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品呆萌妻

第66章 段羽宸归来(一)

一品呆萌妻 等风的雨儿 2080 2016-01-18 20:13:08

  五年的岁月,让原本稚气狂傲的少年脱变成了眼前这个极其妖孽魅惑的男人,她本以为南宫夜长的比段羽宸好看,但她对段羽宸的样子只停留在了他十五岁的时候,眼前的段羽宸,看上去比南宫夜更加邪魅妖异。

细碎的长发覆盖住他光洁的额头,垂到了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上,狭长的一双凤眸眼角微微上扬,而显得异常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 一袭白衣下是女人都不可媲美的细腻肌肤, 魅惑众生的脸美的雌雄难辨,却无时不时流露出高贵淡雅的气质,配合他颀长纤细的身材,高大挺拔的站在她的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这些日子,她藏了好多话,好多问题准备问他的,为什么一走无音讯?海棠树已经超出墙院几尺高了为什么你不遵守约定,你真的忘记我了吗,是你让我等你的,可是你一回来,为什么还要带一个公主回来?你知道我又多气你,多恨你,还有…多想你吗?

这些都是她在知道了他要回来的这些日子,无数次的想要问他的话,可他站到了她的面前,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四目就这样静静的相对了很久。

“玲珑,你好吗”?良久,段羽宸终于轻启薄唇,打破了沉寂,开口了,伸出了修长白皙的手,轻轻的抚上她粉白的小脸。

可水玲珑却将头一偏,别开了他的轻抚,“少爷,你自重”,语气中的冷硬和生疏让段羽宸的心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敲击了一下。

“玲珑,你生我气了”?段羽宸大手握住了她的双肩,府头看着她倔犟的小脸。

是,我是生你气了,很气很气,为什么让我等你,你知道等待是一件多么令人痛苦的事情吗?

“不敢,少爷,没事我先回去了”,水玲珑推开了段羽宸,往雪苑方向走去。

段羽宸狭长的凤眸微微上挑着,看着水玲珑娇小的背影,终于,终于,他的玲珑玲珑长大了,他可以各种吃了,这五年他不敢回来面对她,他怕他再面对她的时候会忍不住禽…兽起来吃了她,可是玲珑那么小,他不忍心下手啊,与其回来每天痛苦的煎熬过日子,还不如的等到玲珑长大成人之后回来,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各种姿势扑倒他的小玲珑了,唉,这次好像把她的小玲珑惹生气了,不过没关系,他会细细的把她的心追回来的。

水玲珑绕过段羽宸疾步如飞的往雪苑奔去,刚走到雪苑门口,突然又转身往太和殿而去,她才不要待在雪苑呢,等会段羽宸肯定会找到这里,还是去娘那里,有娘在,他也不敢把她怎么样,不对,不对,她在想什么啊,段羽宸能把她怎么样啊?真邪恶。

一踏进太和殿,水玲珑便看见主宾位上坐了一位美若天仙的美女,这女子头挽乌鬓,斜飞凤钗,面若银盘,目若秋水,两道秀眉如纤美弯月眉不画而翠,悬胆丰鼻下朱唇点点,启齿之间,贝齿洁白如玉,笑靥如花生得形容袅娜纤巧,柳眉笼翠雾,檀口点丹砂,一双秋水眼,肌骨莹润,举止也非常娴雅,身穿淡紫色的白纱衣,简单又不失大雅,妩媚雍容,让同样身为女人的水玲珑都不禁惊艳一番,自己本来也算是一个小家碧玉型的美女了,但比起这个美女,真是相差甚远啊。

这位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阳承公主了吧?呵呵,真的跟传闻中的一样呢,集所有女性优点为一身的女人,她和段羽宸真的十分相配。

正在和阳承公主谈话的花月容看见了惊艳在门口的水玲珑,立刻起身拉她过来介绍给阳承公主,“玲珑,快见过长公主”。

水玲珑微微屈了一下膝盖,行了一个屈膝礼,“长公主金安”。

阳承公主微微一抬手道,“这里不是皇宫,不必多礼”,举手投足之间彰显了无一不在的高贵气质。

见完礼之后,花月容继续想阳承公主介绍水玲珑,“公主,这是宸儿的……”。

“妹妹”,花月容想说的是,这是宸儿的未婚妻,但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水玲珑接了过来

“长公主殿下,我是段家收养的一个孤女,也算段羽宸半个妹妹吧,呵呵,你好”。

花月容和段晴天显然一愣,眼神担忧的看着水玲珑一脸复杂的样子,花月容的一颗心都快碎成渣子了,难道说玲珑真的不愿意嫁给宸儿了,要当他的妹妹了?

门口的段羽宸把这一幕正好收到了眼底?眸色暗了暗,段家收养的孤女?我的半个妹妹?该死的水玲珑,从你出生来到水云山庄就注定了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了,你逃也逃不掉了。

段羽宸没有发怒,只是勾唇浅浅一笑,走了进来,阳承公主一看见段羽宸,就甜美一笑,“宸哥哥,你去哪里了?去了这么久”。

“没事,我刚回来,四处转了一下,明天带你也转一下”,段羽宸淡淡的回道。

“好啊,好啊,我真的很想参观一下宸哥哥生长的地方呢,刚刚听花姨说你住在雪苑?在什么地方,离这里远吗?我在水云山庄的这些日子可以也住雪苑吗”?阳承公主一脸兴奋的问道。

“不行,公主,你还是住太和殿吧”,段羽宸断然拒绝,他好不容易回来了,他才不想有人打扰他和水玲珑二人世界呢,他还有好多话要对玲珑说呢,要不是师傅命令他带阳承公主来水云山庄,他才不会带呢。

“为什么”?阳承公主显然一脸受伤的样子,看着段羽宸。

“因为太和殿这边条件比雪苑那边好的多,你是公主,金枝玉叶,我怎么能让你受委屈啊,招待不周,你皇帝老爹找我算账,我可就惨了”,段羽宸玩世不恭的扯着慌。

“宸哥哥对我真好,呵呵,好的,我就住太和殿吧,花姨,这段日子要叨扰你们了”,阳承公主甜甜一笑,这些年跟着段羽宸,虽然她隐约知道他心中住着一个人,但她相信,只要她坚持不懈的追求宸哥哥,总有一天,他会爱上她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