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前夫过期不爱

第88章 捍卫自己的地位

前夫过期不爱 恒星亿光年 3348 2016-02-22 20:11:41

  柴琴一劝,秦诗语冷哼一声,只能作罢。

二人找了一个空座位坐了下来。

秦诗语依然一脸不满。

柴琴见状,安慰道:“诗语,别生气了,会影响气色的,不就等十几分钟吗,没什么的,别气了!”

秦诗语没说话,抱着怀靠在了沙发上,板着一张脸。

二人正坐在沙发上等候,隔壁座位上坐着四个女人,看起来也是贵妇人,在笑盈盈的高谈阔论。

秦心雅烦心的白了她们一眼,将头撇过一边。

几个贵妇人你一句我一句,始终绕不过老公孩子。

能来得起这样的高档美容机构,也都是一些有钱人。

“陈太太,你可真幸福,看你老公对你多好,整天给你买玫瑰哄你开心,哪像我老公,整天在外面忙事业,都没空理我!”

陈太太撇了撇嘴,随后道:“你以为男人对你好就是真好吗,现在有钱的男人,谁在外没个小三小四的,不过真回到家里啊,还是以老婆为主,别看我老公天天给我买玫瑰,指不定就心虚呢!”

另一名女子接道:“陈太太说的没错,现在的有钱男人谁不偷腥啊,虽说在外面都是逢场作戏,老婆还是最重要的,可万一真遇到个厉害的女人,那我们这正宫之位能不能保得住还不一定呢!”

一名稍胖的女子连忙点头道:“说的没错,你们听说了没,那个赵太太的老公,前段时间不就被一个小三迷的七荤八素,现在正跟赵太太闹离婚呢,这个赵太太也真是不走运,娘家破产,只能靠老公,可现在连老公的心也抓不住了,男人一旦对女人没了感情,那女人在他眼里就什么也不是,还不知道赵太太会不会被逼的净身出户呢,毕竟她现在可是一点靠山也没有!”

“所以说,想要捍卫自己的地位,不光要抓住男人的心,还要抓住比感情跟重要的东西!让他不敢离开你!”陈太太说的一脸深意。

“比感情更重要,那是什么,孩子吗?”

“当然不是,如果一个男人想抛弃你,就算你给他生十个孩子也没用,关键要让男人畏惧,让他不敢跟你离婚!”

“陈太太,我们可是越听越糊涂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陈太太也不再卖关子,直接说道:“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靠不住的东西,关键你要抓住男人的把柄,让她怕你。”

“把柄,什么把柄,怎么抓啊?”

“这个可就要看你们自己怎么做了,每个都有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看你们怎么去发现了,前段时间不是播了一部韩剧吗,那个女人发现老公出轨,于是就抓住了她老公公司的机密,后来他老公对她服服帖帖的!再也不敢在外面乱来了,哪天他要是chu轨跟老婆离婚,那他老婆把那些机密往外一抖,他不就完蛋了!”

“说的太对了,我们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还是陈太太聪明!”一旁的女人不停的拍这马屁。

“不过我是不会用这些手段的,毕竟我又不是那种要靠老公才能过舒服日子的女人,我爸爸的公司可比我老公的大多了!我老公巴结我还来不及呢,不像赵太太,娘家破产,她一家人只能依附她老公,最后还被抛弃了,真是可怜啊!要是她多长个心眼,哪能这么惨,你们说是不是?”

“是是是,陈太太说的太对了,也是赵太太自己不够聪明,要是早揪住他老公的尾巴,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

几个女人话说的格外大声,生怕别人听不见似得,但却又那么自然,毫无破绽。

秦诗语虽然有些厌烦这些女人的声音,可到后来,却不由自主的去主动听她们的谈话。

“诗语,诗语?”柴琴见秦诗语发愣,拍了拍她的手背。

“怎么了?”秦诗语回过神来。

“你怎么了,发什么愣啊?”

秦诗语坐直了身子,靠近柴琴低声道:“妈,你听到她们刚才说的了吗?”

柴琴有些诧异:“诗语,你不会真要按她们说的那么做吧?”

“妈,她们说的没错,我现在在感情上已经快绑不住楚亦铭了,秦心雅如今虎视眈眈不好对付,我必须要想其他办法。”

柴琴皱了皱眉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楚亦铭一不走私,二不贩毒,正经做生意,你能抓到他什么把柄啊?”

秦诗语沉重的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是,有方法总比没方法要好,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可以试着去找找,万一真让我找到了呢!”

柴琴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安抚道:“诗语,你别着急,能找到固然好,妈也会帮你想办法的,绝对不会便宜那个贱人!”

秦心雅点点头,满心的紧张压抑。

这时,工作人员走上前礼貌道:“不好意思,让几位久等了,美容室已经腾出位置了,几位请跟我来。”

几人起身,跟着工这工作人员往里走。

几名贵妇人走在最后,相互看了一眼,掩唇而笑。

“这是你们的酬劳!”秦心雅拿出了一叠红彤彤的人民币。

“多谢秦小姐!”其中一名女子刚要伸手去拿,秦心雅却将钞票缩了回去。

“你们今天做了什么事?认识我吗?”秦心雅略有深意的盯着几人。

这几个女人脑子反应的倒也快,连连摇头道:“不不不,我们不认识您,我们今天什么也没做,我们都失忆了!”

“很好!”秦心雅满意的点点头,将钱递给她们。

几个女人拿到钱,眼泛金光,兴奋的瓜分着。

夜晚,秦心雅正坐在桌前画着设计稿,可刚动笔,却又停下来撑着脑袋沉思。

“又怎么了?”文景风雨无阻的为她端上一杯安神牛奶。

秦心雅撇撇嘴,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他,随后又道:“景,你说我该怎么才能让秦诗语知道楚亦铭的秘密,我总不可能直接发匿名邮件吧,肯定会惹人怀疑!所以要像一个无可挑剔的办法才行。”

文景听了一遍,随后问道:“照你的意思,秦诗语已经相信了那几个群众演员的话?”

秦心雅点点头:“秦诗语现在就像一个惊弓之鸟,稍微有一点变动,她都会手足无措,无论换做谁,那几个人说的话,一定会让她产生想法。可现在惟一的问题是,我到底怎么才能让她知道楚亦铭手下吞了威尔森资金的事情呢?”

文景抿了一口白开水,随后淡淡道:“你什么都不需要做。”

“为什么?”秦心雅一脸不解。

“既然秦诗语已经有了这个想法,肯定会自己想办法去找楚亦铭的破绽,到时候无论她能不能知道那件事,都会对他们夫妻两个人的感情产生巨大的杀伤力,楚亦铭迟早会发现她的把戏,到时候她们之间的矛盾就会越来越深,所以你现在什么都不用做,等着看戏就行了。”

秦心雅皱皱眉头,半信半疑道:“可是,万一,我是说万一,他们之间不是按照你说的那样发展怎么办,万一他们和好了呢?”

“没有万一,你随便亮个相,他们就没有和好的可能!”他说的一脸淡定。

秦心雅突然有些不高兴,甚至有些怀疑的问道:“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我和楚亦铭吗?”

她真的很好奇,文景为什么从来不问她和楚亦铭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有没有做什么破尺度的事情。

反正她不说,他就不问,即便她说了,他也永远都那么淡定,也不会多问。

“你很希望我担心,然后吃醋,整天把你关在家里哪也不让你去?”

秦心雅撇了撇嘴:“当然不是,你说的也太极端了吧!”

文景拍了拍秦心雅的脑袋,随后沉声道:“傻丫头,我不担心,当然是因为信任你,你难道希望我整天追着你问东问西,随随便便就去怀疑你吗?如果这样的话,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他之所以这么说,也完全是让秦心雅安心,因为,他不可能告诉秦心雅,她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那……好吧!”秦心雅抿着唇,一脸笑意。

因为,她喜欢信任这两个字。

“这个婚纱是给谁设计的?”文景目光落在了手稿上。

秦心雅拿起画稿解释道:“下单人的名字叫上官凯年,好像是上城实业公司董事长的儿子,前几天联系到我,让我给他未婚妻设计一套婚纱,挺大手笔的,我还没画图,就直接把所有费用都汇到我账户了。”

“你说,那人叫上官凯年?”文景眯着眼睛问道。

秦心雅点点头:“是啊,怎么了?你们认识?”

“那天你以为我失踪了,其实我就是去给他看病!”

秦心雅有些诧异:“是吗,他得了什么病?”

“这……”文景干咳了两声,随后挤出两个字:“痔疮!”

秦心雅一听,噗呲一声笑了:“痔疮?大半夜的你去给他看痔疮?他为什么不直接去医院?”

文景笑道:“有钱家的公子,脸皮薄,正好我们认识,我就去帮他看看!”

“原来文神医还挺亲民的,连痔疮也治,那……你会接生吗?”秦心雅调皮的问。

“既然都叫我神医了,要是我说不会,那岂不是太掉价了?”文景自吹自擂了一把,随后贴近她柔声道:“以后我们的孩子,也由我来接生。”

秦心雅身体突然一僵,震惊道:“你,你说什么,我们的孩子?”

文景点点头:“当然,不然呢?”

“我……我可以给你生孩子吗?”秦心雅声音有些颤抖,她以为,自己能待在他身边,享受他的温暖已经是老天最大的眷顾,她从不敢奢望还能给他生孩子。

他宠溺的拍了拍她的脑袋:“傻丫头,你不给我生,还有谁能给我生?答应我,这件事结束后,我们就回美国结婚。”

“什么,结婚?”她更加震惊。

“怎么,你不愿意吗?”他眉心一紧,气氛都冷却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