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倾城萱王妃

第65章 初雪时节多谋划

穿越-倾城萱王妃 苏若拉拉 3363 2016-01-31 20:08:01

  我无所谓的笑道:“先不急,估计世子会折腾一段时间,等他黔驴技穷了,我再头痛不迟,这段时间先好生休息下。”

准备了许久的怡和长公主册封仪式终于到来了,这日一大早我便进了宫,到她的怡和宫去帮忙,伺候在旁的宫女嬷嬷太监一大堆,其实根本帮不上忙,不过是坐在旁边陪她说说话而已。

因为怡和出身北岭,此次为着两国联姻才千里迢迢来到京都,而本国皇帝为了表示诚意,直接将她册封为“怡贵妃”,赐住的宫殿也直接更名为“怡和宫”,贵妃的华服比较复杂,我坐在旁边看她一件又一件的往身上堆,心里暗自感叹幸好天气不冷,这要是赶上夏天,恐怕仪式进行到一半人就会中暑晕过去。

古代嫡庶分明,贵妃也不过是小妾的华丽别称罢了,而无论民间还是皇宫,喜服只有正妻才能穿红色,所以整个怡和宫的颜色为桃红,进出的宫女也换上了桃红色的宫装,来来往往的晃的我眼晕。

典礼册封仪式是在太庙,虽说我是御封的郡主,但是算不得皇室中人,也就不能去观礼,在怡和宫的侧室寝殿里睡了大半天,怡和这才被宫女们扶回来,脸上疲惫之色难掩,看来是累的不轻。

晚宴设在雍和宫,各大臣以及家眷子女都要参加,我中午只勉强吃了几块点心,想着宴席上的大鱼大肉,便来了几分兴致,扶着春竹的手进殿的时候,殿内有片刻的安静,惊的我连忙低头检查自己的衣衫,发现没有不妥的地方,这才扬起微笑缓慢的走了进去。

其实我的长相并不算很好,没有顾倾城那样明艳动人的颜色,也不像其他世家姑娘那样柔弱,虽然一样是讨喜的瓜子脸,因为性格的原因,添上了几许中性的厉色,微笑的时候倒不是不觉得,如果板着脸不说话,眉毛再一挑,很有几分罗刹鬼的模样,所以一般装大家闺秀的时候,我都会笑眯眯的。

雍和宫的主店非常大,宴席长长的摆了无数桌,盛装打扮的宫女端着盘子在其中穿梭着,四周红纱缭绕宫灯弥漫,很有电视里的宫廷感觉,引路的太监见我进来,连忙将我带向自己的桌子,我到那里坐下一看,左边三殿下揽着一个宫装丽人手里端着杯酒,右边慕容清风一家三口神色复杂的盯着我,对面沈南风眯眼笑的狐狸一般,我脊背直发毛,也不知哪个作死的安排的“好位置”。

皇上跟皇后都没有过来,殿内众人比较随意,不时有人离席去其他桌上敬酒,桌子是一张小几的那种,并不是像我郡主府内的八仙桌那般高大,还好有准备一张放了软垫的小凳,如果要像春秋战国时期那样跪蹲一晚上,我的脚就彻底废了。

假装对四周的目光视而不见,我拿起筷子端着小碟吃的不亦乐乎,这个时代调料已经非常丰富,宫里又是最不缺食材的,所以菜色非常丰富,烤羊腿、红烧鱼、卤水鸭、蜜汁排骨等等荤菜很是合口味,我抬眼悄悄的四下里一打量,见那些世家姑娘都小口小口的吃着青菜,半点荤腥都不敢沾,不禁大口的啃了下手里的烤羊腿,暗自同情她们,难怪走几步路都要丫鬟扶着,动不动就昏倒不省人事,全是饿的。

酒席已经了大半个时辰,太监才唱和:“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怡贵妃娘娘驾到!”

皇上一身明黄便服大步在前,皇后也是一身明黄品服,手里亲切的握着怡和的手,一副妻妾和睦的样子,果然宫里人人都是极品的戏子,随便拉出一个来都赶得上梨园的当红主角,我跟着众人起身跪拜,稀里哗啦一阵折腾后,这才方又坐回位置上。

因为今天的主角是怡和,所以皇后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又吃了三杯酒,便借口头疼回坤宁宫歇息了,皇帝心知肚明,也没有多留,叮嘱了几句便放她离开,怡和一身桃红宫装,脸上笑容得体而又优雅,虽然出身异族,礼仪上却是丝毫错误都没出,想来提前已有教习嬷嬷教导过。

皇上跟怡和坐了小半个时辰,便起身携手离去,重压退却,宴席上顿时一扫方才的拘谨,重又回到刚才的热闹局面,三殿下凤眼微眯的举了杯酒,屈起修长的手指,瞧瞧了我的案几,说道:“槿月妹妹,怎地也不敬三哥杯酒,莫非三哥哪里得罪了你不成?”

我连忙端起酒杯来,笑眯眯道:“哪里哪里,妹妹午膳没吃,这不是肚子里饿嘛,满脑子都放在吃上了,忽略了殿下,真是该死。敬三哥,恭喜三哥得抱美人归。”

三殿下仰头一干二净,向我这边凑了凑,小声斥道:“哼,送上门的美人,没意思,要像妹妹这般泼辣而难得的,才够味。”

我推了他肩头一把,咯咯笑道:“人家可是对你一片深情厚意,不顾女子掩面求父亲进宫,如此奇女子乃当世罕见,不比我这个沙场巾帼女将差多少,殿下可莫要辜负了人家,否则天打雷劈哟。”

“妹妹一张巧嘴真是厉害的紧,否则也不会引得表弟跟沈参将两个人为你钟情,一边是北静候,一边是沈家,父皇这几天正头痛着呢,两边都不想得罪,但是两边都咄咄逼人不肯放弃,恨不得要再生出一个槿月郡主来才好。”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说起这个我就气闷,顿时也没有了吃东西的想法,偏偏对面沈南风还做出一副深情的样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旁边的慕容清风不住的冷哼,我托腮叹了口气,无奈道:“哎,本来我只烦躁沈琬谣一个人,结果有了三殿下这个炮灰,人家沈琬谣主动替我解了难题,可惜好景不长,没高兴两天呢又跳出来个沈南风,我真是郁闷的很,难不成上辈子欠了他们沈家的?一个个的出来使绊子。”

三殿下抿嘴轻笑,问道:“那你该怎么办?你不会打算就这样将错就错嫁到沈家吧?”顿了顿,眼睛瞧向沈南风,呵呵笑道:“其实沈南风也还不错。”

我摇摇头:“我若是那么容易认命,那便不是我程槿月了。”

北方的冬天,在一场小雪后翩然而至,北风呼啸的吹着,枯枝残叶随之飘摇,日间出了太阳,积雪便渐渐融化,气温又骤然下降了好几度,尽管如此,贫民百姓仍旧要操心衣食住行,小商小贩冒着严寒在街口摆摊,贵族阶级譬如我,却完全没有这个忧虑,斜靠在烧了地龙的软榻上,手里抱着热乎乎的暖炉,脚下燃着三四个炭火盆,边上小几上放着茶水点心,任凭狂风如何呼啸,我自怡然自得的看着手里的话本子。

古代文人颇清高,只有落魄到混不下去的人才会写书,所以这个时代娱乐书籍非常的贫乏,当然主要是印刷业的落后,又没有打印复印这样先进的技艺,一字一画都要手写,然后再由书局的人抄录,很是费劲。

钱虎的家人终于在下雪前进了京,钱婶是个非常典型的古代劳动妇女,眉眼低顺性情柔和,钱虎数十年在外征战,只有她一人在家侍候父母教养子女,她却没有任何怨言,进京后住进我给安排好的宅子里时,十分的惶恐不安,还是容姨亲自过去安抚了好几次才有好转。

怡和的贵妃册封仪式过完后,皇帝便迫不及待的准了钱虎辞官的请求,在雍和宫给他准备了一桌送别宴,又赐了一座大宅子跟数百亩田地,宅子有七进,钱虎家人不多,根本没有必要住的这么大,我便建议他卖掉后多买些土地,光靠收租日子也能变成个富翁,他听从了我的意见,托容姨寻了个经济,把大宅卖了出去。

镇北军的虎符,最终还是给皇帝收了回去,虽然钱虎心里十分不甘,但是毕竟我程家已无男丁在军中,他又已辞官告老,找不出任何拒绝的理由,将虎符交出后,他在后院里呆坐了半天,然后把我喊去了书房,郑重的将父亲以前的手印交给了我,并吩咐我一定妥善保管,因为这手印,在镇北军中,是堪比虎符的印信,倘若有朝一日程家有难,可以用这手印号令大半的镇北军。

我冒着一头冷汗接过来,难怪历代的皇帝要削藩还要不定时的给大将扣上叛国的名号满门抄斩,如果任由一家人掌控几十万大军,数十年甚至数百年后,便已经不是朝廷能左右的,正如边关百姓只知程家军而不知月晨皇朝一样,天高皇帝远,谁能保护他们便心里装着谁。

因为婚礼定在两个月后,所以这几日沈家已经开始频繁的往郡主府来,行三媒六聘之礼,我上头并无父母,自己又不愿意搭理这些事情,便将钱虎跟容姨推出去,自己躲在绣楼里享受这一时片刻的安宁。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一堆事情,但是因为寻不到解决的办法,所以开始装起鸵鸟来,不愿意去面对,倒不是我早已有好的主意只冷眼旁观着慕容清风折腾,心里不忿想让他多磨难下是真的,但是我自己也是没有想出好法子的,玉碎瓦全也只能想想罢了,就算我不顾念程家几百年爱国的好名声,慕容家也不绝不允许娶一个品行有污点的女人作当家主母的。

“哎。”我叹了口气,见阮青窝在房间一角,手里串着几块红薯片在炭炉上烤,便脱掉外袍,也**竹去串了些过来,亲自下场来烤,阮青啃了口半熟的红薯一口,笑嘻嘻道:“隔壁都闹翻天了,郡主倒是悠闲的很,就不怕最后真的要嫁去沈家?”

“怕,怕的要死呢。”我笑笑,接过春竹递来的红薯串,还有几串羊肉牛肉,一并架到火盆上,说道:“怕有什么用,横竖我自己想不出法子,便懒得搭理了,叫慕容清风去折腾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