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76章 大婚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375 2016-02-11 20:06:30

  我回道:“是摘了不少,不过酿了十几坛酒,又做了不少香囊来熏衣服,哪里还有的剩下。”

慕容清风接过我手里的篮子,我将捡到的花瓣丢进去,抓起挂在腰间的香包塞到鼻翼下嗅了嗅,好闻的桂香顿时沁人心脾,我满足的叹息道:“真是舒服,可惜你不爱闻这个味道,不然也帮你做个香包。”

“桂香太浓郁,我比较偏爱清淡的梅香。”慕容清风突然看向我,满含期待的说道:“送我个梅香的吧。”

“好。”我笑着点头应下,又道:“不过没有存梅干花,得等到再开时才行。”

他低头扫了一眼,见下面伺候的丫鬟侍卫都低垂着头,便凑上来我的唇角,声音低沉暗哑又别有深意:“嗯,不急,我有的是时间可以等。”

阮青跟陈可配合的十分默契,不到一月工夫便将戎狄击退,且不负众望的活捉了他们的首领泽泽塔,举国上下齐欢呼,原本朝中那些反对我当定北将军的声音也骤然消失了。

戎狄之乱被平,皇上自然论功行赏,阮青跟陈可都被封了个四品的武将职位,陈可无牵无挂,自然是我在哪里他便跟到哪里,但阮青原本就是在边关战火中长大的,这一仗让他成熟不少,战争结束后并没有回京,而是主动留在了定北军营,帮我打理军中日常事务。

此次胜利,不但保住了月晨国边疆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还帮皇帝平衡了朝中权势,避免了沈家一家独大的局面,自然是大功一件,不是能赏几个官给我手底下的人做做便能敷衍过去的,所幸皇帝还算讲义气,送到将军府来的除了金银珠宝外,还有一道赐婚的圣旨,另我跟慕容清风一月后完婚。

先后被两任皇帝赐婚,普天之下能有这殊荣的也没几个人,容姨一会欣慰的抹眼泪一会唠叨着各种婚礼用品,整个将军府内忙翻了天,隔壁的北静候府更是不甘落后,新房尚未布置,大门口便张灯结彩敲锣打鼓,惟恐别人不知道将要办喜事一般。

我跟慕容清风这对新人,反倒无事可做,前半个月每日聚在一起喝茶下棋打发时间,后半个月容姨跟北静候夫人齐出马将我们棒打鸳鸯,原因是按照旧时规矩,婚礼前十天新人不能见面,否则便不吉利。

终于熬到婚礼前一天,傍晚时分宫里来了人,说是皇后娘娘召见我。

到了皇后住的坤宁宫时,正遇上她的父亲沈尚书自里边走出来,我冲他微微点了点头:“沈尚书。”

“程将军大喜。”他朝我拱手道贺,指了指内宫,说道:“皇后娘娘刚还念叨着呢,可巧你就来了,快些进去罢。”

我点了点头,与他擦肩而过,走出几步,又停下脚步,转头说道:“尚书大人,鄙人有句肺腑之言,不知你是否有兴趣一听?”

沈尚书脚下一顿,会转过身子,说道:“程将军但讲无妨,我洗耳恭听。”

我拢了拢手,慢条斯理的说道:“凡事都要有个度,过犹不及,皇上正当年少,你却垂垂老矣……”

言下之意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上还这么年轻,虽然他女儿是皇后,但是将来谁做太子都未必呢,如果是其他妃子的儿子当上皇帝,沈家功高震主,结局必定惨烈无比;退一步讲就算沈婉瑶的儿子能当上太子,沈尚书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根本等不到太子登基做皇帝那天,所以根本没必要瞎折腾。

“哼,老夫正当壮年,不劳将军记挂。”沈尚书一甩袖子,气呼呼的走了。

言尽于此,人家领不领情那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叹了口气,抬脚跨过门槛,进了坤宁宫的大门。

去年沈婉瑶生下长公主,比未出嫁时胖了不少,正歪在贵妃榻上假寐,被宫女拔高声音的通报声吵醒,抬手掩唇打了个呵欠,招呼我道:“槿月妹妹来了?来人,看座。”

“槿月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我福身行了个礼,坐在了宫女端上来的锦杌上。

“京中世家贵女出嫁前,按理都要来本宫处聆听教诲,可本宫年纪轻经事少,比不得妹妹游历四方见多识广,就不贻笑大方了,今个召妹妹进宫来,权当来陪陪嫂子,宫里实在太冷清了,连个能说句体己话的人都没。”她拉着我的手说道。

我笑道:“皇后娘娘抬举了,嫔妃们每天到坤宁宫来的肯定不少,您又哪里会缺说话人呀。”

“她们?”沈婉瑶不屑的哼了一声,叹气道:“整日里想的不是如何招惹皇上,就是如何背地里给旁人使绊子,本宫看到她们气就不顺。不过倒也怨不得她们,深宫里的女人,除了这两件,也没别的事儿可做了。”

这点我前世就深有体会,所以一直不想往宫里搅合,若不是为了慕容清风,我肯定会想方设法与皇家划清关系,能躲多远躲多远,其实说起来沈婉瑶与我何其相似呀……

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好歹她得起所爱,虽然不能一生一世一双人,但好歹能守在他身边,更何况她是土生土长的古人,三妻四妾是常事,不像现代人那般容不得。

她虽是外表柔弱内心刚强的女子,心里比谁都通透,所以不需要我来劝慰,只是鉴于沈家跟慕容家的关系,劝不了沈尚书,沈婉瑶这边也要作一番努力,因为一旦沈家出事,慕容家失去一条臂膀,当今皇帝可能不会对慕容家动手,但将来如何犹未可知,说到底沈家慕容家程家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有些不当讲的话,方才在沈尚书面前提了提,奈何入不了他老人家的耳朵,我只好在皇后娘娘面前再啰嗦一遍了。”我顿了顿,见她并无阻止的意思,就继续说道:“娘娘当时进宫,是因着对皇上的情意,然娘娘到底是出身世家贵族,牵扯到的是权势跟朝堂,倘若娘家安分守己还好,奈何……说句大不敬的话,您父亲沈尚书野心太大,让皇上不得不防备,倘若再这般肆无忌惮下去,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我站起身,环顾了下殿内,又摸了摸壁柜上奢华的古董摆设,苦笑道:“皇家的情能有多深,沈家若是倒了,娘娘您的地位可就不保了,纵使皇上念着昔日的感情厚待于您,以您的骄傲恐怕也不屑这点施舍。”

沈婉瑶静默半晌,似是将我说的话听到了心里去,良久后才点头道:“多谢槿月妹妹提醒,本宫心里有数,不会让沈家出事的。”

既然她这么说,那我就什么好担心的了,于是我起身告辞,她扯住我的手,喊侯在外边的女官进来,让她取了一匣首饰出来,递给我,说道:“本宫的一点心意,赠与妹妹添妆。”

大婚这日天不亮就被容姨从榻上挖起来,我揉着睡意朦胧的双眼,瞥了她一眼,又躺回榻上,哼道:“又不是千里迢迢嫁去外地,不过是出门拐个弯的距离,傍晚才拜堂呢,起这么早做什么,让我再睡会儿吧。”

容姨自然是不肯的,从我手上将被子扯走,板起脸上训斥道:“倒是不着急梳妆打扮,但你马上要做人家媳妇了,懒觉自然睡不得,得早起到婆婆屋里立规矩呢,可不能再跟做姑娘时一般任性了。”

说着对侯在门外的丫鬟吼道:“愣着做什么呢,还不快把洗脸水端进来?”

应声进来的却不是小丫头,而是春竹跟秋菊,两人一个端盆一个手执毛巾,冲着我微微福了福身,红着眼眶说道:“奴婢以后没福气跟在郡主身边了,今儿就让奴婢再伺候郡主一次吧。”

春秋跟秋菊自打我从边关回京后就贴身伺候我,我用的十分顺手,本该一起带到慕容家的,奈何她俩年纪不小了,且早就订了亲,硬留在身边,倒是显得我这个主子不近人情了,便把身契还给她们了,许诺等我出嫁后便放出去。至于陪嫁,容姨另外给我挑选了四个一等大丫鬟八个小丫鬟,都是府里的家生子,既老实本分又靠得住。

看来是睡不得了,我只好哈欠连天的坐起来,由着她们帮着洗漱,顺手在梳妆盒里挑了两支金钗两幅金镯子出来,两人连忙摆手拒绝:“郡主给我们的嫁妆很丰厚了,我们已经感激不尽了,万不能再拿您的东西。”

我硬塞到她们手里,说道:“你们跟了我这么久,应是知道我的性子的,最不爱的就是这些金子银子,放在我这里不过是闲着招灰罢了。如果觉得带出来太招摇了,那就绞碎了,留着压箱底也好。莫要让婆家人知道,女儿家总要有些私房钱傍身的,留了一条后路可走,万事才能从容。”

春竹跟秋菊凝神思索了片刻,总算领悟了我的意思,郑重给我磕了个头后,含着眼泪收下了。

用过早膳后,四个全福妇人来到府上,给我绞脸梳头,过程极其繁琐,几乎是每作一个动作都要配上一句吉祥话,听的我两耳轰轰作响,若是换作平时,铁定耐心耗尽立时将她们踹出去,但今天我心情极好,也就懒得同她们计较。

头脸收拾完毕后,已经晌午时分,容姨叫人带她们下去用膳,我没什么胃口,便只喝了碗参汤,歪在软榻上小憩了一会,便被房外敲锣打鼓的声音吵醒。

不多时那四个全福夫人冲进来,给我换嫁衣,因为已是寒冬腊月,屋内火盆地龙烧着暖和的很,但外边连日阴天,又降了瑞雪,气温十分低,嫁衣里三层外三成,从里衣到夹袄到大氅一件不少,忙的几人满头大汗,其中一个妇人嘴里喘着粗气道:“饭才吃了半碗,就听春竹姑娘说迎亲的队伍到门口了,吓的我们几个老婆子赶紧丢了饭碗往这边跑。啧啧,郡主这嫁妆往身上一穿,活脱脱画上下来的天仙般的人物,难怪咱们姑爷会这么猴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