亦铭推开。

“楚大哥,我送你回家吧!”秦心雅红着脸盯着楚亦铭。

他冷冷一笑:“回家?哼,那个家,那个人,我不想见。”

“那我送你去酒店吧!”

“酒店?酒店好,酒店好……”楚亦铭话还没说话,一头栽进了秦心雅的怀里昏睡过去。

秦心雅叹了口气,扶着楚亦铭离开了包房,开车将他送到酒店。

为他开好房间后,她刚准备要走,可是见楚亦铭睡的混混沉沉,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她打了一个电话,没过多久,一个身材高挑的女郎走进了房间。

秦心雅从皮甲中拿了不少钱递给她:“伺候好他,记住,一定要把他的衣服扒光,明天一早在他醒来之前赶紧离开,不能让他看到你,你要是听话,下次有这样的事,我还会找你,并且给你丰厚的酬劳!”

女郎接过钱,自信的点点头:“放心,我是专业的,绝对完成任务!”

秦心雅摘下耳朵上的耳钉递给女子:“完事之后,把这个耳钉放在床上。”

“好的,我记住了!”

两个女人达成协议,秦心雅随后离开酒店。

当天晚上,她特意让文大神在她脖子上留了许多吻痕。

翌日。

中午,秦心雅拿着一包东西来办公楼找楚亦铭。

秘书通报了一声后,楚亦铭赶紧让她进来。

“心雅,你怎么来了?”楚亦铭一见到秦心雅,一脸惊喜。

“我……自己做了一点东西,想让你尝尝!”她害羞的低下了头。

楚亦铭一脸的受宠若惊,连忙拉着秦心雅坐下。

秦心雅将午餐便当打开,华丽丽的落入了楚亦铭眼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