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品呆萌妻

第71章 白给你睡还嫌

一品呆萌妻 等风的雨儿 2123 2016-01-18 20:13:09

  “嗯,为夫答应你,玲珑不点头之前,为夫绝对不会和你做那个的”,段羽宸见水玲珑妥协,开心的眼睛都笑成了一道月牙状了。

(作者:玲珑,不要当小白,不要信他,男人的保证算个屁,你相公就是个腹黑君,你千万不要相信他啊。

段羽宸:你给我滚粗。)

水玲珑不辞劳苦的又一个一个的把水杯从床上撤了,拿到最后一个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来了,“喂,段羽宸,是你想要把这些水杯撤掉的,为什么你自己不来来,让我拿,你却在那边悠哉的喝茶”?

“哦,为夫本来是想自己动手拿的,可见夫人你这么勤快的去了拿了,为了不给夫人你添乱,就很老实的退让到了一边”。

“……”,水玲珑咬牙,这算是得了便宜就卖乖吗?可恶,为夫为夫的叫的那么顺口,还夫人呢?夫人你妹啊?

等到床上那些障碍物全部消灭了,段羽宸才双臂一展,呈大字型往床上扑去,呼呼,好久没有睡这张床看,好怀念看,终于又可以睡自己的床了。

水玲珑毫不客气的抓住了他的一条退,把他往床下拉,“你去洗涑一下再上床,脏死了,不要把床单被套弄脏了”。

呃,段羽宸微愣,依稀仿佛这些话都是他以前对她说的话,水玲珑,你去洗干净再上床,别把床单被套弄脏了,水玲珑,你不许在床上吃东西,弄的满床全是渣子,水玲珑,为什么不肯洗澡,快点过来,我帮你洗干净,水玲珑,你这个狗玲珑,不要用你那狗舌头舔我的脸,水玲珑,你离我远断,鼻涕都弄到我身上了,恶心死啦,水玲珑……

呵呵,一转眼,他们都这么大了,以前都是他嫌他,第一次尝试到看被嫌弃的感觉,怎么那么特么的不爽呢?五年的淬炼,早就染上了一身的江湖之气,哪里还有那种爱干净,洁癖成狂的尊贵少爷样子哦。

“人家已经洗过了嘛”,段羽宸学着水玲珑小时候他让她去梳洗的时候,她的语气和句子,看看有没有效,以前她一撒娇的这么和他说话,他就妥协了,睁只眼,闭只眼的放过她了,大不了让下人每天换一次床单。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洗你妹啊?段羽宸,你给我滚下来,不梳洗就上床睡觉,你这个邋遢鬼,你下不下来……”?水玲珑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段羽宸从床上往下拽,这床单昨天海棠刚换的。

“玲珑,乖,为夫今天马不停蹄的赶回来,还没休息就去找你了,还闹了一个晚上,让为夫先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再洗好不好”?段羽宸死死的抓住床头哀求道,靠啊,他才五年没回来而已,五年真的很长吗?玲珑怎么变的这么力大如牛,这么凶悍了啊?

还有她嘴里总是你妹你妹的骂,是个什么意思吗?跟谁学的?他没有妹妹,只有一个情妹妹,就是她水玲。

“不行,你给我死下来,不洗涑不准上床睡觉”,水玲珑就这么拉着他的一条腿把他往下拖,天啊,这么邋遢还是段羽宸吗?以前他不熟最爱干净,最洁癖的一个人么?在外这五年到底历练了什么,让他变成了这么一个人,无耻,无赖,腹黑,霸道就算了,居然邋遢都要沾上?不行,绝对不行。

段羽宸无奈的转头看着水玲珑的小脸,真倔强啊,唉,只好起床,乖乖的洗漱。

水玲珑比段羽宸洗的快,她洗涑完毕之后快速的跳上了床,窝到了最里面的一个小角之上,虽然已经和段羽宸睡了十一年之久了,但以前小不懂事,现在可是会害羞的哦。

段羽宸洗漱好之后,回到床边,看着那床的内侧,被子里凸起来的一个小山丘,不禁皱了皱秀气的剑眉。

“玲珑,你睡那么里面干嘛?还有,你不把头露出来怎么呼吸啊”?段羽宸奇怪的看着水玲珑,真是的,又不是没睡过,有必要怕成那样吗?还是小时候可爱,现在真是一点也不乖了。

被子里传来了水玲珑嗡嗡的声音,“可以呼吸,不用管我”,谁要你管,你脸皮厚,人家可是脸皮薄呢,让人家这么一个姑娘家和一个男人睡在同一张床上,她怎么可能睡的那么若无其事嘛?

“玲珑,你知道天下有多少女人想睡你相公我吗?白给你睡,你还这么不乐意的样子”段羽宸耸耸肩,想当初他十五岁之前,没出水云山庄,就迷的倒了水云山庄所有的姑娘了,这几年随师父周游列国,更加是掳得了天下少女的芳心,多少姑娘为了让他看她们一眼,绞尽脑汁,无所不用其极。

和他预想中的一样,水玲珑唰的一下掀开了被子,虽然他说的都是事实,但这点破事,他也不想拿出来炫耀的,但他不激她一下,没准,她要给闷是在被子了了,他可不想当鳏夫。

“段羽宸,你是不是有病哦”?招蜂引蝶有什么好炫耀的?她从小就知道了,以前在学院那些女生,看见段羽宸都会花痴一般的贴过来。

“嗯,娘子有药吗”?段羽宸笑笑,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水玲珑又抱来一个被子,所以,他们虽然同床,却没有同一个被窝,各钻各的被窝,就这样,水玲珑还吓的紧贴在内侧的最边上躺着。

“没有,不过你要是有病的话,明天我给你请大夫,得治疗啊,不能放弃治疗啊”,水玲珑白了他一眼,重新把头埋进了被子里。

“娘子真关心为夫呢”,对于水玲珑掐他的话,他也不生气,笑嘻嘻的和她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一些没营养的话,回来和她在一起,他发现,他又变得优稚了呢,这种和玲珑斗嘴的日子真的好甜蜜,好令他怀念啊。

“谁是你娘子,不要乱叫”,水玲珑在被子里小声的嘀咕。

“哦?你不是我娘子吗?那是谁喊了我十一年的相公的”?

“我两岁才会说话,你怎么算的”?

“呃,减去两年,那九年好了”。

“那也是小时候不懂事的事情,你有必要翻出来说吗”?

“那说长大的吧,不如我们来着一些你是我娘子的事情如何”?

“滚粗,谁是你娘子,你也不怕你家小公主生气么”?水玲珑酸溜溜的回着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