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前夫过期不爱

第65章 恨意

前夫过期不爱 恒星亿光年 3336 2016-01-30 20:05:49

  “景,你别误会,我只是……”她连忙解释,生怕他误会,毕竟严格意义上来讲,楚亦铭是她前夫。

他轻笑:“我都知道,不用解释!”

“那就好!”她侧过身子面对着他。

他抚上她的眉心,温柔道:“他们都没认出你吧?”

秦心雅握住他的手放在心口前:“没有,也许楚亦铭觉得我熟悉,所以一直盯着我看!”

“你说什么,他一直盯着你看,他看你哪里了?”文景突然抽回手,眉间夹杂着一丝怒火。

秦心雅感觉坐起身,伸出手抚平了他皱着的眉头:“别激动别激动,他没看我哪里,只是觉得我熟悉而已,更可况,他都结婚了,有秦诗语在旁边,他也不敢乱看啊!”

“那就好!”他将她抱进怀中,心里有些不安,毕竟他的丑小鸭现在这么美,盯着他的男人太多了,要是被人拐跑了怎么办,他当初可是好不容易才从楚亦铭手里把她弄走的,要看紧点才是。

秦心雅开口道:“景,其实今天我去一趟楚家,想了很多!”

“想了什么?”他依旧温柔。

她躺在他温暖的怀中,无比的安心,甚至有些昏昏欲睡,只听她软软的声音传来:“之前,我很恨他们所有人,我甚至在想,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于是,在仇恨中的我,每天都很痛苦,可是一直以来,你都陪伴在我身边,就像一束阳光一样,温暖照亮我黑暗的世界,你给了很多很多从未有过的东西,甚至给了我生命和希望,渐渐地,我的世界又亮了起来,对人生充满了希望,特别是我面容恢复的时候,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充满了希望,我心里所有的阴霾都一散而去,是你抹去了我所有的不幸,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幸运的女人,如此幸运的我收获了这么多的东西,金钱,名望,梦想,快乐,幸福,包括你!是你让我感觉到了这个世界这么的美好!”

“所以呢?”他抱着她的怀抱再次紧了紧。

她抿了抿唇:“所以,我好像已经没那么恨了,你用温暖将我心里所有的恨都冲刷了,我感到很轻松,我知道,如果一直活在怨念里,会一直不开心,所有那些伤害过我的人,已经跟我没关系了,我也不想再跟他们有任何交集了,景,你会不会认为我是一个很懦弱的人,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我是不是很没骨气?还有,我是不是很对不起我妈妈?”

她一下子忘记了所有的仇恨,也陷入了纠结,如果她这么轻易的就放下了,会不会对不起妈妈,会不会让文景看贬。

他吻了吻她的额头,将怀中的她拉起,二人相视而望。

“心雅,如果仇恨会让你不快乐,那么忘记他吧,没有人会怪你,相信你妈妈也不希望你永远都不快乐。”

“真的吗?”她目光如水的看着她。

他点头:“当然,你做出的所有决定,我都会支持你,又怎么会看贬你呢?”

“景,谢谢,有你真好!”秦心雅靠入他怀中,在他胸前擦去泪水。

这个男人太过完美,完美到让她有时认为自己在做梦,生怕醒来只是一场梦,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她恐怕再次会堕入地狱。

文景将她紧紧抱在怀中,他虽然安慰她让她放下仇恨,可这也只是因为她心疼这个女人,不忍看她痛苦,他只想私心的让她快乐的待在他身边。

可如果是他自己的母亲被人害死,无论深渊还是地狱,他都要让那些人血债血偿。

也许,立场不同,他才会说出那样的话,可是,看她痛苦,他也会疼。

如果哪天,他怀中的这个女人改变主意,想要做点什么让他们付出代价,那么,他也必定会不遗余力的帮助她。

只是现在,她想放下仇恨,那么无论怎样,他都支持她。

一天的时间内,秦心雅便画好了样板图,秦诗语看了之后非常满意,立刻就要订做。

婚纱定做过程非常重要,而且这件婚纱细节部分非常细致,自然要秦心雅全程指导手工制作。

三天之后,婚纱定制完成,美轮美奂。

秦心雅将婚纱拿走,正好顺路,就打算直接送到楚家。

“你们少奶奶在吗?”

佣人之前见过秦心雅,自然知道她是谁,于是点头笑道:“少奶奶在露台和她母亲喝下午茶,我去通传一声。”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他们吧!”说完,拿着手里的箱子直接往后院走去。

“小姐,你知道露台在……”佣人刚要指路,秦心雅却像是很熟悉路程,直接往那里走了。

佣人有些疑惑,楚家豪宅占地面积大,设计复杂,一开始来的客人肯定会找不到了,可这个埃米尔小姐只来过一次,而且一直都待在大厅里跟少奶奶说话,怎么会这么熟悉这里的路线。

秦心雅直径上了三楼,来到露台。

她好歹也在楚家待过一段时间,自然是清楚这里的每一个地方。

秦心雅看到了坐在藤椅上的两个女人,悠闲自在的有说有笑。

一见到他们母女开心的样子,秦心雅的心里由然而然的有些不舒服,她们过的可真好。

攥紧了手中的东西,她定了定心绪,靠近了二人。

由于她们两做的藤椅并排而放,二人是背对着秦心雅,所以并未看到秦心雅已经靠近,还在自顾自的有说有笑。

秦心雅白了一眼,刚想开口,可一听到二人的谈话内容,她定在了原地。

秦诗语欢快恶俗的笑声传来:“哈哈哈,妈,你说的太对了,幸亏当年你聪明,对待她们那对蠢货母女,当然要用非常手段,否则我们两个哪有今天这样悠闲自在。”

柴琴得意道:“那当然,你妈我可不是一般人,不然怎么能生出你这么聪明漂亮的女儿,把楚亦铭哄得服服帖帖,不过当年要不是和你爸爸赌气吵架,他也不会去娶那个女人,还生了一个女儿,好在我早几个月怀了你,抓住了你爸爸的心,才没有落入那个狐狸精的手里,所以女儿,你一定要记住,跟男人撒娇生小气可以,但千万不能动真格,不然男人可是没有耐心的,尤其是像楚亦铭那样的男人,一旦对你没了耐心,立刻就有一大堆女人扑过来!”

“妈,你放心,我可没那么蠢,更没秦心雅和她妈那么蠢,尤其是她妈,就一个窝囊废,居然还玩自杀吗,不过,死了也好,省的我们费心去对付,还有秦心雅那个小贱人,居然还要挟老公娶她,不过娶了又怎么样,还不是捐了肝之后被我老公甩了,现在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几年都没消息,想必已经死了吧,哼,死了最好,像她那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也浪费资源!早死早投胎,哈哈哈!”

母女俩你一句我一句笑着,完全忽略了身后站着的人。

秦心雅瞳孔早已凝聚成冰,手中的力道渐渐加重,似乎要将手中箱子的拉手捏碎。

五脏六腑早已被怒火焚烧。

如果现在手里有一把刀,她想,她肯定会毫不犹豫一刀捅死她们。

庆幸的是,她手里没有刀,上天让她少了一个伤人的道具,却多给了她一份理智。

闭上眼睛,用尽了一生的镇定压制住自己颤抖的心跳,末了,展开一抹魔鬼般的笑颜。

“两位,打扰了!”

秦心雅的一道声音,打断了二人的话,让她们吓了一跳,立刻转过身。

“你什么时候来的?”秦诗语惊慌的看着她。

秦心雅镇定自若的笑道:“刚刚过来,二位笑的这么开心,想必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吧?”

秦诗语见她表情淡定,似乎没听到什么,也就放了心,于是摇摇头:“没什么!”

柴琴自从转过头见到身后人的那一刻,便再也没移开过视线,就那么震惊的站在原地。

“你……你……”柴琴指尖颤抖的指着眼前的人。

“这位夫人,我怎么了?”秦心雅故作不解的看着柴琴。

“妈,你怎么了?”秦诗语拉住了柴琴的手臂。

“楚太太,这位是您母亲吗?”秦心雅装作不认识她。

秦诗语点点头:“是啊,她是我妈妈,妈,这位就是埃米尔小姐,给我设计新婚纱的!”

“什么,埃米尔?”柴琴一脸怀疑的盯着她。

秦心雅已然微笑的看着她。

秦诗语却糊涂了:“妈,你怎么了,老盯着她看干什么?”

“没什么!”柴琴收回眼神,若有若无的再次瞟了一眼她。

这个埃米尔怎么跟秦心雅有点像,难道?

不,不可能,她们完全是两个人,秦心雅怎么可能有这么漂亮,绝对不可能,肯定是她看错了,只是有些相似而已。

柴琴定了定自己的心绪,恢复正常面容。

秦心雅笑了笑,说道:“楚太太,婚纱做好了,我正好顺路,就给你带过来了!”

“婚纱做好了?快给我我看看!”秦诗语一脸激动。

秦心雅将包装箱打开。

当秦诗语看到这套绝美的婚纱时,简直惊叹的说不出话来。

“天哪,太美了,太美了,我,我现在就要试试,天哪,快,你们都过来帮我!”

秦诗语立刻抱着婚纱往房间走去。

一群人上去为秦诗语换婚纱,十来分钟后,她才终于从房间走出来。

“怎么样,好看吗?”

“少奶奶,太美了!”佣人在一旁也看呆了。

柴琴也是连连点头夸赞:“我女儿就是美!”

眼前的女人虽然美丽,但在秦心雅看来,也只不过是个披着羊皮的毒蛇。

“楚太太,非常美丽!”秦心雅发誓,这辈子都没这么装模作样过。

秦诗语激动的差点跳起来:“我太开心了,我要和老公重新拍婚纱照,一定美死了!”

秦心雅并不想在这里多待,于是说道:“婚纱已经完成,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没事了,你走吧!”秦诗语摆摆手,沉浸在自己的美丽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1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